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暢銷新品 獨家下殺↘58折 贊助
2021-09-21 10:02:25淨植

我媽同意下嫁了 而我沒有

我媽年輕時受中共政府脅迫,下嫁給我爸了。而我年輕時沒有,因為看我這一代的情況,已經無須下嫁。

 

法律上有一個術語叫做“誠實及合理的錯信”。1950年代初,共產黨剛剛奪權後不久,中國大地籠罩著紅色恐怖。我媽9歲時,我姥爺死于人工車禍。那個年代呀,整個城市也沒有幾輛汽車,多數是軍車。老百姓不要說小汽車啊,公車都很少。怎麼我姥爺那麼巧就被車撞了?專門來撞的!當時大家也都是這麼看的。

 

有了父親被中共車禍撞死的經歷。我媽有理由相信政府在她結婚的問題上是有所暗示——如果我媽不按照政府說的做、不嫁給政府給介紹的結婚物件,那麼獨裁的中共政府就會再謀殺更多家人。就算我媽的這個想法是錯誤的,依然是合理及誠實,符合“誠實及合理的錯信”的原則。

 

1971年在工作單位強行介紹下,我媽與我爸(臥底)結婚,1974年生我。介紹人是我媽工作的哈爾濱第七醫院的趙秀梅。趙秀梅是妥瑞症患者——這是一種遺傳性神經內科疾病。奇怪的是,後媽潘晶的孫子王毅也患有妥瑞症,他們早就認識、互為姻親?他們都為共產黨服務,並共同設計、參與了脅迫我媽下嫁的陰謀和謀殺我媽全家的陰謀?!果然,我媽下嫁以後家人還是一個一個的被謀殺。1979年殺我舅舅和第二個姥爺。1990年殺我姥姥。1995年殺我媽。共產黨的流氓本性可見一斑。

 

到了我這裡,我媽及家人已經被殺光,中共政府還有什麼能脅迫我下嫁的籌碼。我一個人會更安全一點吧。我爸不算我家人,我爸本來就是來臥底(參與謀殺我媽家人)的。我爸自己有另外的家庭,只不過對我隱瞞了。

 

我媽一生忍辱負重、委曲求全,成就主要有兩個,第一,生出了我、並把我培養成才。第二,于1994年成功轉出“變天帳”給信託人。憑此二者,我認為我媽完成了神交付的天命,榮歸天國。

 

今天是中秋節,也叫團圓節,每逢佳節倍思親,我思哪個親啊?當然是我媽和家人,還有為我媽家犧牲的、陪綁的義人——這些人才是我真正的親人。我肯定不會思那些故意害人的惡爹家的渣子吧。哪個要跟渣子團圓啊?!

 

共產黨央視每年都在電視上大張旗鼓的慶祝中秋節,好像共產黨也重視傳統文化了,其實,你們每次大辦特辦晚會的時候,都會讓我加深一個概念,是共產黨一個接一個殺死我全部家人,這筆賬要算在共產黨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