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猛小改款!最大載重 531公斤 贊助
2021-09-02 09:55:59淨植

社矯人員為了轉警而栽害社區居民

“社矯人員”是一個陌生的人群,我都不知道社會上還有這樣一種人。直到《社區矯正法》(20207月實施),我還是覺得這部法律與普通人沒什麼關係。因為此法明文規定,針對的對象是“被判處管制、宣告緩刑、假釋和暫予監外執行的罪犯”。說白了,社矯人員就是“編制外獄警”,他們在社會中是一個黑暗的存在。

 

此法第三章,第二十二條明文規定“依法接收社區矯正物件”的第一步就是“核對法律文書”,正式上過法庭、被判決有罪的才能落到社矯人員手裡吧?!社矯人員也不能對任一社區居民下手吧?!

 

可能是因為,這部法律刺激了社矯人員,使他們看見了轉警的希望,而他們的身份可以自由出入社區而不被警惕,他們有方便的條件栽害社區居民,以達到轉警的目的。我相信多次冒充人口普查員,到我家裡敲門騷擾的就是一名社矯人員。(詳細過程見附1~2)我反復回憶這個“社矯騙子”的行為,集中在幾個點上。

 

第一,他企圖騙我這個普通居民拿出自己的手機給他用,所謂的“(人口普查)登記”。其實公開的資訊早就指出,不需要普查物件提供、轉發個人的手機驗證碼。今年(2020年)普查員使用PAD或智慧手機入戶登記,資料加密上傳。那麼他逼我拿出我的手機給他用,怎麼就能害我呢?還有一條法規“出售、出租、出借本人銀行卡、電話卡涉嫌電信網路詐騙等違法犯罪的,公安機關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並推送相關部門納入信用懲戒。”——系統資訊反復提示過的。我想這個“信用懲戒”應該是歸社矯人員管的,而不論我是受騙還是自願把手機給他用了就屬於“出借本人電話卡”的罪名了;所以他那麼積極的上門行騙,呵呵!入戶行騙的“社矯人員”也可以作為舉報人、推送人,把我送到相關部門——他就立功了,離轉警更近一步?!這不就是栽害嗎?!

 

第二,當時我就識破他是假身份,我自然不肯受騙上當——不給他開門,他就用報警威脅居民。他口稱“如果你(指我)不開門,我就報去公安那裡”。他就是要報警嗎?我很想知道,他受到什麼傷害了要報警?就是真正的人口普查員來了也不能報警吧。這人把員警看的那麼重?——也對,一個謀求轉警的社矯人員自然把員警看的重,以為把員警搬出來就能嚇住受害人。他為了員警的名分而無惡不作。

 

第三,這個“社矯騙子”見我已識破他了,威脅我報警也沒用,後面還喊來了我爸勸說我開門,也許他們就是約好了來的,我爸埋伏在我家周圍,看他不行了,我爸才出場,呵呵。他知道我的“父母子女關係”?!還能調動“父母子女關係”栽害受害人(指我)?這是隨便一個騙子就能做到的嗎?只是我爸一向勾結政府力量(員警等)迫害我,我爸在我心裡夠臭,我也早有防範了。

 

社矯人員也由於其特殊身份,能自由出入社區而不被警惕,他們也有充分的條件挪用腦控設備,攻擊社區居民的身體——就近發射“射頻微波”攻擊人。我腿部劇痛超過16個月,除了巫蠱和降頭,腦控(電子騷擾)也是原因之一。

 

《社區矯正法》的第六條規定“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將社區矯正經費列入本級政府預算”。經濟刺激和轉警的名譽刺激,社矯人員積極栽害和電子騷擾。領著政府工資(薪酬)加害我是國家迫害行為。整個國家針對我一個人的戰爭。

 

 

附(總2):

《便衣員警冒充“人口普查員”糾纏騷擾社區居民 居然以報警威脅居民開門、詐騙個人資訊》

http://mypaper.pchome.com.tw/liliyaguoliliya/post/1380455637

 

《便衣員警假冒“人口普查員”的最終目的——誣陷良民是黑惡份子》

http://mypaper.pchome.com.tw/liliyaguoliliya/post/1380485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