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1-10-31 17:16:50hatsocks

《瀑布》:媽媽請妳也保重

新冠疫情肆虐,小靜的同學確診,她與母親品文執行居家隔離。品文不知道該如何和邁入青春期的女兒對話,對於離婚三年的前夫奇文依然無法忘懷,新冠疫情讓品文丟了工作,房貸與車貸壓得她喘不過氣,幾近崩潰...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關於失魂

鍾孟宏導演的新作《瀑布》,前半場很《失魂》,品文對女兒感到戒備與不安,覺得自己遭到排擠,不被接受。一個下著「大雨」的夜晚,品文外出找尋女兒的下落,最終進了醫院,觀眾此時才發現,小靜對母親的種種不耐與攻擊,很多是來自品文的想像。品文的精神崩潰,並非一夕爆發:丈夫的離去,經濟的短缺,新冠疫情的爆發,整棟大樓被蓋在帆布內不見陽光長達兩個月時間,一點一滴剝奪了品文的現實感。

或許是自我保護機制啟動,品文開始聽見轟轟轟的聲響,產生許多妄想。她幻想女兒跟她說:「我好像生病了。」其實是品文不願面對自己生病了的事情;她對女兒說:「你爸爸很快就要搬回來跟我們住了。」其實是不願承認前夫已經有了新的家庭的事實;她質問女兒:「妳到底都是怎麼跟他們(同學)說妳媽的?」其實是害怕那個不完美的自己,會被嫌棄會被遺棄。

過去三年時間,品文慢慢地失了魂,旁人(與自己)渾然不覺,究竟是粗心大意?視而不見?或是無心無意無力解決狀況?

關於夢境

「與妳母親相處,最重要的是理解,不要一直否定她,多站在妳媽的角度,改變你們相處方式。」

某天,小靜醒來時,發現母親坐在她的床畔看她睡覺。母親開始向女兒述說她做的夢,夢中有一棟沒有護欄的大樓,一個小孩走向大樓邊緣,一個女人尖叫著衝過來,孩子停在大樓邊緣,女人反而煞車不及摔下了樓。品文說她夢醒後就坐在床邊看著女兒睡覺,她對小靜說:「妳怎麼沒問我在這邊坐多久?」小靜問了母親,品文說:「就坐到現在啊。」

品文的夢是她內心焦慮的呈現。女人想要保護孩子,卻反而摔下了樓,暗示生病一事讓品文在潛意識裡對自己無法成為一個「好母親」感到偌大的焦慮。另外,這個夢也可以是品文無法接受前夫另組家庭的憤怒,夢中的孩子(前夫的兒子)不只帶來危機,甚至帶來毀滅。對品文來說,前夫與他的新家庭,將她給推下高樓,讓她的心摔得粉碎。

關於溫度

「每個人都有難堪的過去,大小不同而已。」

《瀑布》無論是幫忙小靜整理家裡的清潔阿姨、賣場主任對品文母女的體貼與關懷(在得知品文的過去,依然繼續守護)、房仲經理對於趁機佔品文母女便宜的經紀人的教訓等,都讓我覺得:「鍾孟宏導演是不是變得越來越溫柔了啊?」

老實說,觀賞《瀑布》時,內心非常地提心吊膽,深怕影片的溫柔會稍縱即逝,會突然發生一件無可挽回的悲劇,把所有角色都推到更黑暗的深淵裡去。當電影尾聲那場「預期中」的洪水沖刷下來時,我內心忍不住喊道:「我就知道!!」同時又不禁悲鳴:「導演不要這麼狠,你才剛花了一整部影片的時間試圖修補品文的心,現在又把她給推進地獄裡去?」

我想,鍾孟宏導演當然知道:「觀眾一定會猜到小靜的郊遊會出事」這件事,他也故意拍出這場災難。電影尾聲,所有觀眾都成了品文,一起在螢(銀)幕前著急於小靜的生死。電視新聞裡,一個個獲救的倖存者上岸,就是不見小靜的身影,我們(品文與觀眾)都為此感到絕望與無助。影片的倒數第二顆鏡頭,小靜穿著那件寫著「Don't Sweat it (別緊張、別擔心)」的 T-Shirt 出現在銀幕上時......

那一瞬間,我居然就哭了。

2020 年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帶來極大的災情,面對突如其來的大疫,人們感到措手不及又無能為力。疫情造成的傷亡與影響,幾乎要消磨掉人們對於「生」的希望,覺得未來一片灰暗沒有出路。然而,鍾孟宏導演的《瀑布》,帶領觀眾看見:品文的精神疾病帶來的家庭危機,母女倆攜手走出生命的低谷,最後在一場致命的災難中,見證小靜的生還奇蹟。那簡直像是導演對於銀幕外的觀眾的喊話:不要害怕,不要緊張,不要放棄希望,陽光終會普照。

Don't Sweat it.

關於牛奶

「我一直以為腦袋中轟轟轟的聲音是機械的聲音,直到妳談起妳爸,我才發現那是瀑布的聲音...」

《瀑布》的動人,在於品文的生活遭逢接二連三的打擊,精神崩潰,腦中響起轟轟轟的巨響,她覺得自己無力與其對抗,然而,品文在小靜的包容與照顧之下,慢慢走出疾病的陰霾。這對母女從開場劍拔弩張的對峙到學會接受彼此,並且找到新的相處方式,她們的心境從轟隆作響的瀑布(躁動、憤怒、徬徨、恐懼、傷害自己與他人),轉化成潺潺溪流(寧靜與和諧)。電影裡,品文在賣場上班的第一天,帶她認識環境的前輩(黃信堯導演飾演)問品文:「妳知道保存牛奶最重要的是什麼嗎?是溫度。」牛奶櫃上的葉簾,有著遮陽、防蟲與節能的作用,妥善使用葉簾可以讓牛奶不會快速酸壞。

人與人的相處,何嘗不是如此?電影前段,品文肩負起照顧女兒的責任(典型的母親角色),影片中段,翻轉成小靜扛起照顧母親的責任。而在《瀑布》尾聲,品文跟女兒說:「不要再問我妳好不好,我會想辦法好起來,好好地跟著妳一起生活下去。」這對母女已經從上對下下對上的關係,轉變成站在同一陣線的位置。對我來說,品文與小靜就是彼此的葉簾,悉心保護對方,人生才不會走味。

關於長大

「從妳母親發病以來,都是妳一個人陪著媽媽?」

品文的病讓小靜快速長大,然而她身邊的成年人,卻常常以高姿態的方式在與她應對。電影裡,品文的上司陳總告訴小靜,她的母親已經被公司辭退兩週,但是品文仍然每天到公司報到,一個人坐在接待室椅子上直到下班時間。小靜問陳總:「你們為什麼不處理呢?」類似的提問在片中不斷出現,小靜想要查詢家裡的財務狀況,銀行的人卻要未成年的小靜聘請律師才能查帳,或者,小靜的父親總會用「大人的事小孩不懂」的話語,來敷衍女兒的疑問。《瀑布》前半段,本以為會是叛逆少女的小靜,其實是這部影片最為成熟的角色,相較於無法真誠面對彼此的大人(逃避且不願積極處理問題),以及過於冷漠又制式化的社會,小靜的每個反應,都讓我們看到她的堅毅與勇敢。

關於光影與聲音

鍾孟宏導演很擅長用光影和畫面來表現角色的不同狀態:《瀑布》開場第一幕戲,大馬路口,等待紅綠燈的行人被籠罩在大片陰影下,當燈號轉為綠燈,陽光恰巧灑落,陰影逐漸散去。《瀑布》第一幕戲已經暗示劇中角色會走出陰影迎向陽光;《瀑布》片中,品文在後陽台洗衣服,洗衣機轟隆作響,下一幕,小靜坐在客廳陰暗角落,她對母親說:「我好像生病了。」洗衣機的聲音呼應到後來品文談起她腦中的聲音一幕:洗衣機究竟是不是真的轟隆作響?或者那時候的品文已經發病,她聽見的機械聲,其實是品文腦海中的聲音;魏如萱飾演的病友對品文聊起醫院牆上掛著的竇加畫作,她說這幅粉彩畫原本的色彩相當地豐富鮮豔,如今已經褪色,只剩一片藍色。魏如萱的話語,既是與品文住家外頭的藍色帆布呼應,也是暗示品文的疾病剝奪她生命的色彩,變得單調荒涼。

關於演員

賈靜雯和王淨聯袂入圍金馬獎女主角獎項,可說實至名歸。我非常欣賞賈靜雯在片中的演出,光是最後一幕看著新聞畫面,輕聲呼喚女兒的名字與表情的稍稍鬆懈,我就被收買了。我也非常喜歡王淨的表演,前半場有一點《返校》的既視感,然而,相較於方芮欣學姊的逃避現實,我更愛小靜直面迎向瀑布的勇氣!

本片的其他演員,陳以文的角色意外地溫柔體貼,不過駕訓班教練的靈魂已經深深刻在他的 DNA 中,不罵個幾句不痛快、聞老師大為讚賞的魏如萱,稍嫌呆板的口條會讓我有些出戲、黃信堯導演的客串演出沒有《陽光普照》那麼的讓人驚喜,不過消防弟兄「林義陽」出現在銀幕上,倒是有點意外又不意外(哈)。

關於竇加

《瀑布》有一幕戲讓我忍不住笑出來。魏如萱對品文說:「妳知道竇加嗎?」由於魏如萱的咬字比較平,我聽成:「妳知道豆漿嗎?」然後我就笑了(旁邊的觀眾應該覺得我笑得很莫名吧,哈哈)。

關於語言

《瀑布》全片都講中文,唯一一場講台語的戲,是一名司機在抱怨品文母女搬家的貨車堵住了車道,司機的語氣滿是粗魯與不耐煩。當影片要表現較為強烈(暴躁、負面)的情緒時,台語才會成為主要的語言,聽著其實有些地刺耳與不舒服...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