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40元,日清杯麵超便宜 贊助
2018-04-16 11:59:44mazon

謝謝你來當我的寶寶,陪伴著我。

2018.04.16

昨天前天,又在上一次素麗老師的工作坊,非常訝異來了好多人。這兩天,我喉嚨痛,肚子也很不舒服,我沒當甚麼主角,除了一點點協助,幾乎都是旁觀。我發現我當主角時有時也仍是「當局者迷」的狀態,旁觀者雖不甚清,但至少看得出那個當局者處於困惑正如自己一樣。

這次的主角,也是在老師追問他他的「渴望」是甚麼時而答不出來。我反問我自己,我自己的渴望是甚麼?我也答不出來。是尊重嗎?似乎不是,是愛嗎?也不貼切。直到昨晚寶寶躺下睡覺,我也躺下睡覺,我才突然發覺,我的渴望是「陪伴」。

我叫了一下寶寶,他背對著我沒有回應,大概是睡著了。我還是對著他的背說:「寶寶, 謝謝你來當我的寶寶,陪伴我。」

我想到我從小就沒有手足同伴,我的父母每天都吵架、打架的,我每天都被指責、或被拿來當代罪羔羊。我最快樂的時光是小時候學齡前和表弟在鄉下阿嬤家的時光,以及小學低年級暑假和表弟們一起回鄉下待在阿嬤家的時光。我的快樂是有同齡小孩為伴。可惜那些時光是那麼的短暫。大部分的時光,我離開鄉下阿嬤家,必須和母親工同生活的日子,我都不快樂,甚至是痛苦的。

我突然想到我很小時有次回鄉下,和家族長輩去拜訪親戚,有一個姊姊送我一隻和我小手掌一班大小的絨毛小兔子,我非常心愛,把它當我妹妹,常常假裝和它講話。有一次和媽媽下街去買菜時,我把它放在我衣服的小口袋裡,讓但他露出頭來,可以看沿路的景況。可是在回家的半路上,我發現小兔子不見了!我哭得非常傷心,像痛失親愛的人一樣的傷心。這個故事,我跟寶寶說過。但我沒想到我失去的是心靈的陪伴。

我也想起我小學時收集零食包裡的小叮噹公仔,幫它們畫一個「家」的平面圖,獨自一人玩著他們。我想到,我小時候真的很孤單,很寂寞,很想有人陪伴。

然後,我想到結婚後,我很想老公陪我睡覺,可是他總是不願意,我甚至因此和他大吵過好幾次架。而今我在睡下之際,突然想起,寶寶出生之後,說是我陪她睡覺,但其實她也陪伴著我一起睡覺。

我突然懂了!寶寶的出生,滿足了我需要陪伴的這個內心深處的渴望!

寶寶也是和我一樣,沒有手足一起成長。我想她很需要陪伴。她比我會表達她的需要,她常常會說「我要媽咪陪我......」。有時候我忙,我會說「你自己去.....」。現在我想起這件事,我想,我會很樂意陪伴她,因為我也很需要她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