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折3萬 超值入主正是時候! 贊助
2021-02-21 04:40:47草木深

小王爺 (二十二)

第二十二回 實力大增

 有些功夫,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學會,根基尤其重要,所以我也只能要太子先從基本功開始練起,體力是基礎中的基礎,支撐不久,之後就算學會了精妙的武學,到頭來也是花拳繡腿而已。

 

太子年歲很小,頂多就是個四年級的小學生,要如何跟一個已經邁入青春期的高中生比拚,每次想到這裡就覺得皇帝腦袋破洞,要不是對我或是太子很有自信,根本不會想到要搞這種比武,真是太看得起我們了。

 

我看著跑向遠方的小太子,嘆了口氣,他如果像棲梧一樣擁有超強天賦就好了,這樣我倒是省了不少時間,小太子自己也會遇強則強,晚點再來向棲梧討教之前怎麼練武的,看看有什麼可取之處。

 

這五天就看小太子自己認真的程度了,現階段我也幫不了他太多,於是我打道回府去,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我書房的廂房內看看敏兒到底睡醒了沒,她顯然比我還虛弱。

 

正當我準備踏進廂房時,敏兒一臉蒼白急匆匆的跑出來,恰巧一頭栽進了我的懷中,我有點緊張的詢問「怎麼了嗎?妳哪裡不舒服?」

敏兒抬頭見到是我,眼眶中的淚水就像不用錢的一樣傾洩而出,她轉為憤怒地捶打著我的胸口,一邊委屈罵道「臭倪楚心!妳出門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我起床沒看到妳的時候我有多害怕!我以為妳熬不過獄火掌消失了!」

我緊緊把敏兒給摟在懷中,訕然地笑道「是老公的不對!妳要怎麼罰我妳儘管說!」

「少臭美!誰要叫妳老公!」敏兒心緒平穩之後將我給推開。

我靜靜地看著敏兒的臉色,雖然說因為驚慌而臉色蒼白可以理解,但是現在她的臉色依然顯示著病態,我反而擔憂地問「妳這次好像沒辦法像之前那樣很快恢復,是之前受傷留下的病根嗎?」

敏兒皺了皺眉,輕嘆「我應該是上次的重傷,差點被掏空內底,所以這次才會需要這麼久的時間養傷,我現在的法力已經不如妳,而妳只是不會運用,就好比妳有億萬家財,可是卻不知道怎麼提領,所以等我好一點的時候,我會再陸續教妳使用。」

我搖了搖頭「這倒是也不急,我現在要忙著教太子武功,剩下二十七天,太子就要跟八皇子比武,太子十歲,八皇子已經十五歲了,妳說這怎麼比?根本沒法比!」

 

敏兒無語地說「乾脆放棄好了,叫一個孩童跟一個青年比武,真的很蠢。」

我苦笑「難,八皇子被皇帝指派給左丞相的門客雷鳴天教導,這是一場攸關皇室顏面的比武,我不能給太子丟臉,更不能讓東方王府丟臉。」

敏兒一聽到雷鳴天,臉色頓時更加難看,她不想跟此人扯上關係都難,敏兒有些沮喪地說「楚心,打不贏的。」

「總有辦法讓太子提升實力的吧?」我拍了拍敏兒肩頭「總會有辦法,只要我們抓緊時間找到。」

 

「是啊!除非奇蹟出現,不然真的很難。」敏兒噘著嘴「若不是我能力先被封住,而後又受重創的話,我就能偷偷讓太子內力增加,助他打贏這場比武。」

「那我現在的能力有辦法嗎?」我滿心期待問道。

敏兒愣愣地看我一眼「妳的能力當然可以,但前提是妳要練到如火純精才能發揮,可現在的妳完全不行。」

 

這下輪到我噘嘴了,這不就明擺著說我無能嘛!

 

敏兒右手撐著下巴說道「我不知道雷鳴天會不會在八皇子身上使用禁術讓他實力大增,如果一個不小心,太子可是會直接被對方打死在大殿上。」

「所以不只是太子要特訓,我也得跟著一起訓練。」我點頭說道。

 

「夫君,妳回來怎麼不找我,讓我跑到這裡來尋妳!」棲梧嫵媚的聲音忽然從書房那傳來。

敏兒看著我的眼神充滿著不悅,哼笑兩聲,就把我推出廂房,然後碰的一聲把門給關上,我愣在原地,這個說自己從不會吃醋的敏兒,現在是在吃醋嗎?

 

「夫君,妳既然在這裡幹嘛不回應我!」棲梧小跑過來拉著我的右手,我這才回神望著她笑道「怎麼了?那麼想我喔?」

「我嫁來妳這裡那麼無聊,所以有事沒事就想找妳啊!」棲梧無奈地攤了攤手「不然妳給我找個樂子,我保證不來吵妳!」

「恩」我沉思了一會兒,隨即笑道「那妳先去跟耶律蘭還有文彤武彤她們做朋友。」

「我不要!」棲梧斷然拒絕「她們對我滿是敵意,我乾嘛去討好她們!」

 

這可傷腦筋,我默默地想著,之後我又想起了太子,於是我問道「妳可以跟我說說妳這個學武的天賦是甚麼時候發現的?」

棲梧想了想後呆呆地看著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個天賦,但好像是看過一本失傳的秘笈之後才開始的。」

 

老天,真的有那種失傳的武功秘笈,這可不是武俠小說啊!

 

我隱忍著激動,淡淡地說「叫什麼?可否拿給我瞧瞧?」

棲梧露出壞笑「可以!但妳得讓我滿意,我才拿給妳看。」

 

雖然這小妮子風情萬種,每一分肌理都透漏著誘惑,但要我出賣色相換取秘笈,這真的有違我的天性,我佯裝憤怒「我是妳丈夫,妳現在是要跟我討價還價嗎?」

「妳要的那本秘笈,此刻就放在我身上的某個地方,有本事妳就來取!」棲梧說完之後施展輕功往外快速奔去。

還真是一眨眼功夫就快消失不見,我只好隨即提起一口真氣,尾隨其後,很快我跟她就在敬峰閣裡追逐,場面說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文彤跟武彤看到我追在棲梧身後都各自詫異,當看到棲梧的身手時,兩姊妹的臉色不由得一沉,因為棲梧展現的身法,竟然是自己未曾見過,甚至能明顯感受到彼此的差距。

 

「棲梧!別鬧!這本秘笈真的很重要!」我在棲梧身後叫道。

棲梧聽到這句話反而心情不好了,她回過頭冷冷地說「究竟是我重要還是秘笈重要?妳要是說不出個好聽的,我瞬間就能將秘笈撕毀!」

 

我睜大了眼睛,這女人怎麼那麼難搞!

 

文彤及武彤一聽我有東西在棲梧身上,倒是紛紛舉劍繞到棲梧前頭堵住棲梧的路,文彤率先說道「棲梧公主,妳身上若有夫君要的東西,請妳交給夫君。」

武彤也硬聲說道「夫君若需要,身為妻子的妳應該要協助夫君。」

 

棲梧停下了步伐,看著前方的文彤及武彤,她沒有理會兩人,反而轉頭看著我,等我說出一個她滿意的答案,我深吸一口氣,露出笑容說「妳是我妻子,當然重要,但妳不是也對我說過,誰要是敢傷我,妳一個都不會放過?」

 

棲梧沒想到我會說這個,她頓了一頓「我是這麼說過。」

我輕嘆道「皇帝要我教太子,要雷鳴天教導八皇子,一個月後比武,而前幾日我的重傷就是這位雷鳴天暗算導致,妳說我是不是應該要報仇?」

 

棲梧咬牙說道「如果是這個雷鳴天,我現在就能過去將他刺殺。」

我搖了搖頭制止棲梧的衝動「他不是普通人,妳們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他現在被皇帝欽賜為勇胥武師,我現在唯一能夠在明面上打敗他的辦法,就是讓太子一個月後贏得比武,但是太子只有十歲,完全沒有武學根基,所以我才說妳那本秘笈由為重要。」

 

棲梧心情這才緩和過來,她滿臉歉意地說「對不起,是我不識大體,不知道事情嚴重,秘笈在此,妳看看能不能助妳。」棲梧說完後從懷裡拿出一小本墨綠色的冊子,封面都有些褪色,顯然年代久遠。

 

我看著冊子封面寫著『玄藏天書』。

 

文彤及武彤好奇的湊過來看,這一看把這兩個小妞驚一個紛紛叫出來,文彤立即說道「我以為是傳說,原來真的有這本書!?」

武彤隨後接道「之前聽說是某一武神下凡遊歷時寫下的,只要有人得此書,便能成就一方霸主,所以幾百年前曾因為此書掀起許多血戰,但是最後這本書下落不明,所以後世的人都以為這只是傳聞罷了。」

 

聽到這裡我不免好奇地看向棲梧「這個妳是從哪裡得來的啊?」

文彤及武彤也同樣好奇,也是等著棲梧說出得書的經過。

 

棲梧倒是沒聽說過這個傳說,她淡淡地說「我七歲時跟隨三姊去林間狩獵,遇到了深居林野的老樵夫,老樵夫很喜歡我,說我體格很好,他祖上有傳下一本書,但是他因為缺條腿始終沒有婚娶,沒有子嗣可以繼承,所以就將此書給了我,六年前他就因病故世了,就這樣。」

 

武彤輕嘆「莫大的機緣,居然給妳碰上了,只能說是天意。」

我笑了一笑「應該是我才有那最好的福分!娶了妳們這幾個媳婦,各個貌美如花又武功蓋世。」

棲梧聽到此處哫了一聲「對啊!便宜到妳了!」

 

我拿著這本書翻開之後卻發現裡面的文字我一個都看不懂,我愕然的轉頭看向棲梧「這些字妳認識嗎?」

棲梧嘆氣道「那些字好像叫天篆語,但是此文字已經失傳,我只認得幾個字,所以我只有學會裡面的一成,不過光是一成就很受用了。」

 

我仔細思考了下,便對著三個妻子說道「走,我們去千書閣找耶律蘭。」

 

我們四個人進入千書閣時,只見耶律蘭果然在裡面悠悠地一邊看書一邊喝茶,相當愜意,當她看到我們之後,忍不住楞問「夫君,妳們有事嗎?」

 

若論起這個時代的百科全書,找耶律蘭就對了,我請下人每天得去外面尋找奇聞異書,只要有新出的,或是從國外尋訪到的,不論價錢多少都要購買回來,所以這間千書閣讓耶律蘭吸收了非常多又龐大的資訊,讓她找答案,非常快。

 

我將那本玄藏天書交給耶律蘭,問道「裡面文字聽說是天篆語,我看不懂,妳那邊現在有翻譯天篆語的書籍嗎?」

耶律蘭思索了一陣子,帶著我們來道了分類為語言書的那一櫃書櫃,開始翻找,一邊說著「我之前曾經有看到幾本非常破舊的書籍,好像就是在翻天篆語的,我找找。」

 

棲梧打從進來千書閣就十分讚嘆,她從小生活在大草原,哪有看過我特地打造的圖書館,裡面蒐藏著千本各類書籍讀物,這次是她第一次踏足,不免好奇。

 

棲梧悄悄來到我身旁對我問道「這裡的書,真的都能看嗎?」

我露出微笑「這是我送給元配夫人的圖書館,我叫此為千書閣,妳問問小蘭願不願意讓妳前來,她同意便行。」

 

棲梧頓時臉色一僵,她雖然非常不喜歡跟耶律蘭還有武氏姐妹打交道,但這些書確實很吸引她,於是只好自降身分蹲在耶律蘭身旁,恭敬地詢問道「蘭姐姐,我以後可以來這裡看書嗎?」

耶律蘭停下了動作,轉頭看了我一眼,我笑而不語,耶律蘭便知道我的意思,於是對棲梧說道「當然可以,以後夫君若有需要幫助,妳也能幫著我一起找答案。」

棲梧頓時欣喜,她拉著耶律蘭說道「謝謝蘭姐姐,我跟著妳一起找吧!」

文彤及武彤互看一眼,既然耶律蘭都接納棲梧了,她們有什麼不能接納的,只得各自嘆氣,也跟著耶律蘭一起找書。

 

之後我就像個大老爺,坐在椅子上喝茶等她們,經過她們四個的努力,最終翻找出四本天篆語的翻譯書籍。

耶律蘭首先說道「這四本書雖然有些殘破,但大致上都算完整,夫君若想要翻譯整本玄藏天書,可否給我們三天時間,我們重新抄一本現在的文字給妳。」

棲梧語重心長地說「我們四個人的翻的速度會快很多,說不定不用三天便能完工。」

 

我笑瞇了眼,有事情給她們做,她們倒是各個都來了精神,我就說古代就是無聊,大家每天都過一樣的日子,沒什麼太多休閒樂趣,不過這樣也好,於是我站起身對她們說道「謝謝妳們幫助我,等妳們完工,夫君送妳們每人一個禮物。」

 

我一離開千書閣,就聽到裡面各自忙著翻書做抄錄,好了,現在該回去書房看看我的敏兒還鬧不鬧脾氣。

 

我進入廂房,就看到敏兒躺在床上,她臉色相當蒼白,渾身滾燙不已,我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她這個至少發燒到四十度以上,太燙了,我伸手就想幫她鬆開衣服,希望她能好受一點。

 

敏兒見到我來了,氣沒打一處發,立刻用手把我推開,但是沒什麼力氣的她,動作都顯得軟綿綿,她有些虛弱地說「沒看到我現在很不舒服,妳還要脫我衣服幹嘛!為啥不去找棲梧!她不是很火辣嗎?」

「她再怎麼火辣也沒妳現在渾身像著火一樣滾燙。」我有些無語的看著她「我現在該怎麼助妳緩解?」

「妳只需要用手掌貼在我背後,專心想著用寒氣滅我體內獄火,剩下的我就能自行轉化。」敏兒邊說邊困難坐起身「如果妳準備好了就跟我一起盤腿坐在床上,隨時可以開始。」

 

「妳不會再生我的氣了吧?」我一邊把手掌抵在她的背上一邊詢問。

「妳就是好色,我能拿妳怎麼樣?」敏兒悶哼一聲「我不過就是嫁給一個有很多老婆的女人。」

我慢慢施展寒氣給敏兒,無奈地說「棲梧是最後一個了,我不可能再娶。」

「誰知道妳會不會再娶,講那麼好聽!」敏兒雙手掌向上交疊置於大腿內側,下腹之前。

我幽幽地嘆氣「她們最終都只是凡人,只有一世壽命,而我跟妳卻是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不是嗎?」

 

敏兒聽到此處,不再言語,屏氣凝神開始化解體內剩下的獄火掌餘威。

 

※※

 

三天時光眨眼便過,我在書房協助敏兒化解獄火掌也已經化解的差不多,敏兒的神色漸漸恢復紅潤,氣息也逐漸平和。

 

「終於是解決了這個麻煩,如果只靠我自己化解,還要再難受一個月才會復元,謝謝妳這三天幫忙。」敏兒吁了一口長氣,對我由衷感謝。

我笑臉盈盈地對著敏兒說「妳應該要謝謝老公才對,叫我聲老公聽聽。」

敏兒紅著臉,悶哼一聲「叫妳臭楚心已經是給妳抬舉了,不要得寸進尺。」

 

我從兜裡拿出三天前請下人去金匠鋪打好的一枚戒指,交給敏兒說道「這是依照妳的尺寸訂製的戒指,是我給妳的婚戒。」

 

我給每個老婆都訂製了一個,今天早上才熱騰騰剛拿到手而已,敏兒雖然有些詫異,但還是收下了戒指,戴在了左手無名指上。

這些戒指每個都有不同花紋及巧思,非常符合這幾個老婆的特質,果然敏兒就是適合這款雕花的樣式。

 

敏兒喜孜孜地欣賞著,突然轉頭瞪了我一眼「妳該不會其他老婆也有一個吧?」

「是這樣說沒錯啦!但是妳的最特別。」我伸出我手上的戒指,跟敏兒的戒指款式最為雷同,很明顯就是一對兒的,畢竟敏兒要陪伴我的時間最長。

敏兒看到之後才頓時消了氣「算妳識相,不然我馬上就把戒指摘下來丟在妳臉上。」

 

「是不用這樣狠啦!我難得浪漫,妳也給我個獎勵嘛!」我伸出不怎麼聽話的毛毛手就把敏兒給摟進懷中,臉頰刻意靠她很近,要她主動給我獎賞。

「好吧!看在妳把我治好又給我禮物的份上,就還妳一個禮物。」敏兒說完之後在我臉頰上親了一口。

 

「這怎麼夠!」我翻身上敏兒的身上,低下頭準備好好親吻懷中的女人時,廂房門口突然傳來棲梧的敲門聲,她在門口喊道「夫君,玄藏天書已經翻完了,就等您去看看!」

 

該死的小妮子,就不能晚個一個時辰再來嗎?

 

敏兒一聽到玄藏天書,驚一個把我推開,她看著我說「妳們怎麼會有這本書?」

我倒是有些詫異身處在冥界的敏兒怎麼也知道這本書,但還是說「這是棲梧小時後有個老樵夫送她的禮物,因為寫著天篆語,所以耶律蘭她們這幾天都再幫我翻譯此書。」

 

「這本書是我娘現在的丈夫之前遊歷人間時寫的。」敏兒這才正色說道,我則感到震撼的看著敏兒。

敏兒有些無奈地說「之前爹跟娘老是吵架,再我一百歲的時候和離,之後我娘就跟天國一位神武將玄夜華在一起。」

 

雖然我有些震驚,但至少這本書確實是一位神武將寫的,那傳說還真的不只是傳說。

 

我起身開門讓棲梧進來,沒想到棲梧身後還跟著耶律蘭及文彤、武彤,這幾個妻子還真是如影隨形,看來這三天一起抄錄玄藏天書,感情倒是好了不少。

 

我拿起她們重新抄錄的玄藏天書開始翻閱看著,果然都是我看得懂的文字,裡面還有些人體圖繪,能更清楚知道內功運轉的規律及法則,我笑看著眼前四人,從兜中再次拿出四枚金戒指,逐一交給她們說道「這是為夫給妳們的戒指,妳們都將戒指戴在左手無名指上,這是我東方晏書妻子的證明,這幾日謝謝妳們。」

 

四人喜不自勝的接過屬於自己的戒指,每個人都開心不已。

 

我對著棲梧說道「翻譯完此書,妳應該已經能熟知裡面的內容,武功應該更進一步了。」

棲梧靦腆地笑著「不只是我,就連蘭姐姐都受惠,已經學會了不少基本內功,文姐姐跟武姐姐就更厲害了。」

 

我驚訝的看一眼耶律蘭「小蘭!妳只是協助翻譯抄錄,竟也有這麼多成長!?」

耶律蘭淺笑「此書不難,但是領悟後得到的卻很多,自從抄錄此書,內容都已經謹記在心,我現在只要去翻閱武籍書典,就能立即學會該武學,真的是受益匪淺。」

武彤也開心地勾著棲梧的手說道「多虧了棲梧妹妹的書,我跟姐姐本來武學中一直卡著的地方也都有大突破,照著書中運轉內力後,內功都有大成。」

文彤點了點頭說「怪不得幾百年前人們為了爭奪這本書弄的腥風血雨了,此書太強勁。」

「武神寫出來的書,就是不同凡響。」敏兒有些失笑「就連毫無武學根基的耶律蘭都能學會,看來這次的難關可以有望過關了。」

 

我點頭說道「不急,我先將此書練熟,兩天後面見太子我在教他,但是此書卻不能外傳,妳們都要保守秘密,不然怕又會有人來奪書,鬧的王府雞犬不寧。」

 

幾個妻子也知道此書的厲害,紛紛點頭稱是。

 

※※

 

這兩日閉關,其他人也不敢吵我,我已經將玄藏天書給謹記熟讀,這套功法竟然也能運轉我內在蘊含的龐大能力,我現在隨時都能施展大絕。區區兩天時光,我竟然可以獲得如此大的收穫,我能感受到自己的武學境界已經不是凡人的境界了,或許真有機會可以擊敗雷鳴天。

 

我將書鎖在一個寶箱內,然後起身前往太子所在的承天宮,正巧看見太子雙頰紅撲撲的朝我跑過來,速度之快,也讓我忍不住暗自對他鼓掌。

 

「太傅,妳來了。」太子對我拱手一拜,我也朝他拱手一拜。

太子認真地說「按照太傅的吩咐,這幾日毫無懈怠,體力變得越來越好,今日跑完甚至都不覺得疲倦。」

 

我點了點頭,這個太子不會因為自己是太子的身分,就不用功不努力,反而比其他人都還要賣力,有這個態度,我這套玄藏天書也不算白教給他。

 

之後的日子我天天到承天宮報到,太子非常用功,我教給他的他都會再私下多練好幾回,基本功打得很扎實,現在跟耶律蘭一樣,都擁有了非比尋常的武學天賦,只要看過的武書,不僅過目不忘,甚至在看完之後就已經學會了裡面的武學,如果這是遊戲,那他們就是在開外掛。

 

雖然太子只有十歲,但是照我預估,幾十個武功卓越的武官都不會是這個小孩的對手了,而且玄藏天書還有一項強大的功能,就是遇到比自己強的對手,不僅會在比武的過程中學會對方的武功底子,甚至還可以變得比對方更強。當初棲梧只學會了一成,就爆發出這樣的威力,更何況是整本書都學會,那併發出來的力量將只會更厲害。

 

雷鳴天就算想給八皇子教會禁忌秘術,那也只是枉然,因為這項秘術將會在比武過程中被太子原封不動地學會,並更強力的反擊回去。

 

太子在訓練過程中也知道自己不斷突飛猛進的境界,所以對我只有愈發的尊重,再也不像出見我時的那般傲慢。

 

時光匆匆,一個月期限將至,皇帝非常重視這場比武,甚至要我帶著妻子們一起共襄盛舉。

 

我帶著五個老婆蒞臨皇宮大殿時,立即吸引許多文官及武官的視線,畢竟我那五個老婆都相當貌美,不分千秋,各有各的風情。

雖然敏兒打死都不想來,但是皇帝下旨,裝病也不行,最後也是被我好說歹說才勸來了。

 

大殿之上,左半邊都是武官,右半邊都是文官,中間隔了一條大道,彷彿井水不犯河水,恭鈞王雖然身為文官,但這次卻坐在我武官這邊。

 

沒多久,皇帝便笑呵呵的從大殿一旁走進來,他的身後跟著太子及八皇子,這八皇子足足高了皇帝半顆頭,也比太子高了兩顆頭,身材無比精壯,反觀小太子,整個就是毛沒長齊的小屁孩一個。

 

皇帝坐上了他的龍椅,開心說道「今日非常特別,朕的兩個孩子要來進行一場比武,他們能進步多少,朕還是相當期待的。」皇帝說道這邊,便對著底下的我還有雷鳴天說道「請兩位師父上前。」

 

我跟雷鳴天紛紛來到皇帝座下拱手,雷鳴天看著我的表情依然還是那樣冷冽,甚至帶有一絲不屑。

 

皇帝顯然沒注意到那麼多變化,他只說道「請二人握手開啟這次的比武,朕希望這次比武點到為止,畢竟朕可不希望兩個兒子都受傷。」

 

我目光對向了雷鳴天,雷鳴天的眼神依然想把我給殺了,因為有了前車之鑑,我小心預防著雷鳴天的突施暗手,果然再雙手接觸的那瞬間,我感受到一股烈焰般的內力要直奔我的五臟六腑而去,好再我熟練了玄藏天書,這股內力被我淺移默化的轉回雷鳴天體內。

 

雷鳴天驚訝的表情一閃即逝,他有些震驚一個月的時間,我竟然能避過他的獄火掌,隨即他想到可能是因為敏兒的幫忙,頓時怒火中燒,但他不作聲,只是冷冷地將目光轉移到敏兒那邊。敏兒似乎看到了雷鳴天的視線,默默地低下了頭,不想與他對視。

 

這個舉動無疑是激怒了雷鳴天,他握著我的手瞬間爆發了強勁的力道,彷彿想將我的手骨給捏碎,雖然護體反彈,但還是能感受到強烈的劇痛,骨骼咯咯作響。

 

「好啦!請兩位師父入席,朕要來看看太子與八皇子的比武啦!」皇帝拍了拍手,我瞬間抽離自己隱隱作痛的右手,還好沒有骨折或是碎裂,不然我絕對會跟雷鳴天拼命,右手可是我的第二生命,他想毀了我跟妻子之間的閨房樂趣嗎?

 

 

我一入席,文彤跟武彤不動聲色的前來查看我的狀況,只見我右手紅腫紫脹,雖然沒有傷筋斷骨,卻也受了不小的傷。

棲梧在一旁憤怒的握緊了拳頭,她在隱忍自己不要發作,耶律蘭則眉頭緊蹙,輕輕按摩我那隻受傷的右手掌。

 

敏兒則傳音跟我說『獄火掌已經可以抵抗了?』

我傳音回去『沒錯,我已經不再畏懼他的獄火掌了,剛剛我還把他打算偷襲的掌力給還回去。』

 

就在這時,太子已經與八皇子互相拱手,準備切磋,八皇子身影一閃,直接一掌推飛了太子,瞬間引起四周驚呼,甚至連皇帝都緊張地站起了身。

 

我們倒是不怎麼擔心,因為對現在的太子而言,這不過就是小菜一碟,敏兒看了眼八皇子,再次傳音跟我說『八皇子心智都受到雷鳴天的控制,他果然對八皇子施了禁術,太子可以撐過去嗎?』

我淡淡地說『應該可以,八皇子就算被控制,但是體魄還是原有的狀態,太子早就超過他不知道多少了。』

 

果然,太子瞬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灰塵,眼神中滿是剛毅,彷彿剛剛那一掌只是再幫他撓癢癢,他站穩了身體,之後瞬間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經再八皇子身前,同樣一掌將八皇子轟飛,一模一樣的招式,但是威力卻是八皇子的好幾倍。

 

只見八皇子飛出去時還噴出一大口的血,背脊直接撞在大殿的龍柱上,八皇子顯然昏了過去,身體軟軟的跌坐在地上,就在這時,八皇子仍是站起了身,但是雙眼呈現無神空洞,他顯然已經失去原有意識,都是憑著雷鳴天在後面向操縱傀儡一樣繼續操縱著八皇子前進。

 

太子看見了端睨,他知道八哥在那一掌早就該昏了,此時卻像個沒事人一樣往前攻擊,而且招招致命,太子憑藉著直覺反應,不斷避過致命的招式,倘若回擊,他的八哥就會命損當下,不由得也開始緊張,眼神時不時的往我這裡看過來。

 

我會意太子的意思,他是在向我求救,目前唯一能阻止八皇子繼續進攻的,就只能阻止雷鳴天的操控,不然就是皇帝的中途喊停,我深呼吸幾口氣,眼神示意讓太子安心,但我也還在想該如何中斷雷鳴天的操控。

 

待續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