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0 21:38:15小蜜蜂

20180811_紀伊半島十二日遊_十八人篇

去年大雄問了今年有什麼旅遊計畫並說想去日本玩,講到出國就興致勃勃的雅銘一聽便劍及履及籌畫,一夥人更在虎航12/5開賣夏季航班時瘋狂搶票,儘管訂票系統不堪負荷而狀況連連,我仍在兵荒馬亂下率先搶到票,並接連幫雅銘以及Yuting一家共訂了7張機票,真是攻無不克啊!

 

考量再三的阿亮晚了幾天訂票,平均一人八千多,比我們一人貴了兩千左右,而柏漢也臨時決定同行。不過這一來讓原本11人的自助團擴增到18人一大團,除了得租四輛車,又因有人9天有人12天而得排兩份行程,而有些民宿或青年旅館又不接受人數相當於旅行團的訂單而讓雅銘傷透腦筋,不過後來她都一一克服了,實在厲害!

 

行前在FB看到Polo分享WAmazing的免費SIM卡,上網查了查覺得應該不錯用便知會大家申請。另外關於日幣,既有的雙幣卡、外幣戶頭提領以及比較各信用卡刷外幣的手續費之外,也查到有外幣提款機可用,除了比牌告匯率優惠一點點且沒有百元起跳的換匯手續費,持免跨提手續費的金融卡去提領也可省下十幾塊錢。至於租車,雅銘訂時並未參考飛機起降時間,而我留意到一條規定說延遲一小時未取車的話,租車公司可以逕行取消訂單,於是趕緊上網變更取車時間。動作較快的阿亮和我先收到回覆,有趣的是我寫英文對方回日文,而阿亮寫中文對方回英文。阿亮的價金有便宜一點點,該不會是用中文(臺灣)所以有便宜吧?不死心的我再去將還車時間從午後更正為早上九點,這下可讓租車費用從日幣67,900円降到62,400円了。於是每一輛車都去更正租車時間,租金都因而便宜一些,我還查到六歲以上可免安全座椅而讓Austin再省下一筆。

 

日本租車都有附導航,且可方便地以電話號碼設定目的地,只是這方便不是百分百可靠,偶有車上機無法定位的時候,於是行前還是以地址搭配google mapsMAPS.ME定好住宿、景點和停車場點位,並分享給大家。過程中也發現有些英譯地址在google maps會找不到,得另行查到日文地址,更有些住宿點的電話與雅銘訂房資料不同呢。

 

這次的目標是京阪神奈以南的紀伊半島,主要是因為沒去過,但也因而沒想到可以從名古屋出,結果得繞一圈回關西空港。蒐集相關景點資訊時意外找到一個叫木津呂的地方,從高處看一馬蹄形曲流包圍翠綠山稜的美景深深打動我,這兒除了是日本秘境,更不見臺灣人去過,畢竟得有登山經驗的人才能登臨其上,我還特地找到並下載日本登山客留下的航跡。這木津呂是我此行重點中的重點,卻也成了最大的遺憾......

 

本次行程摘要如下:

 

8/11  桃園機場,關西空港,加太淡嶋神社,和歌山城,和歌山市

8/12  高野山,白濱圓月島夕陽,南部町埴田

8/13  とれとれ市場,潮岬,橋杭岩,那智勝浦町勝浦

8/14  熊野古道-大門坂,那智大社,那智瀧,速玉大社,本宮大社,大齋原,本宮町湯峯

8/15  熊野古道-中邊路,木津呂,伊勢神宮,鳥羽海女小屋,三重縣伊勢市二見町莊

8/16  夫婦岩,松阪一升燒肉本店,伊賀上野城,上野魚町

8/17  名古屋港水族館,愛知縣名古屋市中區東櫻

8/18  犬山城,豐公園,琵琶湖,長濱城,滋賀縣彥根市站東町

8/19  彥根城,玄宮園,佐和山城跡,滋賀縣彥根市站東町

8/20  縣神社,平等院,宇治神社,宇治上神社,惠心院,宇治公園,京都府宇治市

8/21  Rinku Premium Outlets,大阪府泉佐野市

8/22  關西空港,桃園機場

 

2018.8.11(Sat)

 

才睡了兩三小時便於三點多起床,等柏漢來會合後,請蜂爸載我們到機場。陸續抵達機場的大夥難掩一臉倦容,連快速通關都認不出我而卡關,而俗仔青也迷迷糊糊地失去一罐要給Yuting的美容保養品。因此提議變更前兩天行程,今天輕鬆晃到和歌山就好,明天要去高野山的再去,不去的就直接到白濱。畢竟高野山這景點是有看孔雀王的我指定的,且還要去找戰國大名的墓,並非老少咸宜,沒必要讓大家陪著去。

 

四五點的機場有些冷清,店家幾乎都沒開,幸好有Austin帶來的好吃黑糖糕果腹,登機後又吃了大雄好不容易等到店家開門後買來的三明治,好撐啊!不過吃完才留意到虎航有禁止外食的規定。

 

表定6:40的飛機晚了近10分鐘起飛,起飛不久便看到層層山巒,忍不住又來群山點點名,由左至右可認出南湖大山、中央尖山、桃山、品田山、大霸尖山以及雪山,理論上還有雪山西稜以及白姑大山,但沒走過的就認不太出來了。

 

由於有個摩羯颱風在臺日附近,一路上雲系很精彩,看到都忘了要補眠,直到一塊塊陸地出現,終於在十點多抵達關西空港,比表定10:25快了十來分鐘。一下機就看到大谷翔平的海報,今年加入美國職棒的他仍展現二刀流的強大,投打都有優異表現,實在厲害!

 

通關後在機場裡晃一下便找到WAmazing的自動販賣機,大夥取得SIM卡後花了點時間設定,有人很順利,有人像我一樣重開機才可用,也有人兵荒馬亂下拿錯卡片,之後想起而彼此互換才通了。此行上網就靠這預設的500MB加上FB分享的500MB以及虎航的1.5GB2.5GB,平常用量不大的我已經稍微奢侈地用,還是只用了三百多MB,可惜剩餘流量不能保留,啟用15天後就歸零了。

 

循指標往租車公司去,走著走著沒了指標,幾個人紛紛探路去。探查再三後忐忑地往AEROPLAZA走,總算在一樓看見幾家租車公司,我們租的ORIX和日產都在。

 

花了二十分鐘處理我們四輛車的訂單,除了核對訂單和駕駛人的相關證件,也問我們是否加保無須負擔營業損失補償費(NOC)以及是否租用ETC卡,終於到一旁取車去。

 

取車時主要是跟著檢查車子外觀是否有擦痕並記錄,繞完一圈後再請教如何使用導航,尤其是避走收費道路的設定,只是他聽不懂我說的「無料ルート」或「free route」,我也聽不懂他說的「一般道路」,搞了老半天是一樣的意思。

 

由於四輛車並非都在一起,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該如何會合再出發,且跟車也有一定難度,還是各自設定導航前往第一站的滿幸商店妥當些。只是苦了第一次自助也是第一次自駕的阿亮,只見Line裡不時收到求救的訊息,哈!

 

大雄和我們這車一起出發,起初在機場連絡道上互有先後,但兩車一樣設定走一般道路卻路徑不一樣,心想他開車經驗豐富便索性跟著走,沒想到右轉平面道路時他卻往逆向車道開去,這可跟不得。紅燈前停下再回頭,只見大雄倒車欲切回正道,而對向的車即便是綠燈也紋風不動地等他離開車道才走,這要在臺灣早逼近並響起震天嘎響的喇叭聲了吧。

 

初次到日本的柏漢一看到AEON就很興奮,因為越南也有且很熱門。而天空不時出現的飛鷹也讓他看得目不轉睛,就連開車的我也愛看,畢竟我們所處的臺北很少見。

 

13:20左右抵達滿幸商店前,右轉到漁港邊停車,計次收費700日圓。阿亮晚了我們幾分鐘到,與最早到的Austin相差不到10分鐘,不過他們兩車都有走收費道路,此行的經驗是在紀州走收費道路不一定比較快。

 

一行人往紅色鳥居走去,滿幸商店就在左邊,都一點半了,門口還是坐了許多等待的客人,果真是名店!相形之下,兩旁賣了差不多品項的魚市商店與先田商店就門可羅雀了。

 

大概是天熱吧,店員貼心地分送冰涼的手巾給等候的來客。登記完嚇人的18位後,大夥往淡嶋神社參拜去。

 

神社裡擺了很多遭遺棄的人形〈人偶〉,男女老少都有之外,狸貓、招財貓以及各式各樣玩偶都有。很多日本漫畫提到這些玩偶時,往往帶有靈異色彩,當下看到這麼多還真有點毛毛的,不過這加太淡嶋神社可是日本約一千座淡嶋神社、粟島神社以及淡路神社的總本社,該能鎮住吧。

 

拜殿前擺了個乾草編成的圓形茅輪,一位年輕人牽著痀僂老婦緩步繞行吸引我的目光,正感動於這景象之際,嗨啾和美香也有樣學樣地牽著亂繞一通,逗趣的模樣沖淡了感動,也散去人偶帶來的疑懼。

 

回到店前依舊不得其門而入,只得到處閒晃,直到兩點多才得以分批就座。我點了吻仔魚丼,看到那碗口之上堆積如山的小魚,吃來一嘴鮮甜,真有滿滿的幸福感,這「滿幸」之名取得好啊!

 

燠熱的氣溫讓大夥出來後到一旁的先田買那色彩鮮艷的冰,感覺都是色素,還是有許多配料的臺灣剉冰健康些。

 

離開加太後往和歌山市中心去,四點前抵達今晚入住的「Guesthouse RICO」,在房務人員的指引下將車開往隔壁巷子的TUTA PARKING24小時內最多500日圓,行前對日本停車資訊有研究就知道這很便宜呢。而平日不常開車的我對於車停好後會有擋板在兩輪之間升起感到新奇,不過大雄說臺灣也有這種停車場就是了。

 

走回青年旅館又等了20分鐘才能進房,果然大隊人馬光check in就要花不少時間。也因為人多不好訂,大家都是一家一間房,就我和雅銘得跟其他旅客住大通鋪,而嗨啾也寄放到Yuting那間房。由於房間挺大的,雅銘決定移鋪,不過我還是決定留在大通鋪。

 

房事安頓好便往和歌山城去,十來分鐘就看到石垣與水堀,還有滿園的盎然綠意,引得亮媽直讚說好美。

 

穿過護城河上的一の橋便是大手門,經過伏虎像續行沿表坂拾級而上,城牆邊的平台可眺望市景,也可看到一旁的小動物園。往天守閣方向去,沿途有幾株多人合抱的神木級大樹,臺灣大概只有深山裡才能一次看到這麼多吧。

 

過了七福の庭再沿著階梯往上走便抵達天守閣,作為江戶幕府德川御三家之一的紀州藩居城,這天守閣並沒有很壯觀,也難怪暴坊將軍中德川吉宗的居城畫面是姬路城。入城料金410日圓很親民,且售票口有個牌子寫著「本日小‧中學生無料」,營業時間到八月底前又從17:30延到20:00,馬上慫恿阿亮一家隨柏漢夫妻倆登天守閣,我和大雄以及亮媽就在下面等著。

 

本想說有得等了,沒想到才20分鐘就下來,大概是初次進天守閣不知要看什麼吧,但其實再過不久就可以在上面欣賞夕陽了說。

 

東邊的本丸御殿跡可一覽大小天守,不過這時間是逆光,要不是明早得趕往高野山,真想再來看看。

 

抓方向北行往唐吉訶德去,途中和大雄被叫回旅館會合再前往,便讓阿亮一家和柏漢夫妻倆續行。雖然有些擔心第一次自助的他們,但看柏漢用MAPS.ME已經很順手,就相信他們吧。

 

從旅館北行不久到雜賀橋頭便看到招牌顯示唐吉訶德在不遠處,眾人逕往那兒去,就我一人佇立橋頭,遙想日本戰國時代響叮噹的雜賀眾、雜賀孫市以及鈴木佐大夫等......

 

經過一家「和歌山の中華そば 味」餐廳時,見有空位且價格親民就先進去覓食,畢竟也七點多了。不久阿亮一行人也出現,一路橫掃啤酒節攤販而來的他們本沒打算吃這家,但考慮一會兒還是進來,店家就這麼被我們包場了,餐畢還送小朋友棒棒糖喔!

 

唐吉訶德賣的東西琳琅滿目,大夥在幾個樓層間逛開來,但以前買得開心的米菓卻沒幾樣了,只挑了些飲料這幾天喝,尤其是臺灣少見的透明飲料。

 

回旅館途中讓嗨啾隨姊姊們投扭蛋,小朋友就愛玩這個,連三歲的冰冰也玩。

 

2018.8.12(Sun)

 

昨晚初次體驗出國跟陌生人睡,裡頭多是日本人,昨晚到頂樓也看到他們吃喝聊天。夜裡除了偶有打呼聲,倒挺安靜的,只是大清早六點多就被陽光喚醒,恰好瞥見有人走到布簾外窺視一下。

 

八點左右取車,載了柏漢夫妻倆和大雄,連同阿亮一家共兩車前往高野山。本打算停在中の橋案內所前的免費停車場,但接近時看路邊有停車格就先停了,畢竟來車頗多,先停為安。停好車不久,阿亮也到了。

 

就近走入路旁森林裡,正是我來高野山三大目的之一,也就是戰國武將墓所。步道上遊客不少,也不乏西方人,兩旁除了墓所墓碑,高聳參天的大樹也讓人嘆為觀止。

 



我的武將追尋之旅從一開始就看到的獨眼龍伊達政宗到幕末彥根藩主井伊掃部頭直弼、薩摩島津家、豐臣家重臣的石田三成、叛變粉碎織田信長一統天下的的明智光秀、曾與薩摩島津相爭的日向飫肥伊東家、德川四天王之一的伊勢國桑名藩初代藩主本多忠勝、與薩摩島津家息息相關的「高麗陣敵味方戦死者供養碑」、德川家康次男結城秀康、豐臣家、織田信長以及曾參與平定伊賀的筒井順慶。其中以織田信長墓前最熱鬧,除了有許多銅板和飲料,更有位野僧坐在板凳上手持佛經佛珠誦經,且很玄的是之後分別在不同地方遇到他兩次,而此行錄下多段影片,偏就這段損毀!感覺比淡嶋神社的人偶更毛。

 

不遠的人群聚集處有一尊尊的水向地藏,許多人排隊拿起奉納水瓢舀水潑去,據說可保佑家人平安。而我們過一座橋後上廁所,等其他人出來時在橋上觀游魚,回來查資料才知這段玉川是「水行場」,修行者會在寒冬下水誦經,好凍啊!感覺比較像刑場吧。

 

稍上游處御廟橋後就是最神聖的奥の院,過橋後是禁止攝影的。參道旁看到有人排隊就跟著去,原來是一四角木造窗格結構,一側開了個僅容一隻手伸入的小洞,裡面有顆很重的彌勒石〈みろく石〉,大雄使勁將石頭搬上一層,我只能推動而已。

 

拜殿裡有許多人添香油錢,從左邊出去繞到後面有個地方人稍多,該是弘法大師空海御廟前吧,和大雄坐在一旁椅子上休息,看是否能感受靈氣。或許真感應到什麼,大雄在冥冥之中被引導,喚回正往燈籠堂去的我,一起往地下室走。下了幾階便聞到一股說不上來的味道,晦暗中迂迴穿梭於窄道,兩旁盡是寫上人名的小小佛雕像神龕,意識到那是牌位後,再也忍不住的大雄說頭暈要趕快上去,然後匆匆看過燈籠堂便離開奧之院。

 

與柏漢夫妻倆會合後,特地挑了沒走過的路往中の橋案內所走,但兩旁也都是墓地,只是年代較近。途經無緣塚與英靈殿,見一頗高的救世觀音像後,原本艷陽高照霎時轉陰,豆大的雨滴隨之而來,幸好落雨稀疏且只下了五分鐘,又有參天大樹夾道,倒不至於淋濕,而不久又是陽光普照。這雨下得玄,莫非救世觀音在幫大雄洗去先前的不良感應?

 

步道盡頭有兩根石柱,其中一根寫著「南無大師遍照金剛」,這遍照金剛指的是長眠於此的空海,也就是弘法大師。一旁的中の橋會館賣有蕨餅和和菓子,大雄說Nana愛吃便停步,柏漢也跟著湊熱鬧,我和美香先去隔壁的案內所找吃的。

 

時值中午,每家餐廳都要排隊,見「和風らーめん みやま」似乎沒那麼多人便到門口登記,等人到齊便先在一旁販賣機買餐券。不久聽到門口有人唱名「Ko San」,趨前後確認我們四位便引入店內就座。至於阿亮一家,據說先往金剛峯寺去了,之後除了大啖水蜜桃,也不等我們就先行離開前往白濱,看來已經掌握自助旅遊的訣竅與樂趣,真不賴!

 



馬路對面正是原本預計要停的駐車場,一旁長長人龍吸引我們過去,卻只是巴士站,不禁慶幸我們是開車來。廁所旁有個攤販賣冰和章魚燒,愛吃的大雄買了份大家吃。等候期間看一對新人在拍婚紗照,先前經過時聽口音似乎是臺灣人,不知他們曉不曉得這兒多是咱們忌諱的墓園,哈!

 





回到停車處時,想到還有一些大名沒看到,再往森林裡鑽,果然找到有軍神之名的越後之龍上杉謙信、播州姬路酒井家、執風林火山軍旗的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及勝賴、紀州德川家七代宗將、德川四天王之一的榊原康政,另外還有弘法大師坐過的六角形「腰かけ石」,這才心滿意足地驅車前往金剛峯寺。

 

相較於先前奥の院周遭的墓所,金剛峯寺所在寺廟群的觀光客明顯然的多,停車場爆滿之餘恰見壇上伽藍旁小路停了一排車便跟進,雖然有些忐忑,但後面又有車接著停,應該不會有事吧。

 



有著高野山真言宗總本山之名的金剛峯寺看來並沒有比較富麗堂皇,不過據說付費進入後很有得逛,想我還要追尋荻野真的孔雀王之路,就不在裡面花時間了。臨去前大雄便意襲來,好一會兒出來後直說這兒便所有免治馬桶,堪稱六星級!說不定多年後問他高野山之行,只會記得金剛峯寺的廁所。

 



循著地圖往女人堂走,可遠的呢!要早知路邊不難停就開車去。不過途中也繞了幾個點,像是因幾個紅色鳥居串連而拜訪林子裡的稻荷神社、路邊有株大樹吸引我們進去的德川家靈台,以及開了扇小門的巴陵院,終於在走上好一段斜坡後抵達女人堂。

 

過去只准男性入內參拜的高野山,女性止步處設有女人堂,這兒是七座中僅存的一座,該是漫畫孔雀王中堂主月讀所在之處吧。或許是偏遠些,遊客不多,對面山坡有尊竹地藏,胸前搶眼的紅兜巾不知有何涵義?

 

下斜坡過鬼子母神社後,有個白底紅箭頭的簡易路標指往我們接下來要去的壇上伽藍,眼見不用走重複的路便跟了去。經過幾戶人家後,原本還可行車的路變成健行步道,直至一紅白相間的佛塔,塔上牌匾寫了燙金字-金剛峯寶樓閣瑜祇塔。

 

和柏漢繞塔一圈卻不得其門而入,欲循另一條路下去與大雄和美香會合又漸行漸遠,儘管如此倒也不擔心,反正從地圖看來方向是對的。只是兩人走過一段坍塌處竟闖入人家後院去,好不容易找到門,卻又讓鐵皮封住,這下可慌了。說來也巧,鐵皮上有個缺口,剛好看到美香笑吟吟地走來,儘管仍出不去,但起碼確定我們方向沒問題,趕緊沿著圍牆走在低矮簷下,直到視野開闊處,終於看到左邊有門可以出去。出去後回望,門口寫了兩排字-「弘法大師御住坊」與「中院御房龍光院」,我們好像誤入很了不起的地方耶。

 

過馬路就是壇上伽藍,一進去有古樸的大會堂和愛染堂分列左右,大會堂過去還有三昧堂和東塔,而最醒目的當然是朱紅色的根本大塔。塔前有個「大塔の鐘」,鐘外的藍頂白柱建築風格有中正紀念堂的感覺。

 



經過金堂後,依序走過御影堂和准胝堂,終於來到孔雀堂。跟其他遊客一樣,透過小窗格往內看去,果見佛龕上有孔雀,雀屏上有尊四手佛,應該就是孔雀明王吧,我可是衝著祂來的呢!

 



再過去有棟看起來很古老的兩層塔樓,一旁襯了株紅楓,趨前見門上寫了「西塔」。本想好好看個究竟,遠處休息的三人早喚我過去,於是匆匆路過鐘樓與山王院走到六角經藏前,並讓他們去轉經做功德。

 

時已三點半,大雄似乎想念妻女了,催著要離開高野山,於是順路過紅橋走入位於池中小島的善女龍王社便往車子去,結果整排的車全消失,只剩我們一輛。

 

車裡起初還有說有笑的,不到十分鐘便剩我一個醒著,我也樂得在山裡暢快開著,眼見行車預估時間從三個小時縮到兩小時,越開越開心。有趣的是下了山遇龜車在前面,懶得超車卻讓大夥一一醒來,倒嫌我開慢了,哈!

 

行至海邊見天色與時間似乎來得及趕上円月島夕陽,於是到超商休息一下又匆匆上路。六點半左右抵達白濱溫泉,海邊有間似乎停止營業的「Sunset Bay」咖啡廳前有得停,停好後趕緊沿海岸線追日去,重點是要讓夕陽落在円月島的海蝕洞中。

 

一路上多有將車往路邊一停就下來欣賞夕陽的,但我覺得角度不對便繼續走,拐個彎看到突入海中的長堤,心知就是那兒了!走到堤尾找個好位子靜靜等待,周遭也聚集越來越多人,直到我發現要再退回一些,早無路可去,不過遠方有些雲,大概也會遮住夕陽吧。儘管沒能如願,但能到海邊享受這夕照雲影也不虛此行了。

 

七點離開往民宿的路上找吃的,明明有不少選擇,大雄偏挑上行前說臺灣也有而要跳過的藏壽司。都七點半了還排隊等半小時才吃到,且為了算錢方便而沒有集中火力投盤子,結果在扭蛋壽司沒得到扭蛋,可惜了。

 

九點多抵達「旅の宿・いく田」,老闆娘很積極地透過平板將想說的話經由翻譯軟體表達,雖然難免詞不達意,但深深感受到她的熱忱與客氣。整個民宿二樓被我們18人包了,只有一間浴室的情況下直等到近十二點才得以洗澡,若不是沒去高野山的雅銘她們到白濱泡溫泉兼洗澡,真不知幾點才能睡了。不過這一晚領教到鼾聲雷動直壓大雄的Austin,夜裡小丸也壓到我身上,即便早睡也沒用,不禁慶幸昨晚沒去擠他們房間。

 

2018.8.13(Mon)

 

早上九點多要離開時,老闆娘到門口送我們,直說不好意思,浴室只有一間,啊......是有人跟她抱怨嗎?不過她真的很貼心,回臺灣後還收到關心颱風是否影響我們的email,回信問候造成關西大災的燕子颱風,才知道她們家招牌被吹掉了,還好人沒事。今年颱風到臺灣都幸運地擦邊過,只是苦了日本。

 

阿亮陪亮嫂去試駕,據說開得不亦樂乎,行前還說亮嫂一定不敢開呢。大夥收拾差不多就出發前往昨晚有路過的とれとれ市場,一進去有家蝦餅專賣店,試吃幾樣都滿好吃的,本想跟雅銘討論看要買多少,結果她逕往一旁的大囯藥妝店去,來漁市場逛藥妝店是哪招?結果我後來也忘了買就離開,殘念。

 



市場裡多的是生猛海鮮,可以採買後到專區付費燒烤,阿亮和柏漢都有去,大人300日圓,小孩100日圓。我們則是在市場內的賣店買烤好的來吃,兩尾大蝦、一條魷魚以及四顆螺共2600日圓,以一家三口來說其實吃不飽,不過因為我一路試吃,光10公分長的魚乾就吃了好幾尾,也有吻仔魚、丁香魚和天婦羅,也夠了。

 

另外也有紀念品與和菓子,尤其因為紀州梅有名,有許多梅子相關產品,可惜雅銘都不愛,只好試吃嚐個味道。臨去前雅銘聽我說有個農產品區賣水蜜桃,便要我帶她去買了一盒兩顆,俗仔青也挑了一盒,結果四顆裡有三顆爛一部分,果然不該在漁市場買農產品。

 



飽餐後往橋杭岩去,儘管雅銘刻意忽略掉,我還是堅持要“路過”潮岬。車停在「潮岬観光タワー」前,過馬路穿越大草皮到「潮風の休憩所」後便有「本州最南端」碑,再往前有個展望台可看到整片大海以及突入海中的嶙峋怪岩,從地圖上看來叫做「クレ崎」,那才是真正的最南端吧,可惜沒時間讓我找路走過去。

 

車行至橋杭岩時,跟著排隊入停車場的車流緩慢前行,一進去便讚嘆於左邊藍天下一整排矗立的礁岩,於是停好車換上拖鞋就往海邊去。

 





穿過礫石沙灘與淺淺的海水又走上沙灘,接著是一片平整的礁岩,在海水浸潤下帶點黑色光澤。走到那矗立礁岩前才發現比想像中高很多,大約有十米高吧,忍不住往上爬,不過腳踏輕便夾腳拖的我只敢爬到四五米高,畢竟礁岩鋒利得很,一不小心可是會皮開肉綻的。

 

礁岩之外是一片湛藍的海,海水沁涼消暑,嗨啾也樂得在礁岩內水潭戲水,一身衣服全濕了。走回岸邊時適逢漲潮,已經沒在怕濕的嗨啾更是挑深處走,因為水溫涼多了。

 

回車上幫嗨啾換好衣服後,一行人開往勝浦,約四十來分抵達勝浦御苑。雅銘說這是此行最貴的住宿點,我們這間一人一泊一食要6480日圓,嗨啾也要半價。

 

由於得處理四間房,花了不少時間check in,進房後嗨啾一看桌上有米菓就拿來吃,還直說好吃呢!大人也難得有閒情逸致坐下來聊聊天,美香更泡起茶葉給大家喝。

 

五點半後一行人外出覓食,獨留Austin一人看家,因為他的腳在海邊被礁岩割傷了,倒是不知被什麼螫到而紅腫的冰冰還是活蹦亂跳地跟大家出來晃,一點也沒感受到大人的擔心,他爸爸還問飯店哪裡有醫院呢!

 

一路往紀伊勝浦車站走,沿路看到幾戶人家在門口擺一小盆火,裡頭燒著竹筷,是什麼習俗嗎?

 

車站附近沒幾家店開著,偏就我們最有興趣的水果店有開,大夥一家家逛,一會兒比價一會兒買,不過有些店家都以「みかん」為招牌,似乎除了梅子外,橘子也是紀州名產,大雄還拐得大夥連皮吃,尤其是冰冰最捧場,且之後紅腫還消了些,該不會是橘皮的功效吧?另外還有「那智黑」,從昨天就一直看到這廣告招牌,直到今天才在一些店裡看到那智黑糖。

 

循著香味走到一家「笑門來福」居酒屋,店裡不大的空間已滿座,看來有得等,於是便把握時間獨自四處晃晃。

 

勝浦港就在一旁,幾個人在港邊垂釣,「海の湯」與「鮪の湯」兩座免費足浴場有人悠閒泡著腳,一旁有塊牌子說明溫泉裡會漂浮著「湯の花」,不然不知情的人大概會以為是腳皮或泡爛的衛生紙吧。

 

漁市場裡有很多餐廳,看起來不錯,可惜收攤了。沒多久大雄出現,附近看到幾家不錯的餐廳,便把還在等候的雅銘她們叫來,但就在等她們過來時又有兩組客人入內,位子又不夠了,眼尖的大雄看到遠處拉麵屋台前燈籠亮了,兩人便往那兒去。我先前也留意到這攤,但要七點才開始營業,看時間還差十五分鐘,於是問了忙進忙出的老闆,聽他說ok便就座。

 

點了兩碗拉麵、生魚片、烤牛排還配啤酒,這家的和歌山拉麵口味有點像統一肉燥麵,牛排烤得有點老,天熱吃得滿頭大汗,儘管有電風扇,但傳來陣陣老闆養的狗的味道,於是讓先吃完的大雄先離去,我的日本屋台初體驗沒有很ok哩。

 

回飯店後換上浴衣到浴場泡湯,再到大雄他們房間串門子。俗仔青俐落地處理水蜜桃和其他水果,真有乃母之風!而冰冰在大雄捉弄下,為了吃瓣小橘子不時跑到人前掀起浴衣露鳥,笑翻全場!大夥就在歡樂吃喝中結束這一天。

 

2018.8.14(Tue)

 

七點多起床後到樓下用餐,廊道裡看到有房間名為「月讀」,又讓我想起高野山女人堂這成就此行的景點之一,不禁莞爾。據說這勝浦御苑的月讀是高級房型,內有露天溫泉哩!

 

自助式的早餐樣式豐富,添碗白飯配上幾日來較少攝取的疏菜,免不了也夾些港邊該有的海產,像是吻仔魚、螺肉......等,尤其一小盅一小盅的生鮪魚碎肉滿足了大啖在地特產的期待。

 

餐畢回房收拾差不多後下樓,大夥行李真如旅行團般佔了塊地方,飯店人員忙進忙出招呼著,而昨晚招待我們進房的一位英語流利的女侍者也在其中,總覺那身形與笑容和元卿有幾分神似,和阿亮一提果有同感。

 

一位大叔將車子開到飯店大門後,待行李堆上車便開往那智大社。由於我們這車要走一段熊野古道體驗朝聖之路,到大門坂駐車場便把車停了,而大雄也跟我們一起走。

 

走了段馬路往左岔有塊石頭寫了大大的「大門坂」三個字,有個「坂」字表示有坡度,接下來果然一路拾級而上,尤其是過鳥居和振ヶ瀬橋之後。

 



古道兩旁盡是參天巨木,從一開始的夫婦杉到之後的楠大樹都有八百年的樹齡,陽光不易透入而涼爽之餘,也得提防石階上的綠苔。

 

一旁陸續出現「一町」和「二町」石碑,感覺像是登山時的里程碑。另外有塊滿布青苔的「唐斗石」,上面有一整排的疊石,似乎是許願用的,那天在高野山也和大雄在一個鳥居上疊過。

 

沿途有許多遺跡,像是新宮藩の関所跡、多冨気王子跡和十一文関跡,其中多富気王子更是九十九王子中的最後一個,起初心想不知誰這麼會生,生了99個王子,還取了個比福氣更了不起的富氣當名字。不過雅銘說這「王子」其實是昔時朝聖之路上休憩之所,且99之數表示數量之多,非真有99所。唉呀!這就是有沒有認真做功課的差別。

 

走到開闊的六町處,大雄先上去與家人會合,嗨啾喘口氣再繼續往上走,不過撐不了多久便唉著說她走不動了。見她走到滿頭大汗,一時心軟將她扛上肩走一小段便再不肯下,直到柏漢送上冰淇淋才拐了下來。

 

一旁賣店出現許多黑色石雕,連硯臺都有,地上還擺了盆那智黑石原石,原來一路上看到的「那智黑」不單只是黑糖,還有黑石啊!

 

經過賣店往上走,終於看到上頭寫了「那智山熊野權現」的那智大社紅色鳥居,過鳥居淨手後再爬一段階梯,總算與其他人會合,共走了一小時多一點。

 





請人幫我們拍完合照,又爬了好一段階梯,終於到熊野那智大社前,可惜圍起來整修中。續往一旁青岸渡寺去,雖也在整修中,但其褪去漆料的梁柱間透出古樸的蒼勁,與高野山壇上伽藍的西塔有異曲同工之妙。

 



寺旁有個廣場可以看到由三道水流宣洩為飛瀑的那智の滝,而廣場上「西国第一番御詠歌」碑也點出青岸渡寺為西國三十三所觀音靈場中的天字第一號,供奉的是如意輪觀音。

 

走過青岸渡寺三重塔後沿階梯往下走,絡繹不絕的旅人走在參差不齊的石塊階上,竟還有女士穿細高跟鞋,實在厲害!

 



接上馬路後遇到賣店裡躲太陽的阿亮一家,不過亮媽好像還在那智大社。短暫交流後續往飛瀧神社走,先上階梯過鳥居走一小段平路又陡下,下了好一段階梯到觀瀑平臺,一旁有路可以更接近那智の滝,不過要付費就是了。

 

阿亮一家隨之而來,一起晃了一會兒便離開,離開前見一旁淨手石臼上有「延命水」這關鍵字,也不管前後文是什麼意思,喝了再上。只是之後柏漢有些不舒服,倒怪起這水了,哈!

 

回賣店前帶了根那智黑糖霜淇淋邊吃邊下山,起初走在蜿蜒車道上,一發現截彎取直的古道便下切,直到一髮夾彎處接回來時的中辺路二町處。

 

下行不久到大坂門茶屋前,玻璃門上一張卡通人物海報吸引了我,中間是衣著像棋靈王中佐為的安倍晴明,很多陰陽師動漫中都會出現他的名字,一旁還有傳說是日本神武天皇的秦朝徐福,以及名字會讓人聯想到源氏物語作者紫式部的和泉式部,不知這三人怎會湊在一起?

 

近一點時回到大門坂停車場和搭車下來的雅銘會合,從背包裡取出昨天買的盒裝水蜜桃到廁所洗,這才發現兩顆的下半部爛了,原來日本人也是會不老實的。不過除去爛的部分後還是香甜多汁,健行完吃來格外津津有味。

 





半小時左右車程抵達雅銘安排下險成熊野三山遺珠的熊野速玉大社,大社內滿是對比鮮明的朱紅與白,包括熊野惠比須神社、新宮神社、八咫烏神社等境內社和其他拜殿。一對幾米高的藍色長條旗幟上寫了「日本第一大靈驗所」,可惜當時忘了祈求好天氣......

 

熊野神寶館前有尊武者雕像,不知是否即為前方大樹旁牌子上寫的武藏坊弁慶?看到他就想到源義經和源平合戰。

 

再往前走到下馬橋後折回停車場,停車場外有幾棟頗有古味的建築與賣店,小逛一下沒看到吃的便上車往熊野本宮大社去。途經Price Cut超市,進去採買今晚和明早的伙食,見店裡也有熱食和壽司,乾脆在這兒解決午餐好節省時間。

 

離開超市到先前看到還算便宜的加油站,每公升148日圓,共加了25.48公升。這是此行第一次加油,各地油價從13X16X不等,同一區的價格往往差不多,但觀光區和都市不一定比較貴,實在觀察不出規則。

 

沿著河流開了40分鐘抵達熊野本宮大社,車停在紀念品店旁停車場,只能停到店家關門時的五點,不過之後為了到大社舊址所在的大齋原才發現馬路對面的遊客中心前就有不限時的停車場。

 

有別於先前兩座大社的朱紅鳥居,以原木沉穩色澤呈現的熊野本宮大社鳥居透露著古樸的氣質,感覺浮躁之心都隨之沉澱。而高聳的藍白旗幟上,紅色日輪中的三足八咫鳥凌駕於波濤與雲朵之上,日本各地的熊野神社也都有八咫鳥的圖像,難怪雜賀眾鈴木氏以此為家紋。

 

鳥居後的參道兩側盡是白底黑字「熊野大權現」旗幟,一路延伸到高聳樹蔭下的階梯,頗為壯觀。在蟬鳴與風鈴聲催眠下,愜意得恍如隔世,難怪有熊野速玉大社洗淨前世罪孽、熊野那智大社結緣現世以及熊野本宮大社救濟來世之說,而我們就在一日之中完成熊野三山,感覺都脫胎換骨了。

 

門上有塊畫了隻白狗的綠匾,還寫了「悠久」二字,洽與一旁「創建二千五十年」相呼應,熊野本宮大社的歷史有這麼久喔?

 





拜殿前有兩顆石頭,後面寫了個大大「励」字的大黑石摸了會學業進步事業有成,而後面寫了大大「気」字的龜石摸了健康長壽。兩尊黑色八咫鳥之一也標上「天地人」三字,倒讓我聯想到一部大河劇裡的直江兼續。

 



移車後穿越一片金黃稻田往灰黑色大鳥居走,鳥居中間還有隻耀眼的金色八咫鳥,這是日本第一大鳥居,立於大齋原上。鳥居後是熊野本宮大社舊址,於西元1889年被大水淹沒。一旁有些解說牌,但除了一目了然的日本第一大鳥居,其他像是「叶」、「木魂」都看得一知半解,就連淨手池也刻了個「蘇」,上面一顆圓石也刻上「魂」,更是不明就裡。

 

走在筆直高松夾道的碎石參道上,即便後頭早已沒有神社,仍感覺神聖,連戳章都是金印,直讓沒蓋印興趣的我都找張紙蓋一下。不過這金印是為紀念創建2050年而來,期間只有2018.4.12018.12.31

 

走回稻田時,除了先前已到的大雄那車,阿亮也到了,不過大家還是依自己節奏各走各的,這般不彼此箝制正是自助行的樂趣。

 

參拜完庇佑女性的產田社,和大雄先行前往今晚下榻的「J-Hoppers熊野湯峰青年旅館」,不過兩車的導航都無法定位,幸好更早前往的Yuting傳訊說MAPS.ME可以導航過去。沒想到導航功能陽春的MAPS.ME可派上用場,而才用幾天就這麼上手的Yuting更讓我佩服!

 



進房間安頓好後,趁著天還亮著,步行幾分鐘到湯の峰溫泉區晃晃,據說已開湯一千八百年,是日本最古老的溫泉。沿著湯の谷川這小溪走,一下就走完湯の峰這小溫泉鄉,而唯一登錄為世界遺產的溫泉且據說一天會有七種顏色變化的知名壺湯(つぼ湯)就在小溪裡,由於有人正泡著,也不好意思多看兩眼,更別說湊近去體驗了。

 

路邊旗幟寫了「小栗判官蘇生の地」,上網一查還真有這強調湯の峰溫泉療效的故事,突然想起先前在大齋原看到的「蘇」與「魂」字,莫非源自於此?

 

壺湯橋後有指標往熊野本宮大社4K,要早知道的話我應該會研究並計畫走這段熊野古道中辺路大日越綫,反正還有雅銘可以開車。

 




七點多回到旅館,不小心導航到熊野本宮大社裡的阿亮一家也到了,大夥拿了晚餐到廚房料理,同時也到後院研究如何投幣並排隊洗衣服,只是晾完衣服後竟下起雨來,希望這雨就如大齋原時一樣,一會兒就停,只是天氣預報實在不妙啊......

 

回房間後,小朋友們在最愛的日式榻榻米跳來跳去,突然傳來小丸爆哭的聲音,原來兩顆牙齒被冰冰撞掉了!好可憐啊!

 

趁著空檔到樓下沐浴泡湯,這間旅館的三間浴室可都是湯屋喔,其中一間還是露天的呢!

 

2018.8.15(Wed)

 

早上六點多起來,見外頭仍下著滴滴答答的雨,心都涼了,但也只能放棄預計帶嗨啾走4小時看木津呂馬蹄形曲流的行程。

 

吃完早餐後雨稍歇,趁大夥收拾著,索性外出獨行,這才知道熊野古道中辺路大日越綫就在旅館後的山裡。右行可抵湯の峰溫泉與湯峰王子,我在雅銘和嗨啾的注視下取左往熊野本宮大社方向小體驗一段熊野古道。

 

撐著傘在雨後的步道陡上,一會兒看到一顆紅色的地籍多角點,沒多久有家西方人追上來,一對子女也不過小學年紀,不知是否真要走到熊野本宮大社,而我再續行一段也該回頭了。

 

車行往伊勢神宮路上,一度走岔了路又因預計抵達時間大增而折回,到了木津呂附近,雨勢漸歇終至雨停,心裡真覺老天就是要我去朝聖,於是不顧雅銘的反對,方向盤一轉便駛入僅容一車的小路直抵可停車的嶋津の河原。

 

河灘地鋪滿圓礫石,一旁有指標建議非四驅車勿入,也好,在答應只走一小時的情況下,三個女生留車上,就柏漢和我兩人去走。

 



一開始走在筆直密林裡的平緩綠苔上,之後就像郊山步道,但是沒有人工設施,很棒!不久開始陡上,終於有登山的感覺,但雨也開始下了。為把握時間,也不管什麼呼吸與步伐節奏了,一路趕就對了,也難怪柏漢說難得看我爬山會喘。

 

從地圖上看來,才半個多小時就走了超過三分之二,再撐一下有機會在一小時內抵達景觀點,只是雲霧四起,且不時聽到下面有警報聲與聽不懂的廣播,對於小時常在溪邊走跳的我不得不聯想水壩洩洪或河川暴漲的可能,同時也擔心和車子一起在河邊的三女。一想到這兒便再無心思上行,趕緊下撤。

 

依約在一小時內來回,不過雅銘早將車開離河灘,因而少走幾步路。換掉不知是淋濕還是汗濕的衣物,再度啟程往伊勢神宮去。不過途中又停了兩次, 一次是看到觀光農園直賣所而小逛一下買了藍莓,一次是也該覓食而吃了樂山娘拉麵,至於又路過的日本最古老神社-花の窟神社以及獅子巖,就真的只能路過了。

 



四點多抵達伊勢神宮,或許是下著雨吧,人並不多。穿過原木鳥居便是橫跨五十鈴川的宇治橋,彼端有指示「右側通行」,印象中沒在其他地方看過這樣的要求,而過鳥居前總有人停步鞠躬後才走,一些鳥居圓柱上也釘上樹枝,淨手池之大也前所未見,正殿前許多大樹的樹身周圍綁上竹子......感覺這伊勢神宮就是與眾不同。

 





寬闊的礫石步行區兩側綠意盎然,不遠處看到河流便忍不住趨前,掬把五十鈴川的水,再次洗淨雙手。跟著遊客一路經過神樂殿、正宮、御稻御倉、外幣殿、荒祭宮,多半都只能看外觀,正殿則不能拍照。

 

一小時內走馬看花完成內宮,恰好免停車費,不過也五點多了,該到鳥羽和其他人會合吃晚餐,沒時間再逛外宮。

 

17:45抵達「海女小屋鳥羽はまなみ」,大夥也陸續到來,阿亮說在外宮吃了不少,就不一起吃了。店門外排了半小時才得以入座,裡面其實沒坐滿,只是客人走了收拾得慢,可能太好賺而無須追求翻桌率吧。

 



雅銘點了份伊勢龍蝦套餐和嗨啾吃,秤重要4000日圓,看她這麼大手筆,我就簡單點了碗200日圓白飯和500日圓的烤透抽。當下其實想跟她說點錯了,龍蝦要鹽烤才好吃,用炸的就可惜了,不過她大概也不想聽吧,畢竟我硬要去木津呂,她還在氣頭上。

 

車上導航機又定位不到今晚住宿的地方,於是比對MAPS.ME的地圖手動定位。只是雨越下越大,路越開越小條,不免有些心虛,幸好MAPS.ME導航的路一樣,先到的人回報路況也如此,終於還是抵達今晚下榻的「ぽかぽか村」。

 

由於人多房間多又現場付款,房務人員搞了好久才弄懂哪間是誰的。進房後又趕緊到樓下洗澡,因為大浴場是男女輪流使用一小時,得把握九點到十點這場,女生就得等十點那最後一場了。

 

為了明早和大雄及兆翔去看5:12的夫婦岩日出,今晚和大雄一家睡,雅銘與嗨啾則和Yuting一家睡,但這天氣......

 

2018.8.16(Thu)

 

四點多起床,雖然沒下雨,但黑暗中的遠方天空似有雲層,和大雄看了又看,心知日出無望,終究縮回被窩。

 

八點多到樓下享用簡便早餐,看柏漢夫妻倆早早吃完便要他們將行李堆上車後先行前往夫婦岩晃晃,結果人是去了,行李還在房間裡,於是等我們要出發時還得趕回來,然後又把車子開去夫婦岩,而且他在匆忙之間也忘了交還朝食券,哈!

 



夫婦岩在二見興玉神社旁海濱,嚴格說來不過就是海中的兩座礁岩,賦予故事再連上一條繩子,搭配攝影人拍出男岩和女岩間的海上日出,就成了景點,據說天氣好時還能看到富士山。附近也有一大片沙灘的二見浦海水浴場和二見浦公園,天氣好時應該挺熱鬧的,不過光這平日早上九點多就很難停車了。

 



神社境內有許多青蛙雕飾,還有個名字叫滿願蛙,據說將水淋上青蛙會願望成真。展示重達230公斤的沖繩產貝殼處,後方潮濕岩壁上有對螃蟹頗應景地抱在一起,相較於牠們,我們夫妻倆含蓄多了。

 

附近還有座安土桃山城,所在地是個遊樂園,先前從旅館遙望只覺色彩繽紛,實在沒有一般天守的素雅,不知當年開創新時代的織田信長蓋出安土城是否也招來這樣的評斷?

 

車行至松阪,怎樣都要吃一下日本三大和牛之一的松阪牛,且到處都看到即將要去的「松阪牛燒肉一升びん」黃色廣告招牌。

 





才十一點多的本店就要候位入場,且必須等人到齊,索性拆成兩三組,以免遲遲進不了。就座後看菜單上有套餐,價位分別是330044005500日圓,且不能只點一份,由於想吃牛舌,便慫恿柏漢點4400的套餐,因而只能吃到A-4等級的和牛。不過我對充滿油花的肉本就較不愛,誠如我愛吃鮪魚卻也不愛鮪魚肚,因此倒不怎麼遺憾。

 

吃完燒肉到斜對面的「オークワ 松阪長月店」超市逛,買了兩公升紙瓶裝的和歌山縣產南高梅酒和兩粒水蜜桃,價錢差不多都是750日圓左右,那梅酒真便宜!

 

離開松阪不久看到路邊一家叫福水園的生產直售中心,愛吃水果的柏漢下車又買了些梨子,接著便一路開到今晚下榻的伊賀上野酒店。

 















時間尚早,停好車便往上野城散步而去,街道上到處都有忍者圖像,甚至車站以及火車車廂也是,站務人員還讓我們進月台拍照,就連WiFiSID也是FREE_Wi-Fi_IGA-NINJA,不知此行放過的甲賀是否也這麼有趣?

 



一行人不時模仿忍者地走著,穿過鐵路再過馬路便來到白鳳門前,沿著斜坡上行,看到廁所布簾也是逗趣的忍者,忍不住就想去光顧一下。

 









出了廁所拐個彎就來到天守閣下,大夥試著學忍者跳躍或射出手裡劍,卻完全比不上著裝完畢的小鬼們,尤其是一身帥氣黑衣的嗨啾,眼神透出殺氣,而小丸也不遑多讓,只是粉紅裝扮讓氣勢減了幾分,至於冰冰就一整個很有喜感,大概是還小,演不出狠勁吧。

 

公園裡到處擺上忍者布偶,連樹上都有,晚上來應該會提心吊膽吧。另外還有忍者博物館和「芭蕉翁記念館」,俳聖松尾芭蕉出身伊賀,據說還是位忍者呢!

 

四點半回到飯店,又花了好久的時間check in,多人多房間以及多訂單帶來的複雜度果然讓一板一眼的日本人傻了眼,原本在一旁拍照的我看不下去,湊近櫃台讓他們一次處理一張訂單,總算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安頓好房間和行李後,開車去附近的壽司郎吃迴轉壽司,此行已吃過壽司郎的阿亮一家則就近吃以前臺灣也有的養老乃瀧。

 

明日將兵分兩路,這是大夥同行的最後一晚了,於是回飯店休息一會兒便帶了吃的喝的到大雄他們房間開同樂會,聊聊這幾天的趣事,也討論接下來幾天的行程。本已健談的的兆翔喝了點酒,趁父母不在時聊得更起勁,聊到我們都不想放他走了呢!

 
其他照片:http://photo.pchome.com.tw/mascotbee/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