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孩看病貴鬆鬆 幸好有它? 贊助
2021-12-04 11:04:50hatsocks

《白色通行證》:當我的領域遭受侵犯

Rebecca Hall 首度執導作品《白色通行證》,改編自 Nella Larsen 同名小說,敘述1920 年代,兩個久未見面的朋友:艾琳和凱兒,於一家豪華餐廳內巧遇。她們都是淺膚色的黑人,艾琳在得知凱兒假冒白人的身份過活,心境上有些瞧不起對方,卻又因為凱兒進入她的生活圈,而感覺受到威脅...

帽子

《白色通行證》第一場戲拍得極好:艾琳假冒成白人,走進以白人為主的飯店躲避來襲熱浪。相較於飯店內其他客人的自在,艾琳對於假扮的身份感到不安,頭上戴著的帽子始終沒有拿下,擔心拿下帽子就會揭露她的真實「身份」。帽子讓艾琳得以隱藏身份,低調而不張揚地走入白人社區。凱兒婚後以白人身份活著,她無需帽子的遮掩(習慣扮演自己的假身份),自在地與人應對。諷刺的是,凱兒雖然沒有戴著帽子(實體物件的遮掩),她在生活中隱瞞自己的出身,與黑人族群刻意劃分清楚的界線,聽見丈夫用高高在上的口吻批評(貶低)黑人族群,也只是笑著附和,說明那頂帽子(無形的遮掩),其實是無時不刻籠罩凱兒的人生中

膚色

「黑人冒充白人很容易,但白人要冒充黑人就沒那麼簡單了。」艾琳
「我從沒想過這點。」休
「當然,休,你為什麼會想冒充黑人呢?」
「有時候我認為妳也能冒充白人。如果妳可以,為什麼不呢?妳為什麼不這樣做?」
「誰說我沒有?」
「妳今天很讓人摸不著頭緒。」
「而你今天很讓人討厭。我的意思是...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在冒充別人,不是嗎?」

艾琳沒有裝扮成白人生活,是因為她認同自己的身份?或是不夠自信能夠扮演白人?電影裡,我們看到身為黑人的艾琳以指使的口吻與黑人女管家的互動,但在面對白人作家時,又份外地有禮貌,而在聽聞黑人同胞遭受不正當地對待時,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彷彿事不關己)等,暗示了艾琳內心底對於自己的黑人身份,並非全然地擁抱。相反地,凱兒以白人身份在白人世界生活多年,原本不以為意,直到與艾琳重逢,喚醒內心對於「自由(做自己)」的渴望。凱兒後來與艾琳的丈夫布萊恩和兒子和鄰居的互動越來越密切,她有著白皙的膚色,但她的行為反應,逐漸融入群體(沒有維持高高在上的態度),反而更像是黑人。

階級

「休溫沃夫會參加妳的舞會?」凱兒
「對,為什麼不呢?」艾琳
「我很好奇,這樣的人會參加黑人舞會?」
「現在很多白人都來哈林區參加活動。」
「為什麼?」
「和妳一樣,來看黑人,來放鬆,來發掘題材,到處參觀,順便參觀黑人。」
「瑞妮(艾琳),或許我也能參加?」
「為什麼?因為很多白人來?」
「不是,因為會很有意思。」

《白色通行證》有著無所不在的階級,艾琳在黑人社區是屬於中上階級,但她在白人社區,會被視為低階層的人,像個入侵者,進入她不該存在的領域。白人在黑人社區參加活動,卻可以是身份的彰顯:「我沒有歧視、我很開放、我熱愛人群」但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或許沒有幫忙爭取過黑人平權。艾琳對凱兒裝成白人一事感到憤怒,認為在道德上,自己優於凱兒。然而,當凱兒進入艾琳的生活,一個偽裝成白人的黑人,她又覺得自己受到威脅,威脅感來自擅於交際應酬(且深具魅力)的凱兒,迅速擄獲艾琳經營多年的親朋好友的心,彷彿佔有社會優勢的白人,堂而皇之地進入她的生活,奪走她的人生。

階級不只是外在社會權力的不對等,更是內在心境的體認。傳統年代,黑人女性的社會地位不如白人與男性,或許讓艾琳心中欠缺對自我的肯定(艾琳藉由舉辦宴會,邀請「白人」知名作家出席,以贏取更高的社會地位),此外,電影沒有明說,但從幾個互動中或可猜出:艾琳與凱兒的關係,不只是多年前的舊識,更可能是一對同性伴侶?而同志身份的長久隱瞞(壓抑),或許也削弱了艾琳的自尊心,讓她對真正的自己,感到更大的焦慮不滿與排斥?

「我們剛結婚時,她白得像朵百合,隨著時間流逝,她愈變愈黑,所以我告訴她:”如果妳不當心,某天早上醒來,妳會發現自己變成一個黑鬼”。從此我就叫她小黑妹了。」凱兒丈夫

艾琳對凱兒的態度是反覆無常的,既是不滿又是羨慕,既是羨慕又是不屑,既是不屑又是渴望,這矛盾的心情最後慢慢凝聚成片尾那個看似保護實則傷害的舉動(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白色通行證》的燈光後到後段也越趨昏暗,彷彿艾琳的心境變得越來越陰鬱,越來越讓她感到窒息),艾琳無法忍受凱兒的存在(但一直維持禮貌的互動,來掩飾內心的焦慮,害怕展露脆弱),凱兒是黑人又像白人,是女性又更魅惑,是不道德的卻又廣受歡迎,凱兒的存在,像是在提醒著艾琳不上不下、不黑不白、不異性戀不同性戀的生活困境。

階梯

《白色通行證》是 Rebecca Hall 執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敘事穩重而令人欣喜,除了開場用帽子表現艾琳的心虛與渴望外,電影中後段,畫面的配置常常是從艾琳的視角去觀看他人,彷彿在凱兒的出現後,艾琳的存在變得邊緣,或甚至在階級上遭到下放(艾琳的女傭沒有上班的日子,艾琳接手女傭的工作,處理家裡的各種雜事,暗示艾琳在丈夫與兒子的心中,或說,艾琳「認為」自己在丈夫與兒子心中的份量是低下的,而她必須要肩負起這些雜事,才可能在家中佔有一席之地),一如電影後段,艾琳與凱兒與丈夫一起去參加朋友的派對,層層疊疊的樓梯就像是階級的展現,丈夫跟凱兒從高處往下望,艾琳在低處往上看,他們之間存在著讓艾琳感到心慌的落差。

演員

《白色通行證》的演員非常迷人,飾演艾琳的 Tessa Thompson ,從開場的小心翼翼到結尾的近乎崩潰,詮釋地細膩而層次分明。飾演凱兒的 Ruth Negga 與 Tessa Thompson 的表演恰恰相反,開朗與外放很是迷人,更棒的是,凱兒又不僅只是一個「單純」的角色,她有心機有算計有不滿有慾望,片中幾場突然釋放軟調性情感的戲,處理得絲絲入扣,兩位女主角中,我個人偏愛 Ruth Negga 的演出多些,希望奧斯卡能獲得提名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