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度計、糖度、溫度量測 贊助
2021-03-26 16:47:48小蟹子

文娟化蝶,繁花光色如夢 ……

    承載著不安終於遠行的庚子年,每個人或多或少面臨一些波折、考驗。這些、那些的難以言說,不會滯留,我們都在各自在走過暗色後,慢慢又迎向新的開始,事過境遷後回眸,有一些美好的事,會慢慢結晶成記憶裡的祝福。

    那時,我先跌裂了膝蓋,左膝慢慢復原,右膝的髕骨折騰了幾個月,變得很膽怯,稍一摔,急切想護住膝蓋,右手裂傷,劇痛,只剩下左手。生活最不方便的,除了穿衣洗廁,最難受的就是手不能舉高,墊著膝上型抱枕小桌用左手打電腦,一個字一個字慢慢敲,宛如女媧補天重塑。日子有些艱難,對室友的依賴和感謝,真實如針繡。

1.   飛翔和填補

    週六下課後,習慣沿路靠「覓食」填補一整天的忙忙碌碌。天大寒,路過「微笑元素」蔬食咖啡館,有停車位,大面玻璃透出繽紛的花色,很難不被這小小的溫暖吸引。不能做餐,遇見喜歡的食物,就是禮物,滿滿都是簡單的歡喜。掛著三角巾,跨進屋裡還得索取叉子用左手吃飯,隨意靠窗坐下,依傍在斑斕紫蝶花下,油彩的層層相疊,表現出花叢間的疊複生機,室友就坐在騰升的泡沫間,宛如維納斯在疼痛和毀滅間淨化成無瑕的重生,緩緩游移的大大小小泡沫,化成巨大的藍蝶鋪滿這小小的角落,蝴蝶羽翼裡流動著光澤閃爍游離的特寫,蝶身沒有細畫,只是隨興疊上濃稠的墨色油彩,像無聲的人生自在前行,美得像夢一樣。

    好漂亮的花啊!忽然想起,這是聖誕節,好日子,遇見一屋子的花,所有的疼痛都被花深深療癒。每次在咖啡館裡遇見花,都覺得遠離生機燦爛的荒野,移栽到城市,總算還留有最後一點點祝福,素描時喜歡畫花,黑白的,總想著任何時候點染出的顏色,都帶著芬馥。

    想留下一些心情紀錄,速寫這都會美麗的小角落,貿然引用創作者的花,不知道方不方便?留下名片徵求同意,沒想到,夜裡就接到文娟連線。在文字裡素面相見,只覺得有好多話,說都說不完,原來,這幅畫叫〈I believe I can fiy〉,展出時誤植為〈I believe I can fil〉,我一直以為是fill。也許文娟渴望掙脫渴望飛翔,我卻在這一屋子的花和樹裡,感受到無止盡的張望,不斷在填補生命的追尋,有纖細的疼痛,也有堅毅的承受,更帶著一點點不曾說出口的同悲大愛,有微光,細細拂過,看起來一切都沒有改變,其實也無言填滿了一切。                       2. 人間星空

    文娟的畫齡只有一年多,這一整年的累積與吐露,卻是過去50年愛過、痛過、感謝過的悟道境界,畫就是她掙脫執迷、深邃覺察的時空通道。也許在專業創作者眼中,不是最好的,但就是我喜歡的樣貌,會說話,但又無言,只留著千言萬語在無聲中流轉著、搖曳著,在不安和動盪中捕捉一種瞬間寧靜的企盼,不完美,更適合讓心靠近,所有的天光雲影、花姿蝶舞,在具象中有一種流動的夢痕,微透明,在乾淨中帶著溫度,看了心都暖起來。

    剛學畫時,她畫了幅〈羽翼下的星空〉,右邊的小小飛簷如羽翼張望著人間如星空,我們和天上的星子一樣,這樣靠近,又這樣疏遠。

    畫畫時她習慣題名urgen lhamo,這是不丹師父對她的期許和賜名,譯為「吉祥天女」。好熟悉的名字啊!回想起以前開過的「要你好看」漫畫屋,8個月收攤,所有的起伏都成為血脈裡的印記,寫了部小說《九個指頭》,還有印象深刻的一部漫畫,就叫《吉祥天女》,在現世糾結中,艱難而不得不抽離。吉祥天女的形象非常美麗,有四隻手臂,兩手持象徵吉祥的紅蓮,兩手拋灑象徵財富的金錢,有捨,有得,有選擇,有分享,身邊還有一對聖獸白象相隨護持,象徵天下清明,確立善行典範,一如文娟,透過吉祥天女之眼,看見更不一樣的世界,領略存在天地間的大愛、勇氣與相信,洞察生命,在紛擾喧囂的時代,讓靠近她的人,感受到滿滿的幸福感,所以才成就了這麼美麗的〈如初之光〉:

    若不是 經過上半場的感動

    怎學會留住這一苗星星之火

    眼淚變成感受,化成柔軟的執著

    願我還是所期待的那樣

    每次微笑都是一次力量,讓自己擁抱著自己 冉冉發亮

    明天的我還是我最愛模樣

    攀登在靠近信仰台階上

    昨天點燃今天

    如同最初 美好之光      3. 執子之手

    二月間,她為93歲的阿嬤籌辦祖孫聯展,做了好多準備。年初疫情蔓延,延宕一個多月,總算從2021/3/224/1在中壢區公所正式展出「跨世紀祖孫情 水墨油畫聯展」。

    1927年出生於澎湖的邱陳秀春,受日本教育,21歲結婚後定居台灣,64歲重拾書本、80歲開始學水墨與中醫養生,十四年裡累積了上百幅水墨創作,風格明亮飽含情感,特別擅長刻畫農家人物,這是她生命中最深切的刻痕,至今仍持續創作,從未停止學習。文娟用〈執子之手〉定位畫展,文案寫得很深情:   

      阿嬤這雙手,皺了,佈滿著拉拔子孫茁壯的痕跡。

    孫女這雙手,暖熱,傳承阿嬤血脈裡的無敵勇氣。

    祖孫心手相連,共繪人間吉祥大美!

    「執子之手」典出《詩經》〈邶風.擊鼓〉,兵馬倥傯,長期生活在被支配、被奴役的階級底層的小小兵,出發前牽手相互鼓勵,一定要一起撐到最後,活到頭髮變白,這是身處動盪的求生意志,也是袍澤濡沫的生命支撐。後來,與子偕老」被轉借成愛情,這是文學典故最初的拓寬;文娟進一步轉借為和阿嬤的執手之情,讓人特別感動。

    為了陪阿嬤圓夢,文娟襲用自己的人際網絡,以「祖孫聯展」找出可能,接著又把一整年的大部分時間用來畫畫、籌辦畫展。也許因為心魂所繫,她的畫,在越忙碌的行程中,越透出一種超越現實的活力,揮灑熱情,訴諸直覺,編織著禪修和悟道過程的星點光亮。這些戮力奔忙的過程,總讓我想起勾勒水墨世界的小說《線,畫出的我》,一個人,在孤獨透明的玻璃屋子裡停滯了一輩子,不因為自己幸福感到圓滿,而是照見別人的幸福和情感,如窗外透入的陽光,這才感覺到深刻的溫暖。         4. 蝶舞

    後來我才發現,這個愛花女子,活得這樣認真而努力!創辦「微笑元素蔬食咖啡館」,獲桃園金牌好店肯定,視客人為家人,提供自然有機食材與五行蔬果搭配,不但吃得健康,更以獨到的生活美學打造空間顏色,在飲饌之外,用色彩填補了豐盈的心靈。我特別尊敬她在忙碌的行程裡,永遠孩子優先,親自接送,在上下課時聽孩子們一肚子的話和媽媽交流,孩子們的氣質多半來自於嚴格教養,沒有縱容,就能自我約束,真的很不容易。

    她跟著堅毅的阿嬤,開始透過顏色,在畫紙跋涉間尋找自己,每幅畫都藏著故事、覺察和領悟,同時也學著安定自己。記得,籌備《崑崙傳說》三部曲時,出版社傳給我插畫家Cinyee Chiu的試畫稿,我一看就愛上了,如夢流動的氣氛,在晶瑩剔透中飄流著淡淡悲傷……,這種畫風的情緒渲染,和文娟的畫帶給我的感動,這樣接近。不過,台大經濟系畢業的Cinyee Chiu,專業畫畫,兼涉旅行催眠自然生態……,在繪畫領地裡不斷擴展出新路;文娟卻得在真實人生努力把每一個角色都扮演好,只在生活的小角落和畫相遇,所以,她必須不斷畫著蝴蝶,一次一次掙破纏繭,彷如夜夢,用一段又一段蝶舞來邀約她蠱惑她,讓她無止盡地想要飛。         5. 浴光前行

    我習慣繭居,一旦決定出一趟門,總是從早到晚,一路辦了好多事。文娟開畫展,我帶著不一樣的期待,特別找一天,甚麼事都沒有,只想專心致志看畫。

    近午時踏進展場,陽光透了下來,照著她的畫;她的畫裡,更有一層透盡心底的光,照著大家。好喜歡〈在生命之間的流動~是愛〉,花間光點,極暖,可以燙平混亂脫序;更喜歡〈當下最美〉,好像我們可以聽見,響在畫幅裡的聲音,每一個當下,都成為最美的祝福。

    離開畫展現場,在Sogo商圈散步,陰雨好久,難得透出光。在「象迦」泰式餐廳,泰式荷包蛋上桌,宛如還盪漾著文娟的陽光花影;車過河堤,一路漫漫如雪的苦楝花,開得炫目,陽光亮閃閃的,像來自天堂的畫筆。

    天地間有這麼多禮物,幸好有陰晴暑雨,我們才懂得慎重珍惜,浴光前行。

上一篇:寸心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