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歡的台灣味是哪一款? 贊助
2021-09-13 20:32:42hatsocks

《翻滾吧!男孩》+《翻滾吧!男人》:當男孩轉大人

《翻滾吧!男孩》從 2003 年開始拍攝,紀錄宜蘭公正國小體操隊小成員們的生活點滴,他們辛苦練習的汗水與淚水,他們的教練對小朋友的付出、耐性與嚴格,有笑、有淚、溫馨又勵志...

2021 年看《翻滾吧!男孩》,感觸跟當年觀賞時截然不同。

從 2003 年到 2021 年,李智凱終於在奧運場上拿下銀牌,近二十年的努力,總算開花結果。《翻滾吧!男孩》片中有一幕,教練幫小朋友壓筋,小朋友(黃克強)痛得眼淚直掉,另一個孩子對著鏡頭說:「他是休息三天,變硬了。」三天不訓練,身體就會不柔軟,又得重新適應練習體操的辛苦。這場戲說明了所有運動賽場上,短則數秒、長則數小時的拼搏,都是場外辛苦訓練無數日子所得出的成果。

一如林育信教練在片中所說:「當要帶這六、七個小朋友,我就有這樣想過,一定到最後,最厲害最好的,也只有兩、三個,體操就是這樣子,就是很現實,它是非常痛苦的,撐到最後的人,就是他的。」即便是練武奇才,也得付出相當的努力,才可能成為賽場上的佼佼者。

另外,練習時的分數跟比賽時的分數不同,林育信教練一直告誡選手們,練習時是打基礎、狀況模擬、自我鞭策,到了賽場,就是各方壓力同時聚集在那一瞬間,能不能扛住壓力,減少失誤,成了決定勝負的關鍵。緊要關頭卻無法得獎,常常不是選手的能力不足,而是臨場反應未如預期,抗壓性絕對是每個選手都要面對的心魔。

林育賢導演興起拍攝《翻滾吧!男孩》的念頭,是在兄長以前的體操團隊照片中,看見林育信與他的子弟兵相似的身影。當年兄長與他的夥伴們在體操場上獲得優異成績,進入國中後,大夥漸漸走上不一樣的道路。對林育賢導演來說,拍攝《翻滾吧!男孩》,既是要記錄下這些孩子純真熱情充滿衝勁的身影,也像是要留一個紀念,紀錄下這些孩子最快樂、最辛苦,也最純粹的時光,也許在另一個十年後回看這部影片,他們會對著影片中的自己微笑,並且帶著些許的感慨吧。

《翻滾吧!男孩》尾聲,鏡頭拉到一年後,年紀最小的小恩本是隊上實力最弱的孩子,如今代表學校出賽,在場上有著優異表現。而被戲稱為「兩分先生」的小軒,鞍馬項目始終翻不過兩圈,一年後,也能順利完成鞍馬動作。阻止人們前進的原因有百百種,但願意扛住辛苦與壓力繼續邁進的人,就有機會克服難關,邁向下個關卡。

《翻滾吧!男孩》的片尾字卡寫著:「或許十年後,奧運場上他們將再度翻滾!」很開心這樣的願景,在現實人生中上演了!


《翻滾吧!男孩》續作《翻滾吧!男人》,紀錄李智凱和黃克強繼續在體操路上的奮鬥。相較於《翻滾吧!男孩》,我其實更愛《翻滾吧!男人》

一,不同於《翻滾吧!男孩》的純真可愛,《翻滾吧!男人》更現實、更高壓、更殘忍。年幼時還能把體操視為興趣,到了二十歲的年紀,必須更嚴格地面對自己的每一個選擇,如果繼續練下去,卻沒做出成績,該怎麼辦?放棄或再堅持一下?放棄覺得可惜,不放棄又怕會後悔。小時候參加比賽,是國家級賽事,長大後面對的不只是自己的同胞,而是一整個世界,對於技術的要求更刁鑽,訓練時數更長、更辛苦、更看重自律、如何突破自我,不原地踏步、如何把握每一次的比賽,爭取成績並磨練自信、如何在受傷後爬起來繼續努力,而不是害怕與退卻...每一個成功選手的背後,故事都是落落長,有歡笑有淚水有挫敗有成長,每一個成功選手的背後,都藏了顆害怕失敗的心和一顆好想衝破極限追求更強大的自我的期許。

二,「你才二十歲,你可以進步很多,也可以從此就沒了。就是你自己抗壓性沒有辦法提升,技術完全一流,比賽的抗壓就是做不出來啊,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那是你的心理層次的問題,我們都沒有辦法去打開這個問題,假如這個心理層次永遠壓在你身上,你永遠就不能做出更優秀的東西。」林教練

智凱在葡萄牙大獎賽上表演失誤,教練希望智凱心態上要能改變,不要教練說一是一,說二是二,要有自己的想法,要知道怎麼去面對難關,怎麼去克服心理的障礙,因為在比賽場上,最完美的技術都怕碰到內心最深沉的恐懼。

看著林教練對選手的叮嚀與付出,既是感動也是敬佩(他犧牲與家人的相處時光,傾全力訓練選手),但看到選手在賽場上失誤時,教練又急又氣的責備,又會替選手感到心疼。台灣從 2000 年後,相隔 16 年才又有體操選手進入奧運殿堂。智凱在里約奧運賽前一個月韌帶受傷,他選擇開刀,並在兩週內恢復訓練。好不容易來到奧運會,實現兒時的夢想,卻在鞍馬預賽落馬,提早結束他的奧運之旅。賽場就是這麼地殘酷無情,一個失誤,就只能再一個四年的等待(並且要再次爭取奧運門票)。

踏出體操場館,林教練在鏡頭前說他看到智凱落馬時,差一點暈倒,教練的話語盡是失落,可是林育賢導演卻偷偷將鏡頭對準了智凱,他臉上落寞、悲傷的表情,讓我看了超心疼,很想衝進銀幕給他一個擁抱。太鬆懈無法激發選手的潛能,太嚴苛又會給選手很多的壓力。怎樣算是一個好教練?從《翻滾吧!男孩》到《翻滾吧!男人》,我其實沒有一個絕對的答案。

不過,這兩部影片在經過時間的考驗後,發現林教練看人與事相當精準。例如他在《翻滾吧!男孩》說最後能夠留下來的選手,可能只有兩三人、教練在十年前就覺得湯瑪士動作會成為取分的關鍵,很早就在訓練李智凱朝這個方向努力、教練在《翻滾吧!男人》說個人全能體操的最後一個項目是鞍馬,由於是最後一個項目,非常看重選手的體力和抗壓性,林教練說:「世界冠軍常常無緣無故就會掉落(鞍馬)」而李智凱在東京奧運上,剛好就在個人全能的鞍馬項目落馬。幸好這次智凱的心態調整快速,個人鞍馬決賽便交出完美的表現,順利在東京奧運摘銀,不讓里約奧運遺憾重演。

三,「我發現你時不時就會觀察李智凱那邊。」導演
「只要他有做我就會看啊。」黃克強
「為什麼?」
「我不知道。」

黃克強是林教練和智凱眼中的天才型選手,小時候拿獎無數,只是國中時父母親跟林教練有了衝突,克強離開林教練,另外找人訓練。多年過去,智凱在林教練的督促(磨練)下,成為台灣體操選手的第一把交椅,而克強卻慢慢從領先集團退下,差一點無法選入國家隊中。面對小時候的勁敵,愈發強大,克強內心一定有很多感觸吧。是什麼讓他們兩人漸漸走上不太一樣的路?不夠認真?不夠努力?或是機運總是差了一點?

「那世大運再過關,下一關是什麼?」導演
「亞運。」克強
「那18年的亞運再過關呢?」
「應該就準備奧運了。」
「嗯,就2020,你想去嗎?」
「當然想。」
「你們一起去。」
「一起去喔?可以,假如我們可以台灣體操隊進去奧運,我覺得更棒。」
「那要有四個人。」
「對啊,就一起去比一個團體,因為台灣體操好像沒有進過團體,我們應該要成為第一批。」

《翻滾吧!男人》片中,克強和導演的這番對話,在幾年後重看,又是一番感慨。克強在 2017 年生了病(EB病毒,身體瘦了六公斤),不得不退出世大運比賽,而在東京奧運選拔前,右手舊傷復發,也讓他無緣成為台灣體操團隊的一員(台灣體操團隊終於進入到奧運殿堂),克強想要跟小時候一起練體操的智凱一起去奧運比賽的夢想,暫時無法達成。

想來,如果 2024 年台灣體操團隊能夠再次進入奧運比賽,而且克強和智凱都是成員之一,我應該會感動萬分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