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職業的辛苦你懂嗎? 贊助
2021-11-18 23:18:48小野兔

下雨6~風平浪未靜(2)

   吐了幾顆龍眼種子之後,她蹲在路邊隨便清洗一下,也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畢竟等一下還要回老家去,看來她先生已經帶著孩子找上門去了。她不禁鄙視他一下。

   車子尚未停好,老大已經衝出來了,但看到她出現時反而轉頭跑進房子去,站在他身後的是自己的媽媽。一反電話中的嘮叨與語氣的無奈,媽媽看著她然後說:來吃早餐吧!老大明顯對她不滿,以不吃早餐為抗議,躲到書房去;至於弟弟則是阿嬤一口一口餵,吃得相當滿足。旁邊的兩個男人的臉色就很精彩,一個鐵青,一個黑。那個鐵青臉色的就是她的爸爸,另一位黑眼圈的,就是她的先生,她繼續鄙視她先生,不過就是帶一下孩子,有著麼疲累嗎?

父親的書房,一直是她最喜歡的角落,有著兩面書牆之外,還有一面臨著庭院的落地窗,從落地窗望去,是一株種了二十餘載的雞蛋花。雞蛋花,是大家的俗稱,有著典雅的本名【緬梔】。一夜風雨的洗禮,庭院的那棵雞蛋花已經傾斜,掉落的花早已沾染滿地的泥濘,不復平時的風雅。早餐後,他爸爸示意她去書房,老大尋了靠窗的一角閱讀著,看著他們進來,他並未離開但也不看她。

父親:在我學校那教書不好嗎?

:沒有。

父親:那為何不想去?

:想換工作。

父親:那小孩怎麼辦?

 

   母親端著早餐走進來,拿給尚未吃早餐的老大,說著:早知道她後來有這種貴婦命,何必當初如此拚命念書?應該學你妹妹,整天把女兒打扮的漂漂亮亮就好。

   她訝異著母親的話,更佩服她話鋒一轉,對著老大說:!先喝牛奶。

   又繼續說:隨便當個小護士也是可以嫁給醫生,不用工作。

   畫風再度改變:饅頭夾肉鬆很好吃的。

   淡淡地道著:既然考上了,就先做做看,真的不行,回來教書。

   因為母親的一席話,父親不再教訓,外面那個黑眼圈男人也無話可說,他沒想到岳母居然站在她那一方。

   母親:帶著孩子先回來住一陣子吧!

   一陣子的冷靜之後,就是冷卻,即便是返回兩人共同的家之後,他也大多留在事務所那棟樓裡分居的開始。

   這是分居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