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新醫學期刊發現 贊助
2021-04-12 10:38:40hatsocks

《歡樂時光:後篇》:這場官司成了我們婚姻生活中,最緊密的溝通。

《歡樂時光:後篇》的敘事依然緩慢,但導演拿了把鑿子,努力鑿開每個人的外殼,往他們的內心鑽去:小純失蹤後,公平仍鍥而不捨地想要找到妻子,向她表述內心的情感、櫻子與丈夫的婚姻陷入冰點,一場婚外情,讓歪斜的婚姻更加地歪斜,或反而取得奇妙的平衡?芙美隱忍丈夫和旗下作家的曖昧情愫,當曖昧浮上檯面,芙美得要認清未來要走的路、習慣武裝且用咄咄逼人的態度面對他人的里月,在放下內心的防備後,看見了溫柔的可能性...

比起前篇,《歡樂時光:後篇》的對話又更具攻擊(防備)性,而且不斷翻轉我們對人際關係的想像,一場飯局,公平談起他對妻子的愛,芙美和櫻子聽在耳裡,百感交集(她們各自的婚姻都亮起紅燈),櫻子指責公平太自私,完全沒有考慮到小純的感受,但同桌的女作家卻幫公平說話,暗示櫻子的仗義直言也不是全然的無私。然而,女作家對芙美的丈夫有好感,這讓她的幫腔顯得立場微妙(為了完成自身的愛情,是否可以傷害到他人)?芙美面對女作家與自己丈夫的曖昧,以及櫻子與公平的爭執,她的沈默是不想撕破臉,留一分尊嚴?或者,這樣消極的態度其實對友誼與婚姻皆造成不可彌補的傷害?

「我很想要有人懂我,但不知道該是誰。」

每個人內心裡的小劇場,喜怒哀樂、厭惡、倦怠、無奈、忍讓、悲傷、憤怒...只有自己才懂,無法被外人所知,每個人都孤單,都只能以孤島的姿態活著。《歡樂時光:後篇》是悲觀的作品嗎?電影裡,公平說:「這場官司(離婚)成了我們婚姻生活中,最緊密的溝通。」不懂人情世故的公平,必須透過外在的力量(法律),才終於放下身段,真正去理解妻子內心的想法。同樣的,櫻子與丈夫、芙美與先生、里月與她的朋友們,不也是通過各種「爭執/破壞/對立」,才觸碰到彼此內心的想法?

長久維持的穩定關係(泛指各種人際關係),很容易讓人們對生活裡的「平凡」感到理所當然,甚或失去危機感。《歡樂時光》透過一場又一場的危機,攪動所有人的日常,生活起了波瀾,人物經歷巨大的痛苦與哀傷,內在反而重新活了過來。或許,這活著的感覺,可以幫助他們找回逝去的愛吧。

我忍不住想,破損了的關係,還來得及修復或真能修復嗎?或者所謂的關係,只是一種妥協的共存(妥協未必全然的負面,而是「理解」彼此的狀態,不再強求)?

《歡樂時光》結局收得很美,開放與未知,我們知道在畫面結束後,還會有更多更多的故事發展下去。然而,當銀幕暗下,戲院亮燈,我內心其實有偷偷吶喊:「煩喔,幹嘛收在這裡啦,我還想看下去,我想知道他們後來到底怎麼了!!

最後,有人覺得飾演芙美的三原麻衣子,長得頗像許茹芸嗎?!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