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掃拖機器人集塵版 贊助
2022-06-26 10:29:27淨植

國家謀殺20:系鞋帶也能躲過謀殺

這次被國家謀殺的時間,我不知道。那時我還是兒童。員警計畫的是在我背後重擊我頭部(後腦勺),這種方法是可以打死人的,何況一個小孩子。就算受害人僥倖不死,也會留下嚴重後遺症,頭部受重擊嘛。員警殺手當時用的工具應該是板磚,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中,板磚是最容易找到的殺人工具之一。

 

我上下學的路線、時間,員警狠容易就偵察到的。那天,員警悄悄跟在我身後,他已經舉起板磚、朝我後腦砸下來了。也不知道咋那麼巧,我忽然蹲下、系鞋帶。員警當場就砸空了。他就跑了。

 

我慢吞吞的系完鞋帶,起身四下張望,又慢吞吞的走了。我當時完全不知道我剛剛躲過一次謀殺。

 

很多天以後吧,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員警(便衣)去我媽醫院看病,與我媽閒聊幾句,說到“你家孩子命大,系鞋帶都能躲過大難”。我當時傻傻的,不知道是說我呢。至今30年時間吧,我本人親身經歷了更多次迫害:被員警扣住大學畢業分配和幹部指標,被國家砸飯碗十幾二十次,被員警無故綁架3次、關起來,被國家餓死(逼死)在自己家裡,又被國家用藥給毒死,又被國家邪祟所害。在這些迫害過程中,我逐漸開始咀嚼前半生的記憶碎片,的確是有那樣一次:我系鞋帶,躲過國家謀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