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限新舊戶 搭車金送你 贊助
2021-08-18 21:00:00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你來幹嘛

金信有點不放心。

在Sunny身上看到的景象讓他有些不安。

 

是一個陌生的人在她背後推了她一把,而且是不懷好意的。

可是到底是誰?

她是招惹到什麼事了?

 

他覺得還是親自走一趟好了。

順便看阿使那傢伙接近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喂!"金信等了一整天,終於等到阿使回家。

阿使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正覺得奇怪,回頭一看,看見金信正站在後面雙手交叉看著他。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怎麼知道...你不知道鬼怪無所不知嗎!?"金信一開口火氣就不小。

"你來幹嘛?有事嗎?"阿使想這老兄的心情一直陰晴不定,現在又跑來把氣撒在我身上?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你來這裡幹嘛?"

"啊?"阿使被金信搞得一頭霧水,他實在不懂他幹嘛一看見他火氣就這麼大,還問他這麼奇怪的問題?

 

金信一把揪住阿使的衣領,狠狠地看著他說:"你說,你現在費盡心思又接近我妹到底是為什麼?"

 

什麼?!

他怎麼知道我現在住他妹的對面?

難道消息走漏了?

 

我還以為他是要怪我沒有幫他打聽恩倬的下落勒!!

 

阿使聽到金信這番冤枉他的話感到不爽,他扯下他揪住衣領的手:"欸欸欸...我哪有費盡心思去接近她啊!我現在是接到命令到這裡出差,會跟你妹遇上完全是巧合。"

"最好是這樣! 你這小子!"金信一臉懷疑。"你這傢伙,打從一開始就看你不順眼,要不是你大哥託付給我,我才懶得理你。"

"什麼?!我大哥?"阿使今天第一次聽到金信這麼說。"你最好說清楚,這跟我大哥有什麼關係?"

 

"你大哥在被害死之前,他特別叮嚀我要照顧你。畢竟你在宮中勢單力薄,出身也不是最好的,一開始太引人注目容易被害死。"金信將當年的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大哥之前不理我是故意的。我還以為..."這件事情竟然是在九百多年後才知道!

 

"現在的重點不是講你大哥和你的事,我要問你,為什麼又接近金善?"

"我?金善?我剛不是說了嗎!我是被派來這裡,是出差,出差!"

 

"出差?出差怎麼會住在她家對面?"

"我怎麼知道?!這住處是上面配給我的,怎知道會剛好在她家對面?"

 

"現在立刻搬走!"金信毫不遲疑的叫阿使走。

 

搬走?!

阿使挑了一下眉,心想:老子我好不容易出個差還有這麼好的房間可以住,現在叫我搬走?

"我不搬!"

 

"你不搬?!那我幫你搬!"說完,金信就要走去他家。

"欸欸...你這鬼怪怎麼這麼不通情理啊?"

"我讓你住在我家已經算很通情理了。"

 

"唉呀!"阿使擋住金信大聲地說,"拜託你!等我把這裡的事情解決了,我就會回去。"

"你說的話能信,我當時下場就不會這麼慘了。"金信還是不聽阿使的解釋。

"好!我的錯!都我的錯!"阿使立刻在金信面前跪了下來。

 

唉唷?這小子,竟然對著我跪下?

金信第一次見到阿使對他下跪,感到有些驚訝。

 

"拜託你,我是真的有事情要在這裡處理,而且會住在這裡不是我的本意,是上頭的意思。我向你保證,在這段期間,不會去騷擾你妹。"阿使很誠懇的向金信求情。

 

金信聽著阿使的保證,態度暫時緩和了下來。

"你說的是真的嗎?"

阿使趕緊點了點頭:"天地良心,我發誓。"

 

"這是我最後一次信你。"

"嗯嗯...謝謝。還有...以前的事情,對不起。"

 

看著跪在地上的阿使,說出真心話,鬼怪倒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知...道了,對了,雖然我不同意你接近我妹,但...我不在的時候還是要請你留意一下。"

"什麼事情?"阿使抬起頭看著金信。

"她最近身邊可能會出現有人要害她,只是還不至於有危險。"

"有人要害她?!"阿使驚訝的立刻站了起來。

金信點了點頭。

 

"所以目前你還是有點用處,只是我希望你盡量不要出現在她面前,但也不要忘記保護她。"

阿使猛點頭:"嗯嗯!我會的!我不會隨便出現在她面前,這點你可以放心。"

 

金信斜眼看了他一眼。

心想:你喔!最好是啦!前世少根筋,今世也是少根筋。不!根本就是少超大根筋!

 

"大哥?金宇彬xi ?"Sunny老遠就看到他們兩個站在大門口前。

"你們兩個站在這裡做什麼?"

 

阿使嚇了一大跳,他沒想到Sunny會在這個時間出現。

"呀!你這丫頭!這個時間才回家啊?"金信開始發難。

"我今天店裡生意不錯,所以比較晚打烊,怎樣不行喔?倒是你和金宇彬Xi在這裡做什麼?"

"Sunny xi 你先回去吧,我跟他有話要說。"

Sunny看了阿使一眼,"你們兩個還有什麼悄悄話好說的?前世還沒說夠嗎?"

 

"大人在講話小孩子不要插嘴,趕快回家!"金信伸出食指推了Sunny額頭一下。

"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金信向大門撇了撇頭,強硬的示意Sunny。

 

"算了!反正你們還是什麼都不會跟我說吧,哼。"

說完,Sunny很用力地打開大門甩門上樓。

 

金信搖了搖頭,"這丫頭到底是不是我那個妹妹轉世的啊?"

在一旁的阿使點了點頭,"她是啊。"

 

"你,雖然我拜託你保護她,但是千萬!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金信轉頭再次警告。

"知道了啦!"阿使聽到有點不耐煩。

 

金信說完,就用兩個指頭指著自己的眼睛,接著又指著阿使,表示他會盯著他,接著轉頭消失在阿使面前。



呼...

真是個難纏的大舅子。

 

阿使苦笑了一下。

 

阿使想著,即使金信不說,阿使也會這麼做。

因為最近查到的事情越來越詭異,讓他覺得這個脫逃的亡者似乎跟他和Sunny有些關聯。

雖說目前都沒有發現他的蹤跡,但也讓阿使擔心著,是不是他正在暗處等著伺機而動?

如果說金信的話是真的,那麼他的目標會是Sunny嗎?

 

為什麼是Sunny?

要說連我都有關係的話,應該恨我的成分會比較多吧?

 

說不通...

能夠趕快抓到就好了。

 

阿使一邊想著一邊走回了租屋處。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