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原價入手!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4-29 00:00:00夢天使

水晶魔法石33:夢工廠的歐洲小樹

              1.夢工廠小樹,職涯發芽

       「水晶你好,我是三年前聽到你的演講之後,讓我最後決定來荷蘭念書的同學。」從今年初到現在陸續參加了許多與學校相關的活動,在台灣校友會的活動裡遇見了今年剛來荷蘭念書的學妹,有幾位學妹跑過來跟我說我們曾經在幾年前台灣的某些活動上認識,而因為我們的談話讓她更決定前往荷蘭念書。

        我好奇地追問著在幾年前的談話裡,是哪一段對話讓她們真的決定來鹿特丹管理學院念商業管理,莉莉亞告訴我,學校的心理教練是最特別而其他學校沒有提到的,當時聽到我分享,心裡教練對我的影響,讓她決定來這間學校念書;莉蒂亞則跟訴說著聽到我在荷蘭的生活方式,剛好是她嚮往的生活,才決定前往荷蘭念書。

        這樣的故事,在這幾年越來越頻繁的出現,原本以為與學校的連結會在畢業後幾年逐漸斷了聯繫,但隨著三四年前在回台灣時種下的種子逐漸發芽,反而在這一兩年跟著枝枒纏繞成長著。從畢業後至今,每一年都回學校分享自己的畢業後職涯及工作,雖然畢業後地這三年我換了三間公司三個角色,卻剛好都有機會能回去分享。

        在前幾週的分享裡,我開始發現,自己分享的內容隨著在歐洲的生活逐漸穩定而改變著。以往我們總是談論著如何生存、在陌生的環境裡如何找到工作,而現在更注重一個個體是否生活地開心、是否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在活動結束後的火車上,在社群媒體上紀錄著「飛越」一篇又一篇文章,寫下這一步又一步在職涯與生活上的心境轉變。

        原本以紀錄為出發的文章,意外引起共鳴。在一兩天後,我收到台灣同學的私訊,分享他看了我的文章,正是他所嚮往的日子,希望能找我多了解鹿特丹管理學院的細節以及荷蘭的生活。這些回台灣時的分享、回學校的分享,甚至只是隨興紀錄自己的生活,正積極地影響一年又一年的年輕人,致力追求更理想的生活,而他們告訴我的共同用字都是「你的生活,就是我夢想的生活,我也想要過著夢想的生活」。

        我想起秋芳老師的夢工廠。老師所創造的神獸樂園,照顧著每一隻小怪獸能依著自己的特長長大,更是小怪獸們的夢工廠,讓孩子們 追逐著美好的夢成長。也許正是童年時期的影響,當時在夢工廠出產的小枝枒,現在也長成一棵小樹,能稍微照應著更多人,努力長成另一棵夢工廠小樹,認真幫更多人追求夢想。

        前幾週,被學校邀請回去校友聚餐,收到學校特別頒布的徽章,上面寫著「感謝你實踐了我們學校的校訓----成為一股正向改變世界的力量。」我一邊看著徽章一邊想著,或許正因為是夢工廠長大的孩子,才會剛好選擇念這所學校,而也念了這間學校,我也持續實踐著校訓。               2.夢工廠小樹,音樂伸枝

        自從Chamber X Chamber成立後,排練的時間隨著音樂會越來越近而增加,越是重新深入音樂,越發現自己與古典音樂遙遠的距離;加上大部分的團員都是商學院畢業,距離上次上台演出,更是多年前的事情,尤其對我而言,上一次認真拿起琴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覺得可以在半年的準備內重新站上舞台。重新拿起小提琴,才發現耳朵關起來,也想不起音準、抖音,腦中想著要抖音,結果左手還沒抖起來,右手的弓倒是先抖起來了,突然間的信心崩潰讓自己一度懷疑是否真的有能力再次站上舞台。而這段自我迷失的時間,則是被我們的音樂總監聖宭一步一步撿回來。

        聖宭擔任音樂總監,除了帶領大家每一次排練,更追殺著大家獨奏片段。為了能夠迅速追上大家,我每天晚上錄製練習片段傳給聖宭,用心雕琢著一顆一顆音符,再加上每天在家企鵝的家教陪練,神速的進步,讓我終於找回了些許自信。最難能可貴的,是每一次的排練,總是帶著滿滿的歡笑,當與其他音樂家聊著我們團隊總是笑料滿滿的排練故事時,總是被音樂家們投以羨慕的眼光,畢竟對他們而言,談論音樂大多是嚴肅的,談論音樂變成了工作,而只有不談論音樂才會有「下班」的感覺。

        我們的業餘室內樂混著專業音樂家的團隊裡,聖宭總是用笑料滿滿的風格帶著團隊,甚至整個室內樂團體已經發展出自己的暗號語言,就像幼稚園老師比出一根手指頭,大家會接著說「靜悄悄」一樣。每次只要走到F段,就會全團一起發出「mˊˇ」的聲音,或是只要沒演奏好,大家就會互相發出羊駝吐口水的聲音,就算在困難的技巧或樂曲片段,都在各種歡笑聲成長著。

        Chamber X Chamber團員們在音樂上隨著聖宭總監的教導下成長時,我們也積極運用我們的專業,幫聖宭成功取得藝術家簽證。在荷蘭,申請藝術家簽證,必須要在半年內拿到至少三場有政府補助的藝文演出,藝術家要留下來,除了參與既定存在的政府補助演出,或是自行創造新的製作申請補助,大部分的演奏家會選擇參與已有的製作,而寫這些製作企畫,剛好是我們這些念商學院的專業,我們一方面申請荷蘭政府的藝文補助外,也積極與台灣駐荷代表處互動,尋找各種商演及家教機會,希望除了幫助聖宭拿到藝術家簽證外,日後更能在這些機會裡,慢慢養活更多的藝術家。

        還記得在三月時,本來全團準備好申請阿姆斯特丹文化基金補助,沒想到第一關是以電腦網路速度比誰先搶到補助資格才能申請補助,當我們第一次登入頁面時,出現了一大串荷蘭文,手忙腳亂翻譯的過程中,所有的名額已在一分鐘之內被搶光。懊惱之餘,只能提醒自己下一次趁早,也事先把荷蘭文截圖翻譯好,等著下個月搶資格的機會。

        這個月搶補助資格的時間,與我們排練的時間重疊,連著幾天密集的排練,讓團員們直接住進我們家。白天大家一起在家上班,晚上吃完晚餐後就接著排練,而每當我工作上遇到不順心的事情,像是電腦突然壞掉不會動的時候,團員們就會自動開啟「超渡」模式,一邊唱著歌超渡我的電腦,一邊自行拿著筷子敲打著家裡各種玻璃製品,一邊超渡我的電腦。這次為了能在排練時成功搶到資格,特別舉辦了一個儀式,一邊敲敲打打,超渡我的電腦,一邊順利搶到四月份的補助資格,終於「功德圓滿」。

        Chamber X Chamber就在這樣又歡樂又互相扶持的氛圍下,持續成長。想起之前與一位前輩聊到幫助藝術家的夢想,總以為要是很大的經濟公司或是有很大的資金才能幫助到藝術家,但其實這些小小的夢想,都能從身邊的每一點點開始,一步步接近自己想做的事。                 3.夢工廠小樹,種子老媽

        忙著工作忙著音樂之餘,總是開心地與家人分享自己的各種夢想實踐故事。我像一棵住在歐洲的夢工廠小樹,發芽,伸枝,茁長,慢慢才發現,我全部的枝葉繁華,種子來自於老媽。原來,我這樣幸運地,活在老媽的夢想裡。每每跟老媽分享生活故事時,我的酷老媽總會用時下梗來回我,就像最要好的閨密般,相互分享著生活細節,一起品嘗生活的各種滋味,彷彿自己的夢想,就是家人的喜悅。

        老媽因為童年時的際遇,把自己的音樂夢想,遺忘在回憶裡。直到女兒出生後,再重新把夢想跟女兒揉在一起,拉拔孩子長大同時,也重新灌溉著夢想的種子。她原本其實是一位熱愛音樂渴望成為音樂家的女孩,也是一位職場上叱吒風雲的業務女性;因為童年際遇沒有走上音樂、因為生了孩子而沒有繼續在職場上發展,時代對女性的限制,在老媽的生命中劃下刻痕,在我們這一代得到救贖。

        當孩子們長大離家後的空巢期女性們,是否有機會重新追尋自我呢?原本老媽的夢想,就這樣慢慢消失慢慢融在我身上慢慢遺忘了自己。直到秋芳老師幫老媽找到機會,重新捏塑。當老師帶著老媽用文字重新梳理回憶與夢想時,遺忘的片段逐漸被拼湊起來,只見我那個原本整天只想跟我講八卦的老媽,突然間開始在意起自己的文字,開始會追著我說「妳看完我的文章覺得怎麼樣?」

        我總是又喜又樂地聽著她這樣追殺我,我們的角色顛倒過來,原本都是我在講故事她只負責聽;現在換成她忙著講故事我像聽著閨密故事搬,一起品嘗她隱藏起來的悲傷和日漸茁長的喜悅。

        夢工廠神獸樂園再次發揮了築夢作業,直接指定老媽,有機會在荷蘭重新開啟音樂夢想計畫,務必要老媽來到荷蘭時,好好把鋼琴練起來,還得辦一場成果發表會。只見我這老媽又打算找藉口開溜,一下說著要去博物館聽導覽,一下又說著到時候會打擾我們在家上班的作息,我也承接夢工廠神獸樂園計畫的使命,排除萬難務必要讓老媽能夠順利練琴。

        「現在妳知道什麼叫現世報了吧!老媽生日時,我想著這麼甜蜜的「現世報」,就當作是今年的生日禮物吧!我得意洋洋地準備著禮物,並且在精神上,一下子壯大得無可忽視:「嘿嘿,小時候妳怎麼抓著我練琴,現在就換我同樣抓著妳練琴,沒有練完不可以出門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