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日本家庭常備藥滿萬空運費0元 贊助
2022-07-16 08:37:00路痕

三小福逃給師長追

  

第一次醒來是大約五點四十左右,因為那話兒升旗硬綁綁不好睡(男人的自然身體反應)。只好直接從夢裡跳出來上廁所。然後再去睡回籠覺,真是奇怪?睡裡的時間過得很慢,明明有設鬧鈴,總是歇斯底里地怕睡過頭,因為今天要值班,大概就是這種半警醒狀態讓時間過得特別慢,好似十分鐘可以像半小時那麼長?

說說今晨最後的夢境吧!

那是在學校裡,學校裡的教室大樓,應該至少有四層,主意識是跟著一個小朋友在走,為什麼我說「主意識」?打個比方就是所謂的運鏡,就像每齣戲都有一個主軸,鏡頭總是跟著這個主軸在運鏡。而這場夢裡的主角就是個小學童,也許是我也許不是我,如果是我也只是一種主觀的「以為是我」。但夢裡的感知(運鏡)就是隨著他在走。

不知為什麼?這小學童穿梭在教室和走廊之間,卻是在跑給一個大人追?有趣的是他還披上了類似清朝官服小小疆屍的服裝在逃跑。這官服又不是疆屍片裡那種,反而像是小孩在玩的舞獅那樣的簡單衣服,衣服上還有類似虎斑的紋路...而且是紅帽子黃衣服。說到這裡不得不再提一下:夢裡的顏色是一種認知,覺得看到的是紅色和黃色。有顏色提示的夢其實不是很多,而這齣夢裡唯一的顏色意識就是這黃色衣服和紅色帽子。

追他(我)的老師像是校長或主任級的大人,因為穿得好像比較正似?(是西服嗎?)

後來他逃躲到教室窗台外,那是四樓或是三樓?窗台外只有半個人寛的水泥邊可以站立,掉下去可不是好事?然後不知怎的?小孩變成有三個...又跑到像是操場或校園花圃的地方,而追他們的也變成三個大人,其中好像又增加了體育老師和另外的一個老師。反正就是三小福在到處躲跑給三大人追,像這樣的夢都是一樣的結果:不會被追上!(從高處掉落的夢也是一樣,永遠都不會掉到地上。)

一直到硬撐到六點五十分,這其中又醒來瞥見時鐘兩次,(時間怎這麼慢呀?)因為我只要七點起床時間就很充裕了,不想那麼早起床,想多賴一下,可是真的是死撐...就是撐不到七點又不敢放鬆睡去,於是只好起床了。

===========================

一邊在寫一邊才想起為什麼這夢裡有小孩,且有三個小孩在逃跑?原來是最近看的影集「怪奇物語」的印象,已經看到第三季了,裡面的主角就是一群老是在逃或跑的小學童。而夢裡的小疆屍服大概是上個月高雄「地獄展」的新聞報導畫面片段?那片段拍到三個穿清朝官服的疆屍的現場展示海報畫面...。

沒錯,夢的素材就是一些你分類為不重要,卻又下意識存放進你的潛意識裡的片斷。比如前幾天夢見蔡英文總統和陳時中部長,很少夢到政治人物,後來想想大概是做夢之前剛好在臉書看到有臉友邀約加入「反對陳時中參選台北巿長聯盟」,收到這種邀約心裡很反感...。隨即把它封鎖!但已經進到潛意識中了。

不過主軸是「被追」,被追的夢是一種壓力的釋放,代表某種被追趕或無力感?比如達不到自己預定或別人給的標準,或是心中有種深怕發生的或變成事實的恐慌...都會變成被追趕的夢況。

那麼,在這個夢裡我是在怕什麼呢?是時不我予或力不能逮?或是歲月不饒人還是不舉?(哈哈哈)

總之逃也逃不了,該來的總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