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er GT ▶即刻入主 贊助
2021-03-02 15:07:48sawhu

徵男友(?)

昨晚去參加R太的家族聚會,是在小阿姨家吃飯,聚集了大舅全家人、大阿姨一家、小阿姨跟姨丈,還有我們自己這一家~

因為是第一次見到大舅以及其他家人,事先問了R太我應該用什麼身份存在於現場,R太說大舅他們都還不知道登記的事情,如果他們有問的話就會坦白我們的婚姻狀態,我還笑說長輩們應該會傻眼吧~

到了現場,果然是非常熱鬧,不是我習慣的場合,但也盡量表現自在。

後來大舅喝多了,就開始說要幫R太跟我介紹男朋友,第二次是說下次約聚會時要叫乾兒子來,乾兒子很帥很優秀,可以介紹給我;第三次是他們約好下次在大舅吃飯的日子,大舅又要我下次帶男朋友去參加。

過程中R太都在旁跟著一起大笑,我也跟著笑,只是最後笑不太出來。

雖然大舅最後都會補充自己是在開玩笑,要我不要太在意。

我也知道大舅是喝多了,才會一直開我玩笑。

但也清楚,是因為沒有被接受跟理解身份,才會得到這種玩笑。否則這些玩笑怎麼不會落在大舅的兩個媳婦以及大阿姨的媳婦身上呢?

然而這種場合我也不是沒有能力應付,畢竟回到自己的家族本來就是要面對比這更甚的狀況,讓我寒心的,是原本一直對於在我的家庭中需要被消失而有所埋怨,覺得自己的家庭可以完全接納我們的婚姻的R太,在過程中什麼也沒說。

其實如果R太事先表達他也覺得要在家族面前出櫃是很有壓力的,還沒有準備好讓大舅他們知道我們已經登記,我完全可以接受。畢竟要跟家人出櫃是多麼可怕的事情我並不是不瞭解,而為了我們的婚姻,我自認已經傾足全力,只是還是得為了不能給R太一個明明白白的身份而覺得抱歉,因為R太說的是他們的家族沒有什麼不能接受的,就算大舅他們反對,他也不在意。

我也沒有真的希望他在現場很直接出櫃,或是替我說什麼。但回家後到現在,R太隻字不提,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如果他可以跟我說聲「今天大舅喝多了,讓你委屈了」,我想我會好一些。只是什麼也沒有等到,好像一切都是我大驚小怪。

非常生氣,其實。

我覺得非常不公平。

我已經夠努力爭取了,還得HOLD住你的感覺委屈,換來的卻是一樣沒有被接受的結果。

我不是不能夠體諒,只是前後不一致讓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我不知道我是要裝傻打哈哈,還是可以加點我自己的情緒,例如也許我可以回應大舅:「我男朋友太多了,不知道要帶哪一個?」,或者我可以直接問R太:「那你覺得下次跟你們家人吃飯時,我應該帶誰當我的男朋友?」(攻擊力滿點)

 

如果要處理這件事,看起來又得由我主動提起,但同時又得承受R太可能無法回應的風險。畢竟都可以表現地一切雲淡風輕了,對他來說這一定沒什麼,當然也不會有太多想法。

但我累了,真的累了。

還是來物色哪個GAY是男友最佳人選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