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8 07:00:00甜丁

【佐櫻】幸福,有妳/你─小櫻生日賀文,《中上》

 

宇治波佐助是我這這輩子最喜歡的人,甚至勝過於自己,他全身上下所散發的氣息,他呼吸的頻率,她都想親自去感受它,櫻不知道佐助是否也愛她勝過於他自己,如果他也這麼想的話我當然很高興。
 

不,佐助一定也是這麼想的。
 

現在的她很幸福,因為嘗過種種的苦味歷經過艱辛的路程才覺得原來幸福得來不易,反之要跟珍惜才是。


他們倆人的背影一藍一粉,從後面看來就是很好的顏色對稱,站在河堤邊靠著欄杆望著那清澈的水面,而水面上一閃一閃的是從太陽光反射出來像星星一樣的光芒,偶爾會有鳥兒展開翅膀在天空翱翔。

 

「我很愛妳,妳知道為什麼?」佐助牽起她白皙稚嫩的手,將她的小手緊緊包覆著,小櫻感覺到佐助的手是這麼厚實有力卻又溫柔。
 

「恩?」櫻輕輕對佐助哼了一聲好奇他接下來想說什麼。
 

「在我面前毫無掩飾,跟妳在一起完全可以放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還有每當我親吻妳的時候總是會露出害羞的表情,好像我們從來沒接過吻似的,我喜歡妳的真」佐助深邃的黑瞳望著她碧綠的雙眼彷彿好像可以從她的瞳孔裡映照出自己現在的表情。
 

「在以前被復仇的思緒給壟罩住,妳知道嗎?從以前我就很喜歡妳,只是不知道怎麼回應妳,我有時候甚至會覺得只想著怎麼報復的我,能夠帶給妳幸福嗎?妳是那麼全心全意地為我,我卻無法保證我是否能夠全心全意地為妳」櫻不發任何一語,只是淺抹一笑,好像她早就知道他接下來想要說的這番話。

 

「都過去了,我也愛你,就像你愛我的那樣」
 
「現在你在懺悔是吧?」她說。

 

「算是吧?」佐助挑起他的眉間。
 

「那從現在開始我要收回一半對你的愛」她開玩笑的口吻說著。
 

雖然她這麼說,其實佐助知道小櫻從很久以前就將這一半對他的愛給沒收回去了,他知道自己傷她傷得太深了,問為什麼他知道她收回去了,就是一種感覺,就是有一天櫻突然對他不再那麼關注,出現在我他身旁的次數變少了,對眼的次數也變少了,而他卻開始慌了...因為櫻漸漸地放棄了他,不!是徹底的放棄了,而佐助發現他無法沒有櫻,佐助不知道他發現地是否太晚但是佐助用心盡力的挽回她,費了一番功夫。
 

雖然她收回去了,但這又不代表她愛我的不多,他想這又是另一種層次,無法靠單詞形容的言語。
 

突然小櫻看見穿著暗部制服的身影瞬間站在佐助身旁,用著她聽不到的音量在佐助的耳邊悄悄說著,她不知道暗部的成員從哪裡冒出來的,小櫻只知道她又即將過一個沒有佐助的生日,她好奇面罩底下的臉孔到底長怎樣,好讓她在路上如果見到這位暗部成員的時候能夠好好訓罵他一下,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讓佐助被工作纏身。
 

櫻有那麼一刻還真懷疑佐助底下的人都那麼沒有能力辦事嗎?就一定要佐助親自出馬嗎?
 

那位暗部成員對佐助說完之後,也不忘對她點了頭之後又像風一樣的消失了,櫻也禮貌性的回應。
 

「櫻,我現在可能....」佐助假裝出為難的表情,櫻當然不可能任性的要求佐助留下來陪她。
 

「去吧!去吧!暗部隊長大人」他聽得出來小櫻口中充滿著酸味。
 

「我會盡快」佐助將雙臂環抱住櫻,頭埋在她的頸肩,聞著屬於她的芳香,他知道她只是在逞強,佐助早已察覺到櫻眼神閃過的失落,佐助的唇朱在櫻的額頭上輕輕點綴完立即消失在櫻的面前,又剩下她獨自一個人了。
 

這一切將是佐助的精心策畫,沒錯他將要給她一個驚喜,讓小櫻永生難忘的生日,也是求婚日。
 

其實佐助和她底下的人已經串通好了,甚至是所有人,沒錯!鳴人、祭、井野、雛田、小李、犬等等,大家都知道。
 

即便他知道也許這會讓小櫻感到難過或是失望,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壞,好不容易讓她等到這一天。
 

雖然佐助在每年櫻生日的時候,都會將生日禮物提早放在床頭櫃上,或是如果在出勤時間剛好有回到木葉,有時候還會在她熟睡時特地回來一趟,補送的時候也有,總之很少兩人一起慶祝。
 

來到生日布置場地「佐助你終於來了阿!」佐助看見好多個鳴人在喚著他,鳴人的影分身術用的真淋漓盡致,鳴人正在使喚他們搬一張長型的大桌子,等到明天這張桌子上會擺滿豐盛華麗的食物,佐助眼看著除了鳴人以外大家都在幫忙她布置慶生會場,真是心頭猶然覺得有這些好夥伴真好。
 

「小櫻如何呢?」雛田手上抱著一箱食材朝佐助和鳴人的方向走了過去,鳴人見狀趕緊衝過去將雛田的食材接了過去,「雛田,我不是說妳不要再搬東西了嗎?有需要的時候叫我,我一定會過去幫妳的」其實是因為雛田的肚子裡已經有她和鳴人之間的小孩了,佐助看到鳴人這種粗線條的人也會有這麼細心呵護某人的時候,還真是意想不到呢!鳴人以後一定會是個好爸爸。
 

「我只是想幫一點忙而已,這點小事我做得到,鳴人不用擔心我」雛田輕柔地對著瞎操心的鳴人說著,雛田都沒再擔心了,反而是鳴人擔心得要死。
 

「對了!小櫻如何?」雛田還不忘剛才的話題,「感覺上她有點失落」佐助對著雛田說著。
 

「呵呵!難免的,我相信小櫻可以理解的」雛田這番話也許真能暫時安慰佐助,雖然他還是有點餘心不忍。
 

但也許是一樁巧合,在當佐助離去不久後,小櫻身邊也多出了從沙之國來的忍者,沙之國忍者拿出一份簽屬書上面寫著合約內容,應將內容讀過一遍,綱手同意櫻去沙之國一趟,因此小櫻不得不接洽一份緊急工作,聽說我愛羅生病了,而她必須前往沙之國,而且還是被指定要她過去。櫻當然無法違抗命令,拯救病人也是醫生的工作,她更無法婉拒任何需要幫助的病人,重要的是我愛羅也是夥伴之一。
 

櫻已盡快的速度去了一趟醫院,拿取有可能需要的醫療用品就匆匆忙忙趕往沙之國了。


《續》



後記:繼去年小櫻生日賀文,哈哈!拖久了Soorry(90度)
今天2015年9月23。完成ㄎ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