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27 17:54:08小蟹子

大板根,溫泉樹,櫻花夢


1. 交接

每隔一小段時間,總有些朋友會慨嘆,我們快樂嗎?我們就這樣過了一生了嗎?人生到底是為了甚麼呢?像一篇蔓伸得太長又快離題的演出腳本,隨著這些迷惑,稍稍停下,整理一下枝節,在冗雜混亂中透視些規律節制,在嚴謹秩序間塗抹出浪漫色彩,仿如在日與夜的交接邊界,隨興翻了個身,終究會走向我們熟悉、而且早已經適應的結局。

最適合我們的人生劇本,就是「此時此地」,這是我們千萬次選擇和行動終於交會而來的成果。

很多年很多年累積下來,創作坊團隊都習慣了緊繃後放鬆的生活節奏。二月初在創作坊連續三梯隊冬令營結束後,和團隊夥伴們嘻嘻哈哈在「阿海餐廳」聚餐,回到家懶洋洋地翻零食、看電影,虛應形式地提個行李箱擺在客廳,連續十餘天預演、執行、檢討、預演、執行、檢討……,仿如氣力抽盡,再沒勁兒整理行囊,大家四散度假去了,我只挑了段短短的車程,計畫到「大板根」小森林散散步、看看櫻花、泡泡溫泉,換個地方吃飯、睡覺。

一直很想去「大板根」,從台東就讀兒文所時就種下的牽戀。

那些時,意外闖進惠媚的「棉麻屋」,帽子白白的,袋子素素的,一簍、一籃、一盆、一盤的漂亮果實,像大自然的隨興勾勒,讓人忍不住挑了些油金亮的板根果準備買下。

「你如果只是要做紀念,我可以送你幾個。不過,如果真的很喜歡,來,我帶你看!」她指著隆昌國小那棵大樹:「瞧!那就是銀葉板根樹,那樹底下,有撿不完的板根果,要多少就可以撿多少,先讓它天然乾,風吹,太陽晒,它會慢慢變黃,也可以放進烤箱,烤成油金亮的咖啡紅。」

後來,我去了幾次隆昌國小,偶而也帶來台東相訪的朋友一起去撿板根果,直到離開台東,那一整籃板根果成為台東陽光和記憶的標本。就這樣,無數次惦著想要去「大板根」,直到我發現「大板根」根本不是一棵大樹,而是九丁榕、幹花榕……這些板根林群的「現象」,在沙礫、斜坡、定溫恆風的條件交錯下,那自地隆起的板根,書寫著生命的艱難、驕傲,以及一種說不出來的美麗。

想要撿可愛的板根果,應該去墾丁國家公園,那兒有巨大的銀葉板根,和大板根園區突出地面180公分的九丁榕並稱台灣「板根之王」。不過,我還是很喜歡大板根,尤其在櫻花盛開時和親密的親人朋友共享,那台東的遙想都替換成近在身邊的靜好。


                         2. 復古

迫在年前,想著家家戶戶應該都在打掃,沒有訂房,出發前才發現,竟然訂到最後一間房?怎麼可能呢?想想那一大片園區,可以吸納多少人啊!翻翻日曆,才發現情人節前夕,趕上了全世界同心歡舞的「旅店嘉年華」。

在俯瞰大豹溪岸的「樂源仙境」午餐後,「大板根」Ckeck in櫃檯仍然人山人海。隨興步下座落在園區前的階梯,迴望大板根,園區前身是設置於1922年的大豹製茶廠,日治時期東南亞最大製茶廠,當年的廠區和昭和時期的太子行館,不斷擴建,層層敷上觀光盛景的豔色,只有走進大豹老街,才能窺見庶民溫暖。

早先曾經開放成民宿的謝佩樺「簡單生活」藍染工作室,現在沒有住客和咖啡了,門口的現代塑膠桶,盛裝著傳統的布染,許許多多未完成的可能,靜靜吐露著生活的芬芳,淡淡暖暖的燈、深深淺淺的藍,更襯出藍染手工的歲月深邃。

窄窄長長的石板路曲折延伸,即使放慢了步伐,不到半小時,很快就可以走到已然沉寂的「大豹吊橋」。彷如懷舊電影片廠,收納著各種奇幻的拼貼對照,慢慢睡去的牆,勃勃蓬生的綠,年年崩頹的建築,日日輾轉的營生,老歲月,舊時光,不復而古,這是插角老街活生生的現實。

在大豹溪大義橋附近河谷,巨石如豹,俯伏在河邊飲水。傳說,鄭成功除掉鶯歌巨鸚鵡和三峽大鳶後,轉進大豹溪流域,計畫鎮服和結拜兄弟蟾蜍精、大象精一起為禍作亂的豹精,三妖臣服後願化為巨石,鎮住大豹溪,讓居民永遠不受水患之苦;到了明治39年(1906),日總督佐久間在大豹社狗空口附近的突出高地,設置警所,認為豹是會傷人的猛獸,這兩個突出高地,形同牛角,改稱「插角」,在豹身上加插二支角,用來剋制猛獸。

我猜想,大豹溪巨石嶙峋,吸引過太多癡人,像余光中蓮影浮移的幽魂迴旋,在水中央,生死泅泳,只為採一些些石影。當溪水暴漲,是天魂地魄對遷徙流離的大小石頭千百般不捨,也是悲如藕絲的垂死泳者最後的拔河,大豹,其實就是溪水、人群和天地悲願的「大爆」時刻。

究竟哪一種傳說才是對的呢?這些讓時間和人們一起並存著的空間,就在每一個小角落,時間停著停著,醞養出奇幻動人的空間情調。


3. 童話

踏進園區,儼然成為一個獨立自足的王國。

無須貪戀「板根咖啡廳」的繁華水景,午茶全天候供應,任何時候都可以小歇。最想要鄭重推薦的是,早上九點、下午兩點半的「熱帶雨林園區導覽」,千萬不要虛應故事、隨意走走,帶一本小冊子,或者記得攤開園區地圖,每一棵樹,都像寫在天地間的童話故事,真摯地伸張出獨特的生命力。

入口處的巨大茄苳樹,傍近溫泉池,夜黑時透過溫熱的湯泉煙色仰看,枝枒怒竄,鬼氣森森,讓人聯想起李喬《寒夜》開場時驚心動魄的「吊頸樹」。

園區大道交錯著櫻花和亞歷山大椰子樹,櫻花樹幹上的獨特刀痕,如大和魂魄的倉促淒灩;椰子樹幹無論斜坡如何,生長方向一概悍然與地心垂直,彷如瀲灩爛漫和俊逸挺拔並置,成為生命中不能忽視的風景。尤其仰躺在湯池裡,椰子樹的姿形孤獨、倔強而美麗,久違了的短詩隨著絕美慢慢靠近:

椰子樹、北極星,走過風煙水色

那麼遠

又那麼近……

繞在太子御院生長著的淋漓樹,樹汗淋漓,不知道在堅持什麼?皇家御樹紅淡比,也就是日文中的「神樹」(榊 sakaki),只能栽種在皇室庭院和神社周邊,讓法師祈福時折取枝葉沾水驅邪,經久不壞。坐在「太子賓館」用餐,窗景如畫,晨時帶著幽深微涼,日間櫻花絢爛,黃昏後帶著幾抹和式「馨芬的陳舊」。

沿著「太子賓館」邊的桂花步道往上走,楓和槭粧點著山路的顏色;筆直的竹柏和轉彎處的小葉合歡,簡直像童話巨人豢養出來的放大盆景和參天含羞草;白千層為了適應乾旱又容易發生森林大火的原生地澳洲,世世代代,慢慢學會把吸水組織埋進身體深處,用脫皮的方式來保護自己,多像一篇辛酸中帶著微甜的小童話!

最經典的「熱帶雨林一環道」,在宛如巨蟒的魚藤木和在45度斜坡斜生出縱恣舞姿的幹花榕,貼心規劃著小歇亭、洗手間,招呼著大家稍稍停留,領略一種極近於《盜墓筆記》西南邊陲的玄奇異景;站在板根之王九丁榕前的小小樹,小小年紀志氣高,一點都不氣弱地掙出讓人不得不注目的「招牌板根」,讓人聯想起Sanrio劇場裡的酷企鵝,愚人節出生在夏威夷歐胡島,陽光瀲灩而又放肆荒誕,有點固執、愛鬧脾氣、個性彆扭、帶點兒任性自我,收集反派明星照片,但是仗義直言,立志當大老闆,牠那躡手躡腳的特殊專長,真的在這片斜坡上,找到「社長價值」。

一路辨識著會掉葉子的絕美杉科落羽松、姑婆芋和芋葉的差別、藤本植物和共生植物的生命掙扎、侏儸紀活化石筆筒樹,最美的就是相隨飄飛著的漫天漫山小白花,原來叫做「酸藤」。

相思樹更妙了,不僅和相思豆毫無關聯,為了生存,還會產生「排他性氣體」,所以相思林裡,沒有雜樹,連生命力強勁的野草也長不出來,竟成為「繩床樂園」。多有趣的超能力啊!忍不住想起一些僻靜的朋友們,他們都是「相思樹人」,排他性氣體護身,誰都不得相近。


                           4. 預約

我住在桂花步道邊的觀景小屋,對面就是漂亮的觀景咖啡廳,窗景貼著參天大樹,樹如精靈,手捧著巨大的山蘇,形成美麗的空中花園。在咖啡廳借了個小壺回房間泡茶;重新整理導覽筆記,計畫找個時間親自為創作坊夥伴們導覽。

夜幕落下,最是勝境。在小筆記隨手塗寫:夜黯如霧,櫻花如夢,你在我的夢裡……

那所有生命中惦記過、牽戀過的「你」,都在靜靜走過的夜霧中,緩緩搖移。很喜歡櫻花季在「櫻花餐廳」宴客,可惜目前在整修中,只能選擇「儷宴中餐廳」晚餐,套餐雖然刻意粧點著當地特色,只是偏甜,連平常很愛喝的雞湯都沒喝完。

到「薰風會館」,為團隊夥伴買小禮物。好喜歡大板根森林王國裡的七個小精靈,尤其是溫泉仙子的嫩葉裙子和松鼠姊姊的頑皮小褲,買File夾、明信片;非常期待為大家帶幾隻「溫泉鳥」回家,可惜「溫泉鳥」煎餅保存期限太短,來不及和大家分享,只能預約下一趟。

夜裡翻讀著剛收到的《想望的地方》,讀到阿寶老師寫的這一小段文字:

宋儒揚棄單一與固執,朝向開放與無執。邵雍臨終時,好友程頤請他留下勉勵後進的話,他默默無語,只把雙手攤於胸前,程氏催促,只好戲謔自己說:「我一生走的都是窄路,窄得連自己都不易立足,又怎能引導別人走什麼呢?」這是何等的坦然與胸襟。於是乎直觀、無間、自得與盡情,似乎就是我們所尋求的如蓮花般的童顏。

心頭極暖,山間蟲鳴映襯出來的無限寂靜,彷彿也飄浮著老師和同學們蓮花般的童顏。不知道為什麼,泡湯回來後的疲倦感慢慢褪去,這些那些慢慢忘去的美好和溫暖,隨著一頁又一頁歲月的回顧,真實成觸手可及的細線,如一場迷離華麗的黃金雨,不知不覺竟把一整本書都讀完了。

這麼舒寧的夜,像一朵乾淨的花苞,把盛世浮塵收了起來,只剩下純粹的素淨。沒想到,這小花苞抵不住盤據在腦中的千萬棵樹、千萬朵花、千萬道細細的輕風流水,竟然趁夜繁花盛開,在夢裡追逐著、奔忙著,在六個我喜歡的角落分成六組,辦起創作坊營隊的過關遊戲,當我寫好板書時,忽然想起忘了和交接老師交換教案,一下子「嚇」醒過來,深自慶幸:「謝天謝地!冬令營昨天就結束了。」

正當我兀自興奮著,這世界再沒有比「惡夢醒來,發現只是個夢,一切都來得及彌補」還要更開心的事,創作坊夥伴卻說:「我已經到大板根了,你還在創作坊。」

啊!這天是情人節,想起以前創作坊夥伴笑說:「老師在日本一年多,始終沒去過輕井澤,就是要等一個天長地久的人,一起去朝聖。我看,還是帶創作坊紙杯去一起去輕井澤好了。」

剛好在最喜歡的地方,做這樣的夢,實在很應景。

早餐後,習慣泡一壺金萱茶靜靜在房間咀嚼慢吞吞的流光。再泡一次湯,穿著舒服的櫻花軟袍行走在櫻花大道上,繞過太子賓館、桂花行館,和滿山的樹說一聲再見,離開「大板根」,繞到鶯歌買旅行小壺,彷彿行旅的溫舒美麗,正預約在遠方相遇……

酷企鵝 2015-03-28 10:35:50

三麗歐家族裡 最喜歡 酷企鵝
喜歡他永遠黑色系又酷酷的
還有 小小年紀志氣高

時間的旅人 2015-03-27 20:00:58

邵雍的窄路說,一如你的圖文,映照一張張情境交融雋永時間旅人的明信片。像酸藤呈著降落傘狀飛翅種子,傾蓋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