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唯一三輪商務智慧電車 贊助
2015-05-29 11:47:07梁成明

清掃射界

過去在外島服役時有件戰備任務,就是得按時清掃射界。那段清掃射界的日子,也把我的眼界給掃開了。

那時在金門當連長,來了個新的司令官,走馬上任巡視後,很驚訝地發現戰區內到處都給木麻黃、灌木叢和雜草給盤據了,由營區內往外看,或走在路上,視線內墨綠綠的一片,什麼也看不到。曾在金門當師長的司令官當即下令各單位於一星期之內完成自己防區第一階段清掃射界的任務,路邊三十公尺內要能夠透視,地面的雜草必須清除,樹木三公尺以下的枝幹也要砍除,另外要將戰時可能阻礙射界的樹木在適當高度漆上一環白圈圈,提升戰備狀況時就要依白線鋸樹。

媽呀!當時我們正戍守海防,各據點還好,平常就有在清理,但沿著幾公里環島南路的兩側可讓我們傷透腦筋。

首先是連上平時就有的一台背負式割草機投入清掃的戰場。

隨著緩慢的進度,據點裡又向附近村子借了一台。

眾人簇擁著那兩台機器不停地割,沒多久,兩台機器輪流掛點修理,旁邊的人只能乾著急。

後來時間越來越急迫,除了必要勤務人員外,全體出動,分發了鎌刀和鋸子,一線展開,悉數投入。尤其是有幾片灌木叢,盤根錯結,與堅靭的藤蔓糾纏在一起,連割草機都打不進去。而一群寄隅天涯海角的草綠戰士就那麼無悔地衝了進去,斬草除根。

我們在跟時間賽跑。最後兩天中,遠望著遙遙無盡頭的馬路,我下令行政去山外鎮上賒來了兩台新的割草機,連原來兩台,四機並列掃蕩,步「機」協同,戰況已達白熱化。

最後一天,天黑了,我看著疲憊了幾天的弟兄,望著遠方與友軍相鄰的地界,隱隱還傳來轟轟的人草殺伐聲。決戰的時刻近了,我艱難地下了最後的決心。差傳令回去叫廚房打便當送來,搜集大小手電筒,編組梯隊吃飯、休息、照明、衝鋒。明天就是交差驗收的日子,咱們不割完就不回家!

弟兄們也感受到一股誓死如歸的壯烈情懷,卯起了勁向前割去,只差沒大聲喊殺。靜夜中只聽得噗噗的馬達聲,和唏唏嗦嗦的斬草聲,弟兄們沉默地一步步前進。

終於,夜深中,我們和隔壁連會師,雙雙達成這次令人一生難忘的任務。

上一篇:缺水之聯想

下一篇: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