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藏私!七大老闆最在意的職場KPI 贊助
2021-10-18 16:11:04hatsocks

《懸崖上的野餐》:那一刻,我們不再長大

「我們所見,和我們似見的,不過就是一場夢,一場夢中之夢。」

1900年2月14日,週六,一群蘋園學院的女學生,在維多利亞馬其頓山附近的懸崖野餐,那個午後,數人消失無蹤...

線上租借高雄電影節的作品,選看彼得威爾(Peter Weir)導演的《懸崖上的野餐》(導演版),電影改編自 Joan Lindsay 的小說。沒能在戲院觀賞本片,多少有點遺憾,《懸崖上的野餐》的影像與構圖與美術與演員們,全都美得令人屏息。

《懸崖上的野餐》同時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氛圍:一是不受污染,詩意,純潔、憂傷的氣息(不知為何會想起《紅樓夢》的林黛玉),直到片中幾位女學生失蹤後,電影轉為陰沈:懸案與輿論的壓力,英國與澳洲、貴族與平民的階級落差,現實的殘酷後來居上,取而代之,夢幻氣息如霧般逐漸散去。

《懸崖上的野餐》片中有兩位女學生:一位是美麗(且富裕)的米蘭達;一位是孤女(經濟弱勢)的莎拉。米蘭達與幾位好友在懸崖野餐那天,消失於山上,人們勞師動眾地搜尋失蹤者的下落。不禁要想,如果失蹤的不是家境富裕的女學生,還會引起這樣大的風波嗎?米蘭達等人在懸崖上消失,無力繳交學費的莎拉,卻是在人世中逐漸消失。校長、教師都知道莎拉的經濟困境,但他們要不無力給予幫助,要不拒絕給予幫助。

「那些人在下面做什麼?好像很多螞蟻一樣,漫無目的的人還真是驚人地多,雖然他們很可能在做一些...自己也不懂的儀式。」

電影裡,女教師德波提耶曾說:「米蘭達像是波提切利畫筆下的天使。」用以描述米蘭達外貌的完美無瑕。由此來看,米蘭達的失蹤,倒像是一種「保護/逃避」手段?正因為米蘭達的內心與外貌都是如此地純潔與美好,因此她「必須」要消失於世上。一如停在十二點鐘的手錶(停止長大),或是站在山上俯瞰山下如螞蟻般苟活的人(拒絕進入俗世),只要不成為群體(制度)的一份子,就能維持純潔性,就不會遭受「玷污」

《懸崖上的野餐》之所以讓人感到不安,不單是無解的懸案,更是這群女學生無論是失蹤或尋獲,人們格外在意的都是她們是否仍維持「完璧之身」,彷彿不再是處女,她們的「價值(地位)」就會遭受貶損?《懸崖上的野餐》直到電影尾聲,一名女教師與兩名女學生的下落依然不明。我忍不住會想:她們是被神秘力量帶走了嗎?或者她們選擇藏匿自己?或者,她們已經遭到侵犯與殺害,警方(與家屬)選擇不公佈真相,好維持這三人的「完整性」?

《懸崖上的野餐》是彼得威爾導演早期的作品,除了讚嘆還是讚嘆,太太太美了,從影像到敘事,從音樂到演員,全都讓我著迷不已。如果你是彼得威爾導演的影迷(《春風化雨》、《楚門的世界》、《證人》);如果你喜歡《少女離家記》或《處女之死》;如果你跟我一樣無法去高雄看電影節,那麼,不要錯過線上觀賞《懸崖上的野餐》的機會啊!

高雄電影節官網:https://www.onlinekff.tw/#!/home

二刷補充(底下都是雷喔)

一、哈希先生發現他的錶停在十二點鐘,他向德波提耶老師詢問時間。德波提耶老師問米蘭達:「妳美麗的小鑽錶呢?」米蘭達說:「不戴了,沒法接受它像我的心臟跳個不停。」爾瑪聽了,笑著說:「要是我,我會一直戴著,入浴也戴。」麥克蘿老師聽到他們的對話,拿出自己的懷錶查看,說:「停在十二點,之前從沒停過,一定是磁場的關係。」

隨後,米蘭達等三名女學生和麥克蘿老師失蹤。然而,不想戴錶的米蘭達或是懷錶壞了的麥克蘿老師,直到電影結束都沒找到下落,唯有想要一直戴著手錶的爾瑪被人發現昏倒在懸崖下。如果手錶代表的是生命(時間),那麼,珍惜(或緊緊抓住)時間的爾瑪,「選擇」活了下來。

二、《懸崖上的野餐》從頭到尾沒有解釋片中失蹤的女性們去哪了,也沒有解釋她們究竟遭遇了什麼事。然而,電影裡的某些對話,卻給予觀眾許多想像的空間。

(1)校外教學前,校長告誡女孩們,等到馬車通過城鎮後,她們才能脫下手套。
(2)四名女孩脫隊行動,其中三名女孩脫下鞋襪,僅有伊蒂絲沒有這麼做。伊蒂絲沒有跟著其他三人繼續往上爬,而是返回團體中。
(3)伊蒂絲試著回想米蘭達等人失蹤前有何不尋常之處,她說自己從山上跑下來時,天上有一片紅色的雲,同時,她看見麥克蘿老師正準備上山,而且麥克蘿老師沒有穿裙子,只有襯褲。
(4)一週後,爾瑪被人發現昏倒在山上。爾瑪在上校家中休養,一名女侍向女管家表示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告知警方,女侍說,爾瑪身上只穿著外衣,裏頭的束衣不見了。女管家聽了,她說:「警方對這種事不會有興趣知道。」

無論是手套、襯褲、束衣,都像是對女性身體(自由)的約束,米蘭達等人違背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規矩,脫掉鞋襪、襯褲、束衣等,最後一個個失蹤了(逃離社會,或是被社會淘汰?)。隨後,倖存的爾瑪的束衣下落不明,沒人知道爾瑪在山上究竟遭遇到什麼事情。電影尾聲,酒醉的校長突然向德波提耶老師抱怨起麥克蘿老師,校長說她太依賴也太相信麥克蘿老師,還說麥克蘿老師太蠢太笨,才會遭人性侵並棄屍荒野。

從伊蒂絲說她逃下山時,天上出現一片紅色的雲(暴力、血腥)、看見麥克蘿老師只穿襯褲、女管家隱瞞爾瑪束衣不見了的事實、爾瑪宣稱她喪失記憶,不記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到校長在飯桌上的酒後吐真言(?),都像是在暗示觀眾:這群失蹤了的女孩,或許並非真的下落不明?而是受到了侵犯。然而,每個人都很有默契地「選擇」隱匿事實,掩蓋真相。彷彿相較於身體的純潔性遭受玷污,校長(保守派)更寧願宣稱這些女性只是失蹤,無人知曉她們的下落。

三、《懸崖上的野餐》劇中,所有女學生穿的都是白皙素色的衣服,代表她們的純潔無瑕。獲救的爾瑪在調養一段時日後,決定離開校園,回到父母身邊。爾瑪向同學們告別時,穿著的是一襲大紅色的外衣(性、慾望),說明爾瑪在這個事件後,已經跟其他的同學有所不同。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