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3 15:14:29Judith

找回本心

最近做了一個決定,
想要逐步的放下「諮商心理師」這個身分帶來的好處和限制。

從25歲研究所畢業到現在,
做的工作一直都是學校輔導和需要諮商心理師這個身分的工作,
這個工作不是不能再做,
其實跟合作的機構一直合作得很愉快,
他們信任我,我也給出我的服務。
只是總覺得內心想做的無法在心理諮商這個領域去實現,
在學習這麼多能量治療方法以後,
諮商心理師這個身分逐漸變成一個限制的框框,
一件很專業的白袍,
而我一向不喜歡這種專業的形象,
就像我一直無法穿著套裝做晤談。

我想要可以坦然地說,
讓我來為你唱歌吧,(聲音帶來的振動和共振是很好的療癒媒介)
讓我來為你做靈氣吧,
讓我來為你做花精吧,
讓我來引領你穿越時空找到一個屬於你的故事吧(也許在今生也許在前世,來世比較少見)。
這些已經超過傳統諮商心理學領域的範疇,
是我真心渴望的。

我曾經害怕自己太「巫」,
不過在見識了許多更「巫」的老師和同伴們以後,
就覺得自己只是「小小巫」見「大巫」,
老師說,「巫」是在天和地之間的人,
我身邊很多很棒的帶著「巫」的特質的老師們,
其實都有一個很大的心,
是為了服務人、服務地球。
就像理書老師為大地唱歌,沒有錢拿,也沒有人會為她拍手鼓掌,
但是她的心想要這麼做,於是她去做。
如果我也是帶著「巫」的特質的人,(基本上我就是,也不用如果了)
那我要做一個自由、快樂、發光又善良的巫。

帶著薩滿的心,
揮別需要"執業中的諮商心理師"這個身分的工作,
走向2014,
我還是會給出個別的能量服務、會去帶團體或演講,
然後我會在更多的服務中發出我本質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