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護明成分,即刻舒緩晶亮不適 贊助
2016-04-26 11:25:54慕松

野菜與鄉愁

 
野當歸+野杓菜。


蒲公英。


野水蕨。


山蕨/


照片-野萁菜-[網摘]。



 

          『野菜與鄉愁』

 

  年輕時代經常奔波異國,無情的鄉愁時時啃嚙著我的心胸。原以為只有故鄉才有野菜,但在荷蘭見到咸豐草開花,一股鄉愁便會沒來由的湧上心頭。在奈及利亞見到昭和草飆筍,我還以為是台灣人帶過來的野菜。文豪周作人曾經說過:「處處無家處處家」,於是我也有樣學樣說出:「處處無鄉,鄉愁處處」的句子。這是一種自我安慰的心思,但它還是無法遏止鄉愁,毫無顧忌的啃嚙著我。

 

  所謂的野菜」,它所指的是在野地生長的蔬菜。換言之,它就是生長於山野郊地,非人所栽種的食用植物。它跟栽培的蔬菜一樣,有著季節性的變化與成長。它也與家常蔬菜一般,包括有葉菜類、莖菜類、根菜類、果菜類、以及水果類等等。由於野菜沒有經過馴服與改良,所以,它的滋味與口感都還帶有原始之苦澀。話雖如此,只須烹調成為料理,它照樣被端盤上桌來當成美味佳餚。

 

  家鄉的野菜,除了可以直接烹炒煮成新鮮料理之外,鄉人還將它浸漬成泡菜,或者鹽醃過的醬菜。家鄉之野菜食用方法繁多,煎炒煮炸樣樣好吃。有一種相貌不像芹菜的山芹菜,馨香味濃,炒以豬肉或牛肉滋味絕佳。早年鄉下家家窮苦無著,只能以汆燙然後沾蒜蓉醬油,它就能讓我一口接一口的將它送入胃囊。它的孿生兄弟水芹菜,滋味不遑多讓於前者,它也是我喜歡的野菜之一。

 

  水芹菜」,顧名思義就知道,它是生長在水源豐富地方的野菜。它喜歡棲息於水塘邊或溪畔水窪附近。質地細嫩的水芹菜口感爽脆,生吃熟食都很過癮。 它可食用的部位是幼莖嫩葉,可 以清炒或與肉絲同炒。它可以煮湯可以當做火鍋料,也有人將它脆嫩的莖葉以鹽抓去澀做成小菜生吃。那年家鄉秋收殺豬公酬神。母親用豬公肉炒水芹菜,家人個個吃得眉開眼笑油嘴生光。

 

  鵝兒草在田野到處是,尤其是撬冬之田裡,到處可以見到它鮮嫩翠綠迎風招搖的身影。通常它是野放鴨鵝之飼料,因為鵝最喜歡吃它,所以才被農家稱呼它叫「鵝兒草」。 鵝兒草可食用的部位是幼苗和嫩莖葉,可爆蒜清炒或加其它佐料拌炒,滋味清馨口感爽脆。它也可以用開水 燙熟,再加入調味料做成涼拌,鮮脆香鹹十分下飯。原住 民最原始的吃法,那就是將它與溪蝦一起煮湯。

 

  春天閒暇 到郊外踏青,幾乎到處都可見到野刺莧的身 影。接近紫紅油亮的菜梗,長滿利刺扎手很痛。我們將它整株割下,然後去刺切成兩寸長之小段。利用開水汆燙熟透之後,去水將它與碎蒜鹽巴翻拋做成涼拌。食用將其段端輕含嘴唇,然後用力吸出嫩肉,再扒口白飯拌和,輕輕咀嚼蒜香滿嘴,咕嘟一聲吞下肚裡,打個蒜嗝也是一種享受。

 

  野刺莧梗亦可清炒,先將其梗段燙熟,再放些許之油下鍋爆蒜,聞到蒜香之後,將刺莧熟梗下鍋翻炒。只要用上十株左右分量,它就可炒上一大盤 上桌。其嫩芯及嫩葉皆可食用。它的嫩芯嫩葉可以煮湯,加入小魚乾或魩仔魚同煮,湯鮮味美滿嘴魚香。不過這種湯只有富家可以享用,窮家只能下溪抓蝦同煮罷了。野刺莧的採集季節,通常是從春天採至秋季,但是在初夏期間之口感最棒

 

   家鄉野菜品目眾多,除了上述之外,還有昭和草、龍葵、山茼蒿、野杓菜、野蕨野芋、紫雲英、 咸豐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四時不斷不勝枚舉。戰爭末期至台灣光復後的十餘年內,民生凋蔽家家窮苦。這些野菜就是當時的救命菜,鄉下孩子幾乎天天去郊外採摘野菜,習以為常。小小年紀練就一身功夫,哪種野菜可以吃哪個季節採啥種野菜我們都能清楚明白誤食或誤採之事從未發生! 【完】

 

 

上一篇:田貝思想起

下一篇:漫談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