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4 01:00:33甜丁

【烏織】遺物之姬 五話

  死神同人:烏織 不喜誤入

每天都是像這樣桌上已經準備好早餐,烏爾奇奧拉一定都會比我早起床,她想著今天烏爾齊奧拉外出後,要再一次逃出去,繼上次逃出去才過沒幾天,被發現的話肯定是被關禁閉。

 

於是她假裝吃著早餐,不安份的偷瞄在不遠處的烏爾齊奧拉。

 

烏爾齊奧拉若無其事的走到織姬身旁然後坐下來,驚嚇到了一旁的人兒,織姬停止手中正要將食物入口的動作,努力隱藏自己的謊張故作鎮定,她無法猜測烏爾齊奧拉將要做什麼「烏爾齊奧拉,怎、怎麼了嗎?」與黑眸子直視對望著,人家說眼睛是人的靈魂之窗,可以從中看見不輕易流露出的感情,但在他眼裡她什麼也看不見,即使想深入摸索卻也難以打開,織姬發現其實像這樣近看烏爾齊奧拉的輪廓還不錯看。

 

烏爾奇奧拉感覺到女人坐立難耐的氣息,於是緩緩伸出一隻手,輕柔的觸碰了她的雙頰,像是易破的泡泡般輕輕將它捧在手上,觸感透嫩的肌膚令人愛不釋手,對這女人逐漸展開好奇心。

 

如此舉動惹來織姬雙眼羽睫吃驚地眨呀眨,流露出不解的神情望著男子,一如往常即使對上視線不由所動。

 

織姬臉上有些潮紅垂下眼眸的看向別處。

 

烏爾奇奧拉沒事一樣的收回了手,織姬露出些許困惑的表情

 

正好也該是外出的時間了,烏爾奇奧拉準備起身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食物不許剩」烏爾奇奧拉一眼也沒看的對她的說道。

 

那一刻她有點害怕他就這麼走掉,她們還會再來找她,雙手手心冒著汗緊握著,像是即將準備迎接下一個敵人,硬碰硬她絕對是只有被挨打的份。

 

「……什麼時候回來?」織姬用自己聽的見的聲音呢喃著,雖然很想用平常的口吻說著,但是祈求眼前破面能指望什麼?開不了口

 

烏爾奇奧拉離開不久後,織姬便離開又再次獨自一人漫漫的在行宮走著,她偷偷探出一顆頭像這樣大的行宮卻半個人影都沒有真不可思議,眼望著走廊無止盡的盡頭卻有些寒意。

 

她決定照著原本上次走的路再繼續走下去,週遭的灰白色石牆顯得死寂既沒有色彩也沒有任何一點裝飾,如果是在自己生活的世界早就將這些牆點綴的五顏六色,可能不必到五顏六色但至少會將一個物品垂掛在牆上或是在地面上放一些盆栽,舖上一層地毯應該也不錯。

 

突然想像著這些只有屬於自己的世界才有的東西,不經感到有些惋惜

也不知道昨天那兩個女性破面是不是已經在找她了,明明跟她們不相識卻來找自己麻煩

她們到底是為什麼

 

虛圈這樣的地方真的一點人的生氣都沒有,一片死寂到連自己的呼吸聲都聽的見,不過沒一會兒就走到了上次遇到諾伊特拉所在的地方,只是這次沒有遇見,本來有些害怕但也放下心中的石頭,也許是因為前天剛走過這次走起來顯得容易。

 

再不遠處前面有一個轉角處希望不要遇到破面,還是謹慎小心翼翼些會比較好,織姬刻意放輕自己的腳步聲,所幸的沒有遇到任何一支破面而走過轉角後驚訝著似乎已經看的到外頭了,像拱門的形狀住立在眼前,外面和裡面一樣死寂只是視野變廣了,一片像白色沙漠的地帶感覺不到炎熱。

 

織姬有些不安的踏出了一支腳底觸感像沙子一樣,疑惑著這裡到底是哪裡這不可思義的景象,遠處殘有建築物的支架,附近則有零星枯萎的草,雖然已經走出來了卻什麼也沒有,如果就這樣走出去是否太顯眼沒完全沒有遮蔽物。

 

「佩謝,你看四刃的行宮真宏偉」

 

其中一人道著另一人的名子,談話聲嚇的織姬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深怕被發現。

「真想住在這裡面」

 

「如果是我我才不要,裡面住的那位大人可強大的呢!可能一不小心就嗚嗚唐多洽卡這樣日後我就看不到你了」佩謝假裝哭哭啼啼的說著

 

織姬聽著談話聲漸漸逼近有可能這個角度會被看見於是想要微蹲起身移動身子,一不注意踩到自己的白色長裙尾端不慎的跌倒,驚呼的一聲引來了那兩破面的注意。

「唐多洽卡好像有人,是從烏爾奇奧拉行宮門口附近傳來的」於是佩謝膽小的躲在唐多洽卡身後。

 

「你可不要這樣躲在我後面,我也是很害怕,會是烏爾奇奧拉大人嗎?而且烏爾奇奧拉大人根本不會發出像那樣嬌弱的聲音」但會是誰呢?佩謝想著

 

他們倆心想著接近烏爾奇奧拉大人的行宮也不太好,兩人互看一眼心有靈犀般的靈機想到烏爾奇奧拉大人這時間應該都出去辦事,好奇的心想去看一下應該不會有事吧!?

 

唐多洽卡迅速的換位到佩謝的身後神經兮兮說著「那你去看看」

 

「誒誒誒,為什麼是我過去阿」唐洽對身後的佩謝抗議著,佩謝不顧唐洽的感受死命的將他往前緩緩推往織姬的方向

 

此時兩人都感受到人類的氣息。

「痛….」織姬捂著她的膝蓋雖然沒事只是有些疼,再檢查自己剛剛為了穩住重心而伸出的雙手就直接著地的手掌好像有些擦傷,身上的白色裙子也有些沾染了地板上的髒汙,她隨意的拍了拍裙身將沾染的塵沙拍掉,但還是有些許的殘留。

 

織姬聽到後面有人再跟他說話,還未實際見到那人的面孔

 

「那個……請問……您還好嗎?」佩謝與唐洽小心翼翼上前關心著,他們怕驚嚇到了人類也怕那個人類突然做出什麼舉動而驚嚇到自己。

 

織姬忍著痛回頭想去看清楚這聲音的主人,居然是「破面…」她忍不註驚呼了一聲想著慘了,遍的有些驚慌失措欲起身,眼前兩人跟烏爾奇奧拉一樣,但也不完全是一樣的,沒有露出明顯的人類臉孔。

 

「沒事沒事,不用緊張,我們沒有要做什麼,只是剛好聽到奇怪的聲音,想說過來看看罷了」唐洽有些緊張著說道。

 

織姬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也感覺到他們並沒有帶著威脅的氣息,看上去也不壞,也不確定是不是好人,不像是先前見到的烏爾奇奧拉或是諾伊特拉還有那兩位充滿危險的破面女性,沒想到破面也是各式各樣。

 

「我們也只是走過路過,更不想再烏爾奇奧拉的行宮附近久待,不過既然沒事那我們就先走一步了阿!」在他們轉身回頭要離去之前她依舊瞪大著雙眼搧搧羽睫看著他們。

 

「等一下」織姬喚住他們,他們止步

「你們知道這附近哪裡有可以暫時躲藏的地方嗎?」緊接著說

 

「可以阿!我們待的地方就在前面稍遠的地方,要去嗎?」唐洽說著,佩謝啪的一聲打了唐洽的頭,「幹麻打我」唐洽抱怨了幾聲。
「你怎麼可以那麼輕意告訴外人我們的所在地,而且還答應讓她去我們的住所」

 

「可是….」唐洽話未說完

 

「你還可是,真是受不了你,不管了拉」佩謝抱怨著說道。

 

「阿如果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的」織姬苦笑著說,她眼看著兩人發生了一點小爭執也不想如此為難他們。

 

「既然都答應了就說到做到,走吧走吧!」佩謝雖然有點勉為其難的臉孔,但他也是不好意思拒絕別人要求個性,佩謝雙掌交叉抱頭走在前頭帶領著他們,而唐洽走在織姬後頭還在想著他剛剛到底哪一句說錯了。

 

她心想這兩個破面真是奇怪,但是看上去不壞,確實跟烏爾奇奧拉或是其他破面感覺不太一樣。

 

織姬眼望著周遭就只是一片巷沙漠的地帶跟一些建築殘留的柱子或是殘缺不堪的圍牆,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她就像小孩子一樣對任何事都感到好奇新鮮,她第一次自己一個人跟著其他破面走到那麼遠的地方,不過只要在烏爾奇奧拉回去之前回去應該就可以了。

《待》

後記:

久久上來看,人好像真的少了許多@口@

gbgubggvgb 2020-08-14 20:25:38

終於更新了,感謝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