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駕】Hyundai渦輪油電來襲 贊助
2021-09-27 16:53:30hatsocks

《抓狂演訓班》:等待,或是決心離開?

「明天當我醒來,該怎麼訴說今天?」

戲劇老師艾提言受聘教導監獄裡的五名受刑人,藉由表演抒發他們的情緒。受刑人在監獄裡的日子一成不變,隨時處於等待的狀態,等待起床、吃飯、探視、睡覺,反反覆覆。艾提言獲得啟發,他向典獄長提出建議,打算花六個月的時間,訓練五位受刑人,讓他們演出山謬貝特克的戲劇《等待果陀》......

真實事件改編的《抓狂演訓班》,有著奇特又傳奇的故事。電影提到貝特克的劇作《等待果陀》,劇中角色一直等不到果陀現身,卻還是癡癡地等待,呼應的是《抓狂演訓班》的劇情,果陀可以是各種形象的代表,可以是死亡,是希望,是救贖。對艾提言來說,他不在乎受刑人的過去,只在乎當下與未來,艾提言等待的是一個證明自我存在的價值,身為演員與父親的驕傲;對劇中的受刑人來說,透過戲劇演出,讓他們找到對生活的熱情,在尋常的監獄生活外,有了另一種身份,然而,救贖與改變真的會就此來到?一場又一場成功的戲劇演出,能否改變世人對於他們的眼光,翻轉他們走歪的人生?對於亟欲改變監獄文化的典獄長來說,表演是否能讓受刑人變成更好的人?普羅大眾能否用更寬大的心胸接納更生人?對於觀眾來說,觀賞受刑人演出的《等待果陀》,是想要見證「真實且純粹的表演」?或是想要證明自己的心胸寬大,願意放下對身份的歧視,用不同的眼光看待受刑人?

《抓狂演訓班》的艾提言、典獄長、受刑人等,都是《等待果陀》裡,苦苦等待果陀現身的角色,不斷地失望,又不斷地跟自己勸說:「果陀(救贖、改變、希望)明天就會來到。」、同時間,他們也是彼此心中的果陀,互有所求,在他人身上尋得一份渴望的肯定。《抓狂演訓班》結尾出現一個令人訝異的劇情轉折,翻轉觀眾與演員、演員與戲劇、老師與受刑人(學生)的關係,戲劇成為現實,反過來向觀眾提問:果陀今天不會來,你要繼續等待嗎?

觀賞《抓狂演訓班》前,以為它會是個勵志故事,關於戲劇老師如何感化受刑人,關於受刑人如何在表演裡,找回自信,找到人生第二春。看完電影後,覺得導演像是透過這個故事,訴說人生中難以消弭的徬徨、不安、反反覆覆的矛盾心情:人們為何要日復一日地等待果陀現身?因為等待期間所增生的信念,讓無意義的人生,似乎有了點意義?即便這份意義可能是被浪漫化的想像(想起《千年女優》片中,千代子用一輩子追尋畫家下落的心情)。同樣的,有人選擇不再等待果陀,追求當下的自由,究竟是放下了執念?或是趨向消極呢?

果陀現身或不現身,理由有千百萬種,人們選擇繼續等待或不等待果陀,理由同樣也有千百萬種。人生沒有唯一的正確解答,只有永無止盡的自我詰問與反思。

《抓狂演訓班》一方面很打動我,幽默風趣的敘事,精湛的演出,峰迴路轉的情節,都讓人看得過癮。劇中的受刑人在經歷藝術的薰陶後,感受到自由與解放的滋味,變得更難以適應牢獄生活(找回自信,重新像個「人」一樣地活著),這樣的轉變其實是很動人的。另一方面,我在觀影過程卻又不斷自問:我該同情受刑人的處境嗎?表演藝術與個人行為是可以分開來看的嗎?典獄長與艾提言把文化帶入監獄,到底是值得肯定或是過於天真與理想的舉動?直到電影演完,我依然無法給出個答案,只覺得人生(與戲劇)的精彩,好似脫離不了各種荒謬(無解)的情境啊。

最後,我好愛俄國清潔員這個角色喔,不在計劃內的人物,卻長出屬於自己的模樣,人生好像也是如此,既定計畫外的變數,有時候反而最令人難忘。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