2019-05-14 23:02:15sawhu

堅持成為原本的樣子

524的日子逼近,
上網連署基督徒支持婚姻平權的 google excel 表單也能被媽找到我的名字所在,
馨笑說,妳媽應該去徵信社。

這些代禱什麼的,已經覺得疲乏,卻還是一股不甘心的煩躁感。
因為煩躁,還是跟姊抱怨了一番,
越抱怨,還是越難過啊。
大概又跌進了長長的憂鬱週期。

直到現在,還是很難理解,為何只是坦承自己原本的樣子,就得被套上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形象。
原來所有原本好的,加上了同性戀這層變色膜,看起來就都變了。

但我的本質其實沒變啊。


年初本來預計可以去諮商,
後來卻發現錢還真的拿不出來,
家裡的毛孩一個又一個出狀況,一下子買處方飼料,一下子得買營養品,
還有一直想買但買不到的地。
存款不到20萬就覺得心慌,怎麼存錢這麼困難。
還是只能負擔督導,個別諮商也只能先緩緩了。

本來還望想著明年結婚時可以好好辦一場婚禮的,但是和R的想法一直很困難一致,
R也看我為了存錢和準備婚禮似乎要把自己逼到某種絕境裡了,
說到最後,因為R還是抱著創業的打算,乾脆把錢省下來作為餐車的創業基金好了。

可是我還是好想要穿上婚紗,也好希望可以有牧師的證婚,更希望在婚禮上可以看到許久未見的老朋友們。
雖然酸在國外不見得能來,彤在南部不見得有假可以請。
但還是想要一個婚禮。
看來得再猶豫一陣子了。

這陣子跌入憂鬱,有時候工作空檔坐在辦公桌前打記錄時也會覺得想哭。
晚上睡前更是容易忍不住哭泣的時候,
大多時候都希望R可以好好安慰我,
但我知道這不是她擅長的,
而且我哭泣的時間是她工作一天之後難得的放空時間,
所以確實當我在哭泣時,若沒有特別跟她提,她也不見得會發現,
即便我心裡還是希望她能開口問個:「怎麼啦?」


為了不哭泣,還是讓自己醒過來看個好笑的日劇或影片,強迫讓眼淚鼻涕停止再入睡,
不然鼻塞真的他媽的難睡。

上一篇: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