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03:44:32草木深

小王爺 (二十四)

第二十四回 冥王現身

 冥王此時身穿錦衣,不是他在冥府的官服打扮,但依然是平頭造型,留著特別修飾過的山羊鬍,就像是一個現代人穿著古代的衣服那樣滑稽。

 

棲梧護在了我們身前,冷豔地看著眼前的男子「你是何人?」

冥王淡然地說道「我是江綺凌的父親。」

我立刻對著棲梧說道「退下,不得無禮!」

棲梧看著我的神情,這才恍然這名男子的真實身分,立刻退開在一旁。

 

冥王來到我的身旁低頭看了眼敏兒,隨後感知道我身上的氣息,詫異地看著我「妳怎麼會有敏兒的能力在身上?」

「此事說來話長」我有點尷尬的轉移話題「先救敏兒要緊!」

 

冥王輕嘆,將敏兒橫抱在胸前,對我叮囑道「我剛剛已經先將雷鳴天給收押起來,敏兒的狀況得回去冥府治療,之後妳們兩個可得好好對我解釋發生了什麼,以及為何妳身上有敏兒的能力!」

 

冥王說完後一個轉身,抱著敏兒消失了。

 

這個岳父可以不要當著一般凡人的面就這樣『消失』嘛!?

我已經看到在場的四個妻子滿臉驚慌失措的表情。

 

棲梧率先打破了沉默「那個我剛剛應該沒有看錯對吧?」

耶律蘭雖然飽讀詩書,但頭一次見到,也是傻愣愣地對我問道「傳說只有不是凡間的人才可以達到這種境界,綺凌跟她的父親,不是凡人,對吧?」

 

文彤跟武彤則是默默無語,我看著四周的狼藉,搖了搖頭輕聲地說「我們先回府去吧!父王還需要療傷,我之後在跟妳們解釋。」

 

※※

 

因為馬被殺,馬車被毀,所以只能由個子最高的我背著恭鈞王,跟著四個妻子徒步走回王府去,這一路非常折騰,我身上的傷還在汨汨的流著血,但我也不希望四個美麗的老婆去扛一個至少六十幾公斤重的男人回去,成何體統。

 

所幸恭鈞王只是輕微內傷,稍作調理就能康復,他此時正躺在他的臥房內休養,而我的四位老婆則目不轉睛的盯著我不放,顯然要我給她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紙包不住火,我跟敏兒的身份遲早都是要跟她們說的,於是我只好把她們全部召集到千書閣來,千書閣都快成為我們開會的會議廳了。

 

看著她們直勾勾的眼神,我只好開口說「當初東方晏書受到重創昏迷的那段時間,真正的東方晏書就已經死了。」

耶律蘭率先難以置信的摀著嘴,有點不能接受的開始啜泣,文彤及武彤則面色嚴峻,只有不明事理的棲梧愣愣地看著我說了聲「什麼意思?」

 

「我的本名叫做倪楚心。」我坦然地說著。

 

其他妻子這才恍然為什麼敏兒會開口叫我倪楚心,原來是這個緣故。

 

「這難道是書上所說的借屍還魂嗎?」耶律蘭抿著泛白的唇問道。

「可以這麼說。」我輕嘆口氣「本來我陽壽未盡,魂魄卻被冥王的女兒給勾回了地府,冥王為了讓我能活足剩餘的陽壽,便給我安排了東方晏書的軀體讓我回魂,而他的女兒得為她犯下的過錯,來凡間陪我度過剩餘的陽壽。」

 

文彤及武彤同時驚叫「所以我們剛剛看到的是來自地府的冥王爺嗎?」

我點頭說道「不錯,那人正是冥王,她的女兒本名叫做甄敏,並不是江綺凌,江綺凌只是她在凡間的化身。」

 

棲梧頓時醒悟「所以那個雷鳴天也不是凡人!而是甄敏的仇人?」

我皺眉說道「據敏兒所說,雷鳴天只是她當時交往的對象,但是不明原因的離開了,最後因愛生恨,才導致了今天的局面。」

 

文彤怯生生地說「所以夫君當時會失憶,不是因為重傷,而是妳真實的身分其實是倪楚心?」

我聳了聳肩「我是一個活在了幾千年後的凡人,被一輛車給撞死的。」

 

四個妻子面面相覷,耶律蘭這才掩面崩潰,我看著小蘭,滿心愧疚,之前還說那麼多好聽的話,結果當她得知真相時,想必也是不能接受的吧。

 

棲梧倒是灑脫,她無所謂地說道「不管夫君是東方晏書還是倪楚心,都是我棲梧此生唯一的夫君,這是不會改變的。」

武彤也點頭說道「我跟姐姐也是一樣的想法,不論夫君真實身分究竟是誰,都是一起拜過天地的夫妻,這點不會改變的。」

 

我隱隱覺得耶律蘭始終有事情瞞著我不說,所以我們彼此一直有著很深的心結,我看著耶律蘭,淡淡地問道「小蘭,妳可以跟我說說,當初東方晏書重傷時的真相嗎?」

 

此言一出,文彤及武彤神經緊繃的盯著耶律蘭,我這一問,擺明耶律蘭是知道其中真相的。

 

耶律蘭眼眶中蓄著滿滿的淚,深吸口氣後,才緩緩說道「當時,蘇守協逼迫我,約夫君不,是約東方世子到望斷涯邊與他碰面約會,世子本就愛慕蘇守協,自然願意前去赴約,但她不知道的是,蘇守協早就準備下狠手,除掉蘇家的眼中釘,再加上世子本身跋扈,雖然愛慕蘇守協,但卻始終不曾給過蘇守協半分顏面,總要蘇守協聽她的,久了,本沒有想要殺害世子的蘇守協便起了殺心,那日,望斷涯邊風很大,蘇守協刻意拉著世子靠近涯邊說要欣賞風景,結果卻強逼我過去將世子給….推落涯下」耶律蘭頓時崩潰痛哭,她對於自己的這些行為非常愧疚,而且得知真正的東方晏書已死時,愧疚之心已達極限。

 

文彤及武彤憤怒地站起身,文彤咬牙說道「妳身為元配夫人,竟合夥姦夫謀害世子!」

武彤雙眼泛紅,握緊著拳頭說道「妳當時竟然這樣對待夫君?若不是當初夫君阻止,我在發現妳有身孕的那時,早將妳這不守婦道的女人給一劍斬了!」

 

棲梧看著這場面一度尷尬,她們本來後期感情都挺不錯,形同姐妹,但當姐妹

翻臉時,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勸架,只能拉著我的袖子低聲說道「夫君,妳快說些什麼吧!」

 

就說女人何苦為難女人,我這才出言詢問武氏姐妹「妳們自己摸著良心說說看,東方晏書是怎麼對待她的元配夫人?」

文彤與武彤這才低下了頭,不再出聲,當時東方晏書欺凌耶律蘭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她從未將耶律蘭當作是自己的妻子,甚至連下人都不如,心情不好時就是對耶律蘭施虐,其他人都不敢向前阻止世子的行為,深怕世子一個降罪,下一個被虐打的就會變成自己。

 

我淡然地說道「真正的東方晏書,心態是扭曲的,她看任何人事物都不順眼,也埋怨老天對她不公,更是對底下的人尖酸刻薄,刁鑽苛刻,這是我後來總結出來,對東方晏書的評價。」

 

「那不就還好是楚心夫君接管了這具身體,我倒是覺得妳這樣挺好。」棲梧突然說了這麼句。

 

這句話讓在場的其他人心裡深感認同,文彤與武彤這才意識到,倘若她們嫁的夫君是真正的東方晏書,恐怕她們的日子也不會太好過,甚至淪為耶律蘭那樣的境地,各自暗暗鬆了口氣。

 

文彤看著耶律蘭歉然道「蘭姐姐,對不住。」

武彤跟著姊姊也一起道了歉「蘭姐姐,對不起。」

棲梧在旁,她不怎麼會安慰人,只聽她說「蘭姐姐,我們還都得謝謝妳那一推,把真正的東方晏書給推沒了,不然我們現在哪裡有這樣好的夫君,所以妳不要自責了。」

 

耶律蘭無語地抬頭,臉上滿是愧疚神色,她看了我好些時候,才緩緩開口「所以夫君像變了個人似的對我好,我始終不敢接受,我就是這樣的壞女人,我不值得夫君這樣待我,我不配擁有,所以讓我以死謝罪,反正我早就是個該死之人了。」耶律蘭說到此處,從自己懷中拿出了一柄匕首,就要往胸口突刺,我凝神瞪著匕首,匕首就像被施了法一樣從耶律蘭手中掙脫,飛到了我的手上。

 

這一下表演再次驚呆了所有人,我看著耶律蘭說「我不許妳死,妳就不能死,不管妳曾經犯下多少的滔天大罪,但妳現在就是我倪楚心的妻子,記住,是倪楚心的妻子,不是東方晏書的。」

「夫君」耶律蘭的眼淚就是斷了線的珍珠,梨花帶淚惹人憐,我輕輕將她摟在懷中,至少在這個心結上,終於解開了,花了好久的時間。

 

棲梧則看著我手上的匕首問道「這個不是玄藏天書的武學功法,難道夫君也不是人?」

「我本來回魂到這具身體時是人沒有錯,只不過發生了一點意外。」我苦笑地看著棲梧。

文彤揉了柔太陽穴對著我說道「夫君,妳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們沒說,可否一口氣說完。」

 

於是我只得將自己為了救敏兒而讓自己變得不是人的狀況跟她們說,沒想到卻換來了羨慕敏兒的聲浪。

 

棲梧率先開口「那請夫君也把我變成跟妳一樣的人,為什麼只有敏姐姐可以陪妳永生永世,我也要!」

文彤及武彤也在一旁點頭「我們姊妹倆早就對天發誓要永遠護著夫君,所以也請夫君讓我們轉換吧!」

耶律蘭從我懷裡抬頭看著我說道「所以我們如果沒有變得像夫君一樣,是不是就會跟著歲月慢慢變老,而夫君始終維持著現在的模樣?」

「可以這麼說,但我到時候學會幻術,就能依照人間法則,將自己的樣貌變得像是那個歲數應該有的樣子。」我低頭吻了吻耶律蘭的髮頂,帶著淡淡百合香氣。

 

「不管啦!夫君我要跟妳一起不要變老!」棲梧開始耍小性子,文彤及武彤這次倒很有默契地站在了棲梧身邊。

「永生不是妳們想的那麼簡單。」我皺著眉對她們說,我看過太多電視劇,都在訴說著永生的悲劇,孤獨與孤單相隨,又怎麼會是這幾個小姑娘可以懂得。

耶律蘭緩緩地說「但只要有夫君相伴在側,永生好像就不再那麼漫長。」

 

這幾個老婆看來是跟定我了,但我哪知道怎麼把她們也變成我這樣的體質?

 

就在我非常燒腦不知道該如何向她們開口時,冥王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讓其他四位妻子再次驚呼。

 

冥王看著眼前的我們五人,最後視線定格在我身上,緩緩對我說「倪楚心,妳隨我回冥府一趟。」

我依言,將懷中的耶律蘭放開,走向了冥王,四位妻子見狀,立刻也向前黏在我身側不走。

冥王看到眼前這幕,輕嘆口氣說道「妳們放心,我不會將倪楚心帶走,她明天就會回來了。」

 

「乖,聽話,明天我就回來,妳們各自去休息吧!」我安撫著她們的情緒,直到她們願意乖乖配合。

「夫君,妳不可食言,若妳明日沒回來,我就上吊,死也要去冥府找妳。」棲梧哼然說了一句威脅我的話,轉身離開。

「夫君,我跟妹妹都會等妳回來。」文彤乖巧地說,武彤則有些羞澀地看著我「夫君要的獎賞,明日早些回來找我取吧!」

耶律蘭看著我的臉欲言又止,只是柔聲地說「夫君,還望妳早日歸來。」

 

看著她們離開了,冥王這才側頭看了我一眼「倪楚心,妳很行啊!」

我訕訕然地笑著,還沒等我說一句話,冥王拉著我的衣領瞬間一躍,消失在千書閣內。

 

※※

 

上次回歸人間的時候像玩了一飛衝天的雲霄飛車,這次去冥府像是玩了自由落體,速度之快讓我差點沒能適應!而且我記得敏兒說其實有很舒適的路可以走,所以擺明這個冥王是有意刁難我。

 

冥王哼然一笑「才這點路途妳就不行了嗎?」

「沒有,還可以挺得住。」我恭敬地說,開玩笑,上次玩一個一飛衝天我吐得亂七八糟,這次沒吐已經有進步了。

 

冥王默默的看了我一眼,開始往前方走去,我趕緊跟在他的身後,這沉默的壓抑真讓我受不了,隨即只好岔開話題問道「冥王是何時發現陰間道路被結界所封?」

「黑白無常前來匯報,說有亡魂進不了陰朝地府,這才發現竟然被設置了結界,雷鳴天這小子,當真是不想活了!」冥王說到這時,身上一股極重的陰氣併發。

 

我有功法護體,硬是扛下了這股強勁的陰風,但也讓人難受到頭皮發麻,我遲遲不敢再問,只聽冥王淡淡說道「之前敏兒命危之際,多虧妳出手相救,不然我可就真的再也見不到她了。」

我苦笑道「當時那種狀況,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冥王幽幽地看了我一眼,眼神讓人猜不透想法,他冷然地說「若非如此,妳早已被我打入十八層之底受盡億萬年之刑,焉能讓妳繼續活著。」

 

我冷汗直流,這個冥王寵女心切,肯定對自己的女婿有百般要求,若不是我當初捨身救敏兒,不然光是奪去敏兒貞操這點,我可能就只能乖乖去泡油鍋,刮刮骨剃剃肉之類的,而且時間還是億萬年,悲劇啊!

 

「敏兒現在醒了嗎?」我有點怯懦地問,這個岳父現在心情有點不好,我還是轉移話題。

 

「恩。」冥王點頭道「但她仍需浸泡在藥湯三個月。」

我擔憂之心漸起「她傷得很重,會不會留下後遺症?」

「妳很擔心她?」冥王挑了挑眉問道。

我毅然點頭說道「當然!我不能失去她的!」

 

「為何?」冥王冷漠著一張臉「妳有什麼好不能失去的?陽間給妳的一切還不夠多嗎?」

我有些落寞地說「世間一切皆是空

 

是阿,凡間的一切不過是雲煙,哪裡有多跟少的區別,擁有再多,死後不也化作一缽塵土,什麼也帶不走,什麼也留不住。

 

冥王肅穆的臉上,有了些許的緩和「當時妳跟我說妳想當個有錢人,我圓了妳的夢,沒想到成為有錢人之後,妳反而能勘破一切。」

我有些沉默不語,冥王輕嘆道「敏兒一醒來就吵著要見妳,深怕妳已被雷鳴天給打死,我這才不得不將妳帶來冥府見她,證明我沒騙她。」

我點了點頭「請讓我見見她吧!」

 

我心裡很感動,敏兒捨身替我埃了那一掌,差點又魂飛魄散,沒想到醒來卻還惦記著我,果然真的把我當作是老公了。

 

冥王帶我來冥府內的某一偏房,上面匾額就寫著煉藥房,門還未打開,就已經聞到了濃郁的藥草味。

 

就在此時,裡面一個穿著青色古衣的老者匆匆前來拜見「老朽拜見冥王爺。」

冥王點了點頭,對著老者說道「這位是倪楚心,敏兒想見的人,你先帶她去見敏兒,隨後在帶她來大殿。」

「是,老朽領命。」老者招呼著讓我進入煉藥房,冥王則站在門外,對著我說道「見完敏兒,就來大殿找我。」

 

我點了點頭,便跟著老者踏入了煉藥房,這裡是一個很奇特的地方,煉藥房的大門後像是一片新天地,滿地的草藥,甚至有著幾十個煉丹爐,都在冒著奇怪的青煙。

 

老者將我領到了一個小房間,裡面滿滿的煙霧,以及更刺鼻的藥味,他對我說道「敏小姐就在裡面的藥池,老朽在門外守著,您若看完小姐,便出來找老者。」

 

我朝他點了點頭,便默默地走進去,門瞬間就關上了,整個房間煙霧瀰漫,就像在夢中那種朦朧感,慢慢的我就看到一個很大的浴桶,浴桶下面竟然有奇怪的橘色火焰在燃燒著桶子,敏兒就泡在其中,而且敏兒也變回了那個小小的敏兒,十二歲左右的模樣,讓我有點不太適應。

 

我看著藥水在沸騰,驚訝得衝到敏兒面前問道「敏兒!妳不會被燒傷嗎?」

敏兒一聽到我的聲音,疲倦的睜開了眼睛,虛弱而驚喜地說道「倪楚心!真的是妳嗎?」

「是我,我來看妳了。」我緊緊握住敏兒的手「妳現在還好嗎?」

「我真的以為我再也見不到妳了!」敏兒眼眶蓄著滿滿的淚「還好妳還活著!」

「沒事!我會一直在的。」我伸手輕輕拭去她眼角流下的眼淚「妳好好養傷。」

 

敏兒忽然緊張的問道「我爹有沒有為難妳?」

「怎麼這麼說?」我詫異的問道,雖然我是覺得這次冥王見我確實不太友善。

「我爹知道我跟妳有過那個關係,而且也拜堂成親了。」敏兒咬著牙說「當時爹氣壞了,突然能力大爆,房裡很多東西都被他炸毀,是我不斷強調妳當時是為了救我,不然我早就煙消雲散,我爹的怒氣才稍稍好一些。」

 

我頓時一陣汗顏,我苦笑的說「我們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擅自在凡間拜了天地,妳不僅嫁給一個女人,而且那個女人還有四個老婆,妳爹心情能好到哪裡去。」

敏兒蒼白著的臉更加蒼白「自從我娘離開他之後,他就異常守護我,我真不知道他之後會對妳怎麼樣。」

「放心吧!沒事的。」我出聲安撫「妳不要再為了這種事情煩惱,妳先把傷養好再說,好不好?」

敏兒看見我要離開了,伸出雙手捧著我的臉,朝我的唇瓣親下去,隨後才乖乖泡回浴桶內「我希望傷好之後還能看見妳。」

 

我輕撫著被小敏兒親過的唇,苦笑說道「妳還是變回大人模樣的時候再來親我,不然我覺得自己應該要下地獄。」

敏兒被我的窘樣忍不住逗笑了「我知道妳沒能適應,之後再教妳變身吧!」

 

我朝她點了點頭,轉身離開這間煙霧瀰漫的世界。

 

 

待續

上一篇:小王爺 (二十三)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