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8 00:17:24阿悠

致青春

  最近一直有感而發,就讓我繼續胡言亂語吧。
 
 
  上一篇黑歷史中提到大學時代著迷日本偶像團體的事,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源頭是什麼時候呢?依稀記得是從小大一追日劇開始的吧,看了二宮和也主演的流星之絆,然後著魔似地追了這個主要演員,然後追了他所待的整個團體,就這麼從日劇追到了歌唱節目,我進入到了日本偶像的殿堂,第一次追星就這樣獻給Arashi。
 
 
  我喜歡二宮和也的個人魅力,也對整體五個團員獨特的個性、親切的氛圍深有好感,除了演唱會紀錄和音樂節目,連帶的也追了有他們作為來賓出場的節目,當然也沒錯過之後五人主持的實境體驗、談話和運動性綜藝節目,有他們主演的日劇當然也少不了。基本上我的大學生活有一半以上的娛樂是花在了他們身上,每天發布看完節目及日劇後的興奮感想在社群網站上,有時還犯花痴,甚至每一首歌曲陪過我在公車通學的路,以及夜晚中的孤獨宿舍。我不確定自己算不算追星,因為其實我對他們的周邊不怎麼感興趣,確實也有想看演唱會的念頭,只是終究沒有欲望強到可以花光積蓄飛去日本,看起來就是關注中的狀態罷了,但當心情低落的時候看看他們節目、聽到他們的歌曲就會覺得可以打起精神時,我自然有繼續支持他們的理由。
 
 
  畢業後隨著研究所忙碌,對未來職途一切徬徨時,突然間與日本偶像斷開了連結。
 
 
  為論文而煩躁時、也就是當為了一件人生大事時而真正地煩惱著的時候,很意外地並不會想要去尋求興趣的慰藉,而是在這片繁忙的夾縫中去碰觸電腦上的小遊戲、看一點舒壓的Youtube動畫或是童年老掉牙的卡通節目,這些都並不是自己真心喜歡的事物,都只是達到了一點視覺上的放鬆,偶爾也會聽些音樂,但只是跟風地去聽最近流行音樂,或者是溫柔的背景音樂,頂多在每年的NHK紅白歌唱大賽上再看到Arashi的身影,只是他們的身影早已在了雲霧中,看也看不清,因為我在研所這四年已不再有持續追蹤他們的想法了。
 
 
  研所畢業後又過去了兩年多,得知了他們休團的消息。而我應該要受打擊的,卻只是面無表情地接受。休團不代表解散,而且五人都還健在,只是因個人因素需要暫時休息,我想Arashi累積起來的國內外高人氣,無形中不知不覺也代言著日本的大部分事物而疲於奔波,然而最後還是會想回到初心吧。儘管有幾個團員目前有自己主持的節目,總之短時間內應是看不到他們五個人同時在螢幕前了。
 
 
  還好近年來Youtube直播的蓬勃發展,五人在休團前開立頻道,不時開些宣傳或海外直播,也將過去專輯歌曲放在頻道上留給粉絲,不至於無聲無息、賭氣般地消失,我也趁這時候回來了,多年後這已經不再是我熟悉的領域,我仍想懷念當時的感覺。順便也聽了近幾年發布的我沒聽過的新曲,覺得其實好像跟以前一樣沒什麼變,不過MV風格是有變的大膽一點點(和女演員合作之類),卻還是有看到當年的影子。我大學時代常聽的那幾首,也依然地順耳、令人感動,內心有股勇氣湧上的熱流,有一天工作上的失意,回家後隨意聽了他們的歌,竟然又重新拾回了自信。
 
 
  我很驚訝自己直到現在還是會喜歡他們,我以為經歷了幾年的事情,興趣已經有了變化,終究卻沒有忘了那時喜歡的感覺。五人現在也都邁入40歲,外貌卻也和之前無異,不愧是童顏的日本人,就印象來看這大概也是我對他們依舊有好感的因素。只是要回到當年為偶像著迷入魔的心態是不可能的了。那所謂的原因,大概是提醒必須要告別過去的自己吧,連同這份心情。再者他們宣布休團,就像是在預告著我什麼。
 
 
  現在Youtube的播放清單中我仍會放幾首他們的歌,偶爾有空會開他們之前的節目來看。不過我覺得二宮在我心目中仍保持男神的地位,他的SOLO曲幾乎一個沒放過地擺在清單內,他現在主持的節目也忍不住會偷瞄幾眼,但我想主要還是崇拜的心態吧。(我不斷提醒自己他已經是有家室的男人啦)
 
 
  今年1月1日開始休團後,我幾乎沒有表達過什麼意見,彷彿把當年的小迷妹心態當作不存在的歷史似的。但我總算整理好了這一切的心境,現在就在這裡正式地、遲來地感謝,這陪伴大學時代的回憶。
 
 
  致青春。
 
 
 
嵐「Still...」(幻のアコースティックバージョン)


たぶんあの時僕らは歩き出したんだ 互いに違う道を
いつか二人会った意味が分かる時まで
車輪が回り出したら 旅は始まってしまうから
もう逸れないように 過去をそっと抱きしめる
 
 
 
 

上一篇:黑色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