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專家教你如何睡得好? 贊助
2021-07-23 20:15:48小蟹子

重返《山海經》

    年初在疫情席捲全台前,參與裴溥言老師百歲紀念會,更改寫作計畫,提前完成《來讀詩經吧!》書稿,隨著洪國樑老師書序〈最美的書〉,在「最美的書」的未來想像中剛鬆了口氣,全台三級警戒。創作坊春季班最後三分之一停課,疫情沒有守住,持續到暑期班,大家都陷在瘟疫夢魅裡。

    這個長假,我藉著《論語》的磨難和堅持,擦亮一點微光,緩緩前行。夥伴們卻像神奇寶貝般不斷晉級,接棒《詩經十詮十美》,循著「當我們走進詩經世界」「當詩經遇上古典音樂」「當詩經走進現代生活」的嶄新演繹,讓詩經的存在和渲染,更具有豐富的意涵和價值。

1.   傳說地景

    當大家在後製中忙翻天時,我這個「時間閒人」,不好意思讓這難得的長假空轉,決定回到《山海經》的迻寫。

    回想起進行《崑崙傳說》時,我像任性的開明獸,逡巡在幾本很喜歡的《山海經》圖錄裡發想,啊,這隻我很喜歡,喔,那隻應該很有戲……,就這樣,想到哪就寫到哪,沉迷在所有《山海經》的轉寫,從不確定的這裡一下子就跳到意想不到的那裡,賈平凹的《老生》,從最溫暖宜人的南山經寫起,開眼就難以存活,越活向西山、北山,就越叫人不過氣,無論好壞,腦子裡兜著的都是故事的魂魄骨血。

    這樣走過漫長的時間,蒙昧的九頭獸在三部曲之後成熟為小管家開明,開始「用頭腦過生活」,一連串的啟蒙和奮鬥,都是為了扎扎實實的期盼和守護。我也一樣,日常的閱讀和寫字注入神聖的「學習儀式」,重看《崑崙傳說》三部曲,摘錄其中待解決的問題,以及各種持續延伸的可能;再精讀《山海經》原典,貼標籤附註,對照《圖解山海經》,以群組模式整理相互關聯的神精異獸;在沒有特定方向的閱讀和整理中,區別神、仙、妖、怪、鬼、魔、靈、精……的特性和差異;從近古、上古,放至遠古洪荒,把傳遞故事的個性表現,擴大到更宏觀的時空軸,勾勒出相互依存牽連的共相」。

    轉寫《崑崙傳說》時,我刻意把相互重疊的〈海外經〉和〈大荒經〉許多矛盾的斷句殘篇,用更人性的視角詮譯遠古神話;到了《玉山傳說》,我整理著西王母的各種研究和推論,傾向把主舞台放在〈西山三經〉。比對了各種圖錄中,很喜歡張步天教授的示意圖,生意盎然,只是為了呼應現實中確定存在的山川地景,他更動了原典順序,《山海經》從「神界」落實到「人間」;和具體可徵比起來,我更傾向自由想像,和現實保留一段距離,所以參考他的現代疆域猜測,還是照著原典畫示意圖。可能太久不碰素描,筆觸生疏,廠長看不下去,只嚷著:「怎麼不叫書瑋畫ㄌㄟ?」

    「你要她抽筋?還是躺平?」我忍不住笑,能者多勞,不能叫美德。隨著不斷產出的超萌動畫,連廠長也開始向書瑋訂貨了。我還是靠自己畫到三更半夜,第二天一早繼續加上樂遊山旁的200里流沙,那是吉羊母神的眼淚,以及槐江山和崑崙山間的大澤,想起來,自己還真有勁啊!        2.   靈魂簡報

    剛畫好邊界的惡地形,就接到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全民閱讀.終身學習」的GoogleMeet閱讀講座邀約,8/18早上十點到十一點,談《崑崙傳說》,還要附學習單。啊,這也太不巧了吧?要怎麼去掉圖上半的疆界邊線和下半的山巒惡地呢?習慣接受「訂貨」和「改製」的書瑋,很快「接單」完工,讓我順利完成「和自己的神獸暢遊西山三經」的學習單。

    來不及鬆一口氣,主辦人又打了兩次電話,堅定地建議ppt。一向服膺「君子不器」的我,收到文學家房東的「模板」網頁連結,本來下定決心奔向ppt這個絕世「明月」,奈何明月像滿滿的「外星文」,只照溝渠不照我,完全不發亮;這時,開始浮起創作坊夥伴們趕後製的「腦補現場」,不知道忙到甚麼程度了?實在不敢相煩,只好認真在網路上找教學影片,從最簡單的大學生報告看起,慢慢找到〈有靈魂的ppt〉,好喜歡,也真的很想做「有靈魂的ppt」,不過,大部分的字句聽起來都懂,組合起來完全不懂,實在太難了,還是謙卑地打電話請問書瑋,有沒有時間幫我做一個「教育母片」?讓我「供奉」起來,再冒著颱風雨買了本《秒懂ppt魅力----簡報製作技巧》後,下定決心,追隨書瑋製作的母片,永垂不朽地學習、改進,戮力向上。

    製作ppt規劃,真覺得丟出一個浩大的「神聖工程」。先徵得Cinyee授權《崑崙傳說》三部曲裡的插畫運用;再挑出盤古、女媧、伏羲、神農這些具有神聖共同性的遠古超能創世神前引;接著選出一些值得討論的角色,因為出現篇幅不多,文字裡又藏著多向歧義,不斷在不同作品中被不同個性的創作者做不同的解釋,並置,反覆,翻轉;最後回到《崑崙傳說》獨立的神仙宇宙時,創造自己神獸,一起神遊西山三經,找到閱讀和創作的快樂。

    寄出時忽然想起,閩南俗語形容實務不行、指揮別人頭頭是道的人,叫做「用別人ㄟ拳頭母撞石獅」,一時好感恩啊!希望書瑋不要撞得太狼狽……        3.   神仙宇宙

    擁有「別人ㄟ拳頭母」以後,神靈界的漫漫長征,無論是石獅、神獸,或者是奇幻精靈,全都「沒在怕」了。我開始靜下心,慢慢爬梳文字資料,從地景的跋涉到遠古的追溯,越跑越遙遠。為了確立時間軸,我依循地球成形進展、結合道佛儒的傳統神仙宇宙,以及我自己的《山海經傳說》既成界定,做「遠古時間對照表」,這種漫長時空的成住壞空,和盤旋在傳說和歷史邊界的奇幻神話間,有很多不可思議的相似。

    颱風前到創作坊防颱,順便逛書店,滿腦子繞著神仙宇宙的設定,找到《山海經大圖鑑----遠古神話之歌》,圖錄目錄有長達十八頁432種奇靈異獸頁碼索引,比起一本又一本貼滿標籤的參考圖錄,方便太多了。讀現實真確的《地理課沒教的事:用Google Earth大開眼界》、《地理課沒教的事2:用Google Earth穿越古今》、《地理課沒教的事3:看見地球的變動》;對照完全走脫現實的網紅「自說自話的總裁」各種荒誕的《山海經》奇想,上百萬的點閱率,映射出我們對現實的逃逸渴望和對遠古的浪漫幻想。

    埋進神仙時空軸的設定,難免得面對「劫」,有宇宙萬物生成演化的天地之劫,也有人生中的生、老、病、死、情、苦諸劫。就在日以繼夜的「劫」搏鬥中,發現繞在「混沌之劫」演繹從遠古到上古的《千古玦塵》,混沌應劫,才能生成人界,忍不住開始關注仙俠劇的改編和界定。找到2019年的《宸汐緣》,戰神九宸,是我深刻描繪過的應龍;我偏愛的白澤,變成一隻沒有太大功能的寵物狗;好多熟悉的名字。天帝、西王母、丹鳥、鳳凰、玄鳥、欽原、青鸞、畢方、鮫人、檮杌、桃林、青丘……,都延伸出不一樣的詮釋,最特別的是,女媧石復生和神農鼎煉魂,開啟我的「神器研究」。

    我設定的《山海經》傳說,跳脫既有的道佛神仙宇宙,建構出獨特的時空軸。從太初鴻蒙、盤古創世、女媧第一次補天、太初對決、上神決戰,直到白澤獻圖後稍稍喘一口氣;來不及收攏的混亂靈視,在「天荒」時期相互吞噬,西王母設玉山警訓營、巫彭出靈山組開明六巫、貳負和危殺窫寙、窫寙復活、婉娥奔月;共工祝融對決不周山,女媧第二次補天,大禹治水、相柳冰裂,而後秩序重整,陸吾掌崑崙、白澤置莊園,吉羊、如意和羊過從此封印了億萬年。

    為了解答封印之謎,我試著創造遠古靈地和解封神器,努力讓大家解封後在「白澤莊園」重生,和開明一起去冒險。無數次,在散步時的好風好日中,浮出各種書名,最後從〈天問〉摘出頭尾,擇定《遂古之初》、《會朝爭盟》和《薄暮雷電》這些經過屈原加持過的《玉山傳說》三部曲的書名,看起來,好像比《崑崙傳說》三部曲的《神獸樂園》《妖獸奇案》和《靈獸轉生》,多了些神力萬鈞的暗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