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也吃得到了! 贊助
2021-08-19 09:23:52淨植

雙胞胎之間的感應

科學研究證明,雙胞胎兄弟或姐妹之間,即使是從小失散、互相不認識,也是有感應的。比如一個兄弟手臂受傷,另一個兄弟即使沒受傷,手臂同一部位也會感覺疼痛。一個頭痛,另一個也不約而同的、莫名頭痛。但是應該不是所有都能感應到;具體哪些能感應到,哪些感應不到,這個我可沒研究過。

 

我無原因的腿部劇痛已經超過16個月。我既無外傷,也無內傷,怎麼會忽然間腿痛起來?這個問題我也想了很久。除非有一個我不知道的雙胞胎姐妹存在,她受傷了?她重病了?我感應到了她的腿痛?!

 

如果我真的有這樣一個雙胞胎姐妹,可能對我媽也是隱瞞的。產檢和生產都是在公立醫院嘛,國家授意這麼做的,她一出生就被抱走了,然後告訴我媽只活下來一個(指我)。我媽也不知道另一個沒死,也就不會告訴我還有一個雙胞胎姐妹。我一直以為自己是獨生女,周圍人也沒有告訴過我真相。

 

雙胞胎的生辰八字和DNA完全相同。如果國家利用她來攻擊我會是什麼情況?比如“紮小人”、“下降頭”。我也曾經想過無數種可能性,那些巫師是怎麼弄到我的個人資訊的(出生日期等),沒有準確的我的個人資訊,是沒法用邪術對付我的!如果我有一個雙胞胎姐妹,那就容易多了,用她的生辰八字就行了。如果對我用“血咒”,那用她的血也可以害我,因為DNA完全相同嘛。

 

還有,我很多年以來都覺得有人一直在暗中跟我比較,什麼都跟我比較,甚至比到妒嫉的程度。我原本以為是後媽潘晶總跟我比,但是後媽(潘晶)跟我畢竟是兩代人,很多事情沒有可比性呀。可是,如果我真的有一個雙胞胎姐妹,這個問題就容易解釋了,我不知道她,但是她知道我。

 

我是專業翻譯(俄羅斯語),平心而論,雖然我是個普通人,但是我覺得我的工作很有意義。而她,從我感應到的資訊,她可能在電視臺上班,或者做娛樂行業。她的職業就算紅了又能怎樣?最大的問題是她的工作沒有意義。更不用說,她為了出名,做了多少見不得人的事。她大概是很妒嫉我的職業,因為我的工作只要幹一點就是有意義的,所以他們連班都不讓我上,一直砸我飯碗。如果當初抱走她的是共產黨的實權人物,那他們有很多的辦法,砸我飯碗,也能逼死我、餓死我。

 

我想,當初國家挑了一個好的抱走了——就是早我一分鐘出生的她,他們認為早出生的一個在雙胞胎中是具有優勢的。拿走讓共產黨重點培養她,一定要壓過我,所以不能容忍我在任何一個方面比她強——共產黨不能承認自己失敗、無能。唯此才能解釋為什麼國家力量一再砸我飯碗,十幾二十次的砸我飯碗,怎麼我誠實勞動都不被允許?如果從雙胞胎姐妹比我差這個角度去解釋就都說的通了。

 

如果我的感應沒出錯的話。她應該是被毀容過,後來經過整容,她的樣貌與我差別很大,我就算看見她也認不出。至於她是因為什麼被毀容的?也許她曾經妒嫉我的樣貌,並以邪術攻擊我的時候,被反噬(毀容)了?

 

她最妒嫉我的地方,就是我從小有媽,而她沒媽,抱養她的家庭未必對她真好,她自己心裡清楚。我能想像,她一個小女孩在北京那種地方,沒有親生父母。這種環境也促使她極易形成偏執型人格。這也是她這些年在國家支持下,一直在做害我的事情的原因。可是我請你考慮一個問題——是誰害我們骨肉分離、家破人亡?是共產黨統治的這個國家,是執行上級指令抱走你的那些人。

 

上一篇:我需要的是營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