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18-03-28 22:32:30小蜜蜂

20170803_奧斯克13日遊_奧地利

 

本篇行程摘要如下:

 

8/13  馬里博爾(Maribor),奧地利維也納

8/14  維也納,維也納機場

8/15  香港機場,桃園機場

 

2017.8.13(Sun)

 

八點多下樓吃buffet,麵包、火腿、起司......等歐式早餐應有盡有,吃飽後悠哉到十點半才退房,然後開車十分鐘到馬里博爾市區逛。

 

名列斯洛維尼亞第二大城的馬里博爾在雅銘的安排下只有在蛋白區住一晚,若說是為了到維也納還車並觀光而放過便罷,但維也納的行程資料也付之闕如。實在不甘心的我昨晚便上網搜尋並研究地圖好擬定獨自還車後的攻略-Baumgasse車站附近的租車公司到美景宮(Schloss Belvedere),接著是內城區的斯蒂芬主座教堂(Domkirche St. Stephan),最後回到位於Burggasse-Stadthalle車站的住宿點Central Apartment – Cityapartments(Neubaugürtel 44, 1070 Wien, Austria),全程步行8公里以上。正得意於自己短時間內的完美安排之際,發現桌上有份旅遊廣告上的風景很漂亮,細看正位於馬里博爾,怎能放過!

 

原設定導航到馬里博爾大學,但北行至舊橋(Old Bridge)前看到彼端盡是紅瓦白牆的屋子,心知就是這兒了。沿Trg revolucije左迴轉後再右轉,幸運地在Ruška cesta 3, 2000 Maribor, Slovenia前找到停車位,且週日不收費。

 

從舊橋上看德拉瓦河(Drava)風光以及彼岸的舊城區果然漂亮,而成排透明圓罩路燈上綴以一球球的繽紛花卉,漫步其間悠遊自在,真來對了。

 

過橋後有個花圃圓環,左側空曠處是Main Square,跟歐洲許多廣場一樣立了黑死病紀念柱。正讚嘆眼前景緻於順光下對比鮮明,正符合旅遊廣告上寫的”City of colourful Experiences”標語,卻見一輛耀眼法拉利紅跑車駛來,頓覺眼前所有顏色都跳起舞來。

 

過馬路後沿著滿是露天餐篷的Poštna ulica小巷朝一綠頂鐘塔北行,鐘塔所在之處是馬里博爾大教堂(Maribor Cathedral),教堂西側有塊綠地,綠地之後則是馬里博爾大學。

 

大夥在教堂附近閒晃,我又啟動獨行模式好把握時間四處探索。北行至Slovenska ulica路口一停車場前,見後方小丘上有潔白的現代建築,左側卻立了座古樸的方形紅瓦石砌塔樓,回來一查才知建於西元1460年,難怪停車場旁石牆很有歷史感。

 

東行至Gosposka ulica路口,許多老外悠哉坐在露天餐篷下的藤椅上,行色匆匆的我顯得有些格格不入而怯於穿越一探前方塔樓,不過時間考量下也該南返了。

 

Gosposka ulica是條商店街,兩旁建築不高且帶點古味,有些牆面還繪上典雅的畫。或許是週日休息吧,只有少數賣吃的有開店,往來的人也不多,走來挺舒服的。街旁出現一高一低的金屬柱,上頭寫了PITNA VODA的藍色字,儘管不知其意,但從柱頂按壓裝置看來該是飲水機,在歐洲還是第一次看到呢!

 

回到Main Square特地繞圓環另一邊過馬路,過舊橋時亦同。途中有輛貼滿許多徽章的紅色偉士牌機車勾起高中時書包掛滿徽章的的青澀回憶,小將、騎士、大將、古堡……

 


過橋後找了條路下抵德拉瓦河畔,果然見著雜誌上一模模一樣樣的美景,趕緊招呼夥伴們前來共賞,直消磨了半小時的美好時光才離去,也結束了斯洛維尼亞的行程。

 

車行十來分鐘過邊境城市Spielfeld後,馬不停蹄地開兩小時直抵維也納,見油價1公升1.099歐元還可以便先加滿油,花了51.78歐元。

 

送大家到今晚入住的Central Apartment – Cityapartments並下行李,然後獨自開往6.1公里遠的租車公司Buchbinder(Schlachthausgasse 38, 1030 Wien, 奧地利)還車。

 

在辦公室裡枯坐十幾分鐘後,門外檢查車況的職員回來說沒問題可以走了,我的步行獨探維也納之旅就此展開。只是走了老遠才想起自備的導航用手機車架竟忘了取下帶回,怎麼前年捷奧行被航空公司搞個行李大延誤的烏龍後, 接連兩年出國都遺失東西啊?

 

前往美景宮的路上看到一家餐館招牌是”Dialog”,而先前到博希尼湖的路上看到路標寫了”Log”,感覺上像在提示我別忘了工作。前些天貝貝捎來訊息說他腦波不夠強而放下優退一事,說好同進退的我自然也甭想了,儘管稍有遺憾,但路已選定就當此行充飽了電,回工作崗位再好好奮戰。

 

走了半個多小時抵達我本以為是美景宮的植物園(Botanischer Garten der Universität Wien),畢竟外頭停了幾輛遊覽車,裡面也有許多遊客逛著,且一區區的花卉植物規劃得很像花園呀!

 




穿過一弧形建築抵達銅綠圓頂宮殿下,看到雕像、樹籬、水池、噴泉、礫石與圖騰方整而廣闊地向地勢較低的北方延伸而去,始知這才是宮廷花園啊!而一旁雄偉的宮殿正是美景宮的上宮。

 



逆時針方向繞到美景宮南面,偌大的水池與繽紛典雅的花圃吸引絡繹不絕的遊客前來欣賞。儘管不是皇族宮殿,這美景宮仍是富麗堂皇,許多雕飾與雕像讓人看得目不暇給。

 

一棟現代感的紅瓦膨膨白屋突兀地座落其間,裡頭播放著影音,原來這名為”Fat House”的是在提醒人們注意飲食與肥胖問題。

 



沿著美景宮花園邊賞景邊往下宮走,路上不乏噴泉與花卉,有一區種了許多蜀葵,夾雜著其他高矮不一的花草,雖看得出由矮排到高,但疏於整理以至於看來頗為零亂,稍嫌美中不足。

 

或許是因為皇帝所在的霍夫堡皇宮在北方而收斂許多,下宮整體而言比上宮矮又樸素,且屋頂像一般民房般的紅瓦,稍不留意可能就錯過了。

 

離開美景宮取左而行不遠,左側公園深處有水霧吸引我趨前一探,原來是Hochstrahlbrunnen噴泉,而一旁立著的是維也納人如鯁在喉卻包容至今的紅軍英雄紀念碑(Heldendenkmal der Roten Armee),那閃耀著金光的盾牌與旗幟讓我想起先前開車曾路過。陽光與水氣的組合讓我靈機一動地移步到噴泉和太陽之間,彩虹便隨著水霧的濃淡而忽隱忽現。

 

這公園是施瓦岑貝格廣場(Schwarzenbergplatz)的一部分,週遭有許多看來有頭有臉的建築,不小心便拍到法國大使館(Ambassade de France à Vienne)、工業之家(Haus der Industrie)、大公宮殿路德維希維克托(Palais Erzherzog Ludwig Viktor)以及前有維也納最小葡萄園的維也納世界宮殿(Palais Wiener von Welten)。廣場上還有一尊紀念Karl Philipp Fürst zu Schwarzenberg的騎馬雕像,就是它吸引我朝那方向去。

 


從地圖裡看到北方有塊大綠地便往那兒走,途中經過貝多芬紀念碑,終於想起維也納有音樂之都美名。而對面高樓掛了個逗趣的時鐘,一個戴帽西裝男子雙手攀著分針,明知是假卻也不覺緊張起來,大概也是因為得知雅銘她們已到附近的斯蒂芬主座教堂而急於前往會合吧。

 



那塊大綠地是城市公園(Stadtpark),有條與我家附近防汛道很像的人工河道北流而去,疏不知那可是維也納河呢!一尊手拉小提琴的金色雕像吸引許多人駐足拍照留念,原來是出身維也納的圓舞曲(Walzer)之王-小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Strauß),據說公園內還有很多雕像,不過行色匆匆下也只再看到畫家Hans Makart。附近還有個UNSERE GÄRTEN的花鐘,有別於先前裝飾用的逗趣時鐘,這可是真能動的。花鐘前的大草皮免不了有許多人或坐或躺地悠哉著,看書、聊天、卿卿我我......

 

離開公園往內城區移動,近十分鐘看到高聳尖塔以及琉璃瓦拼花而成雙頭鷹的屋頂,那看來不是很細緻的圖樣像極了小時的電玩遊戲,「勇者鬥惡龍」的畫面都浮現在腦海中了。

 

往順光那一面走去好欣賞這世界第二高的哥德式教堂尖塔,順便尋找同伴的身影,但人海茫茫的,談何容易!

 

透過對講機聯繫後得知早移往他處,直要我往綠圓頂處走,殊不知維也納的綠圓頂建築可不少呢!幸好環顧四方僅後面的聖伯多祿教堂(Katholische Kirche St. Peter)符合條件。

 



走到教堂前又得到第二個提示:往精品街走。啊咧!最好是我知道精品街在哪!解謎嗎?還真當我在玩勇者鬥惡龍啊!本著運動家精神平心靜氣抄起手機看地圖,西南邊似乎有條大街,街上還有家「維也納尊貴豪華格萊本精品公寓」,有了「精品」二字掛保證,肯定沒錯!果然在格拉本大街(Graben)的約瑟夫噴泉(Josefsbrunnen)盼到嗨啾往身上撲來。

 





格拉本大街還真是精品街,或說是繁華的商店街,隨便看去認得的有TOD’SCartierVERSACECAMPER,不過還是金碧輝煌的黑死病紀念柱(Pestsäule)與利奧波德噴泉(Leopoldsbrunnen)較能吸引我駐足。

 

大夥會合時已過六點半,也該覓食了,但為了把握在維也納不多的時間,還是獨自流浪去。途經一家「Austria Corner」紀念品店,店外掛上維也納常見的莫札特肖像,還標上「Amadeus」,當時只覺以前透過101票務中心訂機票常見這字,回來查了才知原來也是莫札特名字的一部分。




 


一幅裸著上身的兒童照吸引了我,那是Albertina博物館,順著彩繪階梯而上有尊帥氣的騎馬雕像。往下看是三角形的Albertinaplatz廣場,廣場邊停了幾輛馬車招攬生意,另外也有人駕駛Hot Rod City Tour的卡丁車遊街。

 

一會兒喇叭聲不尋常地此起彼落,這在歐洲還真是第一次碰上,而周遭路上不知何時塞滿了車。看來是對面一輛亞裔中年男子駕駛的廂型車堵在路口要走不走的,造成幾輛禮讓他的車後方回堵,直到幾分鐘後一位亞裔中年女子從莫札特咖啡館(Café Mozart)出來後才解除,這對男女還真是處變不驚啊!

 



有家Bitzinger餐車上面擺了隻綠色兔子,附近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Wiener Staatsoper)前也有一隻紅色的,不知有何意義?

 





從地圖上看到西邊有塊綠地便往那兒走,依序看到歌德(Goethe)、弗朗茨約瑟夫(Franz Joseph I.)與莫札特的雕像,這兒是城堡公園(Burggarten)

 

公園西側是霍夫堡皇宮(Hofburg)群之一的新皇宮(Neue Burg),逆光下看來一點也不新,於是沿著環城大道Burgring段往另一面去,穿過拱門後直抵英雄廣場(Heldenplatz)

 





夕陽將弧形的新皇宮照得金光閃閃,尤其是屋頂的金色雙頭鷹,而兩尊青銅騎馬雕像相對,加上遠方屋頂似有天使駕馭著馬車,不禁聯想到「聖鬥士星矢」這部伴我度過青澀中學時期的漫畫。之後到天使馬車建築前,發現立了尊高大的雅典娜女神像,神像後還有希臘神殿式的廊柱,莫非車田正美就是在這兒獲得靈感的?

 

音樂聲吸引我往英雄廣場之後的人民公園(Volksgarten)走去,一座希臘神殿式建築前有人彈奏著吉他,接著又被高亢的歌劇聲與小提琴音帶往環城大道Universitätsring段對面的公園(Rathaus Park),具體感受音樂之都。

 

公園旁一棟很多塔樓的漂亮建築正是維也納市政廳(Rathaus),廳前架設了一個大螢幕播放著影音,四周也立了些”FILM FESTIVAL 2017”的廣告,不少人坐在椅子上觀賞。

 

市政廳右邊延伸而去有兩座漂亮的哥德式尖塔,那是感恩教堂(Votivkirche),由於時間已晚而無暇一探。

 



轉往雅典娜座下,趁著八點夕陽西下後的餘暉欣賞漂亮建築與數量頗多的雕像,實在很難想像這兒是奧地利國會大廈(Parlament),看起來真有神聖感,相較之下咱們販夫走卒如入無人之境的立法院挺親民的嘛。

 







別了雅典娜,天也漸暗,該乖乖往位於Burggasse-Stadthalle車站附近的住宿點移動了。途經共和國紀念碑(Republic Monument)、自然史博物館(Naturhistorisches Museum Wien)和大眾劇場(Volkstheater)後,沿著Burggasse路疾行,卻讓華燈初上的一塊黃色招牌給停下腳步,招牌上寫了大大的「来来」二字還沒什麼,厲害的是字框在臺灣圖形裡,這是家臺灣餐廳吧!不過吸引我止步的還有其他的啦,像是斜對面光影誘人的Peep Show......

 

走到Burggasse-Stadthalle車站對面的一戶門前輸入密碼開門後,越過樓梯到中庭找到電梯上五樓,開了右側逃生門出去,倒數第二間就是我們的房間。從開門到進房只要兩分鐘,但先前雅銘她們可是費了好一番功夫才達陣,因為沒有接待人員,全憑宿主前一兩天發的email引導如何走到房間以及開大門和房間的密碼,搞得像在解謎一樣。

 

吃了大夥帶回的晚餐便收拾行李,明兒個該踏上歸途了。

 

2017.8.14(Mon)

 

昨晚email給宿主問是否可延退到12點並寄放行李到一點半獲首肯,於是九點匆匆吃過早餐便獨自出門,只為了不讓有美泉宮之稱的熊布朗宮(Schloß Schönbrunn)成為遺珠。

 



經過繁忙且有如金字塔般突起的Burggasse-Stadthalle車站後,見遠方有一磚紅色尖塔教堂便沿著Märzstraße路西行約15分鐘才走到。教堂名稱是Pfarrkirche Maria - Königin der Märtyrer,主建築已經很高了,一旁的尖塔更是高出一倍,之後從美泉宮高處的凱旋門(Gloriette)看來果真鶴立雞群。教堂後方有維也納的Citybike,不過這兩天都沒看到有人騎,似乎沒咱們Youbike那麼熱門。

 

參考地圖抓方向走了20分鐘,沿Schloßallee路經過維也納河便看到滿滿的人潮湧入一黃色宮殿,門口還有一對金鷹立在兩根白柱上。這兒便是美泉宮,而那黃色則有美泉黃(Schönbrunn Yellow)之稱。

 

跟著人潮入門,藍天下的黃色宮殿前有一石板路隔開左右兩大片的白礫石廣場,廣場上點綴了橢圓形綠草皮,草皮中又有灰白色圓形噴泉,對稱圖形與繽紛顏色對比鮮明,相當吸睛!

 

正讚嘆於歐洲宮廷愛玩這種幾何配色遊戲,一對辣妹跑來請我幫她們拍照,拍完後卻因害羞而忘了反請她們幫拍,不過也因這小懊悔而開了竅,之後就勇於開口了。

 


看時間才10:20,似有餘裕多逛些而想往後花園去卻不得其門而入,只好走上二樓俯瞰廣場,順便請一日本妹幫我拍張紀念照。此行碰到的亞洲人以韓國居多,印度人也有些,而以前最常見的日本人卻少了,似也反映各國經濟景氣消長。

 





下階梯後實在不甘心就此離去,於是往西邊走,終於覓著通往後花園的路。穿過一塊又一塊的花圃與綠拱廊,走上一條白礫石大道,大道兩旁是兩三人高的樹牆,感覺很大氣!

 

宮殿後又有階梯通二樓看台,上去後聽到一對男女說著倍感親切的中文,央請他們幫拍之餘也小聊一會兒,得知參加東南旅行社的團,也來自台北。

 

看台上舉目望去,近處有幾塊分列左右的繽紛花圃,花圃之後有座雕像噴泉,噴泉之後是一片綠草坡,坡頂又是一座左右對稱且有拱廊的宮殿,心想目標就是那兒了!

 



辭別兩位鄉親後走了幾步回頭見順光下的宮殿閃耀著美泉黃,又興起到此一遊照的念頭,恰好一旁有講中文且帶著親切台中腔的女生便趨前請她幫忙,不想卻遭到漠然揮手的舉動,這還是此行請人拍照近十次唯一遭拒的一次!該女的同伴歉然問為何不幫一下,她冷回:「不認識的」並自顧自地走遠。錯愕之餘不禁在心裡咒罵這死胖妞!索性轉請一對中國老夫妻幫忙,對方溫文儒雅又客氣,相形之下「臺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與「台北人比較冷漠」聽來倒有些諷刺了。

 





由上而下共有三層水濂的噴泉(Neptune Fountain)之上有尊手握三叉戟的雕像,顯然是海神波賽頓。倉促之下大概看了看便續往上走,回來後才從照片中發現有人走進第一層水濂前,可惜我錯失吸幾口美泉負離子的機會。

 



離開噴泉後疾行在青翠草坡間的之字路,僅花了4分鐘便趕過許多人而到坡頂大水池前。本想拍凱旋門(Gloriette)倒影,無奈微風調皮吹皺一池水便罷,轉請一位洋阿姨幫忙拍紀念照,不巧那死胖妞亂入鏡頭中,迫使善解人意的阿姨移一移腳步才避開。再三感謝洋阿姨和她耐心等候的男伴後,離去之際聽到「欸!是剛剛那個人耶!」、「別理他,我們拍我們的。」......瞧這廝忒無理!

 

亮著美泉黃的凱旋門在湛藍的天空與潔白的石雕襯托下更顯尊貴,往來的遊人也成比例尺而突顯其高大與不凡,我就在這讚嘆中完成最後一個景點。

 

飛快走了整整一小時回到Central Apartment,小小遲到3分鐘,門開著卻見一亞裔清潔人員在收拾,而大夥行李仍在,那其他人呢?或許是這幾天曬得黑,劈頭被問「Speak in Thai?」,「No, I’m from Taiwan」,「Sorry!......」。我也表明遲到的歉意並小聊一下,得知其他人還沒回來,而她必須盡快清掃才能下班,之後的客人也才能入住,於是先開門。

 

忙進忙出地將大夥行李和購物袋以及冰箱裡的飲品搬到門外好將房間清空給她,然後拿著給我的鑰匙將所有東西送進電梯,到了四樓一時不見寄放行李的房間,問了其他的清潔人員終於找到。本因鑰匙上有房號而以為是間今日沒租出去的房間,開了門才知是間小儲藏室,不過塞行李也夠了。

 

滿頭大汗上樓跟那位曼谷姑娘再說聲謝,順便徵得同意進廁所解放憋了許久的尿並洗把臉涼快一下,然後下樓等人去。

 

大夥也算得準,等我都忙完才拎著從舊城區帶回的精品出現。算算還有一小時,有人提議到超市做最後衝刺,於是帶大家到昨晚發現的SPAR超市,而那些精品提袋就成了高級菜籃。

 

拖了行李到Burggasse-Stadthalle車站買了張到機場3.9歐元的票,然後搭電梯往月台去,一會兒發現要搭的車(U6)在對面,趕緊跑上跑下趕去,倉皇之間卻發生小明沒搭上車的意外,不過有先講好到HandelskaiS7,他再搭下一班就好。

 

先前研究往機場的交通時,大夥看好搭U6WestbahnhofU3,再到LandstraßeS7到機場。考量拖著行李搭車跑,於是我建議搭U6HandelskaiS7,可少轉一次車,或許是這樣的改變讓有搭地鐵經驗的旅伴亂了譜吧。

 

到了Handelskai趁著等人的空檔先去探一探往機場的月台在哪,幾經上下又參考電子儀錶板並問人,確定在對面的1號月台,於是回去下車處將大家帶來。只是等到時間過了仍不見往機場的S7,且反而變到對面去了,這才發現同一線的列車並不會固定在同一月台。

 

14:39終於搭上S735分鐘抵達機場。熟門熟路上樓到我們來時的機場大廳,大夥食髓知味又往SPAR去,留我看顧行李,這一顧又近半小時才見雅銘和嗨啾拎回麵包、莫札特巧克力以及鵝肝醬。

 



四點上二樓到奧航櫃檯報到,然後拖著行李到一旁海關人員處蓋章,再封好信封將退稅單依顏色投入退稅公司郵筒。彩敏和小明由於退稅品在手提行李而需另找海關蓋章,但一行人沒頭緒往哪兒找,問了機場人員也不清楚,亂逛十來分鐘總算找著有個蓋章圖樣的Tax Refund路標,處理退稅章的BMF櫃檯就在一旁。

 

跟著一些人排了幾分鐘後意外看到一張告示寫著只處理離境往北歐的退稅,加上附近登機門的航班也都飛往北歐,靈機一動推敲出非得到我們登機門附近找BMF櫃台不可,於是一行人趕往G區登機門去。

 



找到時已五點多,等了一會兒都沒進展,眼見離登機時間只剩十來分鐘,擔心帶著嗨啾在機場奔跑較危險,便留下彩敏和小明而先去G01登機門。如坐針氈地等到登機時間都還不見人影,猶豫再三還是先登機,坐定後焦急地看著一張張路過的臉孔,總算在十分鐘後看到小明走來,這才鬆了口氣。

 



近六點起飛後看到點點繁星般的帆船散布在廣大的湖面上,拼布似的農田 “種”了幾百支的風力發電,偶有零星城鎮點綴其中。正羨慕人家土地之大,棉花般的雲朵全飄來而不給看,卻又賞了個觀音圈,精彩有餘,也難怪我喜歡靠窗。

 

七點半時紅霞滿天,不出半小時卻暗了下來,只見一大塊雲壓在棉花雲上,邊邊不時因閃電而亮起來,像極活動尾聲的煙火秀,宣告旅程即將結束。

 



2017.8.15(Tue)

 

睡睡醒醒地過了六七個小時,吃了頓凌晨三點的早餐,感覺像是登山時的作息。吃完後看了「修復生命」和「迷失Z城」兩部電影,將抵香港時開窗可見許多島嶼散布在海上,不久又看到陸地上青翠的綠與蜿蜒其上的山稜小徑,以及隱身在山巒間的水壩。

 

隨著高度漸低,低到有降落在海上的錯覺,最後終於在十點四十幾分降落在香港機場。

 

一位年輕人跟著我們下機並一起到轉機登機門,原來是和彩敏及小明有“限時退稅戰”的革命情感,不過其實在Handelskai就碰過面還相視一笑,當時他和兩位長輩也在月台上。名叫章毅的他和一群人訪歐幾天後,利用各種陸海空交通工具獨行遊歷多國,除了在青年旅館和背包客交流旅遊資訊,也參加過在地人才知道的傳統中古世紀慶典,更與扒手打過交道,最終完成50天的旅程。而他年紀輕輕的,還只是個利用暑假出遊的大學生,實在令人佩服!

 

一點左右登機,但飛機不知何故遲遲不動。兩點多終於起飛,一個小時後就看到臺灣的海岸線,卻飛過桃園機場和台北港到北海岸才折回,直到三點四十幾分落地。

 

行李轉盤處看到參加世大運的蒙古選手以及身著綠色服裝接機的工作人員,而我們領了行李終於可以回家囉!但回家之路卻不太順遂.,只因我們碰上815全台大停電,交通號誌大亂而到處塞車......

 

其他照片:http://photo.pchome.com.tw/mascotbee/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