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Porsche變成電動車 贊助
2015-07-07 23:57:23棲雲

群山蓊鬱之間

雨禾,山路旁的欄杆上,伏著一只蟬殼,車行而過,望見那裂開的縫隙裡頭,空盪盪著。殼的靈魂去了哪裡呢?

夏日陽光狂烈,忍不住伸手遮去前方日光,在熟悉的彎轉路感上操持方向盤,想著,增長的年歲,以及遞減的思路。

記憶裡那座距離七十公里的大山,在顛簸搖晃間,就不知覺地到達了。再更遙遠的記憶,是大學那年,與朋友騎著兩台車,穿過入夜雨勢,哆嗦著停下,拿出車廂內的外套雨衣,穿起,續往山裡行,那樣的旅途,騎得很狂狷,正如當時的青春年少。

而我,就這樣回到了年少騎遊之舊地。

青春一去不復返。當人生堂皇地踏過好幾個階段後,猛然回首,便如此恍然大悟。我站在高山之巔,遠遠凝視群山之間的零星車輛,試圖看進他們的動向時,忽然想起高中時的自己,在埋首書際的子夜,摸索出藏在書櫃裡的日記,用筆,刻下字字句句。

當年我問自己:人生究竟要怎麼活,才能對得起自己?



當你也拎起曾經入山種植高冷蔬菜的過往,我會心地笑了。人生啊,經歷啊,功成名就都不是我們最終渴盼的掌聲,就像我喜歡聽你講述那些岔去主要路線外的小路風景,就像你喜歡看我脫下鞋子赤足行走的模樣。

就像在山屋裡,一頓再平凡不過卻讓人淚流滿面的家常晚餐。



午後,我捲在雲的臂彎裡,盹去了。又被突如而來的大雨,驚醒。田裡還來不及收割的雨禾們,紛紛更低垂了,有些飽滿的稻穀落土了,有些拉住雲的眼淚,包覆偽裝自己的淚。滂沱中農家全員出動,趕著搶收暫擱田旁的稻草垺,雨禾,你在雨勢中,可有感覺思念如雨傾注?

入夜,你倏忽跳躍時空前來。原本沿路既定的隧道都追不上你,攔不住你,你速速奔到還掛著簌簌淚痕的雨禾旁,說,我來了,乖,不哭了好嗎?

相視而笑。

夜已深,思念遂是扎得更深,夾在群山蓊鬱間的兩個靈魂,緩緩地分道而去。

雨歇。聽見細碎的松濤說:

遠去的妳,心正與我靠近。





上一篇:掩蓋

下一篇:漫冬