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日本最新\​夏日防曬/推薦 贊助
2016-09-03 07:40:16毛利人

【北區】經國公園



就我個人認知的「經國公園」,狹義的腹地是從東大路口到民權路口;廣義的,則繼續向北延伸到民主路的新竹果菜市場前。而這是僅僅是我以為的公園,且我自以為它名喚「經國公園」。因為我從網路中得知,市府有意將這區塊稱為「經國綠園道」。

不管是叫「經國公園」或「經國綠園道」,我只希望市府不要翻修的太過頭,不要毀了這裡老樹、大樹,不要讓我們少了有大樹遮蔭的休憩、運動、乘涼的場所,特別是從東大路口到民權路口這區域的綠地公園,它,我一直叫它「經國公園」,它是我打籃球的地方(古早以前還有籃球架的年代),是我跑步的場所,是我與家人散步的地方,是我的小姪女們曾經來這裡遊玩的地方...有著好多好多的回憶,而這些回憶仍持續累積著。

每回,我都是從這裡看到公園的“第一眼”!並在心中說著:「嗨!老朋友,我又來了!」

         
「我今天是下午來...散散步,拍拍照,留點影像記錄。因為聽說,這裡也即將要被翻修了。」

我常在不同時段來這裡...跑步是最大宗!

剛退伍時,凌晨三點半就來公園報到,跑個一小時,再回家盥洗、上班。
曾經有一陣子,午夜十一、二點來這裡夜跑,一個人,跑。
還有工作最悶的時期,日日下班後來公園夜跑,想藉由跑步,揮灑汗水,忘卻工作中的不痛快。
最常來公園跑步的時段,午後,太陽最熾烈的時間,練習耐熱,在我還有報名參加比賽的時候。之後,因著種種原因不再參賽,但已習慣午跑,也習慣跑久,所以現在要嘛就不跑,只有有想跑,就是午跑,且跑久跑長...(我應該要調整心態的,否則會一直“不想”跑。)



藉由跑步,看著公園內來來往往的人們,以及這裡的變遷...

不去想,沒太大感覺,但若放進情感去探索著這些年日在公園內的記憶畫面,會有著很深很深的感慨。曾經熟悉的人們,不再遇到,他們到了哪呢?(或許自己心裡也有個底。)小孩們,也都長大了,不再來到公園,他們遠離了這個家,去找尋他們自己的方向、自己的人生路以及準備創造自己的家。而我呢?

我依然是我,依然依戀這裡。



他們到哪了?

每到中午,曾有一名貌似公務員的人,常在此做伸展。每一個動作、每一步驟有條有理、不拖泥帶水,俐落又專業,是公園內少見的純做拉筋、伸展的人。一次又一次,相同的動作、相同的步驟,以為他已成為公園的一部分,但最後,他也從公園中...消失了。他,到哪了呢?



開始跑步的起點,眼目所見的景像。

跑吧!不要遲疑,跨出第一步很重要,不跨出去,就無法累積圈數、累積里程數。



第一個轉角中,我看到曾經在午後時間中健走、跑步的人們...已不再見到的人...

他們先後來到公園,一個健走,一個跑步。看到他們的到來,大概便知現在幾點鐘,來的時間固定,離開的時間也固定。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而他們,也陸續不在公園中出現了。   



岔路。欲繞大圈者,直行;繞小圈者,左轉。



習慣繞大圈的我,當然選擇直行,再折返繞回。

在那裡,旁的房子,原有一家特色小餐廳,經營多年,最終停止營業;
在那兒,一間舊房,拆了又蓋,成了全新的店面樓房。
昔日的老房,逐漸消失;昔日的味道,漸漸淡去。
而今,留下什麼痕跡在公園中呢?



不同的時間,來坐這幾張椅子的人也不同...

早晨,跳元極舞、健康操的人們。
午休時間,來公園乘涼休息小憩一下的上班族;
午休後,一對似是保險業務員男女,來此抽菸聊天(談心?)。
(他們給我的印象頗深,女子聆聽男子說話時的專注眼神,不像面對一般同事的感覺,他們肢體間的接觸,有點親近又不會略保持距離,他們是不是“即將”成為戀人的前的“朋友”呢?)
傍晚,老人們坐滿座椅,拿著歌譜,一起哼唱著日本歌。
夜晚,抽著菸,想心事的孤獨者。

我,看著他們肢體動作,看著他們來來去...一圈又一圈...



樹蔭區,乘涼的老人們。

最舒服的一段路,跑步時,只要經過時,都能感受到微風吹拂,稍稍緩和熾熱狂飆的體溫。



小孩最喜歡玩耍的地方,我的兩個姪女,我的小孩,他們都曾穿梭在這些遊憩設施之中。他們長大了,不再來這裡玩了,但這些設施還是堅守崗位,迎接其它新生的小孩,讓歡笑聲持續傳遍整個公園。



盪鞦韆...已被人玩壞,沒人修復。

有誰有心,有誰想修?

他兩兄弟懸掛在這裡都久了?好久好久了,久到小孩從孩童成為大人了。



公園內的廣場。幾年前還有籃球架,後因晚上仍有人到此打球,打擾到附近住戶,結果...被移除了。

籃球場成了廣場。

偶有人在此打打羽球,附近美語安親班帶著學生來廣場踢球,其他時間都空著,空虛著等待下一群人的來到。



半圈了,還有一半要繼續跑(或繼續走)。



許多人在使用單槓(包含我),有人只是單純懸掛,藉此伸展身子;有人(專業人士)使用計數器,按著節拍拉單槓。而我,單純想鍛練肌肉的使用者(如果有來跑步的話)。
 

背脊的伸展。以前老爸來散步時,都會使用它。

它有許多使用方式,最常看到的(特別是在午後時間),躺著睡覺!



筆直的路,可以加速了!衝刺一下、狂飆一下。



最近,常在盛夏的午後,躺在石桌上的鄰長也失了蹤影...
聽說,他罹癌,身體現在很虛弱。
石桌上橫躺的他,搖曳著扇子,小睡、小憩,好不快活啊!
他的身影,似成了公園的一部分。



轉換處要慢放速度,太快會傷膝、傷腳,不值得。
   


這裡的一景一物都太熟悉了,閉上眼睛都能跑...

張大眼睛也會滑個狗吃屎,全身撲倒在地。自信不能當飯吃,時刻留意、小心最重要!

即使大滑一跤,我仍毫不猶豫的快速站起來,不畏身上疼痛,大跨步邁開步伐繼續往前奔跑。這就是決心!(在當時) 現在呢?(持續休跑中)



非裝飾用水龍頭,曾幫助我短暫的消暑、降溫。

   
最後的一百公尺,一圈的目標,就在眼前。要堅持、要撐住。



就在前方,跑(走)完一圈。繼續跑(走),繼續累積圈數、累積距離,繼續觀察著公園中來來去去的人們。我,成了公園的一部分,成了公園的背景,成了有些人的過客,有些人的回憶景像。我安於現狀,但也無可避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從公園中消失。

不過,未來的日子,經國公園將會有新的變化,在轉變時的陣痛期會有多長?
不再是「經國公園」的公園,它的新身分、新風貌,我們會認同嗎?適應的了嗎?

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它,會記得我嗎?」







行旅時間:2016/08/31 午後
文字記錄:2016/09/03 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