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暢銷新品 獨家下殺↘58折 贊助
2021-10-06 22:53:19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沒有你我怎麼獨活?

被丟失的記憶一下子就像一部超長篇的電影,一幕幕快速的出現在腦海裡。

還來不及想起,下一幕又跳至眼前。太多的情緒、複雜的感情全部濃縮在這短短的幾十秒內,讓接收訊息的人有些承受不住。

 

朴英垂頭皺眉著緊閉著雙眼,最後仍舊承受不住還是發出了嗚咽聲。

這時再次睜開眼睛恍若隔世,喘著氣想搞清楚自己現在究竟是誰。

 

這次抬起頭來眼神完全不同,不似剛剛的他。

"小熙..."他哽咽地喊出。

 

聽到這熟悉的呼喊,原本撇頭的朴真熙驚訝的緩緩轉頭看著出聲的人。

只見朴英對著她苦澀的笑。

"哥?..."她想確定是不是真的是他。

"對不起,小熙。我讓妳失望了..."

 

真的是他!

"為什麼沒有聽我的話?"

 

當朴真熙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室內一片靜默。

只見朴英不斷的皺眉,好像正在思索該如何回答她的問題。

 

"連你都把我的話當邊風嗎?最後我那麼費盡的幫你安排,為什麼你最後還是變成了這副模樣?!"面對朴真熙一連串的質問,朴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到底...有沒有去?"朴真熙還是很懷疑。

 

朴英終究還是搖了頭。

 

朴真熙像洩了氣的皮球,癱坐在椅子上,"原來我...無論做了什麼,真的都沒有人會在乎..."

王黎看見朴真熙這麼失望的表情,也想起自己之前對的她所作所為,內心也不由得升起一股愧疚之心。

金善突然瞥見王黎的樣子,便暗地握起了他的手,捏了捏示意他不要太自責。

 

"不是,不是你的錯。"朴英解釋。"是我自己決定不要去的。"

“我...當初是因為妳才選擇繼續留下來,可是卻沒想到你的病情卻因為王黎的死,開始每況愈下,直到最後一刻父親連妳最後一面都不想見。"

 

"當時我知道妳知道自己日子不多,偷偷幫我安排逃離的計畫,是希望我在妳死去之後可以過真正屬於自己的生活,不再受到父親掌控。可是...妳知道嗎?在父親手底下做了那麼多骯髒的事情之後,我還會奢求自己下半輩子能好過嗎?"

 

"當我最關心的人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最後一個肯關心我的人不在我身邊了。在那個世界裡,我真的不覺得我繼續活下來還會有什麼快樂的事情會發生。妳知道,父親是不可能輕易地放過我的。"

 

"所以,我做了個決定,決定在妳墳前自我了斷。"

聽到這裡,朴真熙不自覺得捂嘴大哭。

 

"妳看到現在的我,就是我死後的懲罰。"

"我並不想要你死...為什麼連最後讓我對你好的機會都不給我呢?"朴真熙生氣的嘶吼。

 

當時萬念俱灰,朴英根本沒想清楚真熙為他做這些事的意義,就算現在想起也已經來不及了。

"你覺得我這種人有資格得到幸福嗎?!"朴英低吼。

朴真熙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滿朝幾乎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我害死的...你覺得我能夠被原諒嗎?"

 

是啊...

父親不願意弄髒自己的手,也害怕所有的事情曝光後會延燒到他身上,他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交代給大哥,命令大哥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只因為他是無血緣關係的兒子,也最佳的替死鬼人選。

 

沒有太多人知道大哥的存在,可是卻有將近一大半的事情都是大哥指使其他人,或是他自己去做的。

 

我曾經曾勸過他,要他放棄不要聽父親的命令。

可是...因為他感念父親在小時候收養了他,當他在路邊快要凍死的時候,將他撿了回來。

他不得不做的原因,單純只是想報答他的養育之恩。

 

過了許久,朴真熙說出了她不曾說過的事。

"父親...根本就不愛我們。他知道我時日不多,又沒有替王生下子嗣...對他而言,我只是個沒用的女兒,而你則是替他除掉阻礙的最佳劊子手……"

 

"所以,我才希望你可以過上自己的生活,脫離他的掌控,至少...可以過得比我幸福。"朴真熙懇切的看著眼前這個命運始終坎坷、令她心疼的哥哥。

 

"不,我從沒想過要自己好過。倒是妳,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去轉世?"朴英有些惱怒,這個從前個性就很倔強的妹妹,老是聽不進去任何人的建言,總是一心一意專注自己在意的人事物。

 

朴真熙不小心瞥了一眼王黎,這個小動作看在朴英的眼裡,似乎有點難受。

"又是因為他?"朴英的口氣突然變得嚴厲,聽起來像責備。

 

王黎發現朴英的話中是在說他。

以前總是對他畢恭畢敬,客客氣氣對著他"前輩、前輩"的叫,可是這次恢復記憶之後,看他的眼神開始不同以往,似乎還略帶嫌惡。

真讓他有點不習慣。

 

"我跟妳說過多少次,這傢伙從沒把妳放在眼裡,為什麼還這麼執著?"

"胡..胡說...哥你不懂,別在這亂說!"朴真熙慌亂地否認。

"小熙,你究竟要執迷不悟到什麼時候?這傢伙到底哪裡好?連你自己轉世的時間都願意錯過?"

 

打從一開始就看這傢伙不順眼,知道他喜歡的人不是真熙之後,就更加討厭他。

自己的妹妹為他犧牲這麼多都不看在眼裡,喜歡了一個隨時都可能叛變的將軍妹妹,把自己陷入危險之中,結果最後還不是自己親手把他們兄妹倆一起送上黃泉之路。

 

然後荒廢國事,渾渾噩噩過了好幾年,最終飲藥過量而死。

 

昏君最後的下場也不過如此。

還真便宜他了。

 

為什麼小熙到現在還是對他念念不忘?!

現在王黎變成這副模樣,也不是王了,還有什麼好留念的!

 

"我...我也不知道哥哥你也在這裡,而且我一直以為只有我一個人不幸。"朴真熙越講越小聲。

"所以呢?他有愛上你嗎?在世的時候他不在乎妳,而現在妳們都已經成為了死人了,更不可能在一起,為什麼就不能多替妳自己想想呢!"朴英忍不住發起火來。

 

朴真熙被朴英嚇到。

 

第一次看到哥哥生氣,以前他跟我講話都是輕聲細語,也從來不會對著我大吼。

這一次他這麼大聲跟我說話,看來我真的惹他生氣了。

 

"我只是..只是..想著要報仇就忘記要去轉世,大概也是因為躲太久,自然而然就懂得隱身在人間,所以...所以..."朴真熙心虛的結結巴巴解釋著。

"妳..."看見朴真熙像以前一樣怕被挨罵又縮著頭,朴英也不忍繼續苛責她。"...真是個大傻瓜。"

 

朴真熙難為情地低頭不語。

"總而言之,我希望妳別再繼續做傻事,放下這一切吧。"

整間只剩朴英沉穩低嗓勸說的話語,讓朴真熙的內心開始動搖。

 

"我...我無所謂,可是,哥哥你呢?你怎麼辦?你要繼續留下來?"朴真熙不想要自己一個人。

"小熙,哥哥我沒關係,這是我應受的懲罰,所以我會繼續待在這裡。可是你不行,你還有大好的前途,不要再繼續回頭。"

 

這...算什麼答案?

難道要我丟下哥哥自己一個人去好的地方嗎?

 

聽見朴英的答案,朴真熙的表情瞬間陰沉了下來,那不是她想聽的答案。

朴英看朴真熙的表情似乎也猜到自己的妹妹並不想拋下他。

 

"別擔心我,我不會有事。"

"真的嗎?"

"嗯。"

 

這時德華端來了一杯冒著熱煙的茶水。

對著朴真熙說:"妳先喝了它吧。"

 

喝完茶的朴真熙表情頓時變得很平靜,她略有所思,過了半晌,她說:"請問...我是不是也會受到懲罰呢?畢竟...先前我做了這麼多不好的事。"

 

德華微微一笑:"妳的罪罰比較輕,時間不會太長。懲罰完後,也會要妳去轉世。"

"是喔..."朴真熙低語。

 

"時間到了,妳該走了,打開大門,就會有路指引妳到該去的地方。"

"知道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