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3 14:08:17小蟹子

大好時光


              1.  誘惑

從小到大,常因為這些、那些沉迷,被各種權威人士用大同小異的語彙斥責:「大好時光都浪費了!」;這樣過了幾十年,浪費大好時光的經驗太多了,慢慢也就弄清楚,原來,生命本來就是用來「浪費」在大好時光!

三月初,嫩嫩的綠剛探頭,初春的誘惑,成為懸絲偶的短咒,牽魂引魄,無論陰晴,喜歡在郊野間兜啊兜的,美得讓心都融化了,黏附在遍野初甦的嫩色。

陰微雨,從石門湖底水域繞大溪再兜往復興,海拔稍高,天較冷,處處嫩嫩的綠,想起孩子的詩:「嫩嫩的綠在找心愛的橘色,到了秋天,橘色到了,嫩嫩的綠死了」,這天地間的生機都化成輕嘆;天初晴,兜內灣、尖石、關西,也許是因為平地喧鬧,四季沒那麼鮮明,處處都是嫩嫩的綠遇見橘色,仿如春天的愛情故事圓滿了。

任何時候得閒,不耐囚居,喜歡四處流動,仰看風鈴木;逛薰衣草森林接手後的「愛情車站」,參觀「台灣漫畫夢工場」;逛「天御」,看花兜樹;閒走關西東安橋;到十二寮楓香步道散步,走「細茅埔吊橋」,直達「天恩彌勒佛院」,在「金湖灣」俯瞰峨嵋湖;「桐花谷」的落羽松,如一場迎面驟亮的詩。跟著土地的流轉吃吃喝喝,「木盒子」窯烤披薩,「二泉」庭園咖啡,「杏芳」巧克力布朗尼,在「清香」百年老店吃客家菜,在「會來溫泉」吃德國豬腳,在「斌」嘗探陝西涼皮,在「北角24」吃冰淇淋,比較老店「松屋冰菓店」的手作冰。

                       2.  尋覓

三月底,書瑋為剛出院的母親訂了「大板根」溫泉渡假飯店。一時有點心慌,這個孝順的孩子,應該是依循我在〈大板根,溫泉樹,櫻花夢〉http://mypaper.pchome.com.tw/hi5877/post/1337480383的文字推薦,想像一場繁華精緻的旅程,可是,三姐不能泡湯、爬山、走階梯,還去「大板根」做甚麼呢?

急急通知書瑋取消訂房,主動承擔「兩天一夜」旅程規劃。

「嫩嫩的綠」主題旅行,一下子就從「沒有目的的閒情」,跳進「積極目地的勞務」。我的大好時光,再也不能浪費,開始在石門、大溪間看民宿,還是處處嫩綠,心情卻充滿壓力,找了一整天,看石門水域的福華會館、「山水大地」、「薩爾金堡客棧」,轉到遠一些的「自然的樂園」,又繞到大溪的「河岸森林」、「維多莉雅」,一路看下來,這些民宿房間,不是太舊、就是太平淡;好不容易等到周日,又繼續在「民宿探路」中奮鬥,曾經風光一時的石門水域民享路民宿街,一整排都變舊了,收藏創作坊2010年年度旅程的Stories Inn,即使有隋棠和藍正龍的偶像劇加持,竟也在換手經營後慢慢褪色。

特別到「明湖山水園」試吃,聽說廚師得過金廚獎,當做「迎賓考察」。餐後到「戀曲峇里」喝咖啡,發現老闆相續開了三棟民宿,二號館在羊年初春開業,還帶著木頭新漆的嗆味。以前看過「戀曲峇里」,總覺得樓下開餐廳,有種揮不去的煙塵味,沒想到現在轉型成專業民宿,深藍的KTV室,音響很棒,長長的泡茶桌,可以讓我們家超有名的「家族碎碎念」,聊一整夜仍然新鮮,初照眼就愛上了,立刻付訂定案。

                      3.  美好

「我都五十幾啦,還能扮演老萊子娛親嗎?」出發前有點忐忑。想當年,我可是家族Party操盤高手耶!只是,很久不曾出扮「老萊子」,難免「技藝生疏」,Spring有效安慰了我:「叫甚麼叫?我都六十幾了,還不是繼續老萊子下去。」

嗯,有道理,還是全力以赴就好,切勿喪氣。知道我正在演練「老萊子計畫」的朋友,打趣兼請教:「請問,如何在家族中好好扮演老萊子呢?」

原則就是「忘了自己,以客為尊」,一切見招拆招囉!

清明後,和三姐和三姐夫一早約在大溪集合,逛最近的攝影新歡----「大溪老茶場」。剛從2014年晉級為「拍拍族」的我,專注扮演著貼身攝影師,找到喜歡的場景就一聲令下:「來,三連拍。一,不太熟;二,相識靠近了;三,我們好親密。」

三姐和三姐夫這一對稱職的模特兒,隨時配合場景改變姿勢,從戶外到戶內,古典的庭園、古舊的廠房、日式的烘茶中庭、巴里島式的水池壁畫,「三連拍」如微電影,笑開懷的影像,敘說著一個又一個「如果從頭」的故事,每一個結局都通往幸福。薜荔牆邊拍照時,豔陽極辣,Spring送上小陽傘,為體虛的三姐遮蔭,她卻感嘆:「忘了帶家裡比較漂亮的傘來。」

Spring立刻撤了傘。只要「客人」開心,我們甚麼都全力配合。常常住院的三姐,難得興致高昂,能夠看著她熱烈地想要這個、想要那個,是一件「安心的美好」,當她冷哼一聲「掃興」時,簡直像一篇驕傲的炫耀文,攤出她心中的無限歡愉。

                        4.  花時

三姐喜歡花,特別為她安排了大溪沿線的「花之旅」。

先到「花開啦!」花園農場,大樹盆景像巨人國的小玩具,她站在櫻花樹下,笑靨映著花顏,豔色光燦;接著到「天御」花園農場,各色小花讓她開心極了,像踏進童話王國,不但買了各種草花,還選了好多粧點成雪白木屋的圓形小花台,最後又為了加購人篸菓,對不斷提醒她「家裡沒地方種了」的三姐夫,丟下一句超強咒語:「掃興!」

看三姐丟出這個咒語,三姐夫就順著她,讓她想要做甚麼都可以。這時我們都會在心裡悄悄感謝,三姐「前世燒好香」,病了一輩子,三姐夫也就順了她一輩子

踏進「花海」農場,那大片大片的花田,不斷在引誘三姐。她走了又走,三姐夫憂慮地說:「夠了吧?不是往前走就好,還得加上回程。」

「我慢慢走啊!」三姐看到花,像吸血鬼聞到血、小狗看見骨頭,甚麼都不管地往前走。三姐夫看看我頭上戴的帽子,有點遲疑地說:「她需要一頂帽子。」

哈!這有甚麼問題?我立刻摘下帽子,交給三姐夫。在三姐夫身邊,三姐像個頑皮的孩子,在「梵谷之家」西餐廳用餐時,竟然要點「兒童餐」;脊椎剛開刀,她戴著「護脊」,穿脫不便,總是任性地「拒絕上廁所」,總要三姐夫再三、再四吩咐,才「不得已而為之」,陪著三姐到洗手間,等超久超久,最後,我竟然向三姐夫邀功:「總算沒有對不起你。」

本來和大姐相約,我先帶三姐看花、買花,麻煩曾經在〈正向的溫柔〉裡http://mypaper.pchome.com.tw/hi5877/post/1322762503 輕鬆為我的混亂收拾殘局的大姐,做極簡蔬菜麵。夜裡備了簡餐,就不需要出門,可以隨興自由地活動。約好先在石門水庫楓香步道散步,下午三點Check in時間一到,一起在民宿前會合。沒想到,大姐還在忙碌中,不但做了豐盛的四道宴客菜,炒米粉,又加上山藥雞湯,她說:「怎麼可能讓阿華隨便吃,他辛苦照顧妳三姐,照顧了一輩子。」

我們一家人都「謙卑」地感恩三姐夫,彷彿因為「我們的姐妹」不夠好,欠了他一輩子。他總是十分不解:「有沒有搞錯?她都變成我老婆了!哪裡不夠好?」

                       5.  寫真

在「戀曲峇里」前停車,三姊夫驚詫地問:「這怎麼會像民宿?民宿不是應該會有庭院嗎?」

哈哈!這裡坐擁著石門水域的一整片湖光山色了嘛!大姊更妙,一下車就表現得非常「直白」:「啊?這不是販仔厝嗎?」

是啊!真的是沒有庭院的「販仔厝」。這一大批連棟透天別墅,精心裝潢,拍了幾部偶像劇後,形成「民宿風潮」,竭盡所能在室內發展出各自不同的特色,最重要的是,剛剛好適合我們。

號稱「歌王」的三姊夫「進駐」KTV貴賓室;Spring負責泡茶。可能走了一整天,太累、太渴了,也可能是因為三姊夫提供的超奢華福壽山茶真的很好喝,轉瞬就用掉一桶5公升的水,大姊忍不住問:「你們昨天晚上就入住了嗎?」

為大姊和三姐逡巡在充滿珠簾、抱枕、小玩偶的民宿角落,拍製「個人寫真集」。三姐一向孩子氣,被丈夫和三個孩子環繞起來深深保護著;大姊較少脫下「保護者」的角色,總是為了照顧這個人、那個人,忘了她自己。透過鏡頭,看大姊捲起珠簾,想著我們年輕時誰都數算過的一簾幽夢,看她抱著熊偶,想起曾經為她寫過的生命紀事〈多疼她一點〉http://mypaper.pchome.com.tw/hi5877/post/1292701773,回想一起走過的一年又一年,真的「多疼她一點」的日子,實在不多。

我拍照,一向帶著「為Po文配插畫」的實用目地,簡單而確實,完成一趟旅行,常拍不到100張。這兩天,拍了270張,精心挑選60張特寫,Po在家族社團,彷彿歲月停格,慎重經營著關於愛和疼惜的大好時光。


                        6.  創造

只要音響不錯,特喜歡看大銀幕音樂片,本來準備了2008年奧斯卡最佳動畫《彼得與狼》,沒有DVD,只能唱歌。受限於公播版權,幾乎看不到我們熟悉的歌星和新歌,只能在記憶裡翻找一些只有印象、幾乎不曾完整唱過的歌,像時光隧道,啊!這首歌是小一時的、這首小四、這首剛上國中、這首是電影插曲……。

華語歌很少,開始亂唱客語歌、原住民歌。從來不曾唱過這麼多閩南歌,學了一首〈可愛的馬〉,和三姊夫反覆練了兩次後,正式邀約在泡茶室隨意聊天的人,齊聚聆賞「閉幕獻唱」,三姐夫負責唱,我負責好幾個段落的「噢~~~,噢~~~」。

夜裡分享著大姐準備的豐盛晚餐,閒逛石門山的拔絲地瓜、現榨柳丁汁,「花海農場」瓶瓶罐罐的蛋糕、餅乾、古早為小零嘴……,聊到凌晨。

大姊和三姐回房間後繼續聊,幾乎沒睡幾個小時,第二天很早,又聽到這兩姊妹和大姊夫吱吱喳喳的說笑聲,像吵鬧的大學宿舍;三姐夫一早就到石門水庫健走,延續長期養成的運動習慣,直抵壩頂石頭山。我帶著流浪小黃罐,裝著心愛的金萱,一大早泡茶,感受著一整座山的溼潤和香氣,透過曬乾而又隨著熱水舒張的瞬間,遊竄在心髓血脈,寧靜地香,翻開高村薰《Lady Joker》,經過幾十萬字的糾纏,已然走到官商勾結和檢警爆衝最後的大對決。

六個人,加起來376,走脫日常秩序,掙開家庭牽絆,重回青春歲月

民宿主人在四月連休累了好幾天,為了讓她多睡一會,我們預訂「很晚的早餐」,九點。對於過慣傳統生活早睡早起的我們,真害怕會變成一場肚皮大考驗,沒想到,這一點點小體貼,召喚出一段寧靜難得的晨光。

三姊夫散步回來,打開視聽室的大型電視看晨間新聞;民宿主人用豐盛的早餐,佔滿了長長的原木桌檯,蛋餅、火腿、薯餅、麵包、水果、牛奶、紅茶、果汁……。吃過早餐,閒逸地散坐在視聽室聊天,Spring如常遞水送茶。好日子好風好日又好飽,從昨天開始聊起的「藍月山莊」德國豬腳計畫A看起來是吃不下了;計畫B的「明湖山水園」,竟也在連休後公休,忍不住想起昨天盛情安排的「Octet」午茶也公休,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這趟旅程的主調就是「隨興創造」。

                       7.  記得

決定到石門水庫,傳說永遠堅持手釣新鮮滋味的「小江活魚」。

走在楓香道上,我仰首吁嘆這尖尖的葉形像「星星樹」,大姊跳出來說明:「那是五爪槭樹。」我好像小讓云,所有的胡思亂想,都被阿嬤這位植物小博士「導正」。

「這兩天,我走了兩次楓香大道。」我換了話題炫耀。早上才繞了石門水庫一大圈的三姊夫說:「今天,我走了兩次楓香大道。」

笑聲化成「老萊子娛親」,隨著星星樹的碎葉點點,飄盪在風中。只是,山風又冰又涼,大家看到三姐夫穿短袖,這人、那人,爭相叮囑「要穿外套」、「山區冷」、「風大」、「年紀大了,感冒很難復原」……。三姐夫這個一向只扮演「照顧者」給指令的隱形權威人士,徹底的「現代拗相公」,越是雜音四起就越堅持:「我又不會冷」,在起風的壩頂,讓大家頻頻關切,像錄音重播,一遍一遍反覆:「啊!怎麼沒穿外套」、「會感冒」。

多慮的Spring不斷看著山外的烏雲,翻騰在「快下雨了」、「車子停得太遠」、「不應該走壩頂」的忐忑中。在餐廳,傍著湖岸窗面,想起大嫂說的「水位這麼低,我怎麼吃得下?」,真覺得缺水的水域懾人心魄。閒聊間忽然有人提起,Spring哪裡去了?我笑著猜測:「不是去拿雨傘,就是幫三姐夫拿外套。」

「怎麼可能?」、「停車場很遠耶!」在大家議論紛紛同時,三姐夫不以為然:「怎麼拿我的外套啊?她又沒有我的車鑰匙?

這時,Spring買了雨衣回來。防雨,可以給三姐夫當外套,又不必走遠,也無需車鑰匙。啊!是消失的出題人比較聰明,還是推理成功的猜謎人更聰明呢?

就在滿桌盛宴間,不知道是鳩、還是鷹的飛鳥,猛地撞上窗戶,驚天動地的震響,三姐夫忍不住說:「幸好不是飛機。」

探頭一看,飛鳥跌落在懸空的窗檯邊,動都不動。我們驚慌地反覆呼喚老闆協助這隻鳥,忙碌的老闆禁不住呼喚,終於大聲應:「沒空啦!」

腦海裡浮起金庸《神鵰俠侶》第38回〈生死茫茫〉中雌鵰撞在山石上自殺殉情,元好問的千年惆悵,恨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渺萬里層雲,千山暮景,隻影為誰去?忍不住像大嫂一般慨嘆:「怎麼吃得下?」

轉瞬消失的大好時光,只剩下「記得」,成為最後的對抗。

上一篇:甜甜驚魂記

好快,又過了兩年 2017-12-07 10:02:03

任何時候想起那些
我們相約在一起的大好時光
都是美麗的事!

世界閱讀日:最重要的一本書 2015-04-23 15:39:47

很多人喜歡問:「今天,讀甚麼書呢?」
每一個人讀書的品味不同
但是,適用於任何人又最值得鄭重推薦的是
一本叫做《家族》的大書。

世界閱讀日:學習工作玩樂聯盟 2015-04-23 15:36:19

廠長說,「學習工作玩樂聯盟」的電影特攻隊,如果不能全員到齊,乾脆改成聚餐。
想起成立於《復仇者聯盟1》的新生活運動,怎麼可以在《復仇者聯盟2》中缺席呢?毓庭報名時安排ㄅㄨㄅㄨStand by;羽豔的家族電影日竟然安排在周三,忍痛被「丟包」,雖然個人很不幸,卻成為團隊的大幸;一直說動作太多她會頭暈、只能在戲院外等我們的廠長,因為參與人數變多,不再碎念「我們又沒有繳錢,不能浪費公帑!」,本來只是要「去」,現在變成要「進去」啦!
書香日這天,決定在5/4文藝節,展開《復仇者聯盟2》的聯盟行動。《復仇者聯盟》象徵玫瑰和勇氣;「學習工作玩樂聯盟」象徵書和智慧。
我們不是書香世家,是書香團隊(白話文翻譯..自戀團隊),果然非常文藝。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