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女性世界年度風雲車」 贊助
2021-03-21 15:51:19阿悠

黑色紀錄

突然想紀錄的事情,沒有時間順序、有黑歷史也有過往的一點不愉快:
 
 
1.升上研究所不久後和一些老朋友相約綠園道逛逛,到了中午吃飯時間,我提議綠園道附近的一家叫恬XXX,之前有和媽媽阿姨來吃過,覺得還可以。因為大家一時也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決定,所以就一起到了我說的那家餐廳。那家餐廳為套餐式,不過當然你也可以單點,大家可能都有餓到了所以都還是點了套餐,第一道是生菜沙拉,其中有一個較富有的朋友看到她點的凱薩沙拉上桌,就只是看了幾眼後,就沒有動任何餐具、沒有要吃的打算。好像是在嫌生菜不新鮮,雖然我知道她也沒惡意,而且接下來幾道餐點也都吃沒幾口,說幾句不合胃口的話,不知為何,我直到現在都還掛記這件事。畢竟餐廳是我提議的,你連個意見都沒、連個面子也不給,朋友也不是這樣當的......以後不是很想再跟她出來一起吃飯。
 
 
2.高中時在校車上認識一個直到現在還是朋友的朋友,高中時代獨行俠如我,常常會帶當時視為違禁品的課外讀物到學校下課時間看,有一次是帶一本我買不久的新書,而且還是我最喜歡的作者的書,有借給那個朋友帶回去看,結果那個朋友帶回家後的隔天還我時,新書封面有凹折,本來工整的書角還被弄縐縐的,為此跟朋友爆氣,雖然後來知道是朋友的媽媽拿去看才會變成這樣,但還是生氣,不過經過另一個校車朋友調解後,算是有和好,只是壞掉的書我叫朋友拿回去當作送她,不用賠我,我自己再去買新的,就這樣,over。其實就整個過程來看,我並沒有做出原諒人的事。
 
 
3.又是高中的事情,沒有朋友又一直帶課外讀物違禁品的我,有一回帶了黑執事的漫畫到學校,下課看到一半就放在抽屜裡面。結果當天其中一堂課分組換座位時,被一個閒閒沒事的女同學翻看我抽屜,還興高采烈地跟旁邊同學起鬨,跟老師報告這個桌子的同學帶違禁品(她不知道是我,可能以為是她朋友的座位),後來老師問是誰時,我只好默默舉手。那女同學和她旁邊同學震驚竟然是這個文靜乖學生帶的漫畫的臉,我到現在都沒忘。
 
 
4.還是高中的事情,但這次不是在學校了。是在網路上,那時無名小站挺夯的,幾乎班上每個同學都有自己的無名部落格,分享心情記錄或是有趣的連結。我當時逛到一個姓氏非常特別的同學的部落格,她分享心理測驗的連結,說這個很準,內容大概是這樣:請輸入三個你有好感的異性名字,算出你跟他有多合之類的。我傻呼呼地輸入從小到大覺得有好感的男生,還包括高中班上同學,輸入送出後,跳出了「恭喜你!你輸入的名字將會寄到發布此心理測驗的作者的信箱!」這樣的字眼,只有這樣,就是個整人連結。好了,從此以後那個同學都用奇怪眼神看我,因為我有填寫到她認識的其中一個人的名字。然後我對至此之後的愛情夢直接被打個粉碎,一片都不留。
 
 
5.大學時代的小團體行動是日常便飯,大一時我進入到一個其實讓我不太合宜的小團體,加上我共五個女生,其中有一個來自新竹的曹姓富家女,跟其他三個要好,就唯獨遇到我總給我冷淡的微笑或者乾脆面無表情,完全不理我,我想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進入到小團體本來就不會每個人都跟你要好,不過這個情形另外三個女生竟然都不知道。有一次通識課程,我和她以及另一位我比較要好的小團體朋友選修同一堂,但那朋友因為家裡有事無法上課,曹姓女看來一臉失望,但我朋友安慰她還有我在,不是一個人。一下課後,我本想說應該要跟那曹姓女走一段路到下堂課教室,但她收拾好包包飛也似地衝出教室,什麼都不說、完全沒看我一眼,彷彿當我不存在。儘管早知道她本來不理我,但這也太傷了,好像我是什麼害蟲會纏住她。還好這個小團體我只有待了一年。
 
 
6.有一次大學的分組報告,一組的每個同學要上台介紹不同的日本慶典,我傻傻的搞不清楚,選了日本兒童節作題材,那時也有跟其他組員透露我要做什麼,但他們都沒說什麼,直到我最後把報告交給負責整合成PPT的同學,她才支吾說這跟慶典好像沒任何關聯......好吧我只好臨陣磨槍地重做,成品其實就是一兩天內趕出來的東西,而且上台報告時老師還規定要找我們外系的同學朋友來觀看,大家都呼朋引伴了好幾位,我也有找了我一位高中時代的朋友(也跟我念同一大學但不同系),因為我沒時間準備口頭、講得並沒有其他組員好,且組員們還弄了個問卷調查,就是問台下同學說你覺得誰的報告最好之類的,只有我朋友寫我是講得最好的。我直到現在都還感謝那個朋友。(其實跟第2點的高中朋友同一個人)
 
 
7.大二還是大三時新加入一個小團體,有部分女同學都很著迷日本偶像團體,其中有一個NEWS的大飯,而我則是喜歡嵐,我們兩個在當時聊天聊到這話題還挺熱絡。有一次她跟我提到二宮要主演的新電影,他知道我是二宮飯,我也不知怎想地,就提議我們要不要一起去看這部電影(她其實不是嵐飯,但她就是傑尼斯相關的都有追),我也是問句而已,但她有說好。我還興致勃勃地到大學內設的大墩書局購買兩張電影票,隔天還拿給她,但她卻一臉困惑,沒有收下,說她沒有要看啊,沒有興趣。接著,她無視了我手中的票,轉過頭跟其他人聊天去了。過沒幾天我看到她臉書動態說很開心跟其他NEWS飯去看了山下演的電影......我不知道是我無知,還是這之中有什麼誤會。(我後來也沒去看那部電影,電影票錢乘以2再見)
 
 
8.不得不提一下悲慘的謝師宴了。我和三五個同學在謝師宴前一週到逢甲夜市去逛當天要穿的正式服裝,因為看多了網路的敘述,以為就是要穿有禮服感覺的樣式,我們到了一間有賣禮服的服裝店,只有我和另一個同學試穿了好幾件,其他來的兩三位同學都只是看看或是幫我們而已。我穿到一件香蕉黃的微半身禮服,當下腦筋不對勁地說還不錯,其他同學也讚賞,但後來我看到有一個看來40多歲的大媽在跟我試穿一樣的禮服時,我嚇的就要把禮服放回去,但我同學大概是不耐煩我再繼續挑其他的吧,就直說我年輕怎麼能跟她比,我自己覺得好看就好。然後我就傻呼呼地買了。還到鞋店搭了一款高跟不好穿的俗氣亮亮鞋。這行頭大概總共花了一千多塊。謝師宴當天甚至到北勢東化了個濃妝......我覺得我好像酒店小姐,而且禮服一直往下掉,我整場宴會都在調那個禮服,還被男生看到,而且看看其他人,其實穿簡單優雅就好了根本不用盛裝,有種像傻子一樣被騙的感覺。愚笨如我,想時尚卻毀了自己的形象。
 
 
9.終於要講到研究所了。我覺得每個研究生或多或少都有這個念頭:你希望你目前花心思做研究的東西是會對你未來的工作有幫助的。畢竟你比其他大學畢業生又多花了時間和錢繼續學習,會希望在工作上有更大的優勢。我選了日本茶道作題材,以為自己以後可以走茶業相關的路。我的老闆也說他有認識一位在美術館的秋月堂的朋友,可以請她介紹工作,我還真的以為畢業後就能一路順利,而且還讓老媽陪同先到秋月堂坐坐喝下午茶,看看那裏是什麼樣的環境......直到我把主審書拿給老闆簽名後,我提到了這件事情,老闆看了我一眼,改口說她的朋友這幾年身體不是很好,沒有辦法談妥這個工作,然後,我被打發離開了。後來仔細想想,或許在當時我沒有堅決答應老闆要給我找的工作,但這前後其實也不過兩三個月的時間,說這幾年身體不好是......
而真正日本茶道的工作只能往日本發展,沒錢的我只好打退堂鼓,想想我大概也只是找個論文題材蒙混罷了,沒有認真想到工作的事,以為別人會自然安排好工作給你。只能是給自己的教訓了。
 
 
10.研究所班上有個和我同系不同班的同學,其實在大學生期間是沒有交流過的,但上研究所後就很常一起選課、中午吃飯、在校園行動。有時聊天還會互相講到心事,我以為我跟她算是有深一步的交流的朋友,我知道她想當老師而選教育學程,因此當我昔日大學同學在噗浪上徵求中技的課輔日文教師時,我推薦了她,不過當然也已經徵求她的意願才推薦的。我同學聯絡上她,她看起來也有在著手後續處理的事情,我以為我做了一件好事。直到開課時,那同學驚慌地聯絡介紹者的我,她沒有報到,然後也不知怎地就是聯繫不上。打電話轉語音、傳line永遠未讀。畢竟是我介紹的,我也覺得自己有份責任,也拼命連絡,卻沒有消息。而且之後研究所的課她也沒有來上了,研所的學長姐們謠傳她準備要停學。又不知是過了多久,我們才聽助教說她已經到學校辦理休學了,人還在,但避人耳目的理由則不得而知。跟她維持將近兩年的友情也好像雲煙般,說不定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另一研所的好友也說她也不曾再聯繫上她,我想她大概已經進入永遠與我們無關的社會中。
 
 
 
我打這些,大多只想純抒發以及記錄而已,因為也包含自己的愚蠢,所以也沒有想追究什麼,不過看起來也算挺記恨的。
 
有一些人,真的是打這輩子都不想再遇到了。

上一篇:邁步

下一篇:致青春

Patty Liu 2021-03-31 01:08:30

前陣子也突然很想通通打出來在fb
後來還是放棄了XDDDDD

Patty Liu 2021-03-26 01:46:33

我也有好多黑歷史XD
(超級腹黑XD)

版主回應
每個人都會有的((欸 2021-03-27 22:2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