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歡的台灣味是哪一款? 贊助
2021-10-10 10:45:58小野兔

不只150~聽歌乃為了安撫一顆老靈魂

因應老大上中學,如今出門的時間提早,送他到校後,個人終於有一段自我的空間。車窗隔絕路上來來往往的行車噪音,背著陽光前行在西區的工作場所,這段時間聽歌,剛好。

時節移到中秋,有點微冷、陽光不那麼熱情的氣氛,影集清秀佳人Anne of Green Gables的配樂讓我想像著早晨的通勤像是行經林蔭大道般的,有著新鮮與探索的意味。秉著追根究柢的好奇與網路無遠弗屆所賜,進一步知道作曲者Hagood Hardy的生平與作品。一一聆聽之後,許多曲目竟是孩童時期就已耳熟能詳。

若記憶無誤的話,小五或小六那一年(約莫民國77或78年),父親購入家中第一台CD音響,那是有著三層的組合音響,最底層為主機、中間為錄音帶撥放器,而最上層為CD player,而兩旁有著喇叭。在錄音帶當道的年代,CD音質屬於高級的享受,父親要我們存取CD時要謹慎小心,而當年第一次瞧見CD反射的色彩,當下的驚艷感受,依舊記憶。在他早期買進的那批CD裡,有著許多著名電影或影集的配樂,而日後當我憑著一顆老靈魂欣賞老電影或老影集時(不得不說,拜數位修護真厲害),腦海中的配樂鮮活地像是從地面站了起來。這樣的配樂先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影集刺鳥的主題曲Thorn Birds與畢業生的主題曲Sound of Silence,而Hardy他1980年代的音樂,就是我無法一一記憶卻相當親近,照先生的說法是,那些好像是當年咖啡廳常撥放的曲目。畢竟是半世紀前的曲風,相較於這十年的電影或影集配樂,真的很老派,因為幼時的記憶,我竟也愛上著這老派。

印象深刻的老派,還有電影畢業生的主題曲Sound of Silence,聽到與看到的時間差是30年之久,等到自己聽懂歌詞時,其中的對比與無奈,字字句句與心中的老靈魂共鳴著,不消說,光歌名就夠哲思。

母親在世時,喜歡在前院種上一盆盆花花草草,而今我自己也有自己的小花園,或除草或施肥或剪枝,是瑣務外的沉澱,然車行中獨自聆聽音樂才是他人無法觸及的祕密花園,安撫的是一縷錯亂時空的老靈魂,一顆遺留在父母健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