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15-05-01 02:40:48Nancy Liu

出境事務所




如果有一天我們要離開這個世界,

你希望自己以何種姿態、何種方式出境呢?

 

這是一部角色很鮮明、節奏很複雜、題材很特殊的非傳統偶像劇。

(雖然我認為它是職場劇,但十元編堅持它是偶像劇嘛!XD)

失去與離開,是我們在人生的過程中必經卻常常難以接受的事,

死亡,更是在華人世界裡常被忌諱談論的主題,

但不談論並不代表它不會發生,

近幾年天災人禍不斷,

總是讓人感覺到生命的無常,難以知曉下一刻的生命會在哪裡,

很高興有這麼堅持的編劇與勇敢的團隊,

說了一個這麼重要、深刻又完整的故事,

讓我們有機會去反思,也再次提醒自己去珍惜。

 

一、出境是難以避免,但還在境內時我們是否能不留遺憾?

這部戲裡有很多角色的離開,幾個主角的重要他人也在戲裡逐一出境。

1.請用原諒出境者的心去體諒身邊活著的人,用不留缺憾的心去愛

還記得當聖偉的媽媽要走之前,聖哥面對是否要簽署同意書的掙扎,

除了對親人的不捨、擔憂媽媽如此勉強靠機器維持的痛苦、親手送走的害怕,

也是受到過去生活與相處經驗的缺憾,

媽媽離開了這麼久,回來見面卻是要錢,相處上一直未能有”母子關係”的存在

因此聖偉難過,也遺憾,

若早知道意外會發生,或許即使對媽媽的行為總是有幾分不理解,

但會願意用更多的愛去包容、去維持更深的關係互動。

我們總是對離開的人很寬容,因為知道再也無法去補救什麼了,

但卻常常對存在身邊那活著的人很嚴苛,以為有的是時間去相處。

小應所飾演的黑道份子也是,生活在江湖義氣中,

直到老婆因氣爆出境了,才感嘆自己一直未能給她過平靜安穩又幸福的生活。

聖偉母親的離開、黑道份子面對老婆離開時的懊悔,

提醒了我們,珍惜仍存在身邊的人,寬容地、不要留下缺憾地。

2.活出最美麗的姿態,讓自己與愛的人不後悔

圓福曾經接了一個案,主角是丁寧飾演的出境者,

她知道自己離出境的時間不遠,卻帶著開朗的心去挑戰她熱愛的刺激活動,

而她所留下的歡笑影片,也成為告別式時大家能將不捨轉為笑語的關鍵。

人是終有一天要離開的,我們不只會送人出境,自己也有一天終會離境,

如何讓自己出境的那一刻不留遺憾,是遠比送人離境更大也更重要的議題,

如同麥笑的出境,雖然發生得讓人措手不及,

連我們觀眾們都還沒做好心理準備,他就這樣突然地離開了,

但他在出境前,用他最大的努力為自己爭取幸福,

在度完蜜月回台灣後,一邊認真工作一邊經營他的家,

又實踐他學習到的—“勇敢說愛”,無論是對家人、愛人或朋友,

他出境時的姿態,是幸福、少有遺憾的。

3.送愛的人出境,但別站在原地

麥媽難以接受麥笑的離開,

在與寶傑、麥爸的衝突後,選擇逃避一切只想表面平靜地過原有生活。

陸明君所飾演的未亡人,無法接受丈夫的離世,歸疚於自己的疏忽,

遲遲無法替丈夫辦出境手續,也無法正常生活,最後連自己都選擇離開。

曉恩在爸爸出境後,難以面對一路以來陪伴的父親驟然離開,

百日內不哭也不出門,吃飯、睡覺等作息都一片混亂,

只是靜靜地、把所有情緒與哀慟放在心裡悶著,不願意接受他的離開。

當愛的人出境,心與生活都能感受到明顯的空缺,

但請記得—出境的人是如何地愛自己,

他們在另一個世界依然會是如何地關心境內的人,

所以請別站在原地枯萎,

當他們搭乘出境的班機從空中俯瞰時,請帶著對他們的思念綻放更美的姿態,

讓他們不會擔心、不留缺憾,

也讓有一天我們也成為出境者時,不為自己的姿態感到遺憾。

4.別讓愛成為出境的原罪

我們一般人是不太可能去希望或期待別人的離境的,

更何況是我們所愛的人?

對於愛的人離境,我們有的是滿滿的傷心與不捨,

而這些難以面對與接受的情緒,都需要一個抒發的出口,

於是很多時候,我們會將所愛的人出境的原因歸咎於自己或身邊的人,

如同陸明君所飾演角色的公婆將責任放在她身上,致使逼死了她,

又如曉恩對於爸爸的離開原因歸責於自己沒顧好、把他關在家裡,

或是麥媽媽哭著說如果自己接受麥笑教她用平板電腦,或許麥笑就不會離開。

我們沒有人會希望愛的人出境,我們有的只有滿滿的愛,

就像曉恩若不是因為愛,不會放下自己的夢想回家照顧爸爸與這個家,

或許有時因為一些意外、一些沒注意,再加上一些陰錯陽差,

所以我們愛的人就這樣在矩尺範圍內離開了、出境了,

但那流下的眼淚與哀慟的心,都再再證明了愛,而不是什麼所犯的錯,

別讓對出境者的愛成為原罪,那會反而成為另一種遺憾。

 

二、出境手續是辦給生者或逝者看的?

當出境者要離境,通過告別式等儀式,與國境內的人事物相互告別,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手續。

1.我在境內時,你在乎我嗎?

當麥笑離開了,家族裡很多的親戚前來,但帶來的不只是關心,更多是指責。

大魚小魚的媽媽離開時,開計程車為生的老公卻一度堅持要花大錢辦最好的。

而曉恩外公過世時,身為議員的舅舅將場面弄很大,以表其身份與地位。

但,出境手續,究竟是辦給生者還是逝者看的呢?

這個重視的焦點,嚴重地影響了這道手續的方向與意義。

對我來說,如果如大家說的”死者為大”,又如出境意義是這個人要離開,

那重點就是擺在出境者的身上,

會由生者來決定手續進行方式的理由,

不外乎是因為逝者離開得倉促,來不及交待他們的想法,

不然就是出境者在離境時年紀尚小,未能表達自身意見,凡事多由家人決定,

而無論哪一個原因,都能發現重點是在於”無法提前告知自己的想法”,

因此若出境者有提前交待的方式,就應該以此為重,

即使未能提前交待,需由生者安排,也應該以出境者的心態去考慮才是。

在人的一生中,我們常常在顧慮別人的眼光與評語,

偏偏這樣的三姑六婆又很多(或是說我們也常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三姑六婆),

當生命走到盡頭,

這個出境的手續,願是所愛、所重視的人陪伴完成最後的心願,

當那些親戚交錯指責麥笑父母、對喪禮方式爭三論四時,其實真的很荒謬,

讓人忍不住覺得如果麥笑在場,

說不定都想要問:你們是誰?我活著時,你們就關心我、在乎我嗎?

還不如胖哥介紹來的阿美姐替她的常客所辦的告別事,

除了禮儀人員,到場的都是出境者的朋友,還有他幫忙最多的阿美姐兒子,

這些最在乎他、他也最在乎的人。

2.以我最舒服的氣氛,送我出境

其實我一直不明白,婚禮可以有各式各樣,隨各人的喜好,喪禮為什麼不行?

當人們在面對出境者的離開,因為有著很多不捨的情緒,難以歡笑是可以理解的,

但如果像現在越來越多出境者會提前說:我希望你們笑著送我離開,

那我們是否能依著出境者有所改變?還是依著生者用傳統方式進行?

我其實很喜歡麥笑的告別式,

雖然畫面看起來很荒謬,但卻是笑著掉淚,

以麥笑最愛的粉紅色做基底,大家都穿著白色、粉紅色的衣服前去參加,

他最幸福時的照片立牌加上框成為特別的遺照,

還有聖哥與Johnson所組成的夏威夷草群舞男(雖然恥度很高XD),

在他愛的人的環繞下,以一種非傳統、卻溫暖的氛圍,送他出境。

還有大魚小魚媽媽(計程車司機的老婆)的告別式,

在出境者最愛的四個人的圍繞下,用溫馨的方式,

有喜歡的歌聲,還有最愛兩個寶貝的才藝表演,這樣陪伴著出境。

雖然都不是那種傳統的、讓大家表達對出境者敬重與不捨的方式,

但抹去了哭聲,換上了溫暖的色調,

卻是用更明確的愛、更貼近出境者喜歡的氣氛,送他們出境。

 

三、人終會離境,可否放下執著?

我們活著時總是會有很多的執著,

讀書時,我們想要好成績,工作後,我們想要好工作、好職位、好薪水、好福利,

然後希望有個好伴侶、好孩子,

而這些”好”的定義,

卻常是我們因著社會普世價值、與他人比較下的執念,而非真實感受。

楊麗音所飾演的母親,面對兒子的出境,

除了不捨,還有一些怨懟,她怨兒子為什麼想當消防員,為什麼以救人為己任!

而若雅對聖鼻的無法放手,也只是來自於她難以忘懷在一起時曾擁有的快樂,

所以她抓著快樂回憶的線索不肯放,甚至因此傷人與自傷。

但若雅真的是需要聖鼻嗎?其實她需要的只是自己的快樂,而不是聖鼻。

而楊麗音所飾演的母親,為什麼這麼反對兒子當消防員呢?

這其中當然有因為兒子驟逝的難以接受,

但在這之前,也是兒子想做的與自己期待的不同吧!

就如同麥爸與麥媽對於麥笑性向的無法茍同,

所背負的是對於普羅大眾觀感的評斷,

因為與自己、與家族所期待的”傳宗接代”不同,所以堅持不接受,

當麥笑決定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

其他的家族親戚也在他出境後因著”人死要全屍”傳統觀念而不予認同。

但人總有一天終會離境,我們執著於自己、執著於自己所愛的人,

倚靠的卻是那無邊無際、甚至對我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的”他人言語”,

當出境的那一天,是否會覺得有些冤枉與可惜?

如果可以選擇,我們是否可以放下執著,為我們與所愛的人活就好?

 

四、寫在最後(有關我個人的事,不喜勿入)

其實我一直對於傳統的禮儀服務有很多的懷疑,甚至可以說是有些不滿,

因為我一直難以忘懷,

幾年前我的奶奶出境時,我被限制不能去送奶奶最後一程。

我在很小的時候,當爸媽上班時就是奶奶在照顧我的,

後來我們舉家搬到外縣市時,奶奶也搬來與我們一起住了很長一段時間,

雖然因為她嚴重的重男輕女觀念,我並不算是很受她的重視,

但與奶奶相處的時光,對我來說一直是很重要的回憶。

一直到她離開我們家,自己吵著要搬去療養院後,

我仍然常常會利用假日去探望她,陪她說說話、逗她開心,

即使她最後的那段時間已經不認得我,甚至無法言語,

但我仍然覺得能去陪她那一點點的時間真的很幸福。

當她最後從醫院彌留,

被送進那她出錢建造卻因媳婦反對而無法居住的兒子家(我伯父家),

我就請了所有能請的假,兩個縣市來回地跑,只是希望能完整送奶奶出境,

但一直到告別式的前一天,

伯父告訴我他所請來的禮儀業者說算過了那個時間,

我的年紀與生肖犯沖,所以我不能出席,不然會對我與奶奶不好,

即使我再怎麼努力爭取,表明我並不在乎自己被影響,

最終仍只能被”可能對奶奶不好”的理由勸退,

伯父甚至對我說:要祭拜奶奶以後有的是機會,

沒能出席奶奶的告別式,只能自己在家邊掉淚邊想念奶奶,成為我很大的遺憾。

也因此,看到麥爸去喪家拉客人、以代理人之姿安排一切時,

我真的覺得有很明顯的即視感、很深的感慨,

 

其實這部戲談到了太多的議題了,

從單親家庭、外配、外配子女、外遇、閩客情節,

甚至到寵物臨終、精神疾病、PTSD、安寧照護,

還有與障礙共存人生、重病患者的照護,

自我成長方面包括了助人心態的轉變、如何同理與做失落安撫,

當然還有最重要、主軸的禮儀業生態和困境,

其中更含括了2014年發生在高雄的兩大重要事件:氣爆與登革熱,

認真說起來,可以討論的議題真的太多了!

(請原諒我寫到最後已經頭腦開始混沌,其他議題就留給更會寫的大家啦!)

 

謝謝蒔媛編,這部戲真的讓我思考了很多!

也謝謝眾演員,我真的很喜歡你們每一個人!幾乎都超會演的啊!

當然也謝謝導演與整個製作團隊,讓我每集交錯哭跟笑,情緒好複雜!XD

(最後一週,哭到每晚眼睛都要腫了啦!)

有這樣的好戲可以看真的很幸福,也期待能繼續看到精彩的新作品!

 

PS.我看戲完全沒寫筆記,所以有些細節完全是憑印象,有錯誤請包涵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