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韓國的自然發酵保養品牌 贊助
2021-10-23 22:45:18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借住而已

Sunny笑說:"對啊,我想借住大哥家一陣子,可以嗎?。"

阿使驚嚇到說不出話,反倒金信一臉鐵青,開口直接回絕:"不行! 你自己不是有房子住,為什麼現在要搬來這裡借住?"

 

"我退租了。"Sunny說得一派輕鬆。

"為什麼退租?"

"我把店賣了,因為先前發生的事情,導致後來一直有傳言說我那裏是鬼屋,所以生意越來越不好。而且我房東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也開始認為我是有靈異體質的人,不太想把房間租給我..."Sunny說著說著開始面露無辜。

"所以...只好把店收一收,搬出現在的住處,再另尋其他地方啦。"

 

什麼...最後怎麼搞成這樣?

金信聽到Sunny這樣說後,轉頭瞪了阿使一眼,覺得有些惱火。

 

"我不會打擾太久的啦! 其實要我住飯店也是可以,可是我想到大哥家有這麼多房間空著不用,實在有點可惜,況且住飯店也要花一筆不少的費用,不如住你這裡還比較省。"

金信雙手交叉在胸前,不以為意的聽著Sunny解釋。

Sunny不想理他到底贊不贊成,繼續說道:"大哥你不用擔心房租的費用啦~我跟你家的姪子談好了,他說會算我便宜一點,價格我可是很滿意呢~"

 

"德華?他跟你談好房租了?"

"對啊~這房子現在不是他在管的嗎?"

"這小子....!"  

 

居然還跟我妹收錢?!

皮在癢是吧。

 

Sunny趁金信一個閃神沒注意,立刻迅速拎起自己一袋行李,一腳踏進玄關,隨手就把行李扔進去。

 

"那就不好意思打擾兩位囉~"

接著又順手拿了外面的行李箱進來。

 

"欸欸欸...我還沒答應。"金信和阿使的腳步跟在Sunny的後頭,因為金信還是想把Sunny安排住別的地方,她住在這裡,他覺得很不方便,心情會很不好!

 

"哇...雖然之前來過一次,但是這次來仔細一看,覺得這裡真的挺大的。"Sunny立刻轉移話題。

 

阿使覺得剛剛Sunny在講話的同時好像偷瞄了他一眼,隨即眼光又看向其他地方,不知道那瞬間是不是他眼花看錯。

 

"我可以睡哪個房間?這間嗎?"Sunny指著樓上二樓的房間。

阿使和金信往Sunny說的方向看去,接著金信的臉色隨即暗沉了下來。

 

喔...原來是那間。

Sunny從他們的表情就知道那間曾經是誰使用過。

 

他們兩個都沉默不語,Sunny只好轉移目標:"好吧,不要那間。隔壁的那間應該可以吧?"

"那間可以。"阿使趕緊搭腔,想緩解緊張的氣氛。

 

"那我就不客氣囉~"說著Sunny便拎起自己的行李要往上走。

阿使從後頭一個箭步,順手接過她的行李箱,搶先走在Sunny面前。

 

Sunny愣了一下,隨即又恢復了平常的神色,裝作若無其事的跟在後頭,一起走到樓上2樓的空房間。

 

一打開門,馬上傳來一股濃濃的霉味。

裡面也堆滿了雜物,整理起來也可能也要耗上整天的時間。

 

阿使一臉尷尬,他沒想到這房間會是這種情況。

Sunny看到也傻眼。

 

“我…我來幫你整理,你先等我一下。”阿使趕忙把堆放的雜物移到旁邊去,但東西實在太多,目前這裡的環境似乎也不能立刻住人,於是當下他做了個決定。

 

“不然...”他停下動作,“妳先暫時睡我房間好了,這房間要整理還需要一段時間。”

“睡你房間?那你要睡哪?”

“我…睡……”阿使話才剛要說,就被走進來的金信打斷。

“妳去睡恩倬的房間,這間不用整理。”他橫站在阿使和Sunny的中間,硬是阻絕阿使和Sunny面對面對談。

“你,回自己的房間,我妹的事情我來處理就好,無需你操心。”

 

說完,金信立刻接手Sunny的行李,推著她到隔壁恩倬的房間。

 

留下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阿使。


"說吧,你跑來我家住是為了那傢伙吧?"金信把行李丟在地上,開口直接質問Sunny。

"啊?"Sunny沒想到他大哥這麼單刀直入。

金信走近,一臉懷疑地看著Sunny的臉。

"妳...在想什麼別以為我都不知道! 那傢伙絕對不可以!"

 

真是的...

到現在還是石頭腦袋,依然這麼不近人情。

 

"既然大哥你不信任我,那我不住總可以了吧,乾脆讓妹妹我流落街頭算了!"說完Sunny撿起她的行李轉身就要走。

 

金信完全沒想到她的反應竟說是要流落街頭。

所以聽她剛剛說到被房東趕走沒地方可以住,現在看來應該是真的。

 

他拉住Sunny的手臂,"妳剛剛說的都是真的嗎?"

Sunny瞪著他:"我幹嘛說謊,就真的沒地方住啊,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那我安排妳去住飯店,別住在這裡。"說完金信就要拉著Sunny出去。

Sunny甩掉金信的手:"我不要,這裡有房間可以住,幹嘛又要花錢出去?"

"我不放心妳在這裡,萬一又跟那傢伙牽扯上怎麼辦?妳可別忘記他真正的身分!"

"不要!我房租錢都已經給了,何況你家有這麼多房間不住,不是很浪費嗎?反正我不會在你家打擾太久,這點你倒是可以放心。"

 

"就跟你說我在意的是你跟那個傢伙同住一個屋簷下!"

"沒有,我要重複多少遍啦! 跟他這輩子是不可能有什麼的。"

聽到Sunny開口說不可能這句話,讓金信頗為驚訝愣了一下。

"喔?真的嗎?那你敢保證在這個家會跟他保持距離?"

"可以啊~我一視同仁,大哥你也一樣,你們都把我當作普通房客就可以了。"

 

嗯...

最好是可以這樣,我倒想看看妳到底要耍什麼花招。

 

總而言之,Sunny的說詞暫時說服了金信,他也不再繼續為難下去。

離開之前,他最後特別叮嚀Sunny。

"對了,這個房間的擺設,我希望妳盡量不要更動它,最好能夠保持原樣就保持。"

"嗯,我知道。"

"那妳早點休息吧。"

 

金信走了之後,Sunny整個人癱倒在床上。

"呼~終於送走了煩人的哥哥了。"

 

雖然他很囉唆,但他所擔心的事其實Sunny內心也很清楚。

"看來平常不能表現太明顯...不然就會被發現呀。"

Sunny暗自告訴自己..."反正我也不可能一直都待在這裡,只要不要讓大哥發現我最後的目的就好了..."

 

接下來的日子還有得瞧呢...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