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7 21:58:23甜丁

【烏織】遺物之姬 四話


  死神同人:烏織 不喜誤入


虛圈裡的日子,度日如年毫無生氣,開始想念以前的生活,生活型態和自己本身所處的世界截然不同,這裡讓人容易。

 

自從那天之後就再也沒見過諾伊特拉了,織姬也不想再見到那讓人做噁的虛,生活還是一如往常倒是烏爾奇奧拉那天的反應讓她有點不知所措罷了,將她擁入懷中的那種突如其來的舉動,跟眼前的烏爾奇奧拉確實不太一樣。

 

人類跟虛其實沒什麼不同,雖然外表跟人類有差異,生活的環境也跟人類全然不同,但是每個個體都有屬於他自己的個性以及興趣,織姬止住了自己思緒,這裡沒有她的容身之處,她很明白,就一下下讓她能稍微安穩的休息一下,她只奢求短暫的安全感,織姬躺在柔軟的床上不知不覺染上了睡意,輕輕闔上眼沉沉睡去。

 

在這死寂的空間裡,門外有一絲動靜都會被聽見,織姬處於熟睡狀態而未被驚擾,於是門緩緩的背打開了,那人似乎不確定是否有人在,像個小偷一樣卻卻的四處張望,畢竟她們闖入的是烏爾奇奧拉的行宮。

 

現在她們很確定烏爾奇奧拉不在這裡,但能感受到人類氣息就在這空間的某一處,她們要找到她,可怕的裂嘴一笑,心中的魔鬼蠢蠢欲動著,任誰都無法知道她將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阿拉拉-找到了唷!

 

「洛莉,瞧妳笑的這麼開心,那人類女孩在那裡」與洛力同行的女人開口說著,指著織姬熟睡的所在的位置處。

 

「梅諾莉妳不懂啦!真不懂藍染大人,明明就是個棋子,有需要像這樣被烏爾奇奧拉大人保護嗎?」那人類到底算什麼東西,明明就是個用完即丟的東西罷了。

 

「哈哈!找到了」洛莉又一度裂開了嘴笑了笑,「梅諾莉正熟睡著呢!虧她還能睡著這麼安穩,是不是該好好的叫醒她」洛莉蓄勢待發的樣子,露出比剛剛更令人畏懼表情。

 

「洛莉妳可別弄死她」一旁的女人也事不關己的態度道著。

 

「像這樣」洛莉跳到床上抬起一隻腳,狠狠踢中織姬的下懷,織姬狠狠滾落了床下,織姬還搞不明白怎麼回事,頭暈目眩接著肚子傳來了一陣陣痛,讓她差點喘不過氣,到底是何人,她想努力看清楚但一陣暈眩讓她視線有些模糊直到眼睛對焦才瞧見眼前的未知女性破面。

 

 

織姬一手抱著剛剛被踢中的肚子,一手撐起吃力的身子,直接闖入房內也真不是普通的膽大。

 

洛莉走到織姬身前居高臨下的望著她,單手掐住她的雙顎,力道之大彷彿快被掐進肉裡。

「這種痛苦的表情,很棒麻!」洛莉使著力氣讓織姬順勢站起。

 

織姬痛苦的抓住掐住她雙顎的那隻手,死命的想扒開她的手,但這點力道卻讓破面不痛不癢「妳信不信我可以就這樣把妳的下顎捏碎」織姬莫名的恐懼感襲上全身,甚至也能感覺到洛莉的力道再加重,這隻破面確實讓人無法猜測她下一步會做什麼,她用盡全身力氣抓著洛莉的手臂死命的搥打,目的就是想讓她鬆開手,絲毫沒有鬆手可能,她想說話但卻沒有說話的能力,對方殺紅了眼,一點一滴被憤怒侵蝕。

 

 

 

「垂死掙扎的樣子,好想讓人一看再看,妳說是不是」洛莉刻意提高語尾音調,抓著織姬的下顎朝著堅硬的牆壁甩了過去。

 

 

 

這一摔力道之大,一股暖流從額透上滲出,血順勢的從額頭流了下來,躺在地上的織姬則是沒有動靜,一動也不動,有一半的原因是她受夠了這種情況,一下子烏爾奇奧拉、一下子諾伊特拉、一下子洛莉,消極任人擺布,如果總是抱著默不作聲很容易像這樣被人欺凌。

 

織姬捂著自己的傷口,血不斷從額頭流出,眼神怒視著她們,身體顫抖著撐起那嬌小的身軀,回首怒視著那兩人。

 

她為什麼還能露出那種眼神「多麼讓人厭惡」

 

「洛莉,住手,烏爾奇奧拉大人差不多要回來了,被他見狀就不得了了」梅諾莉擔心著萬一這人類女孩死了怎麼辦「藍染大人也需要她,如果就這樣被我們弄死的話,也是罪過啊!」

 

「所以前提是不要弄死她就好,明天見」

 

織姬鬆了一口氣使不上力軟呼呼的攤軟躺在地上覺得全身上下刺痛著,摸著自己被掐紅的雙顎,剛剛一句話也說不出盡是被掐著,在烏爾奇奧拉回來之前她得把自己留在牆上的血漬給不留痕姬清理完,還得先治好自己血流如注的傷口。

 

從今以後到底還會遇到什麼樣的狀況,只要烏爾奇奧拉不在她就必須提心吊膽,滾大的淚珠無意識的就流了出來,像隻受害的小貓躲在牆角輕輕舔是自己的傷口,向烏爾奇奧拉求助等於是在向敵人求助,這樣怎麼行!

 

再說像烏爾奇奧拉求助也沒用,諾伊特拉那件事,烏爾奇奧拉也說過,『只要妳還有心跳,其餘的事不在他的管轄範圍』。

 

明天烏爾奇奧拉還會再出去,然而她們還會再度上門,像今天一樣,光是想像都已覺的痛不欲聲。

 

織姬默默的唸出雙天歸盾‧我拒絕,展開橘色的結界包圍在頭部四周,傷口漸漸的癒合,這能力應該是用來幫助別人治療傷痛,如今卻被有心之人拿來加以利用,罪惡至極,總歸一句這裡沒有她的容身之處。

 

在這之前她得趕快清掉牆壁上的血漬,免得被烏爾奇奧拉發現

 

門又被誰再度打開了,雖然織姬知道烏爾奇奧拉大概是這個時候回來,不過還是有點不安的確認了一下走進來的是誰,又默默走回自己的房間。

 

烏爾奇奧拉發覺這女人今天的異狀,他嚴謹審視了週遭,確實是沒什麼和平時不一樣的地方,他走向她的寢室想再次確認,轉動門把的聲音驚著了她,織姬飛快朝著烏爾奇奧拉臉部將手上的衣服丟了出去。

 

「我還在換衣服誒,進來之前要先敲門,大笨蛋」織姬羞紅著臉吼叫著。

 

「這裡是我的地盤,不是由妳來做主」雖然烏爾奇奧拉嘴上這麼說,他卻還是沒把遮住他頭上的衣服拿下來,織姬見狀不禁覺得有些好笑,織姬扯下烏爾奇奧拉頭上的衣服,順勢把沾有血跡的部分藏遮在自己的胸前,褐色雙瞳對上碧綠色眸子。

 

「我知道」織姬一語也不發,她輕輕向外推了烏爾奇奧拉一把,讓門好關上,然後自己輕敲著自己的門,告訴他下次應該要這樣。

 

有一件事倒是引起了她旁邊男子的注意,他在那衣服上聞道了血的味道,她看著織姬手中抱著的衣裳,雖然女人外觀看起來沒事,但是她肯定受傷了,想必是自己治好自己了,女人裝沒事的樣子,持續多久了?今天?昨天?還是前天?難道又是諾伊特拉?也感覺不到任何殘留的靈壓,經過離去時間果然有些時間,心中燃起莫名怒氣。

 

烏爾奇奧拉望著女人抱在那胸前的衣服想著入了神,卻忘記織姬在一旁的感受,織姬現在無法想像自己的臉已經紅的不像樣了,織姬垂落的頭髮烏爾奇奧拉將它們稍微的撥開,織姬被突如其來的舉動些許驚著的望著他接著然後轉身離開,弄得織姬一頭霧水。

 

「可別有事瞞著我」烏爾奇奧拉近距離得靠在女人的耳邊輕聲細語說著,織姬都能在耳邊清楚感受到他講話所呵出來的氣體,語畢,轉身離開。

 

明明充滿著睡意,卻難以入睡,烏爾齊奧拉的行宮被死寂包圍著,烏爾奇奧拉每天都在這種環境中生活著嗎?明天還有洛莉等著她,不想任由她們這樣乖乖被她們妻凌是真的,睡意混雜著思緒,帶領著織姬沉入深層的睡夢中。






《待》




後記:
已經有好久好久沒看動漫了>///////<
【人渣的本願】不知道為什麼意外的好看,多重關係,情感糾結不清,藕斷絲連
皆川茜大概是我裡面最愛極端角色,被發揮的淋漓盡致,結局的部分我也覺得很棒

文不定時更新呀!

자선 2017-10-09 22:40:24

親還會更文嗎0.0
親寫的好好看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