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5 15:44:29Essence

徒勞的練習

這幾個月,很渴望得到你的訊息,聽到你的聲音。

我喜歡你的聲音,低沉而沙啞,總是予人一種穩定感,聽到了你,便有一種安心的撫慰,心底深處不自覺地發出喟嘆,彷彿跑了很長的一段路,終於能稍事歇息。

 

但我沒有勇氣與立場給你電話,也不能出聲。在你願意原諒我之前,我不能再出現在你面前。

於是,我把希望寄託於夢。以往,總是在夢裡見到你,夢見一次,便能平復好一陣子。

這陣子,刻意在睡前勾勒著你的形象,溫習那些舊日的片段,那些共同經歷的場景,希望能在入夢後見見你。

但這幾個月來,一次也沒有成功過。

 

是否,惱我至此,連夢境也不願出席?

當然,這只是自殤之言,夢是自己單方面的意識,跟被夢者無關。

但若是依賽斯所言,入睡後,靈魂離開了身體,才是真正的自由。所以,那些過往你曾出現的夢境,是你的默許嗎?

 

上一篇:我是為你而來

下一篇:夢境書53:終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