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15-02-03 23:50:43梁成明

想 飛

老家在屏東機場旁的眷村,兩排矮房子當中一雙鐵軌穿過,名字就就叫鐵路巷。房子後面有條小河,河邊綿延著一壟長長的土丘,是機場周邊的防線,也是小河氾濫時的堤防。在當時幼小的眼光中,它是頗高大的,所以我們喊它「高山」。水濱山邊,是童稚悠長歲月消磨玩耍的所在。

水裏可以捉魚、打水漂、游泳,河邊有現成的蕃薯可挖,「高山」上木瓜龍眼等水果終年不缺,隨手可摘,當然,那得冒著被發現後遭人追罵的風險。灌蟋蟀、拼刀、練武功、官兵抓強盜等等,都在這兒上演。當時大家最愛打「高山」上縱身下躍,找棵小樹,飛騰其上,凌空時大喝一聲以壯聲勢,就這麼留下了這樣一個鏡頭。回想那時的心,是年輕飛揚、熾熱如火的,彷彿騰空而飛的身影,想要凌風遨翔。

那時大家都窮,小孩身上永遠是那套印了學校名字的運動汗衫短褲。村子裏電視機沒幾台,小國手到美國打棒球,我們仍得夜裏搬了小板凳到李伯伯家圍觀。每日黃昏,晚餐是在自家院子裏,就著落日餘暉和蚊蟲喧擾吃的。飯後各家都會慣性地出來聊天話家長,小孩子就聚在一旁嬉戲,那種日子真好。其實沒有電視、又熱又窄的矮房,很自然就會把人趕出屋子相聚,貧窮有時不見得是全無好處。

浮雲一別,我又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回首走過的道路,實在不如那奮身一躍般單純自在,但從無到有,生活確是富足多了。只是那逝去的年少歲月、悠閑心緒、人與人間熱絡的情感,竟使人懷疑是得是失。當時的哥兒們大姊頭大半已成家立業、兒女成行,奔波於生計,有人腳步快些,已入土趕投下一場人世,只留下幾幀泛黃的照片,一個共組球隊的心願和幾把打不動球了的老骨頭。

 

原刊《青年日報》青年副刊「照片的故事」徵文 八二.五.二四

上一篇:火 車

下一篇:羽球姻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