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克魯茲 贊助
2022-06-24 18:32:52柳藏經

鐵圍幽冥聲【大佛普拉斯】觀後記

文/蘭若精舍.柳藏經

有錢人看自己的人生是卡樂佛(colorful),沒錢人看別人的人生是萬得佛(wonderful)。有錢的人生是彩色的,沒錢的人生是黑白的。

電影《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 )的拍攝手法,藉由如西洋版的《阿呆與阿瓜》兩個人,一個是在工廠當夜間保全的菜脯(莊益增飾),一個是在白天撿拾回收的肚財(陳竹昇飾),兩個同為社會底層,沒錢沒某只圖三餐溫飽的人,相濡以沫同溫層的人生,像螻蟻般的生活著,總覺得成功的人「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才能如此驕縱霸道的在社會上囂張橫行!

全片以黑白電影呈現,只有出現權貴與富貴的人生,才用彩色來營造貧富差距的鏡頭感覺。兩個無聊的人,在半夜不睡覺,肚財跑到菜脯工作的貨櫃屋保全室裡,因為電視故障,而臨時起意偷看老闆的行車紀錄器,想知道有錢人的生活是什麼。

沒錢的看Playboy,有錢的自己就是Playboy。

結果他們發現老闆車子裡,發生了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出現的景象,活色生香、香豔刺激與小三(丁國琳飾)車震的風流韻事,他們進入了老闆不可告人的秘密人生,最後也在行車記錄器中,目睹了老闆殘殺小三的兇殺命案。

老闆黃啟文(戴立忍飾)是一個銅佛像公司的鑄造負責人。當他殺人時,無意中假髮掉落,露出他多年來未曾出現的禿頭,這隱含他人生未知的秘密,他的官商勾結,透過民意代表喬事情,也因為他幫佛教大師鑄造佛像,讓他有著崇高的社會地位,而這種權勢與金錢的結合,讓他做了惡事,也沒有人敢揭發,尤其當底層的人看到了,揭發他等於也葬送自己的飯碗。

所以殺人後的某一晚,黃啟文出現在保全室,對著菜脯脫下假髮,問他是否有看過他禿頭的樣子,菜脯雖然看過行車記錄器,但還是表示沒看過老闆禿頭的樣子,而黃啟文則是暗示我知道你知道我的事,直到後來肚財死於非命,更讓菜脯活在恐懼之中,不敢有任何聲音,害怕自己就是下一個會出事的人。

黃啟文在工廠殺人的那一晚,正是銅佛的身體與頭部要接合前,究竟屍體是否被塞入佛身也不知道,但等到佛像矗立在護國法會現場,大師開始誦念經文,突然所有光明燈熄滅,而銅佛突然間響起巨大的撞擊聲音,是活人在裡面呼救,還是幽冥法界的控訴聲,讓看電影的人,內心深處充滿驚懼的淒涼感。

錢能解決的,都不是問題,問題是沒錢。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萬萬不能。人是英雄錢是膽,一文錢逼死英雄漢。錢能穩定權力結構,權力能保護你的所有權勢名利和金錢財富。

電影中看到師姐(林美秀飾)操縱者佛教大師對佛像的意見,看到副議長(李永豐飾)壓制警員(游安順飾)對黃啟文的兇案調查,對警分局長(梁赫群飾)咆哮,看到藉由社會運動當選的委員,私底下對秘書的上下其手吃盡豆腐。政治人物利用宗教領袖來抬高自己的身價,利用商人來謀取自己的利益,然後為這些商人宗教團體圍事,成為共犯利益的金權結構。

本片的對白充滿詼諧,卻不是傳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來訴說,而是讓我們知道,當我們做什麼,老天已經紀錄好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偽善之人必有可議之處,窮兇極惡之人必有天收。只要生而為人,永遠無法有真正的公平,畢竟這個社會冤魂太多,我想是這部電影要告訴我們,多觀照周遭的人,也許改變就從現在開始。

(柳藏經于蘭若精舍2017/10/22)

#大佛普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