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8 00:25:17冠潔

在人生的最後,能否得以安眠?——史蒂芬・金《安眠醫生》

我一直到前幾個月才買了新譯本的《鬼店》看完,所以《安眠醫生》實質上並沒有讓我等太久。
開頭這句引言其實非常熟悉,所以我一看到就笑出來了。如果也是金老的忠實讀者應該也會覺得似曾相識。
上一次看到這句話,是在《一袋白骨》。

《一袋白骨》中大約是這樣寫的:
「所謂的『恐懼 (fear)』就是『Face Everything And Recover』,但其實還有另外一個沒有那麼『早安星光』的說法,那就是『Fuck Everything And Run』。」
記得當時的翻譯比較活靈活現,叫做「媽的我管你,閃人要緊!」
當時我只覺得這句話簡直人生至理,在這本書的引言看到,才知道原來是源自於匿名戒酒協會。——知道匿名戒酒協會則是從 Lawrence Block 的馬修史卡德系列,這是題外話。
 
這本續集從丹尼和母親逃離全景飯店後寫起,然後來到數十年後,我們看到當年天賦異稟的小男孩,無奈地步上父親酗酒的後塵。
隨著故事的推展,大約可以拼湊出丹尼是如何走到這一步。我們也只能拼湊,金老將重心放在丹尼的淪落與掙扎,他終究是比父親來得幸運的,在一些人生關鍵的時間點,總會出現一雙手將他推往振作的方向。
故事很精采,我必須說當一開始出現真結族的時候我有點出戲,在續作中重新捏塑一個前作沒有的新設定是很冒險的事情。但撇開這一點不談,這部作品的重點不在幽靈、不在新型態吸血鬼一般的真結族,還是在人。
逃避了這麼多年,丹尼終究要面對那些自己鎖上的過去。
 
在故事開始之前,金老引用了『Fuck Everything And Run』。
但其實所有角色努力在做的,都是『Face Everything And Recover』。
 
《安眠醫生》作為一篇獨立故事非常精采,對沒有看過《鬼店》的人來說,當成單篇的故事來看一點障礙都沒有。
同時它也是一非常成功的續集。
 
如果你看過《鬼店》,這麼說吧,你會找到很多令人驚喜的彩蛋。
 
回到全景的那一場、最後一幕非常動人,看到那段之後還有篇章,我其實有點訝異。如果是電影,收在這一幕應該就會是最美的結局。
但繼續看下去,訝異之餘,我不禁佩服起來。
畢竟是金老。這一手收得太漂亮。
 
人生或許無法盡如人意,但至少在故事裡,我們還能給那些值得憐憫的角色該有的救贖。
 
很喜歡這個故事。
金老可否分一些靈感的黑洞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