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護明成分,即刻舒緩晶亮不適 贊助
2021-11-05 16:12:59hatsocks

《梁祝》:我什麼時候變成是妳的噩夢啊?

重溫徐克導演的《梁祝》

「山伯兄,你對我真好。」英台
「就是這樣我才擔心,我對你的感覺很怪,就好像...就好像...你對你表妹那樣。我擔心我對你好,就像你對你表妹那樣,那我豈不是很虛?你當然不是你表妹,我就怕是我自己在幻想,當你是我表妹,那我不是變成亭望春?」山伯

徐克版的《梁祝》是一次成功的改編,保留舊版的精華,同時也能提出新的觀點,加入不少徐克對於政治與群體與人性的批判。《梁祝》之於我最成功的改編,倒不是影片將梁祝裡埋藏的同志情愫給提煉出來,也不是增加了同志角色亭望春一角(這個角色一開始有點意思,最後收得虎頭蛇尾),事實上,《梁祝》對於同性之愛的想像與曖昧點到為止,沒有更深入的討論。

《梁祝》之於我最成功的改編:(一)不同於舊版的祝英台是自己選擇要去書院讀書,想要掌控自我人生,但受限於當時的社會氛圍,祝英台無力違抗父命,終究得嫁給馬文才,凸顯父權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暴力。徐克版的祝英台,則是被母親送去讀書,母親這麼做不是為了增長女兒的見識或是培養她獨立思考的能力,而是覺得英台若能懂得琴棋書畫,比較上得了檯面,才不會丟家裡的臉。

舊版英台的性格聰慧,徐克版的英台性格傻氣,像個孩子,不懂人間險惡。英台的家境富裕,從小沒有吃過苦,懵懵懂懂,無憂無慮。英台被送到私塾讀書,走出溫室,接觸到社會的真實模樣(家境越富裕的學生,課堂的位置就越前面),認識了梁山伯,初嚐到愛情的滋味。出於對山伯的關心,英台的眼界因此開啟,看見階級與貧富的落差,看清自己身處的位置。眼界開了,也就回不去了(培養獨立意識,不再人云亦云),電影開場那個笑得純真的英台,最後被成人世界給打壓與折磨得不成人形,慢慢失去了笑容。

不懂笑了,訴說著成長的苦澀滋味。

(二)《梁祝》尾聲,英台想要跟山伯私奔,她將養在瓶中的蝴蝶給放走,突然,祝母出現在她的房裡,英台大吃一驚,摔碎手上的瓶子。母親看著英台說:「我什麼時候變成是妳的噩夢啊?」(不要亂加《瀑布》的台詞!!!)

舊版的《梁山伯與祝英台》,祝母沒有太多的戲份,一個無聲的角色。徐克版的《梁祝》,放大了祝母的存在感,我相當喜愛《梁祝》對於祝母一角的改編,祝母年輕時也曾經女扮男裝到私塾讀書,並且有過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然而在現實的考量下,祝母選擇嫁給祝家,過上富裕生活。沒想到祝母食髓知味,還將腦筋動到女兒身上,表面上要英台嫁給財大勢大的馬家,是要保證女兒未來經濟無虞,實際上,是貪圖更多的財富與更大的權力。祝母的偏執,不單是貪婪,更是年輕時無疾而終的愛情,扭曲了她的心態,彷彿唯有變得更加地有權有勢,她才不會對自己當年放棄愛情選擇財富一事感到後悔與遺憾。換句話說,祝母對英台和山伯愛情的迫害,說明了祝母對於自己當年做出的選擇其實是有所疑慮,甚至是感到心虛的。

(三)《梁祝》有不少有意思的設計,例如祝母為了訓練英台走路能夠更秀氣,在她腳上綁了條繩子,讓她只能小碎步地走動。綁繩隱喻英台(女性)的行動處處受到限制與束縛,想往哪走(或走自己的路)都不容易。此外,祝父喜歡化妝,老是在臉上塗抹厚重的保養品,認為臉色滿面紅光才能帶來好運氣。祝英台下嫁馬家那天,祝父要全家上下都化妝,他說這樣才有喜氣。當祝英台出嫁的隊伍來到山伯的墳前,英台褪去嫁衣,著麻衣祭拜山伯,她問墓中的山伯:「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突然天上下起傾盆大雨,雨水洗掉英台臉上的妝容,露出她最自然的模樣。

化妝代表的是面具,世俗認定(認可)的模樣,為了擁有名利,人們寧願天天戴著面具生活,也不想(敢)面對真實的自我。然而,對還沒有被俗世規矩所污染的梁山伯與祝英台來說,他們拒絕化妝(充滿理想性),他們大聲向彼此宣告:我愛你,就是你原本的樣子,不是財不是富不是權勢不是性別不是地位,我愛你,就是你。

(四)吳奇隆和楊采妮在《梁祝》的表演非常討喜動人,一開始覺得兩人太刻意搞笑,少了點實感,隨著劇情進入中後段,他們的互動也越來越有火花,我也越來越喜愛,並且有被打動。不過,《梁祝》之於我最精彩的演出,還是飾演祝母的吳家麗,一站出來,什麼都對了。

(五)Netflix 的《梁祝》畫質非常糟糕(這片光影很美,希望未來有機會修復啊!),幸好電影相當耐看,入戲了,也就不太介意畫質的問題。嗯,既然《梁祝》都已經上架 Netflix 了,乾脆《青蛇》也一起上架吧!!(敲碗)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