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dai電跑車690匹馬力 贊助
2019-03-18 21:57:36小蜜蜂

20180811_紀伊半島十二日遊_三人篇

 

本篇行程摘要如下:

 

8/17  名古屋港水族館,愛知縣名古屋市中區東櫻

8/18  犬山城,豐公園,琵琶湖,長濱城,滋賀縣彥根市站東町

8/19  彥根城,玄宮園,佐和山城跡,滋賀縣彥根市站東町

8/20  縣神社,平等院,宇治神社,宇治上神社,惠心院,宇治公園,京都府宇治市

8/21  Rinku Premium Outlets,大阪府泉佐野市

8/22  關西空港,桃園機場

 

2018.8.17(Fri)

 

一早起床下樓送行,再次建議旅伴們往大阪途中可到奈良看鹿,待人去樓空回房後才想起往名古屋去的我們,路程可沒人短,是在悠哉個什麼勁兒?趕緊收拾準備,一小時後啟程。

 

雅銘佛心來地自告奮開車好讓我休息,副駕一坐還真覺眼皮有些鬆,以至於沒幫忙盯好導航而繞進一條古色古香的小路,還經過一間很有歷史感的上野天神宮,繪有彩圖的路燈上寫了「芭蕉街」,燈柱也有「伊賀街道」的字樣,我們就這麼誤打誤撞地路過一條歷史街道。

 

駛入正途後,途經龜山市和鈴鹿市到工廠林立的四日市市,這裡的油價較便宜,不過車多壅塞,加上之後在名古屋以及大阪周遭也塞車,益加念起紀伊半島的順暢,不過雅銘在前往白濱時也有塞到就是了。

 

十二點來到名為「狐地」處,開始尋覓吃的,不久看到有家「お食事処 一休」,拜一休和尚之賜讓我們停了車。進門看到有塊白板擱在破椅上,上頭還用好幾種顏色的簽字筆寫,除了有看沒有懂的「日替定食」,約略看出有飯、味噌湯、燒魚、小鉢、火腿和沙拉,另外還有一些看不懂的,這麼豐盛才650日圓,怎能錯過!

 

吃完飯後一路塞到名古屋港水族館,還好不遠,不過為了找停車位又繞了一圈,最後在一家醫院旁的Times Car停車場等,等到有車出來才得以進去。雖然停得稍遠,但起碼不用排超長的車龍,且停入後24小時最多700日圓,還算便宜。只是嗨啾在入口的斜坡處摔了跤,原本就有傷疤的左膝又破皮流血,心疼地抱了她往水族館去,不久又笑逐顏開,畢竟今天是難得專屬於她的行程。

 

抱著嗨啾走不快而讓雅銘一溜煙地消失了,儘管有些心急卻還是幫嗨啾拍照留念,她還指定要跟企鵝郵筒拍照呢。一會兒終於看到雅銘在階梯之上的入口,原來她先跑去買票了,啊也不先說一下,害人窮緊張。小孩的門票500日幣,大人則是2000,也不知算貴還是便宜,不過大人小孩價差真大。

 

一入場就被黑白分明的虎鯨吸引,看那渾圓的身子在水中悠遊,不時像在跳水上芭蕾似地垂直上下,甚至躺著繞圈,實在很難想像牠會成群獵殺企鵝海豹而有殺人鯨之稱。之後還有其他海豚和白鯨,也都喜歡躺著游,不知汪洋大海中的鯨豚是否也有此習性?

 

接著來到兩棲動物區,在一堆不上相蟾蜍牛蛙之類的襯托下,儘管以前也見過幾次,但那白色娃娃魚的美讓人不禁欣賞再三,兩顆又小又圓的黑眼珠點綴在通體潔白的頭上,腮邊各長出三支頭冠般的粉色羽鬚,真有如兩棲動物界的白雪公主。

 

往下一區的路上聚集大批排隊人潮,全然無視一旁的小通道,不明就裡地排入後才發現是在等待日本の海的沙丁魚龍捲風。等了十來分鐘終於往前挺進,嗨啾一馬當先衝到最前面,只見一大群沙丁魚在各色燈光下游得我眼花撩亂,尤其投餌後更群情激昂,真覺身陷那龍捲風暴中!

 



遠離風暴後似乎到了磯釣會出現的魚,像是花身雞魚和石斑之類的。另外也有觸摸水槽,裡面有許多品種的海星,不過嗨啾不敢摸。之後看到很多魚類,像是鯊魚、魟魚、各種比目魚、獅子魚、色彩鮮艷的魚、螢光色胸鰭如翅膀般的魚、海鰻、龍魚,免不了也有海底總動員出現的Nimo(小丑魚)、Dory(擬刺尾鯛),以及龍蝦、螃蟹、帝王蟹、鱈場蟹、蜘蛛蟹等甲殼動物,還有許多可愛小海龜。

 

三點半走到南極之海的企鵝區,見許多人坐著等四點的餵食秀,雅銘趁機讓嗨啾等而得以坐下休息,不想卻因此錯過海豚表演和白鯨公開訓練。這企鵝餵食秀並不精采,看牠們在水中帶著一串氣泡游還比較有趣。想到這不禁要抱怨那表演日程表實在複雜,每個節目都有兩組日期,日期非區間又沒規則,兩組日期的表演時間也不一樣,搞得我們一再錯過後才領悟。

 

回北館後往樓上表演池區去,卻見大批人潮下來,這才驚覺錯過海豚表演,且下一場是七點天黑時,本擔心嗨啾撐不住,但她堅決說要等,於是又到處逛,恰好碰上海豚公開訓練,見那海豚乖順地搖頭晃腦,實在逗趣。由於怕嗨啾餓著,雅銘就近買了炸雞果腹。

 

再回室內發現電影館將播放小叮噹的小劇場動畫,片名是「宇宙ふしぎ大探檢」。從小租錄影帶看又買漫畫的我當然不放過,而嗨啾也愛看,雅銘更樂得可以坐下來休息。只是看不到幾分鐘我就睡著了,因為那是不太會動的動畫,往往一個鏡頭只有嘴巴動,頂多加上簡單的肢體左右晃動,且人物也畫得有些失真,好粗糙啊!跟宣傳單差很大!

 

為了一直沒看到的水母館,我們在南館北館樓上樓下找了好一會兒,看手上的館內介紹單明明就在觸摸水槽附近,卻遍尋不著......只好鼓吹嗨啾像其他小朋友一樣抓海星放手上並拍照留念,取角度構圖時意外發現水母館入口,終於啊!

 

各式各樣的水母一張一合地游著,有像燈泡的、有像小耳飾的、有拖了長長細絲的、也有米粒般大小的迷你水母,嗨啾看得流連忘返,以至於出來後又意猶未盡地再進去看一次,幸好夠晚而不用排隊。

 

六點半回到露天表演池,等了半小時終於看到海豚表演,疾泳、跳躍、載人、頂球......每一樣都讓嗨啾看得目不轉睛,甚至想站高一點欣賞,卻引來工作人員勸阻。

 

20分鐘的精彩表演很快就結束,嗨啾仍不想離去,但看來應該也累了吧,果然一小時後在東橫INN名古屋榮check in時就縮著躺在板凳上,進了房間更往床上一趴,沒勁了。

 

一會兒把嗨啾挖起,下樓去附近的「風來坊元祖手羽先唐揚」覓食。雅銘和我是衝著炸雞翅去的,因為吃過「世界の山ちゃん」讓我們對名古屋雞翅留下美味印象。這210900日圓的風來坊雞翅讓人吮指回味,果然不輸另一家,不過只有雞翅中段,若論CP值,我家附近市場有家皇家炸雞,百元六支的美味三段雞翅完勝!

 

席間也有一大群臺灣人慕名而來,小聊幾句後又念起剛分別的旅伴,拜WAmazing的免費網卡之賜,隨時可連繫,得知第一次出國自助幾天就面臨自的阿亮和柏漢他們都適應得很好便放心了。只是他們返臺後發生民宿老闆來信說鑰匙沒歸還的事,折騰到我們也回臺還收不了尾,畢竟那間無人民宿的鑰匙歸還處寫得不夠清楚,至少有三個可能的地方,加上時間的推演,倒成了羅生門。

 

回飯店前再去逛7-11,嗨啾竟拿了本柯南漫畫來看,不過日文對於不太識字的她也算不上障礙。買了些零嘴,順便也憑WAmazing app免費兌換7-PREMIUM三重CHEESE夾心餅乾,真是佛心來的,也感謝PoloFB分享Wamazing而讓大夥受益。

 

2018.8.18(Sat)

 

一早八點多下樓,雖然沒有傳統三角飯糰,但簡單的日式早餐也夠填飽肚子。

 

十點左右出發往臨時加碼的犬山城,雖然只有26公里左右,卻因車多而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附近,見142日圓的ENEOS加油站便轉入,非自助也沒加價,相較於之前在速玉大社的自助148日圓是划算多了。

 

犬山城前長條車龍排著隊,不知要等多久,於是附近繞繞想找其他停車處也撲空,雅銘見情況不妙便貼心地讓我先下去逛,她去排隊。

 





快步穿過一排紅色鳥居到三光稻荷神社,一旁掛滿粉紅色心形繪馬,上面就寫個「緣」字,該是求姻緣的吧。再穿越另一排密集紅色鳥居後沿坡而上,先到右側針綱神社晃一下,續行直抵入口仍不見天守閣,考量一旦進去將讓妻女久等而撤回。回到下車處不見雅銘,時間才過11分鐘,於是往城西木曾川畔疾行,天守閣終於現身,對我而言只要看到就能滿足。

 

費了點勁上坡回下車處,見一對情侶走來,便請他們幫我跟刻有「國寶犬山城」的大石頭拍張到此一遊照,拍完後雅銘也出現了,於是趕緊上車,我的犬山城攻略就在短短半小時內完成。

 

離去時又來個回馬槍,特地開到寬闊的木曾川彼岸臨停,眺望那立於川畔小山丘上的犬山城天守閣,遙想當年織田信長拿下犬山城一統織田家勢力,進而東征西伐上洛。如今我也追隨他的腳步,一路經過岐阜和美濃,直往當年天下布武本據城的安土城...附近的彥根城。

 

車行至岐阜,有塊招牌寫著「桶狭間タンメン」的野菜拉麵店讓我想到織田信長於桶狹間奇襲並討取今川義元,一戰成名後進而攻略美濃之餘也讓松平元康(德川家康)的開幕之路啟動......不過重點是拉麵店提醒了我們該吃午餐啦。

 



正猶豫要不要折回桶狭間,瞧那不遠處可不是我們一家都愛吃的一蘭拉 麵!在這中部地方能吃到來自九州福岡的美食,不禁要牽強附會一下幾乎統一九州的黑田官兵衛,以及與他並稱兩兵衛的竹中半兵衛。稍後在不遠處的美濃常可看到「戰國の軍師 竹中半兵衛公のふる里」招牌,同時也經過大垣城、美濃の國府跡所在地、関ヶ原合戰跡,一路都很有歷史感。

 

近四點經過彥根城抵達將連住兩晚的東橫INN彥根站東口,要逛城也晚了,本以為這天就這樣過去,沒想到雅銘問說要不要去豐公園,我心裡嘀咕著「那什麼地方啊?我比較想去安土城和琵琶湖畔啊!」,但想到她沒怎麼怪我硬闖木津呂又讓我加碼犬山城,更答應先開去彥根城西北邊賞景,便隨她去了,不知這也是對我的恩賜呢!

 







豐公園偌大的停車場可免費停3小時,也夠我們欣賞琵琶湖畔夕陽了。一隻小貓吸引嗨啾停下腳步,為了把握夕陽西下前的最後日光便獨自先往湖畔走,除了欣賞這日本第一大湖,也找尋順光的角度拍長濱城,不久她們也跟上。是的,這位於琵琶湖東北邊的豐公園正是長濱城所在地,也是織田信長賞給羽柴秀吉(豐臣秀吉)領地後所蓋的第一座城,初名為今濱城,而今在雅銘的賞賜下讓我再下一城。

 



六點出頭再回湖畔,太陽已接近水面,於是坐下來靜靜欣賞落日秀,一會兒卻又貪婪地想找更美的景觀,見左邊有幾群等待夕陽的人,便起身沿湖畔南行,一路走走拍拍,直到太陽真要沒入彼岸山稜才止步。

 





原本閃耀著金光的湖面染上橘紅,一小段突入湖面的土堤長有兩棵大樹,樹下坐了些人,有人垂釣著。稍南處也有段石堤,一樣也坐了些人,一樣有人垂釣著,但沒有大樹遮蔽,再往遠方看去,依稀看到彥根城的大小天守,不久亮燈後就更清楚了。

 



前方一對母女邊玩沙戲水邊欣賞夕陽,倒讓我念起年齡相仿的嗨啾,不久她也來了,一聽可以玩水,果然湊到那對母女旁把鞋一脫就往水裡去,直玩到天黑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回旅館路上找到一家以近江為名的「近江ちゃんぽん」,進去後在櫃台販賣機點點點後就座,或許是嗨啾點了兒童餐吧,店員拿了一籃玩具讓她挑,只見她這也要那也要的,最後終於挑到一個可愛的粉紅溫泉饅頭。不過在挑的過程中發現那些玩具外袋沾了不少油汙,而稍後上桌的麵浮了層厚油,口味也重了些,實在不推。

 

2018.8.19(Sun)

 

今天是旅伴們回臺灣的日子,而我們則從久違的東橫INN三角飯糰展開彥根城一日攻略,嗨啾還跑去坐窗邊高腳椅邊吃邊賞景,比大人還懂得享受!

 





看著地圖先往彥根車站走,站裡有個很妙的字,看起來是「大一大万大吉」的混合體,這是豐臣家石田三成軍旗上的字,難怪有那字的地方也會寫佐和山城跡。而站前有可愛的彥根喵人偶,以及頭盔上有一對長尖刺的井伊直政雕像。一個車站出現代表西軍豐臣家的石田三成和東軍德川家的井伊直政,感覺挺妙的,不過最終取得天下的是東軍。石田三成的佐和山城於兵敗関ヶ原合戰就被德川家康賞給井伊直政,井伊家遷建彥根城後便廢了而消失在歷史舞台。

 



街道上不時可見井伊家那像個大大口字的井字旗,而可愛的彥根喵更是除了旗幟外,廣宣、玩偶和石像都少不了它,只是這貓僅四鬚,和一般貓的六鬚不同,不知有什麼特別含意?

 

護國神社前插了兩根繪有紅日白光的旗幟,下面寫了「朝市」二字,據說是四個禮拜一次,心想真幸運能碰上。不過區區十來家左右的冷清攤位讓雅銘大失所望,短短一分鐘穿越而過便頭也不回地往城裡去。

 

經過井伊大老(直弼)歌碑後,護城河映著一道醒目白牆,白牆上滿是槍眼,顯然是重要防禦工事,那是二の丸佐和口多聞櫓,如今為開國紀念館,離開彥根城前有進去逛一下。

 

櫓門之後又有護城河,有座微拱的木造表門橋橫跨其上,橋頭方碑指出月明下的彥根古城是琵琶湖八景之一。

 

過橋後有塊礫石廣場,廣場邊有彥根城博物館,左邊則是彥根城表門入口,我們買了票進城去。

 

沿著寬大石階的表門坂陡上,不久迎上一座高牆,牆邊開了座木橋(落とし橋),這高牆之上便是天秤櫓,據說建材拆自長濱城大手門,而石垣則來自佐和山城。

 



沿著陡坡走上鐘の丸跡到落とし橋,橋上可眺望琵琶湖。過了天秤櫓又是一段陡坡來到本丸正門的城樓門,也就是太鼓門櫓,通過後果見天守閣,加上姬路城、松本城和過門不入的犬山城,也算完成日本四大國寶城了。

 

多年前看過Yuting彥根遊的天守閣照片,便覺遠比不上姬路城,除了看起來像顆機器人的頭,高度和規模也小很多,如今親訪後更加確認,不過任何城跟姬路城比,應該都沒得比吧。

 

一旁掛著許多繪有彥根喵燈籠的棚子下不時噴出水霧,吸引遊人前往納涼,我們卻在艷陽下夾道等候彥根喵的出場。十點半一到果見彥根喵人偶直走到天守閣石垣下,並在女主持人安排下做著各種逗趣的表演,同時也跟圍觀的遊客互動,若不是聽不懂日語的問答,嗨啾都要衝上前去了。

 

彥根喵於十一點退場,曬了好一會兒的嗨啾有些難耐,便到樹蔭下坐著休息,我則是一分一秒都不浪費地到處走走,除了看到佐和山與城下的玄宮園,也看到昨天到訪的長濱城。

 





嗨啾休息得差不多後,起身入天守閣,卻得排隊等候放行入場,原本還沒什麼人的。好不容易輪到我們,取了塑膠袋置入脫下的鞋並拎在手上,跟著人龍一層一層往上攻,三兩下攻頂又下來。裡面沒多少展示可看,想欣賞外頭景色又顧慮後面的遊客而難以自在,實在有些可惜,不過總也是讓嗨啾體驗到天守閣裡防禦為重的陡峭窄梯。另外也留意到有些橫樑是彎曲的,不知是否為材料不足下的築城者巧思?畢竟這天守閣據說也是自大津城移築過來。

 

出來後嗨啾如願轉了顆扭蛋,得到一個紅燈籠吊飾,上頭免不了有彥根城和彥根喵,算是有象徵性的紀念品。

 



下城途中逛進天秤櫓,或許是人少些,裡面比天守閣開闊,有個陡梯可上樓,但未開放。走到底有面紅旗鑲上金色的井字,另外也可一覽佐和山。

 

 先出櫓門的雅銘和嗨啾走到鐘の丸跡的賣店休息,跟著坐一會兒並拿出手機看地圖,發現漏了個西の丸三重櫓,於是又翻越天守閣往北走。一片綠意盎然的林子吸引我們駐足休憩,嗨啾興味一來又演起忍者,除了帶有殺氣的眼神,還難得肯爬樹呢!

 



西の丸三重櫓儼然是樸實版的天守閣,據說建材來自小谷城,清爽的白牆黑瓦內連登兩階至頂,瞥見隱身林稍的天守閣,依稀看到有人拿相機往這邊拍,這才想起先前倉促之下根本沒看到這兒。來訪的遊客不多,可眺望遼闊的琵琶湖和城下町家,以及等會兒下城所走的山崎山道。

 

一路賞景的我走得慢,雅銘和嗨啾早到黑門橋彼端坐下玩起猜拳,會合後沿護城河經井伊直弼生誕地之碑往玄宮園去,河畔有兩隻白天鵝,倒是沒見著傳說中的黑天鵝。

 







手上的簡介寫著名勝指定名稱為玄宮樂樂園,內有玄宮園十勝,分別是鳳翔台、臨池閣、魚躍沼、龍臥橋、鶴鳴渚、春風埒、鑑月峰、薩埵林、飛梁溪和涵虛亭跡,以及我們先逛的樂樂園所在之玄關棟、御書院和地震の間。或許是逛過太多名園,諸如兼六園、栗林公園和後樂園,這玄宮樂樂園並不讓人驚艷。

 

離開後看到一牛角造型石碑,碑上寫了「花の生涯」,回來一查才知那是第一部大河劇劇名,演的就是井伊直弼的故事,而那牛角造型該是模仿井伊直政頭盔吧。

 

出城走到夢京橋商店街已近三點,一家鲇魚(あゆ)專賣店門口飄來香味,引我前去買了兩條鹽烤香魚,不顧燙手地剝下魚肉給嗨啾吃,吃了一兩口索性整尾拿去,還啃得頗乾淨,原來飢餓會驅使她成長!只是回豐衣足食的臺灣後又不會了。

 

父女倆坐在路邊啃魚,雅銘一人逛得老遠,一會兒拎了根串燒近江和牛來,此行繼松阪牛再收集到三大和牛之一,就差神戶牛了。

 

吃完熱食再到隔壁政所園來碗冰消消暑便打道回府,畢竟也出來走了六個多小時,嗨啾和雅銘早累了。

 

回東橫Inn的路上看到路邊立了根石碑寫著「維新史蹟 米惣騷動百姓一揆之跡」,這就查不到確切資訊了,但過去的日本好像常因米而發生暴動。

 

飯店裡休息上網,看到有人上山探訪佐和山城跡,再從地圖上發現有機會在那兒登高看夕陽,於是留下妻女並備好頭燈外出,時已五點半。

 

起初沿著鐵道走,看到一輛外觀橘色並繪有可愛小孩的火車,一旁是近江鉄道ミュージアム,由於時間晚了,不得其門而入。倒是鐵軌圍籬旁立了塊石頭,上面寫了「辛苦是經營」,這怪怪的語句和用字讓我停步琢磨一番仍不解,待我寫遊記查資料時發現這近江鐵道資料館已於2018128日閉館,果然經營是辛苦的。

 



山邊有棟看起來像天守閣的建築在斜陽下映出金光,趨近一看,只覺線條死板,很像小模型的放大版,裡頭的彥根歷史公園有棟似是仿金閣寺的建築,不過年久失修的樣子,看來這佐和山遊園的命運與佐和山城一樣走向衰敗,就連一旁的佐和山歷史館與美術館也難逃。

 

順著指標往佐和山城跡登山口去,經過鐵軌下的涵洞不久看到石垣,附近有石碑指出石田三成屋敷跡。本想取右往山上去,見有私人土地告示又頗荒涼便打退堂鼓,再度循指標走。

 



一視野開闊處可見夕陽與彥根城,欣賞一會兒後續行,經過立了一排紅色鳥居的長林稻荷大明神神社、曾為石田三成家老島左近居所的清涼寺,以及佐和山城跡登山口所在的龍潭寺。由於天色將暗,附近似有墓地,想到當年城落時腥風血雨......是該折返了。

 

走過長林稻荷大明神神社後,發現來時沒留意到的佐和山五重天守閣石造模型,所在地為佐和山會館,後頭山腰襯著先前在彥根城看到的佐和山城跡招牌,招牌下也正是方才欣賞夕陽與彥根城的地方。

 

再上去欣賞夕陽餘暉以及點燈後的彥根城,然後在雅銘的催促下回旅館。沿路邊看有什麼好吃的並拍下菜單傳給她看,卻說幫我準備好泡麵,心想她真難得會要省錢。待我回房便將嗨啾交給我,她要到隔壁K's電器店逛逛,原來是這樣啊!本想押著嗨啾一同前往,畢竟還是有點擔心她會迷路,但腳底起了水泡,姑且相信她了。

 

2018.8.20(Mon)

 

早上以三角飯糰填飽肚子後,九點半後開車前往宇治,由於車多壅塞,儘管難得選了收費道路,還是將近中午才到。

 

停入今晚下榻的宇治の宿茶願寿邸停車場後,步行往名列世界文化遺產的宇治上神社方向去,此行的世界遺產收穫頗豐,從高野山、熊野三山到宇治。

 

走到先前開車路過便覺名稱特別的「縣神社」,據說是宇治地區的守護神社,內有名列宇治市名木百選之一的大樹。在這兒到處看看並擦防曬,待了約十來分鐘,只有一兩個在地人進來參拜,不見遊客。

 

沿著密不通風的平等院樹牆走到宇治川,搶眼的橘紅色喜撰橋彼端立了日本最大最古老的浮島十三重石塔,幾艘欣賞鵜飼的船靠在川邊,堤上裝飾許多繪有源氏物語宇治十帖的燈。

 





順著堤邊的あじろぎの道北行,對鳳庵旁的遊客中心有免費的宇治茶可喝,還有刻了平等院和源氏物語的歷史街道戳章可蓋。再往前走到平等院外,見有人離開步道往樹叢裡張望,原來是在看鳳凰堂,便也跟去瞧瞧這十元銅板上的鳳凰堂以及萬元鈔票上的金鳳凰。

 

下了段階梯即是遊客如織的平等院表參道,兩邊多是宇治茶舖、和菓子和餐廳,其中有家標榜創業五百年將軍家御用御茶師的三星園上林三入好像很厲害,不過雅銘鎖定的是中村藤吉或伊藤久右衛門。

 

續行到先前開車經過的宇治橋,橋頭有源氏物語作者紫式部的石像,同時也是平等院和縣神社表參道交會處,看時間已一點半便轉入宇治橋通り商店街覓食,總不好天天訓練嗨啾啃魚吧。

 

走了一小段懶得再找,進了家豚骨野郎京都拉麵店,在販賣機買好食券就座。拉麵很快上桌,碗裡有片海苔,一拍完照就跑進嗨啾嘴裡了。

 

吃飽後逛到一家有很多漂亮棉布商品的店,名為永樂園,據說開店已四百年,當年店主跟織田信長也有關係呢!

 





沿著宇治橋欣賞宇治川以及兩岸風光,彼岸店家跟平等院表參道差不多,像是通圓、駿河屋。往宇治上神社的路上經過一家店,門口有隻磚紅色石獅,後頭還寫了石敢當,讓我想起金門風獅爺。

 

地圖上看到有個「離宮水」的景點,便讓雅銘和嗨啾續行さわらびの道,我繞去看一下,然後再到宇治神社會合。結果只是個亭子下的湧水,不知有何特別之處,但為了拍張照可等了好久,因為有個膚色頗深的人就站在前面晃來晃去地講手機,講完後又拿手機拍了幾張照才離開,感覺是個有點糟的人。

 







前方橘紅色朝霧橋頭有宇治十帖的石像,左邊則是宇治神社的鳥居。穿過鳥居上階梯時,右邊御手洗處寫了桐原水,而階梯之上也有個桐原殿,之後在宇治上神社又有桐原水,好像比那離宮水厲害耶!這水是從石頭上的神兔口中流出,看祂額頭之上的顏色不太一樣,雖不知有何效果,但有摸有保佑吧。

 

桐原殿旁有個參集殿,牌匾看起來頗有古味,但一旁有自動販賣機和塑膠打掃器皿,也停了腳踏車和紅色轎車,感覺挺不搭,倒是殿前有隻稻草剪塑出的兔子,莫非這神社跟兔子有關?

 

幾個頭上別了花朵的浴衣妹隨雅銘而來,又穿過一個鳥居往上走去參拜,跟了上去才知這宇治神社的御祭神是學問の祖神-菟道稚郎子命,而宇治這地名也源自同音的菟道,而兔子則是為迷路的祂指引迷津。

 













又跟著浴衣妹穿過一個大鳥居走到宇治上神社,隱身在樹林裡的上神社清幽許多。跨過小溪上石橋進入社內,正前方的拜殿與後面的春日神社建於鎌倉時代,據今約八百年,而正殿更有千年歷史而為日本最古老神社建築。正殿牌匾上寫了金色的「正一位離宮大神」,不知與先前看到的離宮水有什麼關係?倒是這兒的桐原水上面蓋了個房子,沿著階梯往下走頗有進地窖的感覺,讓我想起蘇澳冷泉。這桐原水是室町時代以後茶道興盛而來的宇治七名水之一,也是唯一僅存的,當然要下去嚐一口,果然甘甜,只是水裡竟有螯蝦逛來逛去,且牆上貼了張紙寫了看不太懂的「生水は飲まないて......雅銘剛剛買了兔子御神籤,希望有買有保佑。不過寫遊記時查了才知道裡面有籤,希望是好籤啊!

 

神社境內還有堆成山形的清の砂,以及掛上注連繩的大石頭,上面疊了許多小石頭,本想跟著疊一顆,但周遭有些陰暗,感覺還是別亂來的好。

 

離開上神社後,在朝霧橋再度和妻女分開,只為了一探地圖上看到的弘法大師像,畢竟有去過他所開創的高野山。

 



參拜後看到右路到底有個門,門上有張紙寫了入山無料,這兒是惠心院。雖是佛寺,但門上有鬼面瓦,不知何意?而裡面種了些凌亂的花草樹木,有尊石觀音周遭插了許多紅色風車,而拜殿前香爐有三葵紋,看來跟德川家有淵源。另外也可眺望平等院的鳳凰堂,這是我透過地圖和地形上猜的,也是進來參觀的主因,不過只能看到屋頂和一隻鳳凰,另一隻被樹擋到了。

 

走在朝霧橋上見陽光照在橘紅色的欄杆,搭配青山綠水和藍天白雲,美極了,不禁央請一旁的大陸同胞拍照,見他拋下妻兒熱心幫我多拍一下,又讓我想起去年在維也納熊布朗宮遇到的不友善台灣同胞。

 

下了橋走在鋪了礫石的橘島上,再過一座紅橋便是塔の島,橋頭有個鐵網包起來的建築,裡面關了幾隻海鵜,稍後回民宿前有個女生在下方河邊餵鳥。浮島十三重石塔在前方不遠處,從塔邊松樹中間有個標明「故障中」的時鐘下得知這兒是宇治公園。而對面堤岸上有個人在釣魚,看他左移右移的,就是不見魚兒上鈎。

 



雅銘又透過Line掌握行蹤,趕緊前往中村藤吉會合,不過還是特地沿著河堤走了條沒走過的綠意盎然土路,接回平等院表參道恰好在中村藤吉隔壁,迎面而來的嗨啾可嗨的!

 

雅銘沒吃到中村藤吉的抹茶冰淇淋,許多店家也關門了,還好平等院入口附近有家宇治茶屋還開著,說什麼也要來一碗宇治金時抹茶冰,邊吃邊回味2005年京阪神奈行,那可是我們國外自助旅遊初體驗呢!

 

十來分鐘後回到旅館check in,填完資料時老闆出示手機問照片裡的車子是不是我們的,看那84-48的車牌號確實是,原來得停在寫有旅館名稱的位子上,真不好意思造成人家的麻煩。不過進房間小休片刻後又去叨擾他,借了輛腳踏車外出。

 

獨自騎著腳踏車想一探宇治川稍上游的天ヶ瀬ダム,地圖上看起來是個開闊的河面,只是上坡沒變速實在吃力,騎了一段便徒呼負負地回市區繞。

 

探了探明天吃早餐的地點並到藥妝店詢價,總算完成雅銘交代的任務。見有家肉舖掛著咱國旗,好奇前往卻剛好遇上人家正在關門。騎著騎著發現到處都有中村藤吉和伊藤久右衛門,還有許多老外往店裡去。這時天已黑,陸續看到一些串燒店、燒肉店還有連鎖店魚民,陣陣香氣引得肚子都餓了,於是經宇治車站騎往平等院表參道回去。

 

堤邊聞到濃濃煤油味,河面又閃著火光,趨前一看,原來正進行著鵜飼活動。在幾艘遊船的圍觀下,一艘前面吊了顆大火球的船左衝右突,有位女生透過繩子操控著火球,也操控著海鵜,在間歇的鼓聲中拉起一隻隻海鵜掐住脖子,便有數尾小魚掉出來,相較於白天的釣客,這捕魚法顯然有效多了。

 

回民宿後到二樓交誼廳,雅銘正在準備泡麵,這一天又枉費我物色幾家餐廳了。吃完後想喝個免費提供的生啤酒,卻只冒出一堆泡泡,本已放棄而下樓拿衣服準備洗澡,剛好碰到老闆而跟他說啤酒機好像壞了,一會兒便見他拎了鋼瓶上來更換,原來是被喝光了。這一換馬上就有冰涼的生啤酒可喝,於是配著阿亮留下的小魚乾和雅銘帶來的黃飛紅麻辣花生連喝六杯,直到再也喝不下才收攤,可惜旅伴們早回臺灣而沒能一起暢飲。

 

2018.8.21(Tue)

 

一早頂著幾日未見的大藍天漫步到茶願寿店鋪享用早餐,雅銘和嗨啾選洋式,我選日式,店鋪裡用餐的還有兩位也從旅館過來的外國青年。餐畢有一杯抹茶,一旁也有免費的宇治茶可喝,只是三組翻譯中除了看不懂的韓文外,英文的「Please drink fleely」跟中文的「請自由飲用」不是有錯字就是翻得怪怪的,真是枉費老闆說得一口流利的英文哩!

 

回旅館收拾後,近十點半離開宇治前往Rinku Town。這唸起來頗不吉利的outlet可是我們自助旅行經驗的初陣,當年京阪神奈行從關西空港坐電車的第一站就是這兒,此行排在最後一站,頗有海底撈月之勢。

 

途經大阪時車多壅塞,甚至下起雨來,即便走上收費道路也開了近兩小時才到。而我們在阪神高速的加島料金所付了1300日圓已覺得貴,四十分鐘後又遇到收費站,心想這高速公路真是吸血鬼,這回又不知要收多少?站裡沒看到費率,而收費員是有說了些話,但聽起來不像是金額,幸好有聽出「領収書」這關鍵字,靈機一動拿出先前1300的收據,還真過關了。

 

P2停車場出來,過馬路就是Rinku Premium Outlets,也就是臨空城購物中心。微雨的陰天下有些提不起勁來逛,但還是先去服務中心憑護照兌換coupon book

 



或許是天漸開了吧,開始留意到瘋狂購物的人潮,許多店家外面排滿行李廂,連背包和戰利品也直接疊上去,而主人們早在裡面失心瘋地血拚,毫不擔心會被順手牽羊。而兩點時陽光普照,濕漉漉的地板都乾了,見狀心情大好,買興也隨之而來,於是到處逛想買的鞋子並比價。巡過一輪後先去找了家まめ寅天婦羅和食,補充體力再上陣。只是都三點多了還要排隊,可見逛到忘食的人不少。

 





左衝右突殺到六點多,一度還兵分兩路,我逛到摩天輪下的商場,雅銘則是受Austin之託去逛電器店,會合後才心滿意足地提了SKECHERSPUMAGAP......等離開。只是才剛駛離停車場就看到コスモスりんくう店這家藥妝店,想到明天一早就要搭機而沒有行程,於是又轉進去搜刮一番,也總算幫阿彥問到近江兄弟蚊蟲藥。

 

再度上路後,不遠處看到一家價格還可以的ENEOS加油站便進去加油,明早還車前就不用再懸著加滿油這件事。稍微摸索一下後搞定自助式加油,只是加完油怎只有收據而沒找錢?心有不甘地左顧右盼,發現加完油的人好像都往某個地方集中,循線看到「Change Refund」字樣,於是跟上前去有樣學樣地操作「精算機」,終於取回該找的錢。不過那英文字下面寫的是「現金退款」,而我第一眼看的卻是英文,看來在國外待一段時間後會自動切換為外文優先。

 

十來分鐘後抵達今晚下榻的竹松亭民宿,接待我們的是位好心的大陸女子,說要幫我們升等房間,結果是很大的和式房,大到一家三口可以躺在上面滾好幾圈。

 

房裡掛了些字畫,還有古早的木製旅行箱,而榻榻米上有張長桌,桌上有枯山水,案頭擺了些瓷器,立了黑白相間的弓,吊了繪有五瓜內並矢紋的燈籠,隔壁房間更掛了件粉紅色和服,整體感覺有濃濃古味與貴氣。尤其一幅泛黃的「天開萬國歡」書法,落款於明治廿四年二月,那是西元1891年,至於落款人三洲長炗好像也是個響叮噹的人物。之後也在交誼廳看到牆上貼了張入住規則,上頭還點出這是126年的老宅呢!

 



2018.8.22(Wed)

 

七點在晨光中醒來,門窗上樹影扶疏,一打開便見日式庭園,真令人驚喜!在這兒住的感覺猶勝前幾日參觀玄宮樂樂園呢!附近有步行可及的二色の浜海水浴場,可惜沒時間去玩了。

 

八點半離開這據說是臺灣人經營的竹松亭,很快就開上機場聯絡道,坐在副駕的我很閒地拿出一大把銅板,應是湊出920日圓的過路費,頓覺口袋輕了許多。

 

8:48抵達關西空港,租車公司前停滿兩排歸還的車,有人指示車上稍坐,待他檢查外觀和儀錶板,並要我出示加油收據便完成還車手續。

 

推著行李進機場邊晃邊找虎航報到櫃台,排了半個多小時才完成。出關後在賣店買了愛吃的北海道白色戀人,然後搭接駁車前往登機門所在航廈。臨去前嗨啾又轉了顆扭蛋,恰好把銅板消耗到剩下101日圓。

 

起飛後,窗外成H字形的關西空港越來越小,飛越淡路島時還可看到鳴門大橋以及橋下成串的鳴門漩渦,又想起多年前的四國行。見不著陸地後,不時可見朵朵小雲排列呈長條狀,之後才知那是造成關西大災的燕子颱風進逼的跡象。

 

再見到陸地時,透過基隆嶼認出基隆港,大屯群峰戴帽似地覆了塊雲,而淡水河彼岸的觀音山相對小巧許多,再往南便都讓雲給遮了。

 

當高度降至雲層下時,火柴盒般的小房子散佈在田地與埤塘間,小房子越來越大,家,也越來越近了。

 
其他照片:http://photo.pchome.com.tw/mascotbee/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