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dai電跑車690匹馬力 贊助
2021-08-23 11:00:00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尋求幫助

"喂,起床。"阿使站在鬼怪的床邊踢著他的身體叫他起床。

早就睡死的鬼怪一點知覺也沒有,一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阿使無言看向天花板啞然失笑,接著一把把蓋在他身上的棉被給掀開。

“喂!快點起床!”阿使對著鬼怪叫著。

 

冷風一陣,鬼怪哆嗦一下。

他不爽的坐起身:"幹嘛啦?!"

"有事要找你商量。"

 

鬼怪睡眼惺忪的抓著頭髮,迷迷濛濛中還不太理解阿使這大半夜跑來這裡到底要商量什麼事?

阿使自己拉了張椅子坐在床邊,語重心長地說:"是關於你妹妹的事。"

 

金善?

難道出事了嗎?

 

鬼怪的睡意瞬間全失。

 

"我妹他怎麼了?"

"她沒事。只是有件事跟她有關聯,我想,你也應該要知道。"

"是指有人要害她這件事嗎?"

"嗯。"

"那個人是誰?"

"是你和我都認識。"

"我們都認識的?"鬼怪疑惑,這年頭還有誰是認識我們三人,還想要害我妹的?

"朴仲憲不是已經被我滅了,而且你也親眼見到,難道說還有另外一個?"

阿使點了點頭。

 

"誰啊?快點說,不要賣關子。難不成朴仲憲是哈利波特裡面的佛地魔?他還做了很多分靈體?"

"佛地魔?佛地魔是誰?分靈體又是什麼?"阿使聽得一頭霧水。

"唉,算了,你這個不讀書的傢伙,快說是誰?"鬼怪揮了揮手。

阿使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解釋:"欸!你這話可是冤枉我,平常我也是有在讀書的好嗎?只是我沒聽過佛地魔這個亡者的名字,也不知道你所謂的分靈體是指什麼?靈魂嗎?我們陰界可不是這麼說的!"

 

鬼怪雙手交叉盤坐著,煩躁地回說:"你到底要不要說啊?不說就不要吵我,我要繼續睡覺了。"說完他拉了棉被想躺回去。

 

"是朴真熙。"阿使說出那個名字。

倒回去的鬼怪聽到這個名字又坐了起來,他滿臉狐疑的看著阿使:"朴真熙?!"

阿使點了點頭。

 

"我照你說的,晚上跟著Sunny回家的時候,看到有個女人從後面推了她一把。"

"一開始,我以為是個惡作劇的人,但下一秒從她身上飄出了一個惡鬼,跟朴仲憲一樣附在人的身上。"

"為什麼?是她?我妹有跟她有過節嗎?"

"恐怕...是跟我有關。"

 

鬼怪翻了個白眼:"怎麼父女都一個樣啊!老是喜歡搞一堆亂七八糟事。"

"她,正是我這次出差的目的,上級命令我要抓她回去。"

"所以呢?"鬼怪心裡老大不爽,"你的任務還不趕快去執行?跑來我這裡幹嘛?難道要等到我老妹被害死了你才要動作嗎?"

 

阿使有些心虛,因為他為了照顧Sunny跟丟了。

"我跟丟了。"

 

哇...

這傢伙每次都搞這事。

 

"該不會你找我是要我用劍砍吧?我告訴你,我身上沒有劍了。一般的水劍是砍不了她的,再說,我跟她之間沒有過節,要說有也只有我後來砍了她老爸這件事。"

"我知道,這次負責抓她是我的事。"

"她該不會也知道了之前發生的事了?"

阿使想了一會,嘆了口氣說:"我不知道...但她想害Sunny的事應該是真的。"

 

真是令人上火。

 

鬼怪抓起阿使的衣領,不太爽地對著他說:"那你現在應該想想辦法不要讓事情越變越糟啊,大半夜跑來找我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阿使無奈的說。

"不就是抓個惡鬼啊,這是你做陰間使者的責任,怎麼會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不想讓Sunny知道。"

"她不知道這件事?"

阿使點了點頭。

 

"真是了不起啊你!"鬼怪氣到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罵阿使。

阿使愧疚的低下頭。

 

"呿...就是因為你前世糾纏不清的姻緣,才會把事情變成這麼複雜。"鬼怪不屑的說。

阿使抓著頭髮,苦惱的說:"那不是我願意的,我當初也很明確的表示...可是,情勢所逼,我無法推卻..."

 

鬼怪斜眼看了他一眼:"對對對...把我那親愛的妹妹給害死之後,當然要重新選個新皇后,這不都是你們打好的如意算盤?"

"對不起...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你倒好,走了舊人來了新人,就算如此,現在連帳都不會算在你身上。"

"對不起。"

"算了算了...我今天已經聽很多你說對不起了。"

"所以...為了找出要解決這件事情的方法,我必須回去一趟詢問上級長官,這陣子雖然我有命令我的下屬貼身保護Sunny,可是還是有點不太放心。"

"你的意思要我去跟在Sunny身邊保護她嗎?"

"嗯。"

 

"了不起了不起...真的了不起阿你。"看著阿使鬼怪對著他不爽的嘀嘀咕咕。

"麻煩你了。"阿使起身對著鬼怪鞠了個躬,就離開了房間。

 

"呀!"看著阿使頭也不回的離開,鬼怪內心還是心氣不順。

 

這傢伙...到現在我還是要接受他的命令。

真令人不爽。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