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斷捨離,學會收納就能轉好運 贊助
2014-08-20 20:43:39謬卡

虛境夢

  日光漸褪,薄霧漸起,天邊掛著如剃刀般的新月,幽微而飄渺地,映襯遠方奇險峭壁上的古堡,忽地一聲驚雷作響,陣陣閃光在急速聚攏的雲層中翻騰,將那新月遮蔽,爾雅莊嚴的古堡,此時竟看來有些陰森。
  
  
  走上因歲月洗禮而充滿古意的石板小徑,沒有半點雜草的花園被打理得一絲不茍,穿過重重山茶花樹,牙白的花朵婉約地開了一叢又一叢,推開沉重厚實的鐵鑄大門,古堡大廳光潔而幽暗,燭光點點,映照著雕花漆金家具、緞造繡花窗帘、巴洛克風格的古典鋼琴...銀色流蘇閃動於無瑕的大理石地板,鑲金的瓷器反射出滿室輝煌,空氣中流轉著那時光流逝的悠悠氣息。
  
  
  穿過迂迴的長廊,登上曲折的階梯,踩在天鵝絨地毯的腳步未發一聲,輕巧而謹慎地持著承載茶具和小點的托盤,一步步走向最高處的頂樓,他瞥了一眼落地窗外,細如毫毛的雨已斜斜飄下。
  
  
  恭謹戒慎地,敲了敲雕有精細玫瑰花圖樣的紅木房門三聲,等候約三秒餘,他轉動門把入內,將茶具一一擺放在鋪有白色綢製桌巾的小圓桌上,舉起茶壺,把壺裡的紅茶倒入邊緣有著花卉浮紋的骨磁杯中,加入一顆方糖後再緩緩注入牛奶,銀湯匙在杯中攪拌聲響清脆,所有動作和諧平緩,不急不徐卻又行雲流水,他把沏好的奶茶,有禮地端放在她面前。
  
  
  她將茶杯湊近嘴邊啜飲了一口,放下,幽幽看著窗外:「嗯?下雨了。」話才剛落,雨勢驟然轉大,原本的細雨斜絲,竟下成了狂放暴雨。
  
  
  她興致盎然地聽著雨聲,賞起窗外那一落的黑,偶爾喝些茶,吃些小點,不遠處放置著的留聲機微帶雜音地,靜靜流洩出清透悠揚的鋼琴樂聲,他就這麼默默無言地站在她身邊,直到夜深。
  
  
  雨勢似乎沒有減緩的趨勢,反而越下越烈,費心費力地要將整片大地沖刷洗滌一番似的,鋼琴樂聲恰如其份地襯托雨聲淒冷稀離﹔喝足了紅茶,饞夠了小點,她使了眼色示意將茶具餐碟撤下,他依舊輕巧靈活且行雲流水般地收拾妥茶具,不一旋踵去,不一旋踵來,去時諧和優雅,來時優雅諧和,恰似與這空間、這時態、這氛圍完美融和,來時讓人不感覺在,在時讓人不感覺來。
  
  
  當他再次步入那房間中,她正懶懶地滑進黑檀木大床中,綿暖輕薄的絲被隨即悄然覆上,由他覆上;她抬起頭、伸出手,輕輕地撫著他那蒼白俊逸的臉,他唇邊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任由她撫著他的臉,接著,她收起了手掌,改用食指指腹,輕挑地從他臉頰滑下,到下巴,到脖子,到肩膀,一路滑下到他手腕、手背,最後握住他的手。
  
  
  相互凝視對方的兩個人,他無語,她亦無語,這是他們一天當中最旖旎哀豔的時刻,只見她臉上表情複雜,像是淒楚又似不甘地深深望著他,彷彿要望進他靈魂深處般,但眼睛卻只定格於他那張俊逸平和的臉,遙想少時初見他偉岸不凡,而今長大成人後,那樣的偉岸不凡卻已使她略覺他稚嫩,那樣微略地稚嫩,牽動她內心強大的愁緒與不安,卻也無可奈何,只能悠悠地嘆口氣:「真希望你能跟我一樣慢慢變老。」
  
  
  他的面容,一如她初見時如此,到她生命慢慢凋零直至終結時也會是如此,這是在她感應到他時就命定好的,他是她想像的存在,是她一生不變的存在,卻也是除她以外的別人查覺不到的存在。
  
  
  他是為她存在的,雖然時間會使她在外貌上與他產生歲月的差距,但他始終都是為她存在的,他徒勞無功地抿著唇,努力地想對她報以安慰的微笑,卻只能愛憐地看著她,將哀傷深藏,輕巧地像對待易碎的水晶藝品般,把她攬進懷中。
  
  
  滂沱雨勢漸歇,留聲機流洩出鋼琴樂音清透悠揚,新月如勾,劃破重重烏雲,正在此刻窗外...。

上一篇:魂境夢

下一篇:霧境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