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賽車模擬器驚人價格賣出! 贊助
2021-08-17 21:00:00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兄妹

今天鬼怪老宅的門鈴突然響起。

"奇怪...這時候誰會按叔叔家的門鈴啊?快遞嗎?"德華往大門走去。

 

打開門一看,是一個讓他訝異的人。

"你....不是我之前的租客嗎?怎麼?要租屋嗎?還是...想跟我這個財閥三代交往呢?"德華對著Sunny眉開眼笑的問。

"又見面了,我不是來找你的。"

"不是找我?那是..."德華失望地說。

"我來找我哥。"

"你哥?你哥是誰?"這裡住的可是有兩個人呢。

"金信。應該說,是你叔叔對吧?"

"我叔叔?!"德華瞪大了眼睛。

 

叔叔竟然有個妹妹?!我怎麼沒聽過我爺爺說過啊?


Sunny不理會他訝異的表情,直接問他:"他在吧?"

"嗯...他在。"德華還沒反應過來,便點了點頭。

"謝囉~"Sunny拍拍他的肩表示謝意,接著就逕自走了進去。

 

Sunny四處看了一下,對著德華問:"那個...我想問一下,另外一個人住的房間在哪裡?"

"另外一個?"德華遲疑了一下,才想起阿使。"喔喔...你問末間叔叔的房間嗎?"

Sunny點了點頭。

德華指了指邊間。

 

Sunny走了過去。

打開了門,裡頭整齊的看不出有人住過的痕跡。

Sunny好奇的走向平常阿使坐的書桌,看了看上面擺放的文房四寶和書籍。

 

噗。

Sunny笑了出來。

 

古人果然是古人,連書桌上的文具也這麼復古。

看來這傢伙把自己生活打理的挺好的嘛~

房間裡的擺設這麼乾淨整齊。

連床單都是全白的。

 

這男人有點潔癖的習慣還是跟以前一樣。

 

站在門邊的德華看著Sunny的一舉一動,覺得很疑惑。

"你也認識末間叔叔?"

Sunny走向德華的旁邊,笑而不語。

德華跟在後面喊著:"末間叔叔他最近出差剛好不在家,如果你有事情要找他的話,我可以幫你跟他說。"

 

Sunny搖了搖頭。

此刻她看見金信坐在餐桌前發呆。

 

"喔,你來囉。"金信無精打采地和Sunny打招呼。

"嗯,過得還好嗎?"

"就這樣。"

 

"什麼就這樣! 你不知道喔...之前我們這裡說有多慘就有多慘..."德華跑過來跟Sunny抱怨。

"怎麼了?之前這裡很慘嗎?"

"是喔~天天都要用除濕機,天天都在下大雷雨的。"

"之前首爾天氣有這麼糟?可是這個我哥有什麼關係?"

"小子。"

"幹嘛,叔叔?"

"你沒其他事情可以做了嗎?"

"沒有。"接著德華從金信的眼神中嗅出了一絲絲地危險,立刻見風轉舵的說:"喔...那我先去那裡坐著,有事再叫我。"

 

"我看最近天氣不錯,哥,你就出去走走吧。"

"有什麼好看的?這地球上還有哪個地方我沒去過?"

 

呿!就只會賣弄自己活得久這件事。

Sunny翻了翻白眼。

 

"不然,來我店裡走走也可以,最近需要你來拯救一下我的生意。"

"你開店了?"

"我本來就是開店的人啊,一樣是炸雞店。"

金信斜眼看了一下Sunny"又是雞...怎麼老是淨挑一些我討厭的事來做。"

"討厭的?"Sunny沒反應過來。"喔喔...鬼怪怕雞血。我忘記大哥你是鬼怪這件事了。"

"知道就好。"

"我店裡很乾淨,現在誰在店裡處理殺雞的事,大哥你還活在過去啊?"

"是嗎?"

 

這時Sunny突然看著金信,遲疑了一下。

"怎麼了?"金信察覺到她似乎有話想說。

Sunny搖了搖頭:"沒事。"

 

事實上,她突然想起夢境中的事情。

看著金信,也讓她想起過去在皇宮的日子。

雖然在信件中總是報喜不報憂,一方面是因為不想讓自己的私事影響在遠方打仗的大哥的情緒,另一方面也希望不要讓他再踏入這裡的政治權力鬥爭裡。

 

皇宮鬥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想要生存得靠自己、靠人脈。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謊言、背叛、猜忌簡直是平日的家常便飯。

 

但對他們這種忠門烈將家而言,根本是一條不歸路。

所以她還是希望她大哥能夠離這裡越遠越好。

 

雖然那時候金善家世背景薄弱,能依靠的親戚也不多,在皇宮裡算是弱勢族群。

就算貴為皇后,也只不過是個空殼,虛有其表。

能不要成為別人的眼中釘就需要耗費很大的力氣了。

怎麼可能有多餘的心思去害別人呢?

 

但終究,我不犯人別人也會來犯我。

 

有些事,就算是跟陛下說了,他能管的也是有限。

說不定還會有人誣陷我在他耳邊嚼舌根呢。

 

皇宮裡還有個人,讓我最後那幾年過得很不舒心。

 

最後我和我哥都死了,最高興的人應該也有他吧?

 

Sunny腦中正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突然金信開口跟她說。

"妳...最近有跟人結仇嗎?"

"結仇?"Sunny聽到金信這麼說,滿頭霧水。

"嗯,妳最近最好小心點,注意周遭的人。"

Sunny覺得有些誇張:"誰?有人想害我嗎?應該不是我員工吧?我平常對他們都很好耶,而且也有正常給薪。"

 

"店的附近有其他競爭對手?"

"沒有。"

 

"跟人吵架?"

"沒...有!"Sunny心虛了一下。

 

"跟誰吵架?"

Sunny無奈,"跟金宇彬先生。"

"金宇彬先生是誰啊?"

"跟你住在一起的租客。"

"王黎?"

Sunny點了點頭。

 

"他現在住在我家隔壁。"

"什麼?!為什麼那小子會住在你家隔壁?他想幹嘛?"金信這下子精神全來了。

"不知道。"

"不知道?!妳怎麼會不知道?"金信開始有些不爽。

"我哪知道他是要幹嘛?他跟我說是暫時出差到那裡工作,其他的就沒多說了。""

"哇...所以這陣子都沒看到他原來是跑去住妳那裡了。"

Sunny無言,怎麼又被他解讀成這樣?

 

"不是好不好,大哥你現在這個樣子很像是家長反對兩人交往的態度耶。"

"當然!'想當年那傢伙怎麼把妳給害死的,現在還想覬覦我的妹妹?門都沒有~"

"吼!那都是幾百年前的事了,拜託你好不好!我們又沒有要交往!"

 

兄妹倆在餐桌上吵了起來。

坐在遠處的德華聽著他們兩個人的對話,有一種身處在外星的感覺。

 

每個字我都聽得懂,怎麼又全都聽不懂他們兩在講什麼啊?!

 

"反正!我們現在沒有住在一起!他只是暫時住在我家對面!"Sunny最後解釋一遍。

"沒關係!那小子我會負責把他拎回來的!"金信還是聽不進去。

 

Sunny氣到七竅生煙,這個大哥果然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人家在講什麼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不管了,只要你現在心情有好一點就好了,有空記得到店裡找我。"說完Sunny就起身離開。

"欸欸...才來看我一下子就要走了?你這個妹妹怎麼當的啊?對自己哥哥就這麼無情..."

金信不滿的在Sunny後頭嚷嚷。

 

碰的一聲,Sunny滿肚子火的把大門關上。

把德華嚇了一跳。

他轉頭看金信還在喃喃自語嘮嘮叨叨地念Sunny,不禁搖了搖頭。

 

是火爆兄妹二人組啊。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