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看電影 小米智慧投影機 2 贊助
2018-04-16 15:22:07mazon

我為甚麼要這麼做?

**2018.04.16

昨天研習課即將結束時,一位學員分享到:人們往往都在想「我該如何做」,但更應該想的是「我為甚麼要這麼做」。這讓我有些許感發,卻一時理不清思緒。

我常常在想,我該如何做,才能讓寶寶更好?

我讓寶寶學游泳,因為覺得小一點學游泳,長大後才不會像我這樣感覺游泳很困難。而且寶寶游泳之後,確實比較少生病了,也漲高不少,我也因此覺得游泳有助於寶寶的健康,必須維持下去。至少要通過最基本的換氣,能游到25公尺。之後若不是那麼愛游泳,就只需要維持就好,平時改以其他體能運動代替。

我讓寶寶學鋼琴。一開始其實並沒想要讓寶寶學琴,因為我自己小時候完全未經過我同意就被逼迫學琴,那段歷程非常痛苦,所以我有些排斥寶寶學音樂這件事,包括學任何較專業、昂貴的樂器,因為怕重蹈覆轍。結果後來誘因來了,寶寶可能因為羨慕、覺得好玩,想學。我先提醒她學琴需要練習,而練習是需要恆心毅力的,是很辛苦的。寶寶表示不怕辛苦,但我深感懷疑,覺得她是三分鐘熱度的。於是警告她:如果真的要學,沒學到一定程度,我是不讓她放棄的。於是,我也買了鋼琴,於練琴的過程中,發現練琴很需要專注、視覺和聽覺、觸覺上的專注,這正好訓練她不足之處,有助於她將來學習課業,於是更認為應該堅持練琴至少一段時間!

之前寶寶因為專注力不足,容易分心,上課不能安分規矩,因此透過介紹上了一段兒童治療師的課程。這個課程,我不知道是不是確實有成效,但加上另一機緣上了兒童適性發展的課程,發現兩者之前的訓練是有共同之處的,於是我想省下這些耗費在接送趕場上令我有些疲於奔命的時間,自己親自來幫寶寶做這些動覺、視覺上的訓練,也許還增加促進陪伴和親子關係。

但事實上,這些過程中產生的壓力大於快樂。我在逼迫寶寶練琴的時候,幾乎就是重蹈我小時候的覆轍,而且有可能更糟的是,我媽還不懂音樂,不知道我彈得對不對,而我馬上可以發現寶寶分心錯誤、不夠好的地方。而寶寶也問我,我要她做的事,我自己做得到嗎?

**

所以我該想想,我為麼要讓寶寶做這些訓練?

我想讓寶寶將來更適應台灣的教育體制,並在此體制下表現不差。這是她成長中必經的一段歷程,我希望她走得順暢些,不要像我或許多我看到更糟糕的例子一樣充滿挫折。

so我關心她的課業表現?嗯,應該會。雖然不會是那種一定要考第一名的那種,不會是少分就要打手心的那種,但如果她表現得太爛、敷衍、不認真....,我應該會抓狂。

我也許不只在意寶寶的課業表現,也許也在意她各方面的表現。總之希望不要太差,至少要在中等以上。

前天寶寶在練琴時,我跟她說:「我是一個很認真的人,我也希望你是認真的。所以看到你態度懶散敷衍的樣子,我會感到生氣。」

老師問我:「你為什麼希望她成為一個認真的人?認真有甚麼好處?」我一時答不上來。

我認為「認真」是很基本的態度,認真是負責的表現。學任何事認真才能學得好,做事認真才能做得好。這是我第一時間心中想的到的。我希望她認真學習,是希望她將來好。

現在一想,其實認真也是一種專注,專志一心的態度。如果要在想一堆格言,那就有一大堆關於真、努力的格言,如「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等等。

so,竟然這就是我的規條!

甚麼叫做希望她將來好?

「將來」還真是渺茫難以預料啊。我何不希望她「現在」好。

其實當初寶寶誕生,抱在我懷裡,我只希望她是健康的、指想給她幸福的。


**

我為什麼要寶寶學游泳、學鋼琴、鍛鍊體能和動覺、讓寶寶上美語課?

究竟是為了滿足我自己未被滿足的需求多一些?或是為了她好?

也許兩者皆有。就像是我自己小時候沒有玩具、布娃娃,於是我藉口買給她也買給自己。自己沒有辦法有美麗的髮型,於是希望寶寶留長髮,幫她買一堆髮飾。以上,她喜歡我也喜歡,滿足了彼此。如果滿足雙方,那何樂而不為呢?只是如果有衝突的話,那可能就必須考量取捨了吧!

我希望寶寶學這些,鍛鍊這些。但我不希望壓力大於愉悅。

我想可以改變的是作法。我來陪著她。雖然我不確定我有沒有辦法有這麼多時間來陪著她。例如,寶寶喜歡我陪著她和她一起四首練琴;而不喜歡我在旁邊「監督」她自己練琴。那我就和她一起彈吧!或許一起彈久了,她的節拍會穩很多,我陪著她一起邊彈邊唱譜,她也變得願意一起唱譜。那麼練琴的時光也許就會變成她長大後美好的回憶。

游泳課沒辦法一起上。但我想夏天快到了,找個時間去外面游泳池一起游泳,她應該會喜歡有能力和爸爸、媽媽同一泳道游25公尺吧?

至於體上的訓練,寶寶說「你也能跳繩200下嗎?」我自己體能太差,這是我的弱項。雖然我已經這把年紀囉,難道我不能也一起訓練嗎?

so,真的是,與其去想「如何做」,不如去想「為什麼要如此做?」更能找到適合的方法。




上一篇:假性懷孕?

下一篇:媽媽,我要謝謝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