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升級超前佈署 贊助
2015-07-16 09:39:58Essence

噩夢

一早,在通勤的火車上,讀了一篇研究方法的論文,頗有收穫,正覺得生命是如此美好,殊不知,在半小時後,就掉進一場噩夢裡。

抵達高雄,一如往常地往公車站步去,郵局旁的涼蔭向來有街友在此休憩,我也不以為意,但就在我經過的瞬間,某個街友將一隻大強在我面前爆漿。
我的意識全都甦醒,脫離自動導航的狀態,警戒地留意四周,愕然發現,哇靠,哪裡來這麼多大小強!
我邊走邊跳地逃過大強們,以為到了公車站就安全了,未料,公車站牌前的人行道竟然也有許多大強,從馬路的另一頭橫跨過來,朝這側靠攏。

人行道上至少有廿來位等公車的人,大家竟然對於地上亂竄的大強無動於衷,我眼看著某幾隻大強蹭到了某人的腳邊、褲腳,甚至有一隻還爬上了某人的提袋,連一旁的座椅都不能倖免,某隻大強就大喇喇地靠在一個等公車的阿伯大腿旁。 

我在一群安適的人群中,簡直像是一隻猴子,精神緊繃地環顧四周,以地上大小強為座標,機動地調整我的位置。我試著讓自己不要驚叫出聲,但這些大強不知著了什麼魔,一直往人身上靠,馬路上還有許多正在橫越的大強,我用殘存的理智思索著,何以會出現這樣大強成災、大批出巢的景致。
奇怪的是,這些大強都很乾扁,身形已經長成,但每一隻都很瘦。
我幻想著幾個可能,難道這是一種天災的預警嗎?(可是除了大強,我沒看到其他生物躁動啊。)
還是,某一批貨櫃中夾帶了大批的蟲卵,在貨櫃裡這些大強們孵化、長大,直至貨櫃抵達高雄港,在卸貨後大強們終於逃出生天。由於缺少與人類接觸的經驗,所以對於人類,也絲毫不感恐懼。(但高雄港離建國路還那麼遠,要是一路從港口逃來,早就不知被碾弊多少於道上。)
抑或,在建國路附近的某一處屋宇,孕生了大批的大強,屋主用了什麼手段,終於把牠們通通驅逐出境,導致牠們流落街頭?

我試著猜測這些大強的來由,企圖放鬆過度緊繃的神經,以避免不時的驚叫脫口而出。

直到上了公車,我才略略鬆了一口氣,暫時離開那個草木皆兵的戰場。
我想,方才幾個未及控制脫口而出的驚呼,已經讓一些等車的人自動遠離了我。就憑著方才自己那麼神經兮兮、焦躁不安、眼神游移、神情恐慌的狀態,對方一定覺得我被某種精神疾病所苦吧。

突然,可以明瞭那些受幻聽、幻視所苦的人,對於他人無足輕重、或不存在的事物,對他們的威脅卻是如此的真實與具體。

我似乎陷入一場噩夢,夢裡,只有我一個人看得到敵人,卻無能為力地,打著一個人的戰爭。 

----
後記:
晚上與媽媽談起了白日的這種惡夢,母親淡淡地說了一句,應是在進行下水道的消毒或除蟲,所以蟑螂們全都被趕出來了。夜間新聞果然出現南部的登革熱疫情報導。
果然,我是遠離現實活著、白日發夢的人。
略過了最簡單、最可能的常理推敲,直接往一些光怪陸離的可能性去猜想。
 

上一篇:慣性的依戀

下一篇:好人,掰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